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未眠(十):温泉自有温香

图片发自简书App

10温泉更有温香

女人天性不喜独处,同室之谊自是容易建立。白墨完成授课后就与陈宝儿一起到餐厅吃会务餐,餐后一起回酒店午休,下午再一起听课,一起吃晚餐。同行同止,有着相同的工作背景,又有相同的兴趣爱好,谈资充沛,彼此之间的了解和感情与时俱增。“白首如新,倾盖如故”确有其事!

晚上终于有了自由支配的空闲时光,陈宝儿兴致盎然地提议去泡温泉。秋凉之夜,泡温泉正当时,既能消闲,又能解乏,反正附赠的温泉洗浴券不能白白浪费。到酒店前台问了问,票券上的温泉中心离此地较远,于是两人打的过去。

这是一家高级的天然温泉宾馆,富丽堂皇的装饰豪华气派,各服务功能区设施齐全。或许因为非节非假,客人并不太多。白墨和陈宝儿一轮转悠后不禁啧啧称奇:难道专业性质的教研活动也能拉到广告赞助?或者菲薄的会务费里已经列进了此项开支?不管了,既来之,则安之。

来到更衣区,陈宝儿动作神速地沐浴换泳衣,见白墨还在慢条斯理绾头发,说了一声“我在里面等你”,就先进了温泉区。

而终于收拾停当的白墨进去后才发现,这里的温泉区实在太大了。先是室内温泉区,灯火通明,池水清亮,有几个人在水里泡着,可分明陈宝儿不在其中。于是她径直穿行而过来到室外,露天温泉区竟是依山而建,y 市本属丘陵地带,山中多天然温泉,看来此处正是就地取材,难怪如此偏远。花岗岩铺就的小路顺着山势四处婉曲延伸开去,草木葱茏,路灯晦暗,仿佛不是用来照明,而是专供烘托阴森气氛的;指示各温泉池标牌的射灯倒是亮得刺眼。

白墨犯难了,怎知道陈宝儿在哪儿呀!泡温泉都没带手机,总不能高声叫喊吧!听得旁边的两个池子里有人声,白墨故意在那儿站了会儿,水汽蒸腾,人影晃动,不见有人招呼自己,猜想陈宝儿应该不在其中。

白墨无奈往四周看了看,决定沿山路拾级而上。秋夜的凉风吹透了薄薄的浴衣,只觉寒意侵体,瑟瑟发抖。前面的六角凉亭下有一汪池水,且喜无人,白墨赶忙脱掉浴衣,下到水里,坐在池中的台级上,温热的池水直没到胸部,瞬间驱走了身上的冰寒。

白墨惬意地摆动胳膊腿儿划水玩儿,感受水波轻抚肌肤的舒心适然,眼光触及池边的标志牌上书“泡泡泉”三字,玩心突起,照着牌上的说明方法按下池壁上的簧片,瞬时从池底的小孔“咕嘟嘟”冒出了一串串的小水泡,整个池子里的水像烧开了一般翻滚起来。“哈哈,真有趣!”白墨站起身,把一只脚伸向冒水泡的小孔上方,那些小水泡遇阻后四处欢快地逃散,脚心被激起的水流冲得痒痒的。

白墨玩得不亦乐乎,正准备换一只脚试试,“这样很危险,你不知道吗?”突如其来的一声质问,吓得单脚站立重心不稳的白墨脚下一滑,就向水中倒去,心里想着“糟糕”,惊呼未绝,已倒在了一个人身上。白墨又是庆幸,又是恼怒,抬头一看,揽住她的人竟是裴戬,可刚才的肇事者分明也是他!

裴戬浴衣未及脱下就跳进了池中,浴衣衣襟大敞,下半截湿漉漉地拖在水里,眼镜片上沾满了水珠,形象看上去颇为狼狈,神情却很平静。白墨借力站稳身形,平定了一下心神。面对裴戬,她莫名觉得有些不自在,是缘于自己刚才的失态,还是缘于两人此时衣冠不整,或是缘于这两天“何处不相逢”过于密集的碰面?她不及细想,蹲身坐到水中,嗔怨道:“裴老师,您干嘛吓唬人呀!”

裴戬退到池边脱掉湿浴衣,取下眼镜擦了擦镜片,歉意地说:“对不起,没想会吓着你!我只是想提醒你注意安全,前不久沸沸扬扬报道过的那起“千万富豪温泉池中溺水身亡”的事故,就是喷水头的肇因。”

听了裴戬的解释,白墨差点笑出来:“哪有那么悬!不是只出了这一起事故嘛,所有的喷水头就都成了杀人利器了?”

“'祸患常积于忽微',事故一旦发生就是百分之百,还是小心为上。”裴戬在池中的台级上坐下说,“不过我在这儿,你倒是可以放心大胆地玩儿。”

温泉泡泡早已自动停止了,水池恢复了平静,夜风吹拂,倒映的灯光随水波轻轻晃动,别有一番潋滟。白墨发髻上绾,弧度柔美的脖颈更显修长,波光暧昧地在胸前荡漾,反射在脸上的光线忽明忽暗,眼眸之中晶光璀璨。裴戬移开视线,把手放在簧片开关上,声线陡然低沉了几分,问:“要不要帮你开动?”

夜色掩盖了裴戬目光的炽热,也掩盖住了白墨眼底的羞涩,她暗道:“这个人没法愉快地聊天了,他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呢!”

白墨扯出一个微笑,说:“裴老师,您慢慢玩,我要去找一起来的同伴了。”说着,她从水中站起来,转身踏着台级出了水池。黑底印花泳衣鲜明地比衬出莹白的肤色,勾勒出妖娆的身姿。只是一眨眼,白墨已披上了浴衣。

“你这样走了,我怎么办?”裴戬对正欲离去的白墨言道。

“嗯?”白墨不解其意。

“刚才我为了救你把浴衣弄湿了,你是否应该帮我取一件来。”放浴衣的柜子设在入口处,距此还有一段路程,光着身子湿淋淋地走过去的确有点考验人对秋寒的耐受力。

取一件浴衣,不过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但他坦然冠以一“救”字,分付得理所当然,竟似还有几分恼怒她不知图报。“呵!”白墨诧异了,细究地话,刚才分明是他害得自己差点摔跤。

算了,我大女子有大量,不与他计较了。白墨学着青衣的做派蹲身行了个“万福”礼,用京剧的道白腔调唱诺:“小女子谢过裴大侠救命之恩!”白色浴衣宽袍敞袖,长及脚踝,腰部系带,颇有几分古装扮相的神韵。白墨起身展颜一笑,莲步轻移,袅袅而去。


海棠花未眠(十一)


海棠花未眠(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