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30 雁门关初战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该死!雁门关不是没有擅战之人吗?怎么一个小小的年轻人箭术居然如此厉害,还能破开大阵。快,赶紧派人禀报统帅。否则我等岂不是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一个手臂上带着金属臂环的魔族之人说完,身后一名瘦小的魔族之人转身离开…

破界沙,和破界石作用一样,只不过破界沙适合附着在箭矢之上,进行远距离破阵袭杀,令人防不胜防,这次魔族遇到唐易,也算是碰到了克星。

“五箭连发,同时射杀!好!好!兄弟,你这箭艺放眼李唐帝国谁人不服!佩服!一会儿休息下,好好射这帮兔崽子,让他们知道知道我李唐帝国的厉害!”程无用大笑道。

“哥哥!他们是魔崽子,称呼他们兔崽子岂不污了兔子的名声!”唐易的声音再次传到魔族中,众多魔族之人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元帅李靖心中一惊,满脸喜色道:“小兄弟,你怎么称呼?你这弓法不凡啊!”

“拜见元帅,谢元帅夸奖,在下唐易,玉峰山唐家村人。”唐易抱拳说道。

“没想到唐易兄弟箭术了得啊!佩服!佩服!”尉迟雄霸等人称赞道。

“杀!杀!杀!”雁门关城上众官兵手举兵刃喊道,魔族之人在这呼喊声中有些胆怯了,纷纷转身从身后取出盾牌,进行防御。

唐易的这几箭,射出了李唐帝国的威风,更是让魔族之人产生了些许寒意。

看了看城下换了盾牌的魔族,唐易笑了笑,举起弓,拿出一只箭附着了破界沙,引动体内罡气加持箭矢上再次射出,‘嗖’的一声,箭矢出了防御大阵,射中一面盾牌,紧接着听到:“噗噗噗…”十声连响,魔族之人十人被箭矢穿透。

十个硕大的身影应声倒地不起,胸口的箭洞汩汩流淌着黑色的血液,身旁魔族之人赶紧拿出魔药医治,结果毫无作用,当然这只是针对普通魔兵,王级以上魔兵则无效。

唐易的这一箭附着体内罡之力,而他体内的罡之力带一丝金之意,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可抑制魔族,所以被射中的魔族伤口无法愈合,导致血流不止而身亡。

五名魔族之人身死,其他魔族之人迅速后退百丈以外,深恐唐易再次射箭。

此刻,雁门关众将士对唐易刮目相看,薛丁山、秦楚枫、魏千雪心中再次泛起一阵惊讶!

殷实和高衡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殷实心中更是吃惊不小,没想到唐易的实力居然这么强,仅凭箭矢就将魔族驱退百丈之远,之前他还真的小看了唐易。

“呵呵!唐易兄弟,真是了得,仅仅一箭之威,便将驱退魔族之人,厉害!厉害!”殷实朝唐易拱拱手赞道。

“唐易兄弟,没想到你箭法如此出众,看来我败于你不冤啊!呵呵!回头我薛家冲锋陷阵,你可定要相助啊!”薛丁山爽朗的笑声和之前判若两人,他丝毫没有因为武斗的事情而耿耿于怀。

“是啊!兄弟,我尉迟家你也要帮忙协助啊!”尉迟雄霸摸了摸下巴笑着说道。

“你们这帮家伙想干嘛?想把我兄弟累死啊!拉弓搭箭那是需要体力的,什么都不付出想白占便宜啊!”

“来兄弟,这是哥哥给你回气丹,明日哥哥带斧子队与魔族交锋,你帮哥哥搭把手,把那些偷袭之辈全部射杀,射一箭,你就吃一颗回气丹,哥哥这里没别的就是回气丹多,你可劲儿吃。”程无用说完瞅了瞅众人,递给唐易一瓶回气丹。

“呵呵!回气丹!兄弟回气丹那种丹药满大街都卖,哥哥我给神魂丹,你用弓箭,想必神魂的消耗也不少,这几瓶神魂丹,你没事儿就当糖豆吃吧!”尉迟雄霸不甘示弱,从须弥袋中取出三瓶神魂丹递给唐易。

“呦呵!两位哥哥大手笔啊!回气丹,神魂丹,兄弟我就寒酸了,拿不出手啊!唐易兄弟,这瓶炼体丹,你就凑合着用吧!除了弓箭之外,你的拳法非常刚劲,这炼体丹你试试看能不能对你起些小作用,让你的拳之力在提升些。”薛丁山又递给唐易炼体丹。

三个人,三只手,五瓶丹药出现在唐易面前,唐易看了看三人,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这时罗山走了过来,从三人手中拿过丹药放到唐易手中说道:“贤弟,收下吧!都是一番好意,你就不要推辞了,明日开战斗,你在暗地里帮忙就好,但是也别太过了,否则魔族都被你这箭矢吓跑了,这仗还真没法打了,除非我等能将他们打回魔域,重新封印。”

“呵呵!感谢各位哥哥厚爱,有需要唐易的地方,直接开口,无需客气。”唐易摸了摸头笑道,给人的感觉很憨实。

李靖心中大惊,没想到唐易的箭术如此精妙,如果能为军队所用的话…这个想法在李靖脑中一闪而过,并没有再想下去,罗府之人能偶尔为帝国而战就不错了,进入军队!这种可能性就是零,武修之人追求的是武道之途,而非俗世中的名利。

“元帅,明日之战还请元帅做好安排,今日魔族虽然被唐易的箭矢惊退,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等前来雁门关除了屠魔,就是让自己子弟进行历练,明日也让这些年轻子弟与魔族较量一番,温室中的花不经历风吹雨打,迟早夭折。”尉迟雄霸瓮声瓮气的说道。
“是啊!元帅,早点把魔族打回魔域,我们也可以早些回家。”众人七嘴八舌说道。

“众位,雁门关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下午我们再商议明天出战之事。晚上为各位接风。”李靖看着退去了魔族说道。

众人在城墙上待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陆续下了城墙,唐易和罗山则继续待在城墙上眺目远望。

“燕山八鬼拜见大人!”罗山和唐易转身看到,须面鬼、瘦死鬼、弥勒鬼、矮脚鬼、赤发鬼、飞天鬼、火云鬼、笑面鬼八人抱拳单腿跪地。

“起来吧!不错!修为都有精进,说说吧!这雁门关魔族的事情。”罗山问道。

“大人,自从您二位走后,雁门关平静了几日,关内百姓也安居乐业,然而这种平静突然被蛮族之人给打破了,他们装扮成商队进入雁门关,没想到在关内发生暴乱,在元帅的指挥下,暴乱被平,蛮族众人均被斩杀,关内百姓也死伤多人。”须面鬼说道。

“咦!你是…”唐易看着此人却想不起来。
“大人,小的是须面鬼,这次蛮族暴乱,小的等人奋死抵抗,不料被流箭伤到脸,这才将满脸胡须剔除。”须面鬼嘴角笑了下。

“哦!没想到,你剃了胡须到是干净清爽了许多。对了你们赶紧起来吧!不用太见外了。”唐易说道。

“谢二位大人!”八鬼抱拳施礼起身,此次雁门关内蛮族暴乱,燕山八鬼出了不少力,也受了些轻伤。

“对了,雁门关外,你们知道什么情况吗?魔族这次有没有皇级主帅或者主将。”罗山问道。

“大人,目前雁门关外除了附近的魔族我们知道,其他的就不清楚了,由于魔族大军人数过多,我们无法前去查探。之前元帅派出的探子没有回来,可能都阵亡了。”须面鬼继续说道。

罗山眉头紧锁…

斜阳映晚如残血般照在雁门关,风拂过被魔族铁蹄践踏的坑坑洼洼的草地带着几分萧瑟,原本被魔族包围的雁门关,此时有了些许宁静,然而这种宁静不知能维持多久…

雁门关内此时带着几分喜悦,百姓们议论纷纷,元帅府内,众人在议会厅中围坐,晚饭虽然丰富,但是众人却无心食用。

“李帅,明日派何人出战?”程无用问道。
“是啊!李帅,我们人都到齐了,也该让那些魔族的杂毛们尝尝我们铁拳的味道了。”尉迟雄霸嚷嚷道。

“众位莫急,明日上午第一战我已经想好对策,兵分三路,正面迎敌,中路由薛丁山负责,左路由程无用负责,右路由尉迟雄霸负责,唐易在城楼之上弓箭扰敌。”

“明日下午第二战,并分三路迎敌,殷实和高衡左右两路作战,燕山八鬼中路迎敌。唐易弓箭扰敌。”

“切记,明日出关应战,各路人马只能在雁门关前百丈内与魔族对战,如果违抗,军法处置。”李靖说完看了看众人。

“是!谨遵帅令!”众人抱拳说道。
“好了,明日之战仰仗各位,晚上一定休息好,如没有其他事情,本帅先回后宅歇息了,哎!上岁数了,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了!”李靖说完感叹道。

众人各自休息,罗山和唐易两人趁夜黑又上了雁门关城楼,此刻的雁门关垛口一侧都插了着火把,城外墙下每隔三丈便有一个点燃的火盆。

唐易放眼望去,魔族军队内片片篝火燃起,有三个身影在夜色的掩护下朝雁门关走来,他们速度并不快,在距离关隘五十丈的地方,三人停下脚步拿出东西不知在嘀咕什么。

唐易看着几人笑了笑,拿出弓箭,搭箭拉弓一气呵成,嗖一声,三支箭矢破阵而出,三人还未察觉什么,只感觉箭矢进入身体,一股罡劲在体内乱窜,随后嘭的一声,三人身体碎裂一地。

罗山笑笑传音道:“贤弟,你这箭法还真是…今晚魔族不会再派人前来窥探了。”
“呵呵!大哥,区区小技而已,明日对战你有什么看法?”唐易笑着问道。

“明日之战,开城门后撤防护大阵,三队人马到雁门关百丈内进行邀战,待魔族之人进入百丈内之后,你需要用箭矢在魔族后方封住一道结界,这样三队人马可全力攻击,同时结界可阻挡魔族入关,将魔族击杀后便可返回雁门关。”

“大哥,这是李帅的意思?”罗山说完唐易问道,两人用传音谈话。

“嗯!稍后你我二人去主城朝东侧和西侧看看有没有什么异样。”罗山说完,二人转身离开…

“报,将军,派去雁门关的探子命牌破碎。”魔族报事官单膝跪地道。

咔一声,魔族军帐内,坐在主位上的一名魔将蛮牛般身体,手中的杯子被捏的粉碎,手臂上金色的臂环被肌肉撑得仿佛要裂开似的。

“将军请消消气,既然对方已经派人来雁门关,明日可能会有一战,届时他们的大阵肯定会关闭,我等到时一决胜负,派一部分人对战绞杀,另一部分人直冲雁门关大门,相信很快便能攻入城中,那时雁门关岂不成了囊中之物。”说话的这个人身形偏瘦,两腮无肉,浓密的头发扎成一个团一根骨头横插在上面,身上穿着兽皮衣裙,脚上一双兽皮靴子。

“呵呵!这般也好,军师说的在理,不过明日我魔族大举进攻雁门关,你们蛮族也要派出人马,否则…”魔将没说完,这个尖嘴猴腮的蛮族人说道:

“将军,请放心,明日蛮族定当配合魔族大军一举拿下雁门关,毕竟这也是我们蛮族崛起的机会。”

“哼!这样最好,否则你们蛮族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那是!那是!”蛮族军师卑躬屈膝,一脸谄媚的笑着说道,心中除了屈辱还有愤恨。
雁门关的夜晚平静无声,除了城楼灯火点点,城内一片漆黑…

天色渐亮,唐易坐在雁门关一侧山峰上,朝阳逐渐染红天际,淡紫色的光晕不断的被唐易的双眼吸收,炼化…

巳时已到,雁门关城门打开,薛丁山,程无用,尉迟雄霸三人率领各自队伍前去迎敌,距离雁门关五十丈的地方,三路人马站立当场。

“呔!魔族的崽子们,你家程爷爷在此,今天前来便是取尔等首级,尔等可敢一战!”程无用张口说道。

“我说老程,你那声音也太低了,那群没脑子的魔族能听到吗?呔!魔族的软蛋们,昨天被弓箭射的屁滚尿流,今天众位爷爷就在你们面前,尔等还不赶紧过来参见爷爷,爷爷也好赏你们一顿刀枪剑戟尝尝,听说魔族都是畜生下出来的,今天看你们那畜生样,还真是如此!”尉迟雄霸张口骂道。

薛丁山和程无用两人,顿时一愣,面带愧色“雄霸啊!你这嘴上功夫和你的武道修为一样了得啊!”程无用叹道。

“二位哥哥,我先过去斩杀几个魔族,看看能否引他们过来…”薛丁山说完催马前行,手持方天画戟,传音给自己的宝马,只见宝马如一道线,带着薛丁山闯入魔族大营,薛丁山挥动手中方天画戟…

一招‘横扫八荒’只见魔族大营刮起一阵狂风夹杂着利刃和兵器对碰的声音,‘噗噗噗…’薛丁山面前的魔族均被拦腰斩断,十丈以内全部屠灭,远处的魔兵被这股气浪击中缺胳膊断腿,伤的伤,死的死,一片惨状。

不等魔兵反应过来,薛丁山战马朝右侧窜出,再次举起方天画戟,大声喝道:“修罗斩!”
戟尖和双刃带出一道猩红色的光芒,光芒中夹杂着金色的罡风,罡风和红芒交织在一起,形成一面直径大约两丈、宽约六丈翻滚的龙卷,朝魔兵袭去,‘轰隆隆’声响夹杂着喊叫声…

原本绿色的草地上,被这股龙卷带走六丈宽,长约十丈的草皮,此刻露出的泥土上落满了碎肉和血迹…
这是什么情况?魔兵此时都懵了,面前的人,一身白色战袍,战靴,没想到出手如此果断、狠辣、毫不拖泥带水。

薛丁山看着魔兵笑道:“魔族,不过如此,阵仗不小,不过还真是弱不禁风,如此不禁打!罢了!罢了!不堪一击!”说完催马调头朝雁门关走去。

薛丁山出击,前后不过几十息的时间,魔族损失百位魔兵。
“报!将军,雁门关派出三队人马,其中一人已经闯入我阵营,杀我军卒百人,扬马而去!”报事官单膝跪地道。

魔将大吃一惊,眼中带着几分笑意道:“什么?呵呵!没想到,他们居然敢主动出击,这次定让他们有来无回!众将士,随我出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