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

去年秋天磨的一斤黑芝麻和一斤白芝麻,还在冰箱里放着,忘了吃。

前年过年的一盒糕点也静静地躺在柜子里,无人问津。

她有时心血来潮地跑去买些养生食品,吃的喝的都有,可新鲜不了两天就回归固有的节律,把那些食品饮品抛之脑后,时间一长,竟视而不见,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它们全部变质,然后当垃圾丢弃。

疯子说一餐好饭也没吃。

是的,吃没吃好穿没穿好,更没玩好,从过去到现在,她几乎与世隔绝,她的房间里也没有一丝女人的气息,没有护肤品,没有化妆品,也没有装饰品或图片,单调,纯粹,简洁。

她忽然觉得,她一直被生活追着往前冲,从来没有停息片刻,主要是大脑,总是高度紧张或焦虑担忧,没有好好品尝生活的滋味,对她而言一年四季都一样,仅仅有点不同的是衣服,她还能感觉到温度的变化。

忘记,有时似乎忘记了一切,忘记吃喝玩乐,忘记悲苦愁烦,虚空的忙碌,重复某种节律,延续某个惯性,活着。

有时又记起,眼前浮现出某个场景画面,也是虚无的若隐若现,找不到真实的落脚点。

一切的劳作,似乎都不是为了自己,但又确确实实的是为了自己,一切的牵绊,都是自己最亲密的社会关系。

最近忙得有点焦头烂额,思维混乱,不知所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