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之一的爱情(一)

那么多年得意忘形闭起了眼睛,却看到这样血肉模糊的风景。

筱筱,我怎么办,这么多年了,却是这样的结果。

大半夜的,不睡觉,发什么癫啊,出什么事了?

筱筱揉着惺忪的眼睛,睡眼朦胧,困意正浓,瞌睡噬骨,根本无心听小墨诉说。

我做别人小三了。

什么?筱筱几乎从床上蹦跶起来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你做别人小三了?谁的?富二代?还是官二代啊?叫什么名字,住哪啊?做什么的?帅不帅啊?什么原因值得你牺牲自己啊?

都不是。

筱筱连环炮一样追问,一路问号问到底,却只得到一个肯定的否定回答。

都不是。

筱筱使劲儿挠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试图让自己清醒点,可头绪却比三千丝还乱,那是什么情况?到底是谁?谁能让你大半夜不睡觉?向来生活规范,从不晚睡的,特别注重保养。

是吴黎。

什么?吴黎?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又交往了?

说起吴黎,得穿越回高中时代,差不多十年前的光景。

那年高二,小墨还是一个羞涩的小女孩,一片丹心为学习,两行清泪为成绩,算是乖乖女,认真学习的路人甲。

吴黎是高二的时候,转学来到小墨班上的。

初见吴黎的时候,嘿呦的皮肤,小小的眼睛,一笑一条线,不到一米七的个头,侧背一个李宁的书包,走路一摇一摆,不认识的还以为他的脚有问题,跟残疾挂上勾了,与帅绝缘了。

小墨坐第二排,吴黎第五排,在学习上和生活上都没有任何交集,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却偏偏擦出了爱的火花,简直是电光石火,来势凶猛。

其实,小墨热爱的是文科,而家里长辈一直强调,说文科类不好找工作,都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硬是要她选了理科,而数理化让她感觉很吃力,神情阴郁。

然而,就是这样一种独特的忧郁,深深吸引了吴黎。

吴黎写了情书给小墨,说他就是她的黎明,可以驱走她的忧伤,他的怀抱是她的暖阳,可以温暖她的心房。

一次数学课上,老师在讲台上唾沫四溅,荡气回肠,绘声绘色。

小墨在下面脸色惨白,小腹胀痛,腰部都像脱节了一样,哪有心情听那讨厌的数学课,每个月一次的大姨妈是一种无以言说的痛苦,而就在这个时候,老师却点名小墨回答问题,小墨站起来一脸懵逼,吃力地摇摇头,说不知道。

在这尴尬的时刻,吴黎挺身而出,自告奋勇,举手说我知道,娓娓道来,有理有据。老师点头微笑,示意两人一起坐下了。

课后,吴黎就托室友送了暖宝宝给小墨,热水也送上来了,顺带捎上了爱心便当。

在学习上,吴黎总是以各种借口,借机帮助小墨;在生活上,对于寄宿的小墨而言,有个细心的人照顾,内心是不排斥吴黎的。

情窦初开的小墨,在自己迷茫无助的时候,有一个他,一眼洞穿了她的小心脏,呵护倍至。

小墨感动莫名,心一下就打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