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32 魔将之死

魔族主将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感觉自己的气息被锁定,迅速引魔气到狼牙棒,双手紧握...

然而,箭矢在距离自己一丈的时候,分为两支朝左右副将飞去,只听得噗噗两声,箭矢进入两位副将的身体,两位副将没有任何痛感,这一刻,他们感觉自己的身体如此的轻盈,由内而外被银色的光华渐渐吞噬...

胸口、躯干、四肢在光华的吞噬下消融,最后硕大的头颅也随之消散,咣当一声,长刀和长枪砸落地面,将地面砸出两个浅坑,两枚黑色的晶体浮在半空,在阳光的照射下闪出氤氲之光。

“我的个乖乖,这是什么情况!”程无用看了看尉迟雄霸自言自语道。

尉迟雄霸此时也懵了,正处于弱势的他眼看长枪即将刺中自己,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当唐易准备在射出一箭时,却发现丹田内月华之力已经消耗殆尽,他不得不放弃使用月华之力。

唐易这次的箭矢附着了自己特殊的武技‘月之洗礼’,通过压缩体内罡气引动丹田月之精华进行转化,转化后的箭矢对魔族来讲可造成毁灭式的打击,‘月之洗礼’能模仿出月华之力,月华之力可净化魔族魔性,可直接摧毁魔族生机,是魔族的克星,不过月华之力不可无限使用,每日仅可使用一次。

唐易的月华之力,是通过晚上冥想,获取一丝月之精华后存于丹田当中,没想到救了程无用和尉迟雄霸一命,以唐易的境界,魔族三魔将根本不是对手,由于今天薛丁山三人领命出战,唐易以弓箭进行辅助攻击,魔族副将则成了箭下亡魂,这也是唐易第一次使用月华之力进行驱魔,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魔族主将看到两名副将死于无形,心中大惊,手持狼牙棒朝薛丁山再次攻去。虽然刚才的一击掉落了很多鳞甲,然而对他而言仅仅是小伤而已,狼牙棒立刻变的如一座狼牙山般砸下,轰的一声,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泛起超强的冲击力...

薛丁山双眼血红脚尖点地,朝右侧闪身撤离十丈之远,却被这股冲击力震飞,手中方天画戟不断旋转翻飞,才堪堪化解这股冲击力,再看他的双脚已经深深陷入地面,两道长将近三十丈的沟出现在脚掌前面,嘴角的鲜血滴落在地面上,染红了雁门关的土地...

程无知和尉迟雄霸持兵刃飞速来到薛丁山身旁问道:“丁山,怎么样?伤的严重吗?”

薛丁山左手擦了擦嘴角:“不碍事!二位哥哥,待会儿我主攻,你们二位两面侧攻,凭我们三人之力,完全可以杀了那个家伙!”

“好嘞!待会儿让他尝尝老程的斧子!”
“嗯!尉迟家的矟也该出世了!”

三人呈三角形朝魔将奔去,薛丁山脚尖点地一跃而起,手中方天画戟不断旋转,自上而下挥出,‘修罗翻天’一个血红色的刀影带着毁灭的戾气翻滚着朝魔将劈来,这股戾气周围凝成猩红色带着血的气味再次将雁门关覆盖,葫芦般的关隘,翻滚着淡红色的雾气...

雁门关城楼上,唐易看着三人朝魔将奔去,迅速做好准备,拉弓搭箭,‘九连环’箭技射出,九支箭矢带着界石射在三人离开的位置,迅速建立起一道界墙。

程无用调动体内罡气,挥出手中战斧朝魔将腰部斩去,‘撼山斩岳’车轮般的圆斧刃带着银色光芒旋转着飞出,空气中传来滋滋摩擦声...

尉迟雄霸手中矟化作一条十丈长的蛟,朝魔将双腿飞去…

魔将再次挥动狼牙棒,呼呼带风原地旋转一圈而后自下而上一击‘狼牙吞天’,一匹黑色战狼浑身长满尖刺,将魔将包裹,而后张开大嘴迎着薛丁山一击去...

程无用的斧击和尉迟雄霸的矟击,让魔将身体一震,两股力量令魔将口中溢出黑色血液,随后魔将身体周围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随着摩擦声不停,黑色战狼颜色渐渐变得不在黝黑...

程无用、尉迟雄霸两人双手紧握兵器,调动体内罡气不断传输到兵器之上,两人额角带着汗,脸色渐渐开始发白...

薛丁山的‘修罗翻天’和魔将的‘狼牙吞天’碰撞产生的震动,将雁门关隘口两侧的山峰完全削平,原本滚落的石块,在这次碰撞下化作粒粉。

薛丁山、程无用、尉迟雄霸三人也被这股力量撞飞,朝界墙飞去,唐易再次拉弓搭箭,三支箭矢缚着一次性破界石朝三人身后的界墙射去,涟漪阵阵泛起,三人身体穿过界墙后又飞了十丈后落地。

程无用和尉迟雄霸身上的盔甲完全破碎,后背、胳膊、大腿全是伤痕,有些伤痕已经见骨,薛丁山身上的伤口又加深了,手臂脱臼,口中再次溢出鲜血,红色的双眼恢复如初,三人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痛感布满了全身。

尉迟雄霸,哆哆嗦嗦的站起来,用矟支撑着身体,看了看薛丁山和程无用,一步步走到薛丁山面前,从须弥袋中取出‘玉露丹’道:“丁山,赶紧将此药吞服。”

薛丁山抬起头,张开嘴吞下‘玉露丹’,尉迟雄霸又来到程无用身旁,用脚踢了踢程无用的脚问道:“怎么样老程,你没死吧!”

“好你个老熊,居然咒我死,还用脚踢我!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程无用张口说道。
“行了,能起来就别装死了,赶紧着,丁山这次伤的严重,那个魔将不容小觑,待会儿看看怎么收拾他。”尉迟雄霸说吞服了一枚‘玉露丹’后,又递给程无用一枚。

此时的魔将身体嵌在山体中,狼牙棒掉落在山坡上,胸口处的鳞片全部脱落,黑色的血液不断流出,手臂和腿部伤痕累累,双手强撑起身体起来,捡起狼牙棒,一瘸一拐的走下山,体表因‘魔狼变’产生的魔气也忽明忽暗,很明显他的内伤也十分严重。

半盏茶的时间,魔将走回刚才激战的地方,顺手将漂浮在空中的魔晶抓在手中吞服...
李靖等人在城楼上,看着关口处满目疮痍,不禁摇了摇头...

“元帅,薛丁山三人受伤不轻,应将他们接回城,这个魔将我来对付吧!”唐易抱拳道。

“元帅,殷实愿意参战,将薛将军三人接回。”殷实的目的不言而喻,这么好的机会怎可错过。

“元帅,高衡愿意随同参战!”

“殷实、高衡你二人,下午方能出战迎敌,怎可乱了军规!你们觉得魔族之人这么快就会败了吗?用不了半柱香的时间,魔族大军就会再次袭来,到时候你二人自有用武之地。”李靖严斥道。

“元帅,我二人也是想着先接回薛丁山三人,然后趁此机会在击杀魔将,以免留下后患。”殷实再次抱拳说道。

“罗山,你意下如何?”李靖转身说道。

“元帅,区区魔将而已,唐易出手半盏茶定能灭之。”罗山回答道。
“唐易听令,出战关外,接回薛丁山三人。”李靖说完看了看唐易。

“唐易得令!”脚尖点地起身,再次点在城垛上,飞身跃下城墙,落地无声,李靖心中一惊,殷实、高衡二人对视一眼,心中带着一丝不甘和怨恨,这么好的机会拱手与人。

秦楚枫和魏千雪两人对视一眼,笑了笑。
公输藏锋也点了点头,心道:“经过此战,唐易定能名震京都。”

公输锦乔装成公输家炼器师,偷偷看着唐易,脸色微红,眼中满满的倾慕之情。

唐易飞速来到薛丁山三人身旁,看了看三人伤势道:“程大哥你们三人率家将先回城恢复伤势,这个魔将交给我了!”说完挥了挥手,斧子队、薛家将等人将三人搀扶回城,此次战斗,三人家将受伤较多,暂无阵亡。

唐易穿过结界,受伤的魔将吞食两枚魔晶后,身体恢复了九成。

“呵呵!又来个送死的,小子,刚才城楼上何人放的箭矢?”魔将问道。

唐易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呵呵!不错!皇级中阶!可惜就是境界低了点!”

“哇呀呀!小子!竟敢无视我,看我不将你砸烂。”魔将说完跃起手举狼牙棒朝唐易袭来。
唐易深吸一口气握拳,引动体内罡气输送到手上,手上的拳套带着一层光膜朝狼牙棒击去,只听爆响‘嘣’的一声,狼牙棒被击飞,魔将虎口被震裂,魔血顺着手指流下。

魔将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小子,力道如此之大,不差于魔族之人,暗道:“不好,此人不好对付!境界如此之高。”转身便跑。

城楼上的众人看到唐易一击后,嘴张的老大,除了罗山、公输藏锋、公输锦三人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吃惊的表情,守城的士兵瞪大了双眼。

“呵呵!怎么?想逃!”唐易迈开‘鬼影飘零步’两息时间出现在魔将面前,迅速出拳,‘嘭’的一声击中魔将胸口,魔将身体朝雁门关方向飞去又撞在结界上,结界上泛起一片涟漪...
“呵呵!伤了我们这么多人,就想一走了之,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站起来你我大战三百回合,方可离去!”唐易笑呵呵说道。

魔将一肚子憋屈,三百回合,自己的小命早就不保了,明知不敌,却也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引动体内魔气,爆喝一声,挥动手臂,脚掌踏地到唐易近前,突然跃过唐易再次逃离...

唐易摇摇头,再次迈开‘鬼影飘零步’出现在魔将面前,一拳又将魔将轰到结界上。

“说了让你大战三百回合,你却偏偏不听,给脸不要脸。”唐易说完气势一变。

迅速来到魔将面前,双拳开始落下,‘嘭!嘭!嘭!’拳起拳落,魔将的身体从左侧打到右侧,又从右侧打到左侧,然后又不断的被击打在结界之上,结界上泛起的涟漪,被黑色的血液侵染,而魔将毫无还手之力。

唐易的拳头落在魔将身上,魔将的鳞甲开始毫无规则的裂开,然后脱落,骨头也开始出现裂纹,而后断开,原本三丈高魁梧的身体,在唐易的重击下一点点开始龟缩,疼痛让魔将手脚抱在一起,境界上的压制,一面倒的结局,魔将苦不堪言,这是赤裸裸的虐杀,试问曾几何时!魔族受到过如此之辱?

然而今天,受辱之人居然是魔将,还是皇级魔将,这在魔族历史上也是非常罕见,将近半盏茶的时间,魔将出气明显比进气多,虚弱、无力、鳞甲脱落、浑身骨头尽碎,唐易举起魔将身体一拳轰到天空,随后脚尖点地‘噌’一声飞跃到一侧山坡上,放眼望去只见雁门关外十里处北侧魔族大军整装待发。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送你最后一程!‘双龙伏魔拳’。”唐易说完舞动双手,左右拳相交,引动体内罡气至双拳,一金一银两条龙带着光芒和肃杀之气朝天空中的魔将飞去,随着‘啊...’声的消失,魔将身体被金银二龙绞杀的一干二净,连神识都被泯灭。

随后一枚巴掌大的魔晶出现在面前,唐易拿在手里,笑了笑,穿过结界回到雁门关。

“报!启禀元帅,魔柯、魔霖二位魔将魂牌碎裂,五千魔兵全部战亡。”雁门关外,魔族中军大帐内,魔族元帅-魔隆坐在主位之上。两侧分别坐着主将、副将、以及蛮族之人。

“呵呵!魔柯、魔霖竟然被杀死了,五千魔兵战亡,看来李唐帝国这次派了武皇前来,雁门关伤亡有多少?主将魔云的魂牌完好吧!”魔隆,满头深蓝色长发披肩,国字脸,两道重眉毛,眉下一双虎目摄人心魄,笔挺的鼻梁,嘴唇薄厚适中,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身穿深紫色长衫,足下一双黑色犀牛皮矮靴。

魔族只有达到魔皇七阶以上才能化形,相当于人族武皇七阶,或者高阶这个境界。

“雁门关这次派了三只队伍,人数不足一百,受伤几十人,暂无死亡。主将魔雲魂牌完好。”报事官抱拳道。

“嗯!下去吧!”魔隆说完看了看众人继续道

“诸位,此次雁门关之战,我魔族损失不小啊!区区百人,竟然坑杀我魔族五千人,不过这五千人又可以衍生出一个魔将了,不知这次我魔族能否胜出?”魔隆问道,阵亡五千魔兵对魔族来说好像无关紧要,反而还有惊喜。

“元帅,我魔族大军压境,前些日子李唐帝国元帅李靖龟缩在雁门关内,不敢出门迎战,想必无人可派,而今天之战肯定来了援兵,看样子这是一场硬仗,不过有元帅坐镇,雁门关守将必败!”蛮族军师溜须说道。

“哈哈哈...希望如军师所言,魔涛、魔海听令!你二人率领三千魔兵随本帅去雁门关,我倒要看看,雁门关是否固若金汤!军师,你蛮族之人此次也该出份力了,毕竟这对你们来说也是件好事。”魔隆说完看了看蛮族军师道。

“元帅,蛮族全力配合蛮族大军一起行动。”蛮族军师低头弓腰道。

雁门关城楼之上众人的心脏,随着唐易拳击魔将的时候,有节奏的跳动,直至魔将身死,众人才平静下来...

唐易来到城楼之上,元帅李靖大笑道:“呵呵!唐易真乃我李唐帝国之幸也!罗山,你这位义弟了不得啊!”

“谢元帅谬赞!”唐易说完便站在一旁,罗山笑而不语。

“来人啊!开启防御大阵。”李靖一声令下,防御大阵开启,雁门关被一层氤氲之光覆盖,关外的魔兵大部分尸体在刚才的暴击中消散...

薛丁山、程无用、尉迟雄霸包扎好伤口,站在城楼上,心中满满的都是惊讶!唐易与魔族主将的对战再次刷新了薛丁山的认知,幸好不是与之为敌,否则也难逃身死道消的下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该死!雁门关不是没有擅战之人吗?怎么一个小小的年轻人箭术居然如此厉害,还能破开大阵。快,赶...
    夜已空阅读 419评论 4 3
  • 薛丁山转身驱马离开,魔兵手持兵器不敢上前,刚才薛丁山的表现着实让他们感到恐惧,仅仅两招,魔兵死伤百人有余。 薛丁山...
    夜已空阅读 441评论 3 3
  • 李唐帝国京都的早晨,阳光和煦,微风轻涤荡,燕儿在湛蓝的天空结伴而飞,柳枝在风的轻拂下微微摇曳,仿如绿色绸缎般轻盈。...
    夜已空阅读 195评论 2 2
  • 薛丁山,发髻高挽,一根白色骨钗,白净脸庞上两道剑眉,丹凤眼,鼻梁挺拔,唇红齿白,嘴唇上两撇小胡,白袍素带,足蹬白色...
    夜已空阅读 270评论 0 2
  • html5 Visibility API这个 API 为我们带来了两个 document 上的属性,documen...
    Jalon阅读 20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