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恋人-那年,我们爱的如此卑微(2)

96
疯狂小梅子
2017.10.19 15:39* 字数 2502
图片来自网络

目录|双向恋人目录 上一章|第1戳这里~

文|疯狂小梅子

--- 那个女孩是恶魔

教官第二天,直到上午十点钟,才穿着一身崭新的短袖武警制服出现在方队。半天没有说话,脸色阴沉的可怕。早上八点到十点这二个小时,他在接受上级领导的思想教育,罚做了500个单手俯卧撑,透过袖口,还可以看到他结实的肱二头肌神经质的抖动不停。

“是谁干的?”

他手中握着的军服,前胸后背都被画上了夸张的仁者神龟漫画,着色鲜艳,是顶级丙烯颜料,对于美术专业的学生来说,画功仍堪称样版。无疑,这是本专业的调皮学生干的。

“有知情的同学,也不要包庇,如果不主动站出来,今天全体都将罚站!”

整个方队,一百多个人,全都在烈日低下沉默着。半个小时过去,有人晕倒。教官命令旁边的人将其扶去医务室,其他人继续原地罚站。

教官的目光落到米可身上,米可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眼神挑衅,好像在说:“你有证据吗?”

“教官,是我画的。”

人堆里,蓝幼灵的手高高举了起来。一百多双眼睛,惊讶地落在这个蹒跚走路的女孩儿身上。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么出格的事,会是她干的。

“其他人解散,蓝幼灵继续罚站!”

不知道那一刻,她为什么要站出来。事后分析起来,那一举动,只是脑袋猛然一热。这一热,传达出她内心的某种渴望。她也希望自己能出格一回,做一回坏学生,看看教官面对如此的她会有什么反应。

“半个小时候之后,才能去休息,明白?”

像往常一样柔和的语气,教官照例拍拍她的肩,转身拿起那件军服搭在臂弯里,往食堂方向走去。破坏军服,这种事情在蓝幼灵的认知里是相当严重的事,而他动了这么大干戈,在得知肇事者是她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的情绪,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如果换作是米可,他绝对又是另一副样子了吧。蓝幼灵略带失望的回答了声:“明白。”

“明明知道是我干的,还要自己顶下来,你很不一般嘛!”蓝幼灵抬起头,是米可。

“不好意思,我很一般,我只是不希望其他同学跟着受牵连。”

“听起来好伟大啊。不过说实话,我最讨厌这种人。”

“谢谢你讨厌我,刚好我也不怎么喜欢你这种人。”

蓝幼灵转身想走,无奈脚下再怎么用力,也难以甩掉米可的追赶。于是放弃,收扰双脚,挺直身体,定定地看着这个号称‘天才小霸王’的米可。

“呵,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可怜丫头。老实说吧,喜欢教官?”

蓝幼灵的脸“嗵”的红了。这位叫米可的女生,说话风格和穿衣风格如出一辙,都是这么的直截了当,毫无遮拦。

“不过,像他那种的男生,不会真的看上你。”米可举止轻浮地一手插腰,一手搭在蓝幼灵的肩上,眉头微蹙:“一个说话动不动就是 “给我,给我”二个字打头的男生,太过自以为是。再加上他长得很帅,前途光明,我们这些女学生对他们来说,就像涂在佛像上的金粉,只是为了增加他们身上的光鲜值,明白?”

蓝幼灵摇摇头:“所以你就画了他那身军装?不觉得幼稚?”

“我只是让他吃吃苦头,谁叫他总是跟我过不去!”米可仰起脸,微微上挑的眼睛斜斜瞟了她一眼,随即坏坏一笑:“看他被罚做俯卧撑很爽吧?今天晚上,那条手臂估计连毛巾都拿不住。想象一下他洗澡的样子!”

蓝幼灵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恶作剧得逞之后,眉飞色舞的女生,已然摸不清她的脑回路。就因为要报复教官对她的体罚,就不顾法纪的做出破坏军服的事,这种行为和一个叛逆期的不良少年有什么区别?

“米可,说实话,你做法相当无聊,我一点也不感兴趣。” 原来是这么一位无聊的女生,蓝幼灵失望地看了她一眼,举步离开。

其实关于米可,在入校前,她就知道她了。差不多是揣着想要一见庐山真面目的心态期待着这个人的。她是以省美术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央美,比第二名的蓝幼灵足足高出八分之多,她的存在就是对蓝幼灵最大的羞辱。

进来宿舍之后,关于米可的话题也一直不曾断过。‘富家千金’,‘天才’,‘怪胎’,每一样都饱含神秘色彩。在蓝幼灵心目中,她是一个极其特别的存在。所以,她的潜意识里总会不自觉的拿自己与她比较。而现在,她的做法,让蓝幼灵大失所望。

“喂,告诉你吧,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事就是暗恋,那是弱者的意淫行为。虽然你身患残疾,但是我相信,你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弱者吧?蓝幼灵同学?”

蓝幼灵忍不住停住了脚步,她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想干嘛。

“难得遇到一个这么高质量的男生,就这么把他放跑了,不觉得太可惜了。”米可歪着头,手指在自己打了整整一排耳洞的右耳上摸了摸。取下最下面一个匕首型状的耳环,递给蓝幼灵:“那,见面礼!”

蓝幼灵没有接,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她。

“你就是那个无辜的第二名吧,早就想认识你了。”

“无辜?”

“本来已经非常优秀了,却要被那么多人同情,还不叫无辜?” 米可似笑非笑,强硬地把那只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雪亮的匕首塞进了蓝幼灵的手中:“怎么样,敢不敢跟我打赌。”

“打赌?”

“果然不是个聪明人。”米可讥笑似的叹了口气:“还有二个礼拜他就要走了,就赌谁在他心中留得更久!嗯?有兴趣?输了就和我做朋友,怎么样?”

蓝幼灵突然来了兴致,想赌:“怎么赌?” ‘心中留得更久’,这太虚空,无法量化,不好操作。米可大概也意识到了,皱了皱眉头,猛然打了个响指:“就赌,他会把那件忍者神龟的军服送给我们当中的哪一个?”

蓝幼灵刚想回答同意,突然看到教官一脸怒气的出现在她们面前,吓的整个人都呆住了。

“教官?”

蓝幼灵刚一张口,下一秒就吓的闭上了眼睛。教官二话不说,劈手就给了身旁的米可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又急又重,完全不给当事人反应时间。蓝幼灵睁开眼睛时,米可才像刚反应过来似的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左脸。

“米可,你想怎么玩都可以,我可以奉陪到底。但是麻烦你对军服有最起码的尊重,它不是你能拿来当玩具玩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教官愤怒的视线在蓝幼灵身上停留了二秒后,转身大步离开。蓝幼灵第一次体会到被人指责的滋味,很不好受。奇怪的是,挨了打的米可竟一点不以为意,用舌头舔了舔被打疼的部位,自我解嘲似地道:“他妈的,练过的人就是不一样,出手这么重。不过,爱之深,责之切,这一局算我赢!”

蓝幼灵完全呆住了,猛然忆起一位科学家说过的话,“一个天才,和一个神经不正常人中间的距离是非常短的”。果然,天才总是跟神经病如影随行,而眼前这位米可同学怕是早已病入膏肓。

目录|双向恋人目录 下一章|第3戳这里~

--

已完成作品: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心恋十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