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33 魔族计攻雁门关

雁门关隘口,满目疮痍,平整的地面变得坑坑洼洼,原本被植物覆盖的山体,已经变得残破不堪,魔血将山石、土壤染成黑色,滚落的石块布满隘口,残酷的战争不仅让百姓流离失所,令生灵涂炭,它的破坏力更是影响了人类、动物和植物的生存。

雁门关城楼之上,李靖下令在城楼上大摆筵席,为薛丁山、唐易等人庆贺,同时也要看看魔族下一步想干什么。

李靖举起茶杯道:“此番雁门关首战大捷,当敬唐易、薛丁山、程无知、尉迟雄霸四人,由于战事不便饮酒,待战事结束回京都后在好好宴请各位,今天李某以茶代酒替皇上谢过四位。”

“谢元帅!”四人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诸位,大家先吃些东西,稍后在商讨和魔族开战之事。”李靖笑呵呵的说道。

魔族军中大帐内,主帅-魔隆看着面前的沙盘,眉头紧皱,蛮族军师-乌木达手指沙盘小心的问道:“大帅,这雁门关两侧的峡谷,真的无法穿过吗?”

“哼!如果这两侧峡谷可以穿过的话,我魔族还用攻打雁门关吗?”魔隆哼了一声说道。
“元帅,不知这峡谷有什么特殊之处?”乌木达继续问道。

“这两处峡谷,乃千年前人族刀圣和剑圣所留,峡谷内所含的刀气和剑气,针对魔族又毁灭性杀伤力,被刀气和剑气伤,刀意和剑意会彻底摧毁魔族意志,无法重生。”

“而平时,刀气和剑气隐匿在峡谷内,魔族一旦踏入就会被击杀,即便是飞行魔兽也无法通过。军师,你足智多谋,想想办法,看看怎么样才能穿过这两侧峡谷?”魔隆简单说完看着军师。

“元帅,遁地魔兽也没有办法通过峡谷吗?”乌木达说完看了看魔隆。

“呵呵!如果可以通过的话,我还会继续和你说这些吗?到是你们蛮族之人可以试试能否穿越峡谷,能穿过的话可以来个里应外合。”魔隆说完看着乌木达。

“元帅,不知这雁门关下面,遁地魔兽是否可以穿行,不妨试试,万一可行的话,这倒省却了不少功夫。”

“元帅,我觉得可以兵分三路,第一路人马当然是蛮族军队想办法从峡谷那边穿过,第二路则由遁地魔兽尝试从地下打通雁门关,第三路我魔族大军再次进攻雁门关,这样可以给雁门关守军造成进攻假象,以此来进行拖延,待蛮族和遁地魔兽成功进入雁门关,此仗便可完胜。”魔隆身旁一女子看着沙盘说道。

此人名为魔姬,生的丽质,妩媚,瓜子脸上秀美如柳叶,双眼带波,鼻梁高挺,红唇皓齿,乌黑头发扎起辫子,辫梢内藏着黑色骨针,黑色皮甲勾勒的身材凹凸有致,手臂上带着花纹的护臂,镶嵌着匕首,皮裙下一双过膝的黑色皮靴,皮靴两侧雕刻着两只蝎子,而延伸的尾钩刚好成为靴子的鞋头,如此修长的腿,配上这双靴子,整个人带着一股危险…

“嗯…”魔隆思索了一会儿道:“魔涛、魔海你二人带副将随本帅去雁门关。军师,蛮族从峡谷处进入,至于遁地魔兽吗?墨姬你来负责!”

“谨遵元帅令!”魔涛、魔海双手抱拳离开中军大帐。

“元帅,蛮族地小人稀,士兵数量本就不多,除了留守之兵将,这次随征兵将有限,您看雁门关两侧峡谷,我们从那边深入比较稳妥。”蛮族一位主将抱拳施礼道。

“哦!仆将军,既然如此,蛮族军队就选择左侧峡谷吧!右侧可先放放,不着急,既然雁门关易守难攻,我们就慢慢进攻,十年、八年总能拿下雁门关,毕竟打仗这种事情急不得。”魔隆看了一眼蛮族仆将军说道。

“元帅说笑了,我蛮军这次也来了不少将士,当然兵分两路方能进入雁门关共图大业。”军师乌木达满脸堆笑道,心里把仆将军从头到尾骂了个遍,一个雁门关就要攻打十年八年,即便是打下来,黄花菜也凉了,魔族的寿命很长,而蛮族寿命不过百年,打时间战蛮族没有任何优势。

“那就按军师说的办吧!”魔隆说完转身离开大帐,只剩蛮族仆将军和乌木达面面相觑。
雁门关主城上,众人围坐,主帅李靖和罗山两人闲聊着,程无用和唐易有说有笑,殷实和高衡低声的说着什么…

魏千雪则和公输藏锋闲聊着…

“元帅,魔族大军集结在雁门关口了。”报事官双手抱拳道。
“哦!呵呵!看来魔族来势汹汹啊!”李靖笑笑道。

“众位!魔族又上门了,咱们再去看看这仗怎么打?上午一战虽说打出了我李唐帝国的威风,令魔族损兵折将,下午这场仗也要仰仗诸位了!”李靖继续说道。

众人来到垛口前,只见魔族大军密密麻麻站在雁门关外...
“元帅,已经到雁门关,不过关隘有结界守护,破开需要些时间。”魔涛右手握拳放到自己胸口上道。

“哦?给你,用我的魔枪破开吧!”魔隆说完随手抛出一个魔丸。

魔丸是魔族特殊的产物,做收纳之用,一般以收纳兵器之用,用时只需朝目标抛出,魔丸击中目标,兵刃显现后可进行突然击杀,然后回到使用者手中。一般魔丸只有魔族皇级境界可拥有,皇级以下魔族只有魔袋使用。

毕竟魔丸是按照身份和境界来分配,至于皇级以下,只有用战功方能换取,想获取战功,只有发动战争才能获得,如果能吞食武者惊魂,可提升自身修为。

魔海拿着魔丸来到结界前,随手抛出,圆球撞击在结界上,产生一圈圈涟漪,而后一柄漆黑如墨的长枪,仿佛轻轻点在结界上,随后‘咔咔咔’声响过,结界出现一道道裂纹,最后轰然碎落一地。

魔枪再次变成魔丸被魔海收好。

魔海、魔涛率领魔兵来到雁门关前,此时的雁门关被防御大阵包裹,大阵上散发着淡淡银色氤氲之光,大阵折射出的光影让雁门关显得如此壮观,好像海市蜃楼般如梦似幻...
“元帅,下午这一战我和高衡二人率领家族子弟前去迎敌,麻烦唐易兄弟为我二人援手。”殷实抱拳施礼道。

唐易点点头,抱拳还礼。

“殷实、高衡这一仗你二人先行试探,切记不可贪恋,上午魔族折损过千,主将副将折损三人,下午这场仗恐怕已经惊动魔族高层,如若不敌马上回来,这是破界石,可将开阵时间延迟一炷香,一炷香之后大阵恢复,你二人必须在一炷香之内回来。”李靖慎重的说道。

“遵命!”二人抱拳转身离开,带家族子弟出雁门关。
“秦楚枫听令,带殷实、高衡二人出阵迎敌,你率领秦家子弟,守在阵口处,如有魔族闯入,灭之!”

“遵命!”秦楚枫双手抱拳后,转身离开。
殷实、高衡二人,虎头盔甲、虎头靴,身后家族子弟金盔金甲,手持钩镰枪和三尖两刃刀站立。

“报...元帅!雁门关派出两员大将和士兵前来。”
“哦!让魔海、魔涛应战吧!”元帅魔隆淡淡的说道。

雁门关城楼上“元帅,魔族这次派的魔兵数量不多,会不会有什么阴谋?”魏千雪有些担忧的问道。

“哦!千雪,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李靖说道。

“此次魔族攻打雁门关,蛮族之人肯定出了不少力,而今日之战,魔族损兵折将,却不见蛮族之人出战,他们不会想横穿两侧峡谷,突袭雁门关吧!”魏千雪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这个...也有可能,不过蛮域弹丸之地,能派遣的兵将有限,刀峡和剑峡虽然对魔族有克制作用,但是对蛮族基本无用,蛮族到是有可能爬上刀峡和剑峡。”李靖想了下说道。

“元帅,雁门关两侧我已经做好安排,若有蛮族来犯,定叫他们有来无回。”罗山传音给李靖,李靖点点头。

“元帅,雁门关有防护大阵,关下呢?”魏千雪说完用手指了指地下。

“地下暂时无需理会,据探子来报,魔族这次随行并无遁地魔兽,到是战场需要清理啊!否则阵亡的魔族会令雁门关陷入另一场危及。”李靖有些感叹道。

雁门关前,魔族魔涛、魔海骑在魔狼身上,朝着殷实和高衡二人走来,“殷兄,你我一人一个!”殷实点点头,二人催马向前...

殷实手持钩镰枪,引动体内罡气,附于枪身之上,朝魔海冲去,魔海手持双锤,一前一后,二人没有动用武技和魔技,仅凭力量进行攻击。

钩镰枪带着寒光朝魔海面门刺去,魔海举锤抵挡只听‘当’的一声,钩镰枪被挡开,殷实借助枪尖被崩开之势,调转枪头,递出枪尾横扫,带着一股肃杀之气...

“咦!有点意思!”魔海惊叹道,回手单锤抵挡,钩镰枪再次被挡开,这次魔海的手臂被钩镰枪挥出的力量震的有些发麻。

殷实心中顿时一惊,仅凭力量根本无法撼动魔将,于是再次引动体内罡气,左手前,右手后,枪尖朝身体左后侧划去,随后爆喝一声“钩镰弧旋斩”。

一道弧光带着凌厉的杀气从殷实身体后侧斩出,连带身体正前方空间也被这道弧光包裹...
魔海顺势举起双锤大喊一声:“魔锤爆击”,只见魔海的双锤附着一层黑色光芒带着暴吼声迎上‘钩镰弧旋斩’,两股力量相遇、胶着、摩擦,形成一个黑色和白色相间椭圆形光圈,大约十息后,轰的一声光圈爆炸,一股强悍的冲击力将魔海和殷实各自震退十丈。

魔狼和战马四蹄将地面带出一道深两尺的沟...

这股冲击力,撞到防护大阵上,惊起一圈涟漪,秦楚枫在结界口处调转罡气挥动蛟龙锏化解了这股冲击。

殷实双臂被这股力量震得发麻,虎口处好像撕裂般疼痛;魔海手中的双锤不断抖动着,这股力量让他差点将锤丢掉,晃了晃硕大的脑袋,魔海稳了稳心神,双锤在手相撞发出‘嘭嘭’的声响。

“呵呵!没想到,李唐帝国有些能人,看来不得不正视你了!接下来,尝尝魔锤的怒火吧!”魔海看着殷实嘲讽的说道。

魔海刚说完,殷实双腿夹住马肚子,战马噌的一声蹿出去直奔魔海,魔海刚要蓄力,殷实的钩镰枪已经到近前,‘啪啪啪...’连刺九枪,上三枪,中三枪,下三枪,魔海仓惶间用锤抵挡,‘当当当...’只听见‘噗!刺啦!’声响过,魔海身下坐骑‘嗷’一声狼嚎...

黑色的血从魔狼左眼流出,魔狼浑身抖动,一丝丝黑色的魔烟从体表散出,“卑微的蝼蚁,你居然伤了我的坐骑!”魔海没想到挡过了八枪,最后一枪刺中了魔狼的眼睛。

殷实用的钩镰枪,枪尖处带倒钩利刃,一般的钩镰枪枪尖只有一根倒钩,他的枪比较特殊有三根倒钩,一旦被刺中,三道倒钩刺入身体后会形成一个三面伤口,不利于缝合,更不利于愈合,这种兵器在打造时工艺相对比较繁琐,耗时耗力,一般在战场上,很少有人使用。

殷实没有说话,撤回钩镰枪谨慎的盯着魔海,此时的魔海从坐骑上下来,单臂抡起魔锤,‘呼...呼...呼...’魔锤舞动带着呼鸣声在空气中摩擦...

魔海一声大喝:“魔锤耀世!”只见一柄魔锤散发出一道乌光带着尾焰朝殷实飞来,空气都好像被点燃了似的...

殷实大惊失色,脚尖轻点马鞍,身体超前,顺势向魔海抛出钩镰枪,手臂十字交叉,应声道:“玄武防御!”

一个高两丈,宽一丈的青色龟壳虚影出现在殷实面前形成防御,‘嘭’的一声,魔锤撞在‘玄武防御’上,撞击的刹那,原本突起的‘玄武防御’突然开始向内凹,魔锤一点点旋转前行,消耗着防御力量,‘玄武防御’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火星四溅,最后成为一面一丈大小的火墙,这已经和‘玄武防御’的宽度相同...

殷实体内的罡气引入‘玄武防御’中不断的进行修复,由于消耗过大殷实脸色开始泛白,半盏茶的时间魔锤的旋转速度慢了下来,可是那股力量还在撞击,随后,魔锤停止旋转,‘玄武防御’发出了碎裂声,‘轰’的一声,魔锤击中了殷实的双臂,‘噗’一口鲜血喷出,殷实朝着结界飞去...

秦楚枫看到殷实后,脚尖点地,腾空而起,引动体内罡气挥手打出一道罡网,接住了殷实,而后双手举蛟龙锏,由上而下挥动手臂,一条金色蛟影飞出,蛟尾如同一根鞭子抽在魔锤上,‘嘭’的一声,魔锤被抽入地下...

说巧不巧,魔锤刹那间撞入地下,‘噗’一声砸中遁地魔兽的脑袋,魔姬站在一旁正在观察地形,没想到被溅了一身魔血,顿时脑袋有些发蒙。

只见遁地魔兽的脑袋上嵌着一柄黑色魔锤在急速的旋转,随着旋转魔锤带出的魔血和碎肉飞溅着,墨姬丢出一方紫色娟帕,娟帕落在魔锤上,魔锤这才停止旋转。

“大人,这是魔海将军的兵刃!”魔兵单腿跪地右手握拳放到胸口处道。
“马上撤离!”墨姬说完运转魔功,身上的血迹消散于无形。

殷实的家族子弟,见殷实受伤落败,迅速撤回结界内。

秦楚枫命家族子弟将殷实抬回雁门关,殷实的战马除了四条腿站立在地上,整个身体碎落一地,一丈宽的沟渠从殷实被撞飞的地方一直出现在秦楚枫面前,足足有三十丈的距离,其中前面五丈的沟渠被染成了红色...

“嗯?”魔海单手拎锤,看着秦楚枫,心中带着怒气,刚开战没多长时间,自己的魔锤被人一击砸入地下,这话说出来都令人好笑。

秦楚枫和魔海正四目相对的时候,只听‘嘭!哗啦!’一声,随后一阵乱喊声:“少爷!少爷!”高衡带着血线也朝着结界飞了回来,秦楚枫又将高衡接住交给高家子弟,待众人进入结界后,转身离开,收了破界石,回到雁门关。

“报告将军,这是在前方捡到的。”魔兵双手将须弥袋递到魔海面前说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该死!雁门关不是没有擅战之人吗?怎么一个小小的年轻人箭术居然如此厉害,还能破开大阵。快,赶...
    夜已空阅读 421评论 4 3
  • 李唐帝国京都的早晨,阳光和煦,微风轻涤荡,燕儿在湛蓝的天空结伴而飞,柳枝在风的轻拂下微微摇曳,仿如绿色绸缎般轻盈。...
    夜已空阅读 195评论 2 2
  • 魔族主将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感觉自己的气息被锁定,迅速引魔气到狼牙棒,双手紧握... 然而,箭矢在距离自己一丈的...
    夜已空阅读 202评论 1 2
  • 男子收枪站立冲着唐易喊道:“小娃娃!你说什么?” “呵呵!我贤弟说你是耕地的,不过耕的不怎么样?看看你脚下的两条沟...
    夜已空阅读 228评论 0 1
  • 早起 拉屎 洗漱 练一套八段锦 喝一杯开水 在 阳台上 沐浴 月光皎洁
    叫我松哥阅读 6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