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花未眠(十一):最遥远的距离

图片发自简书App

11最遥远的距离

佳人一笑,倾城倾国,倾心倾情。裴戬数着自己的心跳,望着娉娉婷婷的背影渐行渐远渐不见,心里瞬间空落了。他自知生性寡淡,不善言笑,很难做到短时间就与人熟络。

这时从旁边阴影处闪出一个人来,笑不可扼地说道:“原想软玉温香抱满怀,不料反碰了一鼻子灰,难得看到裴公子如此吃瘪!唉,枉费了我一番说辞和安排。”来者正是白墨遍寻不着的陈宝儿。

裴戬瞪眼看向陈宝儿,又好气又好笑地摇头:“戏好看吗?真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爱好!”

“好心当作驴肝肺!一心怕坏了你的好事,躲着不敢出声,冻得我浑身冰凉。回头我感冒了,还得算你账上。”陈宝儿说着,匆忙下到了池子里泡水驱寒。她惊奇地对裴戬说:“你家小白老师对京剧还不仅限于欣赏,竟然还有唱做的功底,看那步态和声口,她八成跟着专业老师练过。”

裴戬被她噎得直抽气:“你别乱攀关系,我和她八字还没一撇,怎么就成我家的了!”

“不是为了表示我乐见其成嘛。难道你想让我说成别人家的小白老师?!”陈宝儿撇嘴,嘀咕道,“明明心里想得不得了,嘴上还不承认。矫情!”

裴戬对不遗余力打趣自己的陈宝儿莫可奈何,谁让自己亲手将把柄递到别人手里攥着!他没追过女孩子,思来想去都不知道怎样才能成功地不着痕迹地约到白墨,不得已请老同学陈宝儿帮忙,即便是明知陈宝儿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也顾不得了。

事已至此,不如一赖到底。裴戬直截了当地请教陈宝儿:“我是当局者迷,你是旁观者清,不如你教教我,该怎么追女孩子?成了,我重谢你这个大媒。”

“这就对了,追女孩子就是要这种气势!要追,就表明态度、摆好架势去追。人生苦短,谁耐烦跟你玩猜猜猜的游戏!”

“你的意思是——让我向她表白?”裴戬不可思议地问。

陈宝儿给了他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转眼又一脸纠结地叹气:“看在你一向对我还算诚实、恭敬,教你追女孩子,也不是不行,就怕莫莉知道了,把我大卸八块。”

莫莉,他们同届的系花,陈宝儿的室友,裴戬的仰慕者。当年,陈宝儿曾替莫莉出头问过裴戬,莫莉哪儿不好?为什么不能先交往试试看?裴戬答曰,感情问题上,没有好与不好,只有爱与不爱;我既不爱她,也不能害她。

时下一些人,或为打发时间排遣寂寞,或为寻找刺激增加体验,打着“和则聚,不和则分”的旗号,视感情为快餐,把交往当游戏,行为态度极其轻率随意。裴戬坦荡如砥,绝不暧昧,反而令陈宝儿顿生好感。

她也劝过莫莉:君若无意我便休,天涯何处无芳草!可惜,莫莉太死心眼,始终不能释怀,毕业后就躲情债疗情伤,出国留学去了。

一想到好友只身黯然远走他乡,陈宝儿虽心知怪不得裴戬,仍对他难掩怨怼:“你不准备为教育事业奋斗终生了?怎么突然动了凡心?莫莉可还单着呢,想回国又不敢回国。”

“我本就一凡人,七情六欲俱全。”裴戬不想谈论莫莉。

“哇,你还有七情六欲呀,亏我们当年封你为现代版柳下惠!”陈宝儿笑得花枝乱颤。

“越说越离谱!是不是已婚女人都像你这么剽悍!”裴戬被她似讽似嘲地一顿笑,不觉有了几分羞恼。

“呸!我可是集知性大方、温婉纯良于一体的现代知识女性。哎,我说你,人还没追到,就敢得罪大媒!”

裴戬早已悔得肠子都青了,这才叫做“病急乱投医”!他竟然忘了陈宝儿与莫莉是死党,万一她一时不忿小耽口舌,自己就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裴老师,我给您把浴衣放架子上吧。陈姐,你在这儿呀,我到处找你!”白墨突然发声,把池子里的两个人吓了一跳,两个人各存着心事,根本没注意周围有没有人过来。不过,听白墨的语气,似乎没听到什么不合适知道的事情。

陈宝儿连忙应声回答:“我也在找你呢,刚巧碰到了老同学。咦,一会儿不见,你怎么当上了我们裴公子的跑腿丫头?”她笑嘻嘻地明知故问。

不待白墨措辞来解释前因后果,裴戬横了陈宝儿一眼,起身出了水池,接过白墨手中还没来得及搭到架子上的浴衣披上,拉了愣愣站在池边的白墨就走。白墨不防,跟着走了几步才回过神来:“裴老师,你干嘛!到哪儿去呀?”

“没事,我只想跟你单独说几句话。”裴戬在她耳边低声说。他回头对陈宝儿做了个闭嘴的手势,陈宝儿立刻配合地用手捂嘴,又握拳让他加油。

白墨躲开裴戬牵着的手,径直走到一处稍明亮的路灯下站住。裴戬轻声问:“你冷吗?要不我们再找一个池子泡一泡?”

“不用,您有什么事,您说。”白墨看了看不远处的陈宝儿。

“我看起来很老吗?您来您去的,我听了思想负担很重呢。”裴戬半真半假地说。他清楚地看到白墨闪烁的眼神里流露出的不安,反而有意识地挪了挪步,刚好隔绝了她与陈宝儿之间的视线交流。

“您别介意,这只是我说话的习惯而已。”白墨没来由一阵心慌,不由自主后退了一小步。

这包含着客气、疏离与戒备的一小步,让裴戬原本信心满满、义无反顾的靠近泄了底气,满腹的话也显得不合时宜,明明近在咫尺之人,仿佛又隔得无比遥远。他油然想起网络上盛行的一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对于裴戬而言,更确切的表达应该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你站在我面前,我却不知道如何告诉你——我爱你。”

爱情从来都不是对等的,那种彼此既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的两情相悦,实在太难得。而单方面的追求,不亚于一场摧毁对方心理防线的战役。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裴戬,面对心仪的人儿,心里确无一丝必胜的把握。此情此景,竟让他想起那些曾被自己不留余地拒绝的女子,居然萌生了几分歉疚。

白墨,你是上天派来惩罚我,还是派来拯救我的呢?裴戬心绪难宁。


海棠花未眠(十二)


海棠花未眠(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