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陌上花开陌上桑(陌上花开卷三)

96
扶摇Lucy
2017.04.26 07:48* 字数 1623

目录

上卷:

陌上花开(一)

陌上花开(二)


陌上花开(三)

三个聊得兴起的夜不归宿的女人,一直睡到第二天日上中天才朦胧醒转,简单收拾一番后就匆匆返程了,毕竟家里都有老有小,哪能真放心得下,不过从浮生里偷得片刻清闲而已。

欧阳雪一脸疲惫的打开家门的时候,家里人正在吃中饭,并且在饭桌上赫然发现了已半月未见的丈夫陈默。

“呀,我们家的空中飞人从哪个星球飞回来了啊,也不提前告诉一声,我好去接驾啊”。虽然不少日子没见了,内心憋了不少委屈和幽怨,但是见到丈夫意外回家,欧阳雪还是掩饰不住的高兴,忍不住半真半假的揶揄起来。

到卧室把行李放下,进厨房洗了手,转回餐厅,正打算拖过一张椅子准备吃饭,欧阳雪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家里静默得有些压抑。

“怎么啦?怎么一个个的不说话?出什么事了?”

“你是不是一天到晚巴望你老公出点什么事啊?”婆婆大人不阴不阳的接过话。

“妈,您瞧您说的什么话,他是我老公,孩子她爸,我能巴望他出什么事啊?”

“我妈说话哪轮到你顶嘴!你看看你,哪还像个媳妇,像个妈!”陈默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到桌子上,脸红脖子粗的瞪着欧阳雪。

欧阳雪拽着椅子的手霎时僵在原地,目光黯然的落在自己微微颤抖的手以及青筋爆起的手背上。

“当着孩子的面,我不想和你吵。先吃饭吧。”久别重逢的喜悦被这兜头的冷水泼下来,欧阳雪一时觉得意兴阑珊。

“你还好意思提孩子,你看看你,一天到晚不着家,要不是我爸妈管着,这孩子早就被你饿死了!”

欧阳雪腾的一下站起来,委屈和愤怒像缺了堤的洪水倾泻而出:“陈默,你讲话要凭良心,我怎么就不着家了?这么多年你是管过孩子了?还是管过你爸妈?孩子的作业是你辅导的?兴趣班是你陪着上的?你爸妈生病的时候是你带着去求医问药的?是你日夜伺候的?我不过和我闺蜜出去玩了一天,就值得你们大家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来兴师问罪吗?”

“妈妈!”女儿陈晨不知道什么时候挪过来,紧张而又小心的搂着出离愤怒的欧阳雪。

欧阳雪绝望而伤心的忘了一眼黑着脸的陈默,这就是自己精心选择的丈夫,一个不分青红皂白不问是非曲直的丈夫,一个只要是妈妈说的就都是对的一味愚孝的丈夫!

欧阳雪用力拉开女儿死死拽住的双手,拎着自己的包夺门而出。

妈妈!女儿大喊,着急的声音一半飘出门外,一半被欧阳雪狠狠的关在了那个缺少温暖的家里。

欧阳雪此刻深切的感受到,自己就像是会计科目中的固定资产,为了家庭,为了工作,为了生活,被逐渐磨损消耗,折旧日复一日的增加,净值日复一日的减少,而自己人生的价值呢?又在哪里!不知不觉中,欧阳雪走到了荔枝公园,周末的荔枝公园如往日一样人声鼎沸,老头老太太们咿咿呀呀的戏曲声,小朋友们不知忧愁的追逐打闹声,青年男女们踢毽子打球的欢呼声,不绝于耳。欧阳雪绕过湖心,寻到一处僻静的草地,从包里掏出手机,满腹的心酸与委屈,和着理不清的愁绪,都化成了一句新的QQ签名“人生若只如初见”。唉,人生若只如初见……

欧阳雪双手抱膝坐在草地上,直愣愣的盯着远处平静无波的湖水。没有一个电话,没有一则短信。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被世界遗弃的人,只能在热闹的人群中孤单的抱着自己。

“滴滴”,一声QQ信息提示音,打断了欧阳雪的烦闷。

“何事秋风悲画扇?”原来是上次那个横空冒出的Song先生。

“等闲变却故人心啊”欧阳雪一声惆怅。

“勿恼无情,休怪薄幸。人生啊,匆匆一过客而已,珍爱自己。”

如一束强光穿过,漫天乌云倏忽不见。欧阳雪好像抖落了一身的阴霾重获清明,瞬间有了玩笑的心情:“感情某人已无情忒久,薄幸良多。说,辜负了多少良家女子,撩拨了多少深闺怨妇?”

“丫头,俺怎么听到你身边一阵狗叫呢?”天性胆小的欧阳雪吓得一激灵,立马从草地上蹦起来,惊惶的四处张望:哪儿有狗哪儿有狗?

周遭一片祥和,狗毛都没一根!从惊吓中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欧阳雪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

“臭Song,破Son,你敢戏弄我!”欧阳雪咬牙切齿的扔过去一堆锤子剪刀飞刀。

“嘘!保持形象,注意言辞!我可不想便宜我老爹,临了临了,从天而降一位如花似玉的妈!哈哈哈……”


无戒写作训练营第14天

学号-36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