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门传说 29 雁门关箭矢显威

李唐帝国京都的早晨,阳光和煦,微风轻涤荡,燕儿在湛蓝的天空结伴而飞,柳枝在风的轻拂下微微摇曳,仿如绿色绸缎般轻盈。

巳时已到,玄武门上,李世民身穿龙鳞甲胄站立城楼之上,两侧禁卫军着虎头金盔金甲,威武!霸气!阳光洒在甲胄上闪出耀眼的光芒。

“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玄武门下众位将士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声音响彻京都。

“众位将士平身,雁门关外魔族来犯,企图攻陷雁门关颠覆我李唐王朝,朕自跟随太祖皇帝打下若大江山,剿灭蛮夷,驱逐魔族于魔域,并联合多位武皇封印魔域通道,本以为魔族会偃旗息鼓,没想到时隔二十年,魔族居然死灰复燃,看来当年的封印又出现了松动,这才导致魔族卷土重来。”

“此次雁门关之行,难免有一场恶战,众位将士做好心里准备,各世家子弟领头人做好相应安排,到了雁门关,所有人必须听从主帅-李靖命令,若有违背者按军法处置。”

“当然,既到了战场除了斩杀魔族赚取功勋之外,更要保全自己性命,只有活着回来才能与家人团聚,因为你们的家人需要你们,李唐帝国需要你们,朕和百姓们需要你们。记住!你们是为了我李唐帝国千千万万的百姓而战,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园而战。”

“万岁!万岁!万万岁!”李世民的话语让众将士振臂高呼!

“此次与魔族之战万般艰险,朕相信你们可以平安归来,到时,朕亲自迎接你们凯旋,为你们接风洗尘。”

“万岁!万岁!万岁!”众将士斗志昂扬!

“今日,朕略备薄酒,为各位将士践行。干了这碗酒,雁门关之战必胜!”浓郁的酒香在玄武门飘溢,御酒‘清风烈’的香味随着李世民一声令下随风飘远…

‘清风烈’酒只有李唐帝国出军远征时,临行才会喝的酒,此酒可为出征之人提升一层战力,令武者境界提升,有些武者甚至可突破境界。

“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将士高呼后,一饮而尽,只听得噼里啪啦的摔碗声…
“玄门开!众将士入关!”玄武门下一太监手拿浮尘高喊!

玄武门正门此时大开,散发出五彩氤氲之光,这氤氲之光正是玄武门的传送阵,通过传送阵,可直达雁门关,这样便可省去很多路上的时间。此阵为单向传送阵,除了通往雁门关之外,还可通往其它域,不同的时间通往李唐帝国不同域。

京都属于中域,而李唐帝国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大域,而北域、东域、南域部分陆地与海域接壤,而西域边陲紧邻死亡沙漠。

各大世家领头人逐次率领自家子弟、战马、契约灵兽排队进入玄门…

“皇上,公输家求见,说为雁门关将士提供王兵,尽微薄之力。”罗山传音给李世民,身旁公输藏锋站立当场。

这次,雁门关之战器宗公输家非常重视此事,经宗主和几位长老商议后,拿出五百柄一品王兵贡献李唐帝国其中剑、长枪、长刀、弓、短匕各一百柄,这些兵器的作用可想而知,这也是器宗有意而为之。

“哦!你带公输家人上来吧!”李世民笑着说道。

罗山和公输藏锋上了城墙,二人单腿跪地抱拳道:“臣,草民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呵呵!你就是公输家派来的吧?”李世民笑着问道。

“草民-公输藏锋代表器宗,为我李唐王朝将士献上一品王兵五百柄,祝愿我王朝将士凯旋归来。”公输藏锋说完,双手递上一本册子,一旁的太监紧走几步上前拿了册子,双手过头朝李世民走过去,单膝跪地。

打开册子,李世民看了看道:“好!好!器宗真乃我李唐帝国之福宗。”

“能为皇上分忧是我器宗之福!日后若帝国用得上器宗的还请皇上告知,器宗上下定当效犬马之劳。”公输藏锋再次抱拳施礼道。

“不错!不错!这次雁门山之战朕替众将士谢过了,这枚玉佩你收好,关键时刻凭此玉佩在帝国允许的范围内,朕可答应你一件事。”李世民从腰上取下一枚金色龙形佩递给公输藏锋。

“谢主隆恩!皇上,此去雁门关,不知我器宗可否派人前往,协助大军修复损坏的兵器,以尽绵薄之力。”公输藏锋双手接过玉佩一揖后说道。

“嗯!罗山,器宗的事情你来安排吧!修复兵刃也按战场功勋计算。”李世民看看罗山说道。

“臣,遵旨!”罗山抱拳施礼道。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也出发吧!记住!如有重要事情无法定夺,可用传音石及时告知朕。”李世民拍了拍罗山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随着随后一圈涟漪震荡后,玄武门传送阵归于平静,氤氲之光消失,守城之将取回界石,玄武门又恢复平静。

雁门关内,距离关隘大约十里的一座石头城,涟漪微动,众世家子弟随后逐一出了石头城。有些人第一次使用传送阵,结果出阵后,连番呕吐。

程无用出了传送阵后看到自家斧子队人员也有呕吐者,这气不打一处来骂道:“妈了个吧子!多年不打仗了,瞧瞧你们那个熊样!不过就是个传送阵而已,你们一个个的,喝了一碗酒吐个昏天暗地,真是给程家丢人呐!”程无用刚说完,一扭头‘哇’一口。

“哈哈!我说哥哥,你还说别人,你自己不也吐得一塌糊涂吗?”尉迟雄霸大笑道,随后出来的薛丁山、秦楚枫、魏千雪、长孙宏也跟着笑道。

“好你个大黑塔,还敢笑话我!瞅瞅你尉迟家儿郎,不也吐得稀里哗啦的!”程无用擦了擦嘴,手指尉迟家子弟,只见尉迟家人马也在呕吐…

殷家-殷实、高家-高衡出了石城安排人取下了马头罩后,罗山、唐易、公输藏锋三人率领自己的队伍出了石头城,看到程无用不禁一笑。

“呵呵!兄弟,这回到了雁门关你那叫花鸡哥哥一定要再尝尝,老爷子吃了你做的叫花鸡,赞不绝口,这次雁门关凯旋后,老程我五花大绑也得请你去程府。”程无用搂着唐易的肩膀说道。

“兄弟,尉迟家你也得光顾,回京都后你一定要尝尝我尉迟家的‘霸王酒’”尉迟雄霸说完拍了拍唐易的肩膀。

薛丁山、秦楚枫、魏千雪上前和唐易寒暄了几句,罗山笑着看看唐易。

“各位哥哥,雁门关战后,我定去各府拜会,到时候不醉不归。现在我们是不是先办正事儿,雁门关那边的战况如何?我们还不清楚,事不宜迟赶紧前往吧!”唐易抱拳说道。
“是啊!是啊!兄弟说的对,瞧我这脑子。斧子队,整队出发。”程无用一拍脑门道,其余人紧随其后。

殷实和高衡二人诧异的看着唐易,却不知唐易为何让众人极力邀请,仅是一只烧鸡吗?两人带着疑问率领自己队伍朝雁门关走去。

“贤弟,这次雁门关之战,你和我有别的安排,到时候你无需多言,其他交给主帅-李靖即可。”罗山传音给唐易。

半柱香的时间,众人浩浩荡荡来到雁门关,主帅-李靖已经在雁门关北城墙之上,红色的披风、暗金色头盔、战甲、战靴,腰间斜挂一柄宝剑,剑鞘黑色,剑柄呈倒立塔状,散发着淡淡的暗金光。

“参见主帅!”程无用、罗山、薛丁山等众人下了战马抱拳施礼道。

“众位将士从京都而来,李靖有礼了,请众位将士入城。”李靖抱拳施回礼道。

进了雁门关北门,各世家领头人来到军中大帐,李靖坐主位,其他人坐偏位。
“元帅,这是皇帝陛下让我带来的,内有界石和其他物资。”

“不知雁门关现在战况如何?此次魔族中人境界如何?”罗山上前交给李靖一个须弥袋后抱拳问道。

“罗山啊!不错!不错!”李靖赞叹道。

“魔族三次大规模进攻雁门关,有防护大阵在,他们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但是我们阵石消耗了不少,怕只能抵挡两三次大规模进攻了。这次魔族主力先锋名叫-魔力,具体境界不清楚。稍后众位可随我去主城看看。”李靖说完看着众位。

“元帅,我等前来只为杀敌,一切听元帅调遣,若明日可开城门应战,我程家斧子队愿做先锋军。”程无用一脸正气说完,随后各世家领头人也纷纷效仿道。

“诸位稍安勿躁,明日我自有安排,我辈武者为战而生,当以战为荣,然而防御也不可缺,只有保住雁门关,才能防止魔族入侵我李唐帝国。稍后,随我上主城。”李靖说完,众人在大帐内又闲聊了一会儿,随后上了主城。

放眼望去,雁门关外黑压压一片,魔族已经将雁门关隘口围的水泄不通,然而魔族的军队显得有些凌乱,排列无序。

唐易站在城楼上,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金色光华,二十里之外魔族的猩红色中军大帐赫然在目,这时从军中大帐走出几人,看服饰完全和魔族不同,

中军大帐外魔兵排兵布阵井然有序,大帐两侧间隔十丈左右距离,分别排列四个漆黑大帐,大帐外黑色军旗随风飘摆…

“嘶…”程无用看着面前的魔族,深吸一口气道:“元帅,这些魔族战力如何?”

“有过几次交锋,面前的这些魔族战力一般,王级境界有几人,剩下的参差不齐,至于皇级境界目前还未出现。不过,魔族人数众多,每次都是大举进攻,令我等十分头疼,目前雁门关兵马较少,只好用大阵进行防御。”

“这次众位世家子弟能前来,解了雁门关燃眉之急。”李靖感叹道。

“元帅,我等前来只为斩杀魔族,以目前看来,我等世家子弟可分中路,左路,右路三路人马,对面前的魔族进行一次绞杀,壮我国威!扬我李唐帝国之士气!”薛丁山抱拳两眼放光道,眼前的魔族对薛丁山来说那可是一枚枚的功勋…

“元帅,我秦家愿意前往!”
“元帅,我尉迟家愿意前往!”
“元帅,我殷家愿意前往!”
“元帅,冲锋陷阵,怎能少了我程家,程家斧子队愿意前往!”

秦楚枫、尉迟雄霸、殷实、程无用四人抱拳施礼道,罗山眉头紧皱,魏千雪没有说话。
“呵呵!众位的心情我理解,不过还请稍安勿躁,在稍等片刻。”李靖笑笑说道。

午时刚到,只听一声号角声,雁门关面前的魔族之人,如散兵游勇般朝雁门关走来,嘴里不干不净骂骂咧咧。

在距离雁门关十丈左右,魔族之人停下脚步骂道:“李唐帝国的人,你们就是一群懦夫!龟缩在关隘里好好当你们的王八吧!”

“那个什么元帅!什么将军!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听说你们当年以一当十,原来都是误传啊!没想到这雁门关就是个王八壳子,你们只配躲在王八壳子里面吗?哪个有种的出来和爷爷过两招,定叫你们知道爷爷的手段…”

“儿郎们!面前还是那群没鸟的娘们,待我们今天破开大阵,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吼!吼!”随着魔族的大喊声,只见各种兵刃砸、砍、刺、劈…大阵泛起阵阵涟漪…

“呔!一群没娘生没娘养的玩意儿,瞅瞅你们那长相,头顶犄角,面似鬼,尾巴溜长,你吓唬谁!还敢在我雁门关前乱吠,你们魔族都是属狗的吗?”程无用手指魔族,气运丹田骂道。

“哥哥!你骂就骂吧!居然还夸他们,魔族之人能属狗吗?你那是侮辱了狗,他们就是一群烂泥,茅厕里泛着味儿的烂泥。”唐易的声音在雁门关回荡,他的声音已经传到了魔族那边。

“哈哈哈…兄弟!高!实在是高!你这夸人的水平真高,哥哥我佩服啊!”程无用伸出大拇指赞道。

此时的雁门关上,一片大笑声…守城的将士也哈哈大笑,这些日子,他们每天都忍受着谩骂,由于不善言语,只能眼巴巴听着魔族谩骂声,今天总算是解了口恶气。

“呔!城上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有种你下来,看爷爷怎么收拾你,伶牙利嘴,个子还没有我手中的刀长,这李唐帝国看来人才凋零了,连吃奶孩子都派来了,你们看看,满打满算他也就十来岁吧!还是回家吃奶去吧!爷爷们不欺负孩子!哈哈…”这个魔族之人身高一丈,如一堵墙一样,丑陋的面孔,头上两只硕大的牛角,身上裹着兽皮,粗壮的四肢,单手持丈长长刀。

唐易看看对方,慢慢从须弥袋中取出弓,拿出一支箭,箭尖上附着了一粒小小的破界沙。

“哈哈哈…小子?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你们大阵还未撤,你居然用弓箭,来,朝这射!”这个魔族之人笑着拍拍自己的胸口,眼中尽是鄙夷。

唐易不紧不慢,搭弓射箭,只听得‘嗖’一声,箭矢飞出,大阵上泛起涟漪微闪,‘噗’一声,箭矢正中刚才那个叫嚣的魔族之人胸口,黑色的血液顺势流出。

“怎么可能?你居然射中了我?”带着疑问,魔族之人刚想将箭矢拔出。

唐易口中轻吐一字‘爆’,‘轰’的一声,魔族之人炸的四分五裂,周边的魔族顿时被溅了一身血浆和碎肉,眼中带着一丝不解,静静的望向雁门关。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还有谁辱我!站出来!”唐易的话仿佛一声惊雷般在魔族群众炸开。

“呔!区区炫技而已,难不成你凭弓箭就能射杀我们吗?有本事你在射!”又有一个魔族之人站出来,单手持枪喝道,随后他身后再次站出三位魔族之人,手持兵刃挑衅道。

“呵呵!如尔等所愿!”唐易说完,拿出五支箭矢,都附着了一粒破界沙,再次拉弓搭箭射出,这次箭矢呈扇形射出,只听的‘噗’一声,五只箭矢同时射入五位魔族人胸口,随后‘轰’的一声,五丈内散落一片血雨碎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行人沿着山谷前行,那只金色的小鸟尾随其后,公输锦时不时的笑着… 太阳渐渐落山,残阳让天边的云朵变得红似火,大约一...
    夜已空阅读 200评论 0 4
  • 你偷偷地看着我 我却将目光,转向树梢上的月光 一会儿,我又偷偷地看着你 我多想,你能抱一下我 你靠近我的时候 我却...
    冷冬年阅读 5,163评论 157 174
  • 现代人的崩溃是那时的崩溃而已,事情过了,再重提起来,已经笑谈一切了。 为什么会写这篇文章?因为我答应上篇,要续文的...
    不走文艺范阅读 135评论 0 0
  • 每天为了工作,我每天敲着冰冷的键盘,一天面对不同的人说话,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他们在那个城市,他们...
    跑调的大叔阅读 31评论 0 0
  • 早睡22:30前,本周有进步,嘉许自己。 早起5:30前,自然醒,睡眠质量越来越好。 运动5次:晨练2次,然后散步...
    仕英阅读 6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