我们这样的人啊,孤独时便独自温酒小酌(我26岁了,还能写出这样的恋爱小说,我好开心!)

96
羊美味老板 1014d32a bf93 4005 aa0c fac198d25377
2017.02.05 22:46* 字数 13091

前言·作者语:我今年都26岁了,我还能写出这样的恋爱小说,我好开心!

说来,故事很长,是因为我把很多想说的话也写进了里面,一直以来,我都想写一篇作,把我对这个世界某些事物的看法说一说,把我喜欢的东西表述出来,所以能写出来,我也很开心。

本文是独立的故事,但也与我之前的作品《漂洋过海来娶你》略有关联。

(1)
“我们这样的人啊,孤独时便独自温酒小酌,快意时便驱车奔向远方,悲伤了就听雨到很晚,无聊了就一个人走进电影院,愤慨了就在微博骂上几句,开心了就跟朋友说句今天天气真好,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呢?”

“可我们还是活在充满了别人的世界里,我们生来就是被别人养育长大,和别人成为朋友,师生,甚至伴侣,读着别人写的书,听着别人创作的音乐,看着别人演的电视剧,用着别人生产出的商品,我们没法独自活下去,所以这样的我们自然也肩负着别人的期许,谁能真的不在意那些目光和期待?”

听着我的问话,陈帧儿忽然看向很遥远的高天,她的目光穿过层云,夜风在天台上流窜,偶尔扬起她黑色的长发,在她的脚下,城市灯火喧繁。

“有些事啊,一生就这么一次,总要为自己而活。”

(2)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亲戚突然的关心:

“有女朋友了么?什么时候结婚?车买了么?房买了么?工资多少?”

2015年的秋天,我从温哥华送夏执的遗物回来,刚丢了工作,毕业以来攒下的钱一半给了顾瑶,一半用在了去加拿大的旅行上,相当于身无分文的逃回了家乡。

那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日子,从一个以优异成绩毕业的大学生,突然变成了游手好闲还特穷的社会闲散人员加啃老族,在我家乡这样的小地方,往往要成为反面教材。

“看到了么?以后别学他一样,读书读傻了,又不懂事,把工作都搞没了,只能回家啃老。”这是我有一次偷听我们小区一个阿姨对自己小孩说的话,我还记得我刚考上大学的那年,她在我的升学宴上牵着自己的小孩啊,堆着笑脸在我家长面前说:“看到了么?以后你也要向戴杨哥哥一样,好好学习,考上一所好的大学。”

然而所谓的升学宴全然都是大人之间的人情往来,阿姨那话是说给我父母听的,自然也没留意到我。

当时阿姨家的孩子才8岁,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我蹲着偷偷的跟她耳语:“别听你妈妈说的,喜欢玩就玩,喜欢吃就吃,最重要的是做自己喜欢的事,生活是自己的,不要学别人。”

小姑娘当然没听懂我的话,却一把抢过我手里的零食,倒算是以实际行动践行了一番。

当我再回来的时候,小姑娘已经上了初中了,再也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也乖乖听了她妈妈的话,再也没和我打过招呼。

小地方永远有小地方的市井,那一段时间,我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原来哪个成绩不好的小孩长大后当了老板,原来哪个初中就不读了的同学发了财,原来哪个街坊的儿子成家立业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虽然没有人明说,但我知道那后面没说出的话:这些人都是当初上学时不如你的人,再看看现在的你……

在所有人都嫌弃我的时候,只有我奶奶一直在说:人回来就好,我就是想他回来,一直在我身边,我能天天看着,不过我就是想,他什么时候能给我带个孙媳妇回来。

我知道我奶奶是在安慰我,我闻着满街市井味温柔的笑着,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想念太平洋的上的云朵,不知道它们是不是也像那一天,被傍晚的夕阳映成金黄。

(3)
太平洋的云太过遥远,一场秋雨却淅淅沥沥的就在眼前。

雨过初晴的那天,奶奶托我姑奶奶给我说了一门亲事。奶奶说我这么大的人了还没个女朋友(由此可见无论是谁都会嫌弃呀),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相相亲见见世面。

姑奶奶退休前是小学老师,相亲的对象是她以前学生的女儿,叫陈帧儿,刚从国外回来半年,只不过要比我还大一岁。

我说我不去,虽然我知道,那个去了国外治病的人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和我有见面的机会,可我还是本能的推辞。

“人家女孩子都答应了,你推辞什么?”姑奶奶说道:“你该不会是嫌弃人家比你大吧?我跟你说,女大三抱金砖,人家可是伯明翰大学的硕士。”

“什么?她答应啥?”我好奇的问道。

“答应和你相亲啊,本来人家长辈都不干的,但女孩子一听是你,立刻就答应了。”姑奶奶的话让我有些好奇。

后来,我问陈帧儿,为什么一听是我就答应相亲了啊?

陈帧儿笑意盈盈的说:“你以前不是我们高中校园论坛的管理员么?我知道你呀,干净秀气的小男生一枚,这种好事我为什么不答应啊?”

“啊,我们是同一个高中么?”我问陈帧儿,她点了点头:“对啊,不过我高你两届。”。

我又想到她说的“好事”两个字,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突然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非常狭促的问道:“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在我之前你的相亲对象都是……”

“光头秃顶的中年老板、小学没毕业靠混黑社会起家的年轻包工头,一脸正派但是喜欢抽烟的离异公务员……怎么,对这样的比较感兴趣?”陈帧儿毫无芥蒂的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有个同学蛮适合你的,我们班的金美丽,她老公刚死,现在一个人带着3岁大的小孩…”

“……”

(4)
人生有意义么?

陈帧儿说,人生的意义都是自己设定的,自己觉得有意义就有,有的人觉得当官发财有意义,有的人觉得有地位够体面有意义,有的人觉得娶妻生子成家立业有意义,也有的人觉得读书做学探究真理有意义。

“那你呢?”

陈帧儿笑了笑,那温暖的笑容像极了那天公园下午的阳光,那是我们第三次相亲约会,陈帧儿很安静的跟我说:“我啊,觉得人生没有意义。”

所以,你有没有曾经遇见那么一个人?

全世界都不懂她,连你也不懂,但唯有你,能稍微读懂那其中的伤感,却也全然无法理解。

第一次见陈帧儿的下午,我头发弄的乱糟糟的,前天晚上彻夜打荣耀的黑眼圈还留着脸上,连常和我打趣聊天的网吧陈姓老板娘都不相信我等会走出网吧就立刻去相亲。

那个总带我打游戏的姓叶的高手叼着烟要我加油,我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其实心里想的是赶紧把这个不得不去的相亲搞砸了,最好人家第一眼看见我就嫌弃然后转身离开,也不枉费我破例通宵在网吧打游戏混一身烟味。

“伯明翰大学啊,世界名校啊,这样的人怎么会回来相亲呢,一定长得很丑,嗯,大概是又矮又肥又平胸,还戴着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在相亲前我这么想,稍微正常点的女生大概也不会来和我这种废柴啃老社会闲散人员相亲吧。

结果那一天,陈帧儿穿着白色的裙子,扎着用红绳系成的双马尾,化着我这个直男都隐约要看不出的淡妆,漂亮的仿佛刚高中毕业的美少女。

“哦,所以我又矮又肥又平胸咯?”后来再相亲约会的时候,陈帧儿赌气的跟我说。

“至少我猜对了平胸……”我话还没说完,胸口就挨了一个肘击:“喂……痛啊……”

“让你说我,不过你说厚厚的黑框眼镜,我倒是想到了一件事。”陈帧儿忽然抑制不住笑意,轻捂着嘴说。

我惊讶的看着陈帧儿的表情,一种有些兴奋但又有些奇怪的念头涌了上来:“你不会也是粉丝吧?苟利……”

陈帧儿轻轻咳了两声,装出非常严肃的样子回答道:“所以啊,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的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我绝对不知道,我一个伯明翰回来的海归女硕士,怎么也沦落到来相亲呢?”

说罢,我们两个笑成一团。

(5)
“所以你为什么会来相亲啊?”我问陈帧儿。

“我呀,从学校回来大半年了,又不出去工作,刚回来的时候呢,还被宠的像个小公主一样,家里的饭菜天天都是好吃的,三天过后开始嫌弃我在家不务正业每天只知道玩电脑,三个月过后亲戚间的闲言碎语也多了起来,什么读书读傻了呀,什么在国外得了精神病啊,什么年纪太大学历太高没人要啊,要知道人言可畏,这些话说多了,我爸妈也急了,看我在家无所事事,就安排我出来相亲咯!”陈帧儿一边吃着面条一边说道,我们俩自从认识后,常这样一起出来吃个早餐。

我偏着头看着陈帧儿:“你也不像是会屈从来相亲的人呀。”

陈帧儿飞快的扒了口面说:“是啊,但你不知道他们做的有多绝啊,直接让男方来我家里,其中有个男的来的时候我还正在做面膜呢,我就这样白着脸跟他聊了一上午。”

“那你相亲的时候都聊什么呀?”

“聊女权呀,我就找了个微博上转的最多的女权段子跟他们讲:比如我不挣钱不工作,但必须要照顾我宠我,比如我无情冷酷无理取闹,每月都要买包包,钻戒手表跑车都想要,家务做饭都别想,工资卡要全上交,孩子不要丁克最好……一般讲到不要孩子对面已经告辞了。”陈帧儿的眉眼里全部都是戏谑的味道:“你是没看到他们的表情……”

“难怪要沦落到和我来相亲……”我无奈的说道,她的这些说法当然不是真实的,即便是真实的,对于接受过高等教育,思想开明的我当然也不会有意见,任何人应该都有权利有以自己的想法去选择自己的生活,不接受也可以不去干涉。

可是街头巷尾的街坊乡亲,亲戚朋友中的叔伯阿姨就不会这么想了,市井终究是市井,寻常人家眼里看到的也就只有寻常。

“那也不至于相亲的都是些奇葩对象啊,我都怀疑你是你爸妈充话费送的。”

陈帧儿吃饱喝足满意的把筷子放在面碗上,拿纸巾擦了擦嘴说:“我也怀疑,不过基本都不是他们带来的,全都是一些七七八八奇奇怪怪的亲戚,我小时候成绩好,她们家的孩子都不如我,后来我考了好大学又去了国外的名校,她们过年除了问我有没有男朋友,也没别的话说了,这一次难得我落难,还不趁着机会恶心恶心我么?”

陈帧儿说的满不在乎轻松惬意,可真的就如此么?我想了想我自己,又觉得好像自己也没法多说些什么:“但是,总该做点什么吧,不能总是这样下去吧?”

“所以,这不有你么?”陈帧儿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着给了我一个“你懂得”的表情。

(6)
很久很久以后,当我穿梭在一次又一次的相亲的途中,约会各种各样的女孩子,带着她们吃饭,看电影,送她们回家。

我的举止礼貌已经无可挑剔,总能给对方留下好印象的时候,我会一次又一次的想起和陈帧儿初次见面的那个下午。

我从兴欣网吧刚刚走出来,身上还是旁边坐着的那个姓叶的玩家二手烟的味道,熬了一整夜的我睡眼惺忪,头发糟乱而油腻,我想,我这样的废柴,对方应该看一眼就会转身离开吧?

可我见到了那个女孩,她等待在秋季和煦的阳光中,等待在我家乡的梧桐树下。梧桐树的叶子正在随着季节的更替缓缓变黄,有时候风一吹就有一两片落叶随风飞舞,像蝴蝶一样萦绕在她身边。

我向来喜欢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她那天又恰好是白裙,没有刻意的打扮,妆也是很淡很淡的那种,头发用两根红绳扎成了双马尾。后来她问我:“不嫌弃我一把年纪了还扮嫩吧?”

我说嫌弃,让我这个“老年人”都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

可是那一天她只是简简单单的走向我,说:“你好,等你很久了。”于是什么海龟女硕士,什么又矮又丑又平胸,什么和姓叶的约了摆平相亲还回去网吧打游戏,都在脑后烟消云散。

我呆呆的跟着她走,一路上聊些有的没的,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姑奶奶对我是真爱啊!回头要好好孝敬她老人家。

我曾无数次的想过,我的第一次相亲会遇到什么人?对方会开口第一句问什么?是有车么?是有房么?还是我和你妈掉进水里了先救谁?保大还是保小?

可是她问我的是:“现在欣兴的网费是不是还是五块钱一小时呀?”我愣了下,才品味出其中的寓意,刚想说什么,她却笑着说:“老上网对视力不好,我们还是走走吧。”

我跟着她一后一前的漫步在梧桐街道上,这是我长大的地方,我也曾想过会有一天跟一个女孩漫步在这街头,只是此刻又是别样的情境。

她说:“你放心好啦,不用把自己装的那么糟糕,我不会喜欢你的。”

陈帧儿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目的,可我忽然觉得有些失落,可是她接着说:“但我们互相回去,都跟彼此的家长说,我们对对方很满意好不好?”她用她温柔而明媚的眼睛看着我,我从她的眼神里读不出一丝的杂念,在此之前,我听过一首歌,叫《化身孤岛的鲸》,里面有一句歌词叫“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我想,这是我第一次从一个女孩子眼中看到了了春来秋往河流山川。

我突然想起了在遥远的太平洋的另一边,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人,才从这眼神中回过神来,可能我那失神的瞬间在她眼里看成了犹豫,她又装作可怜的样子跟我说:“不会费你多少钱的啦,我保证我们每次出来就只看看电影,吃点最便宜的小吃,我每次都会化妆洗头穿最好看的衣服出来,你看怎么样,就帮一帮一个年纪大了累了已经相不动亲的老姑娘吧!”

我看着她,想到当初姑奶奶说她一口答应和我相亲,总觉得有点被算计了的感觉,可我还是点了点头说:“好!”

我们简简单单的吃了个饭,才发现我和她有很多可以聊的话题。

我们聊动漫,我说樱花飘落的速度是秒速五厘米,她说她系在头发上的红色绳子,是去新海诚工作室参观时的纪念品,和他的下一部作品有关。

我们聊喜欢的音乐,我说我喜欢“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她说她喜欢“昂然一步入绝地,霜雪加身心不移,拜谢诸君曾将我看低”。

我们聊电影,我说“人不辞路,虎不辞山”,她说“一约既定,万山难阻”。

我们聊书籍,我说“庙堂既高,箫鼓老也”,她说“麻木尔杜斯戈里亚,猛虎之牙撕裂卑怯者的灵魂”。

……

直到夜空中的第一颗星从西野升起,我把她送回了家。我知道,我和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达成了一个奇妙的默契,我们装作对彼此满意,这样我们还会在未来的日子里继续见面,也摆脱了无休止的和其他人去相亲见面的苦恼。

(7)
那天以后,我和陈帧儿开始了我们的“相亲”约会。

我们“约会”的情景往往是这样的: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起了个早,厚颜无耻的找到了我奶奶:“奶奶呀,我今天约了陈帧儿,中午就不在家里吃饭了,晚上还是会按时回来的。”

奶奶翻出钱包塞给我几张钞票:“男孩子出门约会要大方点,不能让人家女孩子买单。”

我点头称是,然后拿着钱出了门,悄悄从后门走进了兴欣网吧去找那个姓叶的带我打游戏去了。

而在陈帧儿家里,她往往是跟父母说一声:“爸、妈,我今天约了戴杨去市中心的蛋糕房一起学做糕点,就先出去啦,中饭不用管我。”

出了门她就给我打电话:“喂,姐姐我今天约了闺蜜出去玩,我家长要是打电话问你,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一边接电话一边操作游戏的我遥做点头哈腰状说:“放心吧,太君,小的知道,市中心,蛋糕房……”

“嗯,知道就好,乖,回来给你带你爱吃的麻辣肉和鸭霸王。”电话中传来了她满意的笑声。

当然,也有一起出来的时候。

我们一起去以前上学的高中散步,我问她“你一个高三的学姐当时怎么就知道高一的我呢?”

她气鼓鼓的说:“谁让你当时在学校论坛评了个校花排行榜,却只列了些初二到高二的,没把我这个高三老学姐列进去。”

我恍然随即认错:“我现在知道错了,高三学姐还是值得尊敬的。”

她神色稍缓,却还是问道:“那初一的呢?”

我摇了摇头说:“我们要保护未成年人!”

我们一起去吃麻辣烫,我说:“这不太好吧,听说在网上,男女一起吃个五毛钱的麻辣烫还有点别的含义?”

她摆了摆手很大方的说:“我哪吃的那么少啊,至少十块起,放心吧。”

我们一起走过街边的冰淇淋店,她突然问我:“你能不能帮我去买个冰淇淋?”

我拿了冰淇淋出来递给她,她笑了笑说:“我小的时候特别喜欢吃冰淇淋,但那时候零花钱少,每天只够吃一个,所以总是在想,要是……”

“要是以后有一个人给你买吃不完的冰淇淋,你长大后就嫁给他么?”我问道。

“不是,我当时是想,要是能嫁给冰淇淋店的老板就好了,以后就有吃不完的冰淇淋了,后来,我知道冰淇淋店的老板已经结了婚,我没法再嫁给他了,还大哭了一场。”

很久很久以后,有一天我在旅行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刚进大学的女孩子,她问我:“你有没有过什么特别奇怪的梦想啊?”

我跟她说:“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我的梦想是当一个冰淇淋店的老板。”

她说,这个梦想好像很浪漫的样子,我当时看着街边来来往往的路人,却很难开口向她解释这其中并无浪漫,有的只是现实,因为当初那个跟我说小时候想嫁给冰淇淋店老板的人,微微一笑后又说:“不过想来,即便嫁了冰淇淋店的老板,也没法天天吃冰淇淋吧,因为要用来卖给客人呀。”

当时的我毫无察觉,不明白这句话中她所包含的无奈意味。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

即便嫁给了冰淇淋店的老板也不可能真的有吃不完的冰淇淋。

所以即便真的嫁给想嫁的人,也不一定有幸福的生活。

大洋彼岸的美国先贤早就在《独立宣言》中说: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他们说的是追求幸福的权利,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权幸福。

人生本就没有意义,婚姻也不过是基于现实的产物,爱情不过是用来美化和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产物的理由。

那个从遥远的海岛回来的人,看的比所有人都透彻。

(8)
天气渐渐变凉,人也随着天气变得慵懒起来。

秋末初冬的某个午后,我独自提着从超市买来的菜和零食正往家里走,心里却想着真的不能在家久待了,不然都快爱上这种家庭主妇般废柴生活了。

然后我就看到了阿丹,她上身穿了件深灰色的毛衣,头发很随意的披在脑后,看上去比以前漂亮了许多。

她在转身的一瞬间也看到了我,有些惊讶:“戴杨?”

我之前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去打招呼,此刻只能硬着头皮上去。阿丹看着我轻蔑的笑了声:“出来买菜呀?怎么一个人呀?”

我不打算跟她多说什么,打算随便含糊两句就走,却听她说道:“我听人说你最近在相亲,人呢?怎么没看到呀~”

“对了,差点忘了介绍,这是我男朋友。”阿丹指着他旁边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说。

“我们今年就要结婚了。”她挽着男朋友的手,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示威或者秀恩爱,这一切都对我没意义,我不想跟一个有点神经质的女生吵架,所以我打算离开。

“活该要去相亲。”我的身后传来了阿丹轻蔑的声音。

我转过头,正想说些什么,突然我看到了陈帧儿,虽然天气变凉了,但是她依旧穿的很好看,好看到不像是个年龄比我大的女孩,倒像是个美少女。

陈帧儿非常热切的跑到我的跟前,突然挽着我的手,用一种很嗲很萌的声线说:“你看你,让你买个菜,一转眼就跑去跟别的女孩子说话了,你让人家怎么放心的下你?”

我被陈帧儿突然的撒娇惊呆了,好半天才看到她在向我使眼色,然后又听到她说用那种很嗲很萌的声线说:“哼!都怪你 ,就知道跟别的女孩子说话,也不哄哄人家,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大坏蛋,打死你!”

“噗,恶心……”阿丹看着这一幕轻笑说道。

我也被陈帧儿这突如其来的演技逗的有点想笑:“喂喂,演过了。”

“哦!”陈帧儿理了理头发,又变回了高冷大龄美少女的气质,转头对还笑着的阿丹严肃的说:“不好意思,演技浮夸了点,不过既然你也知道恶心,那就自己不要做恶心人的事。”

说完,她不管身后阿丹的反应,拉着我的手拖着我离开了。

我一边跟她走着,一边小声的对陈帧儿说:“你这样,根本气不到她,反而她会以为我们是俩精神病人呢!”

陈帧儿横了我一眼说:“你知道最恩爱的恋人该是什么样子的么?就是全世界都以为那是俩精神病人。”

很多很久以后我也会想起那个下午,陈帧儿拉着我的手,我提着菜,我们俩个像刚逃出疯人院的精神病人一样在午后的阳光中远去,留下了另一对刚秀玩恩爱在那发呆的男女,虽然后来陈帧儿坚持要在男女前加个狗字。

“谢谢你。”走到我小区门口,自然那两个人看不见了,我也很自然的松开了陈帧儿的手。

“不客气,刚是你前女友么?我最讨厌这种秀恩爱的了,如果一个人真的很出色很受人喜欢,是不需要用向别人显示自己的伴侣有多爱自己这种方式在证明的。”

我笑了笑,摇了摇头:“不是前女友,一个读大学时跟我表白过的姑娘,当时我正沉迷魔兽世界哪有空谈恋爱啊,也不知道伤害到她哪里,反正后来看到我就没好脸色,总要把我贬低的一钱不值,没事还刻意秀恩爱给我看。”

“没看出来啊……”陈帧儿说。

“没看出来什么?没看出来也会有女生跟我告白?”

“不是,没看出来你也打魔兽世界。”陈帧儿很严肃的说道:“不过别告诉我你什么阵营,我怕别说相亲了,说完了连兄弟也没得做”。说完,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想了想说:“其实我也知道那姑娘未必看得上我,听说那个时候她也刚失恋,也就想找个绝对安全不会失手的人,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受打击了吧!”

陈帧儿上下打量着我:“嗯,是挺安全的。”

“不过还是谢谢你,愿意替我解围。”

“就当是这么久以来你陪我假相亲的报答吧,过几天我就要走了。”陈帧儿说的风轻云淡,却让我措手不及。

(9)
陈帧儿要去国外了,成为了又一个要离我而去飞往大洋彼岸的人。

从英国回来后,她一直都在思考一件事情,那就是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要做一个怎么样的人,要怎么样的活着。

于是她回到了长大的小镇,好好的看了看生活在这个镇上的人。她看到了正在长大成人的孩子,看到了恩爱相伴的情侣,看到了每天吵闹的平凡夫妻,看到了垂暮老矣的老人,陈帧儿说她看到了很多人,也就看到了很多的人生,然后才明白人生本来没有意义,有的只是自己设定的目标。

很多人不明白怎么自己去设定目标,于是就跟着最主流的路线走,到该读书的时候读书,该工作的时候工作,该恋爱的时候恋爱,该结婚的时候结婚,甚至还听到有个曾经的女同学说:自己明年一定要找个男朋友。

陈帧儿觉得自己不是这样的人,或者是她在别人眼里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无所谓,重要的是自己喜欢。

正如那天夜里,她跟我说:我们这样的人啊,孤独时便独自温酒小酌,快意时便驱车奔向远方,悲伤了就听雨到很晚,无聊了就一个人走进电影院,愤慨了就在微博骂上几句,开心了就跟朋友说句今天天气真好,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呢,人这一生,总有一次要为自己而活。

所以在和她一面在家相亲,一面暗地里往国外寄申请,这一次是另一个国度,一个博士学位,一个可以四处实地考察的专业,一份不需要家里有任何负担的奖学金。

陈帧儿说:“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在家长眼里,上学和工作是大事,恋爱结婚是大事,生孩子也是大事,但这些大事,往往未必是我喜欢的事,而我觉得我喜欢的事才是大事。”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事呢?”我问。

“有时候我也说不清楚”陈帧儿说:“但我想,有些事这么多年能够一直坚持下来,还没有厌倦,还想继续下去,那一定是我喜欢的事,而我这么久以来,一直做的都是读书这件事。”

我看着眼前的女孩,忽然觉得她是那样的了不起:“所以你才回来,一直没有工作,一直待在家里,其实是在偷偷申请国外的学校么?”我之所以说偷偷,当然是明白,在一个市井之地,博士,尤其是女博士,总会被说点什么的。

“是啊,青春作伴好还乡,也要趁着青春多读点自己喜欢的书才好呀,我曾听人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终究是读书人,总要求个心安理得。”说完这句话,眼前的女孩侧过头去看向西边的天空,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眼前的人真好也真了不起,活成了我喜欢和想要的样子。

“能在我走之前帮我做件事情么?”过了一会女孩又开口说。

“好。”虽然我并不知道她要我做的是什么事。

(10)
陈帧儿要走了,我家乡所在的城市有个小机场,陈帧儿就在那上飞机,然后再转机去美国。

陈帧儿的父母去送她,我也会去,关键是我奶奶也要跟着我去,说要去送未来孙媳妇。

我跟奶奶说:“你看,人家都要去国外读书了,这一读就是好几年,这亲肯定就是相失败了嘛,我去送是出于朋友之谊,奶奶你去像什么话。”

奶奶却坚持要求,她说送未来孙媳妇,看的是未来不是现在,而未来又怎么说得好呢?

我一时想不到平日里看上去又老又糊涂的奶奶能说出这样有哲理的话,顿时哑口无言,又赖不住她,只好带着她去。

奶奶和陈帧儿的父母是认识的,毕竟是小地方,不是熟人也有些交集。

已是初冬,陈帧儿穿了件长长的风衣,提着行李箱的样子让我觉得有点像《晚秋》中的汤唯。

临别的时候,奶奶坚持要给陈帧儿包一个红包,陈帧儿怎么都不肯要,说这亲相到最后都没成,哪里有什么理由收下,奶奶今天来送她已经很感激了。

奶奶却笑着说:“哪里是什么没相成,你们压根就没相亲,不过我也觉得,小孩子老在家不是个事,有人经常一起出去玩也好。”

陈帧儿的妈妈也点头示意陈帧儿收下:“别总觉得大人都是老糊涂,装糊涂不一定是真糊涂,有时候家里那些亲戚确实很烦,但你爸小时候就是受他们照顾长大的,他们要给你介绍对象有时候你爸和我也不好推脱,难得你们两个小孩玩的到一块去,演就演吧,我也好拿去堵那些亲戚的口。”

原来长辈们早就知道我们俩在假相亲。

我一时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陈帧儿的爸爸看着陈帧儿说:“我知道去年你第一次申请学校失败后一直不甘心,你舅舅说给你介绍工作你都拒绝了,还和他大吵了一架,你一直都在暗地里准备,有几次你说出去旅游,其实都是跑去C城考英语去了,你总想着要申一个足够好的学校,要拿一份足够的奖学金,这样家里人再也没法说你,拦你也拦不住。可其实我和你妈妈都是支持你的。”

我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样的缘故,我和陈帧儿自以为是的敷衍着父母长辈,却不知道他们其实心里想的是只要孩子们是开心的,是出去玩了还是在相亲,其实根本无所谓,重要的还是孩子自己开心喜欢就好。

“在外面注意安全,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跟家里说。”陈帧儿的父母还在叮嘱些什么,我看到陈帧儿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和陈帧儿都不是道别时会轻易流泪的人,但我们都喜欢韩寒的电影,知道道别时要用力一点这个道理。

远处响起了提醒登机的语音,陈帧儿提着行李往登机口走去,我和陈帧儿的父母还有奶奶挥手道别,走到一半,陈帧儿突然停下,喊我的名字:“戴杨,你过来一下,我有话想跟你说。”

陈叔叔在一旁笑道:“我们先走吧,让他们说说悄悄话。”

我跑了过去,看到陈帧儿,她忽然很认真的看着我,然而后在我耳边说:……

(尾声)

春节过后,万物复兴,转眼间距离陈帧儿去往美国已经过去接近两个月。

奶奶突然问我:“上次相亲感觉怎么样,还不错吧?”

我知道她指的是陈帧儿,虽然是假相亲,但我真的觉得蛮好的,于是也跟奶奶说蛮好的。

然后奶奶很不经意的说道:“那正好,你大姑妈有个生意上的朋友,老让她给他女儿介绍对象,你大姑妈推脱不过,你去帮忙顶顶,见个面就行。”

我听着奶奶这话,怎么都有种自己被算计了的感觉。我跟奶奶说,我这次去相亲完后能不能出去旅游,我也想走一走,看一看,路过不同的城市和村庄,看看有没有需要我帮助的人。

初春的时候,我收到了两封信,其中一封是陈帧儿寄来的明信片,来自芝加哥大学,她在后面用清秀的字迹写了一句话:“带上你的千军万马,虽然终不免孤身奋战”。我寄了张明信片回去,明信片上印了樱花和sakura的字样,上面写着:“帆船比赛加油。”我想,她一定能看得懂我的意思。 (如果读者看不懂我这里的梗,等会底下有解释。)

另一封是杂志社的回信,我把之前前往温哥华的故事写了下来,取名叫做《漂洋过海来娶你》,寄给了杂志社。

世界很温柔,我和陈帧儿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那一天,陈帧儿走之前,要我帮她做一件事,其实是让我陪着她去了很多地方,做了很多事情。

她说,她以前上高中时认识一个姓苏的姑娘,苏姑娘列了一个遗愿清单,把人生中想要完成的事都列在了上面,比如有生之年一定要街头卖艺一次,一定要去蹦极,一定要去商场门口扮一次公仔熊等。

她觉得这样很好,就在高二时列了个恋人清单,写的是当时想和恋人一起做的事情。

陈帧儿说当初列这个单子的时候还是高中生,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都是在这里,但后来上了大学,再后来去了国外,一直都没机会,现在又要远赴异国,想把这件单子上的事了一了。

于是那天,我们做了很多高中生才会做的事,比如一起翻墙,一起去学校边的奶茶店,一起去游戏机厅夹娃娃,一起在以前高中的黑板上写老师的坏话……

快道别的时候,陈帧儿跟我说:“你知道么?其实我一直没谈过恋爱,高中的时候看了些言情偶像剧倒是很想谈恋爱,但我们学校你知道的,严禁早恋而且班上确实没啥优秀的男生,到了后来,我连恋爱这种事想都懒得想了……”

“没有什么喜欢的人么?又或者喜欢你的人?”我问道。

陈帧儿摇了摇头:“没有喜欢的人,倒是喜欢我的人我都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总有想过吧。”

陈帧儿听了我的问话,久久没有回答,就在我想半开玩笑的说:“要不你看看我怎么样”的时候她突然说:“公交车来了,我们进入最后一个场景吧。”

于是那一天,我们在车站道别的时候,我坐在车里,在玻璃窗上呵上水汽,给她画个爱心,然后她就在落满黄叶的梧桐道边看着我远去。她说这是她高中时听林夕写给王菲的《约定》时,脑海里浮现的画面。

所以我们这样的人啊,孤独时便独自温酒小酌,快意时便驱车奔向远方,悲伤了就听雨到很晚,无聊了就一个人走进电影院,愤慨了就在微博骂上几句,开心了就跟朋友说句今天天气真好,但我们这样的人,唯独喜欢这两个字,真的很沉重。

机场道别的时候,陈帧儿悄悄在我耳边说:“那天,你问我喜欢什么样的人,其实我一直有想过,现在才知道,我喜欢心地善良的人,如同你我。”

然后陈帧儿就走进了登机口。

我站在那里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她背对着我,挥了挥手,或许是在示意我不用送,或许是在说相聚有时,后会也会有时。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对于眼前的这个女孩,喜欢的人和喜欢的事可能同等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喜欢的自己,所以这个女孩真好,活成了她自己和我都喜欢的样子。

看着陈帧儿的背影,我笑了笑,忽然觉得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祝福与鼓励。

嗯,如同你我。

(全文完)

后记:关于一些梗的解释

1、陈帧儿这个女主角的名字是瞎起的,陈是我高中时喜欢女孩的姓,叫帧儿是因为最开始写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刚看了李安那个120帧的电影。

2、这篇故事有11000+字,女主角是陈帧儿,但是陈帧儿这个角色,最开始是在我另一篇故事里,我写了个很漂亮很聪明但就是对谈恋爱毫无兴趣的女孩子,然后越写越喜欢,所以干脆把那篇故事中途废了。而之前那篇几易其稿,差不多16000字,比这篇故事还长。所以我说我是拿对待恋爱的态度来对待我笔下的角色的。(起名除外)

3、文章开头的那些话,其实是我某天发的微博。

4、女主为啥是伯明翰大学毕业的硕士,因为我有个朋友就是这个大学的。

5、(3)中最后说的那个金美丽是个梗,其实是小说《紫川》中的第一美女。

6、(4)里面关于网吧,荣耀,打游戏的姓叶的高手,都是《全职高手》的梗,熟悉我故事的朋友应该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7、(4)最后黑框眼镜以及陈帧儿的那段话是长者梗,我一直觉得,两个人互相喜欢的基础是,大家能被同样的梗逗笑。

8、(5)中聊女权这段,其实是微博上抄的,原文好像是讽刺韩寒直男癌的一个歌词改编。

9、(6)中聊动漫,都是说的日本动画导演新海诚的作品。聊喜欢的音乐时“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出自古风歌曲《好梦如旧》,“昂然一步入绝地,霜雪加身心不移,拜谢诸君曾将我看低”出自《恋歌17天高海阔》,这两首都是并瓦填的词。

10、(6)中聊电影,我说“人不辞路,虎不辞山”,她说“一约既定,万山难阻”。都是出自王家卫的电影《一代宗师》中的台词。我们聊书籍,我说“庙堂既高,箫鼓老也”,她说“麻木尔杜斯戈里亚,猛虎之牙撕裂卑怯者的灵魂”。都是出自江南的小说《九州缥缈录》。

11、(7)中提到的小吃麻辣肉和鸭霸王其实是在暗示故事发生的地点。

12、(7)中提到的论坛校花评选,是我当年在学校干过的事情。

13、(7)中说“高三学姐还是值得尊敬的”这个句式,其实来自五月天的一首歌的现场版,其实(2)开头的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亲戚突然的关心也是五月天的歌词改的。

14、五毛钱的麻辣烫这个梗就不需要我解释了吧?

15、《独立宣言》中说: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他们说的是追求幸福的权利,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权幸福。其实这段话我最早看到是在八月长安的书里,她是我最喜欢的作者。

16、(8)中秀恩爱的阿丹,在现实里真的很喜欢秀恩爱,总是提她男票怎么样怎么样,我很无奈。

17、(8)中“你知道最恩爱的恋人该是什么样子的么?就是全世界都以为那是俩精神病人。”写这句话是我想致敬下我喜欢的导演岩井俊二和《梦旅人》。

18、(8)中锤你胸口是最近网上很火的段子。

19、(9)中“终究是读书人,总要求个心安理得。”是我超喜欢的一句话,最早看到是猫腻的《择天记》中别样红说的,我稍微改了下。

20、我一直都喜欢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也很喜欢道别时要用力一点这句台词。

21、尾声中“带上你的千军万马,虽然终不免孤身奋战”是江南《龙族》里的句子,陈帧儿去了芝加哥大学也在《龙族》里提过,芝加哥大学每年都和卡塞尔学院在五大湖上进行帆船比赛,所以戴杨回明信片回的是比赛加油,至于樱花和sakura也是暗指《龙族》这个小说。总的来说就是陈帧儿寄来的明信片有两层含义,明里是明信片,暗里表达了自己的喜好,戴杨看懂了, 所以戴杨用同样的方法回过去,就是两个矫情的伪文艺青年做的事。

22、苏姑娘的遗愿清单这个事,其实是我现实里的一个姓苏的朋友跟我说的。

23、最后,我其实一直很喜欢写这样的恋爱小说,全篇不出现我爱你,以及加超级多的各方面的梗,我也真的蛮喜欢陈帧儿这样的女孩子的。

以上就是我在里面埋的梗,又或者说一个伪文青的偏执吧。最后的最后求关注,求粉,虽然我可能一个月才更新一篇故事,虽然我也是有能力做到日更的,可我还是觉得,快餐和精心烹调了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大家都很忙很没空,所以一个月读一篇每个字每个句子每段话都很用心的故事,想来也挺好的吧。

这是我新年的第一篇故事,新的一年,也请多多关照。

504848696394963072.jpg
羊美味老板和他写的故事
47.2万字 · 52.9万阅读 · 55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