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

很多事发生久了不记下来就会记忆模糊,即便它当时给你难以描述的心情。

入职银行10个月了,这是我心最累的一年。

和这些人成为同事,一个接一个刷新我的三观。让我愈发体会到以傻白甜的智商在职场上根本活不过1集。

因人脉刚进入银行的小白,忐忐忑忑,因为披上了不属于自己的外衣,因为不够自信,因为胆小,不敢跟同事交流,怕他们过问自己的工作经历,明明不懂却硬扛着。

一大早匆匆忙忙洗漱穿衣,就接到闺蜜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哭诉家人对她不重视的态度。我安慰她,家人不是不重视你,而是把你当孩子,所以很多决定和事情并不会告诉你。

一路通话到银行,就看到同事们都风风火火,女生都化上了妆,穿着正装和皮鞋。我一脸茫然,但还是跟平常一样去卫生间洗杯子接水。一旁女同事对着卫生间镜子问我美不美,我说美。这时,比我晚一批进银行的一个女同事刘问我今天怎么没穿正装,我说为什么要穿?她说,你不知道吗,今天行长给整个部门开会,所有人都要穿正装。我说,没人告诉我啊,你们怎么知道的?我必须要参加吗?她说,她也不确定。就出去了。

从卫生间走出来其实我很不开心,为什么大家都知道就我不知道,既然这么重要的会议,为何没人通知我,可我怪谁呢?跟闺蜜比起来我才是那个不受重视的吧。

此时雪知道我没有正装,便开始打电话张罗帮我从别的部门借(虽然来银行10个月了,但我很多人不认识,连行长都没见过)。好在借到了,等我换好衣服很多人都不在座位上了,我喊上刘一起,去到会议室,签到簿上居然没有刘和梁的名字,在末端却有我的名字,说不上来的感觉,连不用参会的人都知道这场会议,而要参会的我却不知,这若是怪罪下来,我要承担什么责任,我并不清楚。

开会中途,有客户经理樊微信我,说着急装机,问我能否下来一趟。我给身旁仁看了我的微信,仁告诉我不用下去,让我回复我在开会,我照做了。过了一会,仁说,林不是在吗?(林是第三方刚带来的人,和另外一个俞。林分给我做帮手,俞分给了仁)我一想,是哦,此时不用更待何时。于是回复客户经理樊让她找林,然后又联系林去给樊操作一下。过了一会樊告诉我林不在。,催我下去。过了半晌,林回复我,说她被朋友喊着出去吃饭了。


(林:我跟朋友出去吃饭了。那我早点过去,我不知道啊,我在家。

我给仁看了眼,仁教我回复:下次提前走要跟老总说一声。

林回复的我一头雾水:中午吃饭时间肯定不行 不然吃饭时间都没了 我那朋友叫我走的 知道了

过了一会她貌似回来了,又给我微信:你是不是说我回家吃饭了 我在附近吃饭啊 现在在公司

仁让我回复:我什么都没说

林:那刚才我朋友说岑总问我在哪)

我没有回复她了。

这个时候仁突然说,她要跟汪说一下,我犹豫了一下,仁说,没事。然后让我把聊天记录截个图发给她,好证明她确实是上班时间翘班的。

我当时是懵的,然后仁给我看了她和汪的聊天记录,汪直接找第三方老总让林走人。

我说,太严重了吧。

仁对我摇摇头,说,没事。

本来就是枯燥的会议,愈发让我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后来客户经理又催了,我便离开了会议室。

来到座位上,看到林在打电话,我心里不是滋味,也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

第一次让一个上班三天不到的人离职,即便我是无心的,但……

中午等他们散会,大家叫了外卖吃,而这个时候林在几通电话并不顺畅地情况下走人了,而我却没有能力拉她一把。我们部门的同事聚在小办公室里吃外卖,老总问,那个第三方那谁走啦?是仁的徒弟吧?

汪说,不是是大瓶子的徒弟。

老总看着我,我也盯着他的眼睛:你真行,人家才来就走了,你的人你都没看住!

那一刻,我内心更加难受,明明很饿,手中的饭菜却让我难以下咽,我没有回答。

这一段就在同事其他聊天中消失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