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爱你了,只是还没有忘记

一.

她说,十九岁之后,她就不再相信爱情了。

她说这句话时,眼睛空洞的看着远方,像是夜空中一颗悲伤的星辰,又像是森林里突然消失不见的萤火虫。

而她今年,二十岁不到,准确的说,是十九岁零十个月。

我不知道一个人要经历多么生无可恋的伤害与绝望,才会在这个如花季般憧憬着爱情的年纪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问她,为什么?

她喝了一口手中的纯净水,看着远方的大山沉默了一会儿。

“没有为什么,阐述事实罢了,这世间不一定所有的问题都可以拥有一个满意的答案的。”她缓缓的说道。

我笑笑:“你才多大点啊,放心吧,未来你一定可以拥有一份让你再次相信爱情的爱情的。你只要耐心的等下去就好。”

她摇摇头:“不会了,这一生,大概都不会了。”她说这句话时像是一个经历了无数沧桑的老人,有着与她的年龄不相符的悲伤与苍老。

我想,她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我没有看她,看着远方的高楼与大山对她说:“说说你的故事吧。”

她又把手中的纯净水拧开喝了一大口,缓慢的说:“我没有故事,我一无所有。”她说话总是很慢,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口齿不清的古稀老人。

我依旧看着远方对她说:“每个人都有故事,或喜或悲,或长或短,都是故事。”

她笑笑:“可是我的故事太过于平凡了,不值得一提,也不足以挂齿,。”

“说说吧,每个人的故事,都是故事,都应该被岁月铭记。”

她又笑了,她笑起来的模样很好看,有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干净与美好。

“故事没酒不精彩,若以后还有缘再见,你请我喝酒,我给你说故事,说故事中的爱恨情仇,说故事中的刻骨铭心,说故事中所有的故事。”

我看着她,她看着远方,她的眼神永远是那样的空洞,空洞到不知道她到底在看什么。

“一言为定。”我对她说。

她转身离开了,背对着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我叫住她,指了指旁边的纯净水:“你的水。”

她没有回头,一边大步的离开一边说:“不要了,我最讨厌喝纯净水了。”

我看了看旁边喝了一半多的纯净水,我不知道,一个姑娘,到底经历了一些怎样的故事,才会这样淡定的把自己最讨厌的纯净水一口一口平静的吞下去。就如同我不知道,她到底咽下了多少的悲伤与泪水,才会变得如此的处世不惊,如此的,苍老。

天台刮起了晚风,大风吹乱了我的头发,吹乱了我的孤独。我看着远方,高楼大厦,崇山峻岭,蓝天白云。在这个有山有水有风景,有人有楼有生活的城市里,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不同的,但故事中却总有着一些惊人的相似。或美好,或悲伤,或圆满,或残缺,都是故事,独一无二的故事。

每个人都紧抱着自己的故事在这个钢筋水泥的城市夹缝中孤独的生活着。

我没有太多的故事,但我喜欢听每一个孤独或悲伤的人讲故事。无论故事多么的平淡,都曾是最好的故事。

我突然很想听一听她的故事,听一听她故事中的喜怒哀乐。

二.

再次遇见她,是在三个月之后朋友的生日聚会上。

这个城市总是那样小,明明以为是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却阴差阳错的是朋友的朋友。

或许是缘分,或许是命中注定,我又遇见了她。

走进KTV包间大门,一眼便在一群喧闹的人群中看见了她,她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安静的玩着手机,和这个热闹而杂乱的环境格格不入。手机苍白的光芒和包间里五光十色的光印在她的脸上,有一种宁静的美好。

举着杯子和朋友们喝了个遍,才有机会走到她的面前。她很安静,轻而易举的被这个热闹的环境淹没着。我抬着两杯酒走到她的面前,把那个装满着酒的明亮玻璃杯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茶几表面的玻璃和玻璃杯撞击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她抬头看了看杯子,轻轻的说:“我不会喝酒。”

我在她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我有酒了,说说你的故事吧。”

她抬头看了看我,眼里略过了一丝微微的惊讶:“是你。”但转眼间她眼里的惊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好像总是这样,一副处事不惊的模样。

她抬起桌子上的酒,与我手中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便一饮而尽。

我也仰头一口气喝完了杯子中的酒。

我找来酒瓶又把两个杯子里的酒倒满。

她抬起酒,对着我微笑了一下,又喝完了杯中的酒。

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很甜很美好,与世无争的样子。

我也笑笑,对她说:“有故事的人喝酒就是不一样啊。”

她不说话只是笑笑,把杯子放在茶几上,示意我倒满。

我拿来瓶子,再次给他倒满。

她又毫不犹豫的抬着杯子,一言不发的一饮而尽。

“加满。”她的声音很轻,却有着一种不可违背的命令的感觉。

“姑娘,这是酒,可不能当水喝啊。”我拿着瓶子没有动。

她抢过了我手里装满酒的瓶子,哗啦哗啦的把自己的杯子倒满,她抬着杯子说:“故事不醉不知从哪里讲起。”说完又喝完了杯中的酒。

她总是这样,给人一种淡淡的悲伤,却又是一种处世不惊的感觉,让人好奇她的故事。

我看着她一杯又一杯往身体里疯狂的灌酒的样子,突然有点儿心疼,我想,这不是一个像她这样美好的女孩该有的样子。

我按住了她倒酒的手,对她说:“别喝了,故事,我不听了。”

她笑笑,去另一边的桌子上拿了一瓶白酒和两瓶啤酒,她对我吐了吐舌头说:“拿上杯子,我们悄悄去外面说。”说完她轻手轻脚的从人群中穿了过去。

我看着她的样子笑了,却拿着两个明亮的玻璃杯跟着她偷偷摸摸的出去了。

走出去时,有个朋友莫名其妙的看着我,问我去哪,我说,出去透透气。

等我出去时,她已经在电梯门口等我了。我和她对视一笑,有一种恶作剧成功的喜悦。

“怎样,还去天台”我问她

电梯门开了,我们拿着我们偷来的酒和杯子走了进去,她按了顶楼的按钮。

“天台是一个适合于说故事的地方”她的脸红红的,泛起的红晕显得她有一种太真无邪的美好。

到了天台,她大概是有些醉了,一言不发的把酒放在地上,盘着腿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坐了下来。

我也跟着她坐了下来。

四周很昏暗,只有一些阴暗的光从远方照过来。而远方的城市,是一种灯火通明的热闹与美好。

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白酒。她把酒凑到嘴边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吐了的吐舌头皱紧眉头:“这么难喝啊。”但她还是像喝中药一般痛苦的喝了一大口。

她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我第一次遇见她时,她把她最讨厌的纯净水一声不响喝了一大半的事。

我拿着杯子,倒了半杯白酒一口喝下:“第一次喝?”

她低下头,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看得出来,她平时应该是一个乖小孩。

远方的天空中突然有五颜六色的烟火绽放开来,在黑暗中像是一朵朵华丽的花朵一般微笑着,伴随着一声又一声巨大的爆裂声,打破这个宁静的夜。

远方五光十色的烟火映照在她的脸上,映照在她杯子中透明的烈酒上,反射着一种平静的美好,还有一种孤独的寂寞。

三.

“我不爱他了,我只是还没有忘记罢了”酒过三巡,她突然开口说道。

“我真的放下了,真的不爱他了。”她又神情黯然的强调了一遍。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她的故事,要开始了。

她说,她的初恋叫南方。生活在南方的南方人,南方。

南方喜欢她的时候,她才十七岁,是个笑容明朗的孩子,喜欢糖果,喜欢夏天,喜欢阳光;相信未来,相信梦想,相信爱情。

那个时候南方是很认真的喜欢着她的,爱她入骨,视她如命。

而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早恋,在高三争分夺秒的时光中选择和南方不顾一切的在一起。

或许也不算是早恋吧,因为他们在一起的那天她已经满十八岁了,已经成年了。在她十八岁的第一天,选择奋不顾身的和他在一起,拉起他的手,和他相信着天荒地老。

她很认真的对南方说:“南方,未来或许很遥远也很困难,但我愿意牵着你的手,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走向远方的远方,走向未来的未来,走向永远的永远,走向生命的终止。以后,有你的地方,就有家,我们的家。”

南方激动的抱紧了她,毕竟南方是如此的爱她。

她说,这是她送给自己十八岁的成人礼物,结局是好是坏她都认。

他们在一起了,但知道的朋友都不看好他们。因为南方的家在很遥远的大山深处,很落后,很偏僻,也很穷。他们都说,南方配不上她。

她笑笑,依旧一意孤行的选择和南方在一起,完全把朋友的劝阻当做酒后疯语。她说,没关系,我们有爱情,我怕什么,爱情可以战胜一切的艰难险阻。

她又龇牙咧嘴的喝了一口手中的白酒:“那时候真傻啊,始终还是经历得太少太天真了,居然会以为爱情可以养活一切。”

她的脸更红了,她好像更醉了。我想,她的心应该也更碎了吧。毕竟古人早就说过,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他们也在一起拥有了很多幸福的时光,很多浪漫的点滴。南方对她很好,而她也从一开始的试一试开始一点一点的爱上了这个对她百依百顺的男生。

她说,她曾经真的很想很想和南方拥有一个家,家里有明亮的落地窗,早上的时候,会有灿烂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把整个干净的家照耀得亮堂堂的。她想要有一个大大的厨房,里面放满了她喜欢的厨具,还有她精心挑选的盘子。午后的时候,她会伴着黄昏温暖的光芒给南方做一餐丰盛的晚餐,晚来的轻风吹动着阳台上生机勃勃的植物。她还想和南方养一只漂亮的狗和一只高傲的猫,虽然南方并不喜欢猫和狗,但只要是她喜欢的,南方就从来不会反对。

他们的衣柜里要放满整齐的情侣装,一套又一套,在拥有着夕阳西下的傍晚,她和南方就穿着他们的情侣装,紧紧的牵着手,一起走在路上,走在夕阳西下美妙的光辉中。

就像海子说过的那样: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心爱的人

一起走在街上

若是所有的故事都如想象中的那般称心如意,那在这灯红酒绿的世界上是不是就没有无法挽留的遗憾了。

“我以后要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让那些偷偷摸摸在一起的小青年们羡慕死我们。”

南方摸了摸她的头,告诉她:“放心吧,我们会有那么一天的。”然后隔着一定的距离,和她穿着校服走着。

毕竟,此时此刻的他们,就是那些不能光明正大在一起的小青年。不能牵手,不能拥抱,不能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但是他们还是很幸福,也许所有坠进爱情里的人们,都是很幸福的。

她曾以为,那些曾信誓旦旦说过的誓言,一定会变成美好的事实的。

四.

后来,高考,毕业,分离。

跳过了高考的那道坎,他们终于不用偷偷摸摸的在一起了。她和南方拉着手开心的走在大街上,再也不怕被熟人撞见了。她兴奋的把南方介绍给她的每一个朋友,告诉他们,这就是我爱的人,也是,爱我的人。

她说起这些的时候总是很骄傲,在只拥有着些许光亮的黑夜里,我依旧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她眼里的光芒,像是一些耀眼的钻石一般。

“只是,所有人都不看好他。所有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眼里的光芒突然消失了,像是夜空中陨落的星星。

所有的朋友都不看好他们,有的朋友还说,如果你们在一起,结婚的时候就不用叫我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直到现在她都还不明白。

可是她还是相信着爱情,相信着她和南方的永远,她豪言壮志的对他们说:“等着吧,我们会请你们喝喜酒的。”

那些流言蜚语并不能影响他们,她和南方依旧整天成双入对,如胶似漆。

之后,她家里知道了这件事。她的母亲问她,男孩的名字,男孩的成绩,男孩的为人。她一一回答,看得出,母亲很满意。然后,母亲问了他男孩的家庭,她也很诚实的回答了。母亲没有再说话了,转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母亲没有说反对,也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却总是时有时无的对她说起一些农村的生活,对她说起一些嫁到农村去的辛苦。她知道母亲是为她好,但是她爱他,她认为,他们之间有爱情,这点儿辛苦算不了什么。

对啊,对于恋爱中的人来说,爱情就是生命的全部,它可以战胜所有的流言蜚语,所有的艰难险阻,所有的匪夷所思。

后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南方留在了家乡,而她,去了遥远的远方。

那几天她特别兴奋,因为她向往着远方,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她在小城生活了十八年,她终于可以离开了,终于可以去看看外面繁华的万千世界了。

而南方却后悔得要死,他一直后悔自己没有和她填一个学校。南方那几天一直对她说:“要不,我去复读吧,明年考到你的那个学校去。”

她告诉南方:“没关系,你在这里好好的活着,我在远方也会努力的活着的。不就四年而已嘛,我们之间有爱情,我们怕什么。”

南方抱紧了她,在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她的眼睛突然红了,是感动,也是不舍,这是她最爱的男孩啊,她就要离开他到千里之外的远方去了。

她走了,在九月初的开学季。她拉着行李箱踏上了去往远方的路程,南方没有去送她,因为他说,他害怕他会忍不住放弃一切陪她去到远方。南方说自己不能这样做。她曾经告诉过南方,让南方在大学好好学习,这样才会有能力把她光明正大的娶回家,让全世界羡慕。

只是,他们不知道,有些东西,无论怎样的努力,都是无法改变的。

初到那座陌生的城市,她每天都在哭。她每天都孤身一人的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给南方打电话,说她想念小城,想念南方,想念曾经的时光,想念家里的猫。南方也很想念她,但是却都无能为力。

那些安慰从千里之外的地方传来,显得是那样的不真实。

她到那座城市的最开始,总是站在马路旁边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她说,那个时候的她好羡慕他们,因为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目的地。而她,却像一株迷路的蒲公英一般,在陌生的城市里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城市很繁华也很热闹,可她依旧很孤独。

五.

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看了看,是过生日的朋友,我没有接,毫不犹豫的挂断了。

她的电话也在这个黑暗的夜里亮了起来,她的电话没有铃声,就这样孤独的亮着。

她也没有接,任由屏幕在黑暗的夜里亮着,不一会儿,便熄灭了。没有了手机苍白的光芒,四周的环境,又恢复到了一如既往的黑暗。

“那个时候我是如此的相信着爱情,永远不会想到,未来的我,会像这般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她的声音又在昏暗的环境中缓缓响起。

她又喝了一口酒,把那杯她说很难喝的白酒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兴许是距离,兴许是成长。总之,他们都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

后来的他们总是吵架,一天一天的吵下去,虽然之前他们也是吵吵闹闹的,只是南方从来都很宠她,对她言听计从。曾经的她也总是喜欢对南方无理取闹,她就会删了南方所有的联系方式,和他冷战。

南方也总是没有志气,不到几个小时就会忍不住去想念她,然后就会去找她,给她道歉,耐心的去哄她,不管是谁的错,南方都说是自己错了。接着他们又会和好如初了。

后来,他们依旧吵架,但是南方已经不会这么积极主动的去哄她给她道歉了。南方总是过很久才来找她,一天,或是两天。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因为她爱他,她很依赖他。

她们吵架的时候,她就喜欢用一些光亮而锋利的刀在自己的身上划出一些大大小小的伤口,她看见那些鲜红的血液从伤口里流出来的时候她就会很开心。

她在微微的夜风中挽起了袖子,她的手臂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疤,像一条条恐怖的虫子一般盘旋在白皙的皮肤上。

她摸了摸那些凹凹凸凸的伤痕,又倒了半杯酒喝了下去。

“或许有些故事,就像这些伤痕一样,永远不会彻底的消失,但是再次提起来的时候,已经不会再有撕心裂肺的感觉了。”

然后她笑了:“那时候真傻,我明明是一个那么正能量的人,为什么在爱情的面前变得如此的腐败不堪?”

她应该是彻底的醉了,眼睛中有着数不清的绝望。

“虽然我们总是吵架,但是我还是相信爱情啊,无论我们吵成什么样子,只要他对我伸出手,我依旧会拉着他的手毫不犹豫的走下去。”她的声音很大,在这个安静的夜里近乎咆哮。

“可是后来我们还是分手了。”

后来他们还是分手了,因为他动手打了她,在一个温暖的午后。

那天午后,有着淡淡的阳光,那些冬季的阳光从万里之上的云层中安静的射下来,包裹着那个忙碌的小城。

南方就是在那样美妙的光芒中,措不及防的给了她一巴掌。不重,但却让她胸膛中某个一直跳动着的地方狠狠地痛了起来,变成了支离破碎的样子。

我没有问她南方打她的原因,她也没有说。但无论怎样,一个男人对女生动手,都是不可原谅的。

她说,她从小到大最瞧不起的就是会动手打女生的男生。

但是,她最爱也最爱他的那个男生,在她最喜欢的阳光中,打了她。

然后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她所有的朋友,她并不是一个经常和朋友分享爱情的人,但是她却把他打她的这件事告诉了所有人。

用她的话来说:“我大概是害怕自己会原谅他吧,又或许是已经意识到了我们之间不适合了。我告诉了所有人,大概就是想要他们监督我,让我不要再回头了。”

后来的一些日子里她终于知道了门当户对的意义,真正的门当户对,并不是就是单纯的指金钱。而是金钱会给我们创造不同的生活环境,不同的生活环境会造成不同的三观。而爱情,是要三观相同的人在一起才会长久的。

她知道,她和南方,从小就是在不同的环境中长大的,他们有太多的不同,而南方爱她,也爱得很辛苦很累。

她才去陌生的城市的时候,她告诉南方:“南方,放假你来接我呗,我们一起坐好久好久的火车回去。哇,想想就美好。”

而南方因为她的这句话,一直省吃俭用着。有一次他们吵架,南方对她说:“你知道吗,为了放假能去接你,我一直在省钱,甚至连生病都舍不得买一颗药吃,只能自己撑着。”

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敢提让南方来学校接她的事,就算南方提起,她也马上拒绝。

有一次她突发奇想的对南方说:“南方,毕业后我们一起去一次西藏吧。我想和你一起看看最蓝的天空和最明亮的星辰。”

南方也答应下来,对她说:“我也很想陪你穿过千山万水,站在那片净土上,和你看看这世间最美的风景。”

后来南方告诉她,他一直在学校里兼职,放假的时候也想去远方打工,为的就是能够攒够钱毕业时和她去西藏。

她知道南方很爱她,对她言听必从,满足她所有的愿望。但是他爱得很累,她也不想成为南方的包袱。

那时候,他们有爱情,有远方,有未来也有梦想。只是,那时的他们不知道,这些东西在光怪陆离的现实面前是那样的不堪一击。

六.

她说,那次她和南方分手了,南方也没有再找她了,那时候她才发现,若是南方不主动找她,他们就会彻底的结束。

她说,南方觉得对不起她,不想耽搁她了。

在分手的那段日子里,她非常想念南方,她才明白,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把南方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了,抹不去也忘不掉了。

那段日子她很害怕黑夜,因为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所有的想念都会从她的心中泛起,像汹涌的潮水一般,轻而易举的把她淹没着。她常常是泪流满面的默念着南方的名字入睡的。

那段日子她明白了两个词语,一个是以泪洗面,另一个是魂牵梦萦。

但没过多久她就又恋爱了。张爱玲说过:忘记一个人只需要两样东西,时间和新欢。

她选择了新欢,但她只不过是把他的男友当成了南方,把南方所有的样子都映在男友的身上。

她没有忘记南方,她还爱他,她放不下他,忘不了他。

最终她分手了,因为男生不是南方,因为她忘不掉南方。

所有的忘记,都需要时间一点一点的冲淡,一点一点的磨灭,一点一点的将那些刻骨铭心变为嘴角淡然的微笑。

她一个人孤独的过了很久,她经常在深夜里嚎啕大哭,她觉得,这辈子,她离开南方就活不下去了。

后来南方回来了,在一个月之后。南方说他忘不掉她,他爱她,他想她,没有她的日子他没有任何的希望。南方说,希望她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对她更好的。

她说:“我不需要你对我更好,我只需要你待我如初便好。”

就像她说过的那样,只要南方对她伸出手,她就会毫不犹豫的牵着他的手一直走下去。

他们又在一起了,她瞒着所有人,又爱了他很久很久。

或许是因为失去过,她更珍惜南方了,她收起了自己所有的任性和坏脾气,努力的去理解南方去爱南方。她想,他们这一生再也不能分开了,要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可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的。

他们又开始争吵,好像他们之间隔着什么东西似的,看不见也摸不着,却是确确实实的存在着的。他们总是因为一点儿小事就吵得面红耳赤的,然后又开始闹分手,开始冷战。

南方也不像曾经一般一和她吵架就紧张的去哄她去认错了。他们总是冷战好几个星期,在这几个星期里,他们总是孤独的在自己的城市中生活着。

不去联系,只是默默地想念。

几个星期后,南方又会联系他,然后他们又会和好。但是和好没有几天,他们又会因为一些小事争吵着,又继续久久的冷战着。

后面的那些日子,他们总是不停地争吵和冷战,然后又和好,和好又争吵。就这样不停地重复着。

她需要他的时候他们都在冷战着,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身边,哪怕只是在远方的问候。

可是她还爱他,他也依旧爱她。他们和好的时候,南方还是对她很好,她还是会相信爱情,不顾一切的相信着。

她说,他们吵架的时候她总是睡不着,她就站到阳台上去看月亮,把那个月亮由圆满的样子看到残缺的模样,由明亮的样子看到暗淡的模样。就这样一直看着,把孤独无限的放大。

在那个风轻云散的年纪里,哪有那么多的天荒地老。

七.

就这样一直跌跌撞撞的维持了半年,最终她们还是分手了。

她说:“这是预料中的事。”

她说,他们的分手没有太多刻骨铭心的原因,这世间所有质的形成都是量的积累而来的。爱是慢慢积累而来的,不爱,也是。之前她对南方的爱情是在一次次的感动中慢慢的积累而来的,而后来对他的不爱也是在一次次的失望中积累而来的。慢慢的,爱情耗完了,就没有必要一直走下去一直纠缠着彼此不放了。

他们彻底分手的时候,只是他们之间一次很平凡的一次争吵,她告诉南方,她想一个人静静。南方同意了,又很长时间没有再联系她。

和曾经所有的吵吵和和一样,他们都以为,过不了多久他们又会和好的,她又会牵着南方的手不顾一切的相信着天长地久,相信着海枯石烂,和他一起去到天涯海角。

但是她忘了,所谓的天涯海角,不过只是一块石头罢了。

果然不出所料,几个周后,南方又开始联系她。

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回头。她拉黑了南方所有的联系方式,和南方彻底的结束了。

她说:“不适合的人在一起,对谁都是一种折磨,对谁都很累。既然我们的爱情里一定要有一个人来做心狠的坏人,那么,我就来做这个人吧。”

“而且我们之间有那么多的不现实,不是我不相信爱情可以战胜那些世俗了。而是我发现,我已经没有那么爱他了。”

“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匆匆忙忙的结束了,措不及防的结束了,还来不及告别来不及说声再见就彻底的结束了。”

“有人说过,所有的故事,都应该有一个尘埃落定的结局,这个结局可以美满,也可以悲伤,但是不能残缺。故事既然开始了,就应该走到最后,给它画上一个句号。但是我们的生活终究不是电影,并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可以拥有一个尘埃落定的结局的。就像我和他,还来不及告别就散落在天涯了,所有的故事都戛然而止了。”

“我们故事的最后,没有故事。”

她又喝了一口酒,看着黑暗的远方,轻松的说道:“我们终于结束了。”

我也把我面前没有喝完的酒一口喝完,看着她红红的脸庞问她:“为什么这次决定彻底的放手不再回头了?”

“或许是累了吧,我们早就走不下去了。”她沉默了好一会儿又开始说:“因为有一次,我独自一人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坐火车。火车是深夜的,很晚很晚。我乘着大巴车到达那座城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司机在半路就把我们丢下了,他说,从这里下车到火车站比较近。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全车人都下车了,我也只好跟着走下去。那天我拎着很多的东西,很重。就这样跌跌撞撞的按司机说的那样坐上了去火车站的公交车。但是,我坐过站了,公车只能到达离火车站很近的一个站台,并没有到达火车站。”她看了看四周,又喝了一口酒。

她说,当她反应过来她坐过站的时候,已经快接近终点站了。她在一个偏僻的站台下了车。

天空下起了小雨,没有车,也没有多少的人,四周沉浸在一片安静中。她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公交车末班车的时间了。

她就那样带着自己的东西,孤零零的站在站台上,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也许是运气好,也许是连上天都开始可怜她了。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她等来了最后一辆公交车。

她像是见了救星一样急忙跳上了公车,但是那辆末班的公交车并没有播报站台。公交车快速的在那个陌生的城市里行驶着,司机在每到一个站台时都敷衍的问一句:“有没有人下车。”若没有人回答,便一直行驶下去。

她不知道哪一个站台是她要下车的站台,她对那个城市是那样的陌生,陌生得一无所知。

等她下车的时候已经过了她要下车的那个站台三四站了,她跳下车,往回走着。

夜很黑,也很冷,淅淅沥沥的雨从天空中降落下来,淋在她孤独的身躯上。肮脏的地上全是积水,她穿着帆布鞋快速的走着,很快,雨滴就淋湿了她的衣服,积水就打湿了她的鞋子。

她走了很远,才打到了出租车,几经周折到达了火车站。待她走进火车站明亮的候车室时,才发现自己像只流浪狗一般可怜。一些冰冷的水滴从她的头发上滴落下来,一滴又一滴的落到地上,像是谁的泪水。她的鞋早已被地上肮脏的积水打湿,变得很脏了,而鞋的里面已经全部湿透了。她就这样,在温暖而热闹的候车室里,瑟瑟发抖。

她说,她第一次知道,南方的秋天可以如此的寒冷,寒冷到让人的心脏毫无知觉。

“所以,你就放弃了。”我问她

她点点头:“后来我就明白了一句话,当你一个人熬过所有的苦,也就没那么想和谁在一起了。”

“而且,这世间,也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了。”

“我想,应该是结束的时候了,若是继续在一起,都是对彼此的折磨,只是因为不甘心或是舍不得罢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多余的爱情了。”

“那你还爱他吗?”我问她

她摇摇头,很坚定的说:“我已经不爱他了,我也早就放下了,我只不过还没有彻底的忘记罢了。”

“关于忘记这件事,比我想象的困难,也比我想象的漫长。”

我说:“没关系,总会忘记的,时间是个善良的东西,它会带走我们所有的伤口”我端起了面前的杯子,和她轻轻地碰了一下。

我和她,都毫不犹豫的把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似乎,是在为她死去的爱情做一个毫无意义的祭奠。

她笑了:“对啊,都过去了。上个月我已经吹灭了我生日蛋糕上的二十支蜡烛了,我已经年满二十岁了,而那些发生在十八岁的故事,用十九岁来祭奠就好了。没必要把回忆弄得比经历还长。”她站了起来,看着远方闪亮的霓虹灯,继续说道:“总会忘记的,生活总会变得越来越好的。”看她的样子,她是真的走出来了,是真的开始忘记了。

对啊,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越来越好的。

我也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和她一同看着这个四下无人的夜。我问她:“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她微笑着说:“今后,我想要去北方。我想离开南方,离开关于南方所有的记忆。”

我说:“你要相信爱情,总有一天,会有那么一个人微笑着走到你的面前,温柔的拉起你的手,对你说‘余生请你多指教。’”

她又笑了,她笑起来的样子永远是那样的美好,永远有生生不息的希望。

她说:“也许吧。”

寂寞的夜晚突然起了很大的风,大风吹,大风吹,吹乱了故事吹散了人,吹走了曾经吹灭了回忆。

八.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她第一次喝醉,而且她有很严重的胃病,不能喝太多的酒。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了,我不知道她最后有没有去到北方,有没有彻底的忘记南方的南方。我也不知道,今后的她还会不会喝那么多的酒,还会不会在某个寂寞的黑夜里喝着烈酒对别人讲起她曾经的故事,然后在大风刮起的时候看着远方微笑。

兴许会,兴许,我是最后一个听过她故事的人,她再也不会提起那些埋藏在曾经故事了。

关于她的未来,我一无所知。但我希望,未来的她可以很幸福,可以继续相信着爱情,相信着一些关于天荒地老的故事。

毕竟,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再也没有遇见过这样一位在拥有着无穷无尽的绝望的同时,还拥有如春风一般美好微笑的女生了。

我相信,她会幸福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