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恋人-那年,我们爱的如此卑微(3)

96
疯狂小梅子
2017.10.20 17:48* 字数 2527
图片来自网络

目录|双向恋人目录 上一章|第2戳这里~

文|疯狂小梅子

--- 那个女孩是恶魔

一般结束训练之后,蓝幼灵会和几位相熟的同学一起到学校周围逛逛。买买画画用的材料,尝尝附近的小吃,然后返回宿舍,看看书,熄灯前乖乖睡觉,生活的踪迹单调而明晰。

而米可,只有在训练的时候看得到她,其他的时间里,她便向一条投入大海的鱼一样,难觅踪迹。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干些什么。偶尔有一二次,看到她穿着露腰短装,骑着一辆银色川崎小忍者出现在校园内,转眼间又消失无踪。一个像闪电鱼一样,不可捉摸的神秘女生。

有一天晚上吃完晚饭,和室友一起返回宿舍,蓝幼灵意外地被教官喊住了。他在女生宿舍楼下的花坛站着,貌似是专门等她回来的。

“蓝幼灵,有空吗?有话想跟你说。”其他几位室友嬉笑着把她往教官面前推,挤眉弄眼一番之后,麻雀似的一哄而散。独留二个人的时候,整个情商直线下降,竟然找不到任何可以化解二人尴尬的话题。

“走走?”过了半晌,教官率先反应过来。

于是,二个不怎么协调的身影出现在了校园的操场上。夜风和暖,树影在灯光下,斑驳陆离,教官的脚步很绅士很贴心的配合着她的节奏。因为独特的走路姿势,在每一次收回外撇的腿时,她都会不经意撞上教官弹性十足的臂膀,那种肉体的间歇性接触,让她在梦境和现实中来回摇摆。今晚的他没有穿军服,一件白色的紧身短袖,把性感的身材展示的淋漓尽致。在路人情不自禁的投来的目光里,她有种穿上水晶鞋与王子共舞的感觉。

教官问了一些她的基本情况,她稀里糊涂的回答之后,话题就转到了米可身上。

“米可,是不是在一个很复杂的家庭长大?”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不知道,给我的感觉。这姑娘的性格里,有一种让人摸不透的成分。说危险也不为过,她的本性不坏,但是有些做法,太大胆,太不符合常规。我担心,如果没有一个人管着的话,很可能会步入歧途。”

蓝幼灵歪头寻思了片刻,米可身上确实有一种让人过目难忘的什么东西。那种东西有点危险,但是却莫名的吸引人。她一向看人很准,就像她天生对颜色的分辨能力一样,能一眼看透其本质。她觉得每个人身上都是有颜色的。有的人是冷色调,有的人是暖色调,也有的人外冷内暖,有的人外暖内冷。还有一种人,他的色调是流动的,随心随性,肆意变化,让人难以捉摸。而米可就是最后这一类,像一只浑身流动着冷光的小小变色龙。

“像只小小的变色龙。”

“对!像个长着锋利牙齿的变色龙。”

想不到教官竟然跟她的感觉如出一辙,二人相视而笑,竟从这种相同的感受中产生了一种知音般的默契。

“教官,好像很关心米可。”

“是啊,虽然教你们时间不长,也比你们大不了几岁,但总觉得对你们负有某种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这种人,很教条吧。”

蓝幼灵连忙摇头:“怎么会,有这么认真负责的教官,是我们的荣幸。当然,米可更应该感到荣幸。”

教官很欣慰的一笑,咧开的嘴角露出白亮的牙齿,一个纯真大男孩的模样。他从头顶上摘了一片奇怪的叶子递给了蓝幼灵,把胳膊架在脖子后面,仰天长叹了一声:“如果早几年,跟你们一起念大学,我想,我会跟你和米可成为好朋友。可惜,还没能跟你们混熟就要走了,挺遗憾的。这种叶子很香,你闻闻看。”

蓝幼灵没有去闻那片叶子,因为教官要走的消息掠夺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走?什么时候?回部队去吗?”

“调到护卫队去,后天就走。”

后天,竟然提前了那么多。蓝幼灵失神的当刻,叶子从手心轻轻滑落,她想伸手抓住,可是抓不住,正如她抓不住这世间普遍存在的聚散离合。教官本就是一个和她们处在不同轨道的列车,注定只能擦肩,而平凡如她,渺小如她,无力扭转这沉重的命运轨道。

第二天,是军训汇演的日子,他们的方队派来了新的教官。米可在得知教官要走后,没有参加汇演,而是直奔教官所住的宿舍大楼。蓝幼灵赶去的时候,整个宿舍大楼门扇紧闭,在这一片如水的静谧之中,她听到其中一间内传来一系列难以描摩的声音。
不久之后,周围又有关于米可的传闻。传闻有二个版本:教官睡了米可、米可睡了教官。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蓝幼灵坐在摩托车后面,双手紧紧搂着米可的腰。车开的很快,呼啸着穿过一条条街道,驶向人烟罕至的荒山。山路很窄,螺旋向上,每一次转弯都转得特别急,蓝幼灵只好将整个身体压在米可背上,头上沉甸甸的黑色头盔完全遮住脸,肆意的狂风在周身向刀片雨一样划过。

到达目的地之后,米可将摩托靠树停下,一个人继续往山顶走去。虽然刚入秋,但是山上很冷,怪石嶙峋,从色泽和脚下的触感便可知,这里的风常年冷硬,气温很低。蓝幼灵拖着腿,一步一踉跄的跟在米可身后。

“喂,说话呀!”一路上,蓝幼灵都没有放过这个问题。

“为了赢你。”米可淡淡地说,脚步没停。

蓝幼灵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站在原地,看着米可在一方风口处的巨石头上坐下,背靠着一棵弯曲的野山松,手拄在一条拱起的膝盖上,眺望山下的涛涛风林。

她的轮廓被灰暗的光线包裹,看起来像个孤独的恶魔。蓝幼灵觉得,她从来没有看透过米可,包括那个单纯的教官。他们就像一个无知的警察,以为抓到了一个不小心犯错的少年犯,却不知道,她其实是个披着柔弱外衣的恶魔。教官走了,身上沾上了洗刷不掉的污迹离去。而这些对于米可来说,不过是再增加一个神秘的标签而已。

“你不觉得自己很荒唐吗?就算你自己不在意,有没有想过教官的未来。被你泼了脏水之后,他怎么洗白自己?他的升迁之路受阻怎么办,他以后谈恋爱怎么办……”

“幼灵,你身患残疾的时候,有人想过你以后怎么办吗?这个社会,有因为你是无辜的,就对你宽容吗?无论是上学,谈恋爱,找工作,你能选择的路,还不是一条条被它封死了?”蓝幼灵张口结舌。

“我讨厌一个没有任何经历的人,因为天生身处在一个有利的位置就信誓旦旦,自以为是的教育别人。陆向龙也一样,他想教育我,就必须先获得教育别人的资格。”蓝幼灵觉得浑身发冷。

“千方百计的跟我做朋友,是因为同情我?”

“为了维持一种公平正义。”

没有温度的夕阳,缓缓跌入山脚,雾气升腾,山脚一片红雾浮动,寒鸦在耳边啼鸣。一种宏大的哀伤萦绕心头。蓝幼灵从来没有过在人际罕至的荒山野岭看日落的经历,这种感受还是第一次。

冷风彻底把身体冻透之后,米可才从石头上爬起来。替蓝幼灵戴上手套和防护头盔之后,跨上自己的银色小川崎,返回城中。

目录|双向恋人目录 下一章|第4戳这里~

--

已完成作品: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心恋十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