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头来,终归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今天看了广东潮剧一团表演的《葫芦庙》,2000年推出的版本,由陈学希和刘小丽主演。

清丽悠扬的曲音伴随着酣畅淋漓的剧情,让人意犹未尽,值得一听再听。


该剧讲述了空有一腔才华和抱负的贾雨村,因为贫困缘由,滞留于姑苏的葫芦庙中,受到员外甄士隐的资助,得以上京赴考,功成名就。


跻身于官场之时,为了权势利益,恩将仇报,将甄士隐的女儿香菱推下更深的深渊,得以步步高升。

真是应了那句话: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有恩将仇报。


中秋佳节,葫芦庙里,月光之下,甄士隐的丫鬟娇杏为贾雨村送去节日月饼,偶一相逢,却是知己难得。

月下的偶因一回顾,便为人上人。

从此丫鬟变夫人,完成了华丽丽的转变。

只是这转变,不知是福还是祸。

若能猜到结局,估计娇杏心里想的是: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贾雨村第一次被革职时,娇杏说做对平常夫妻、过不问世事的烟火生活也挺好的。

无奈贾雨村并不是一个甘于居人之下的普通人,几经辗转,一路升迁,成为了心中想要成为的那个人上人。

这高歌猛进的背后也少不了无奈辛酸,这华服加身是用恩人之女的血和泪换来的。


娇杏一直在规劝贾雨村回头是岸,无奈功名权势太过诱人,如一匹脱缰的野马,永难回头。


那一段“归去兮”把我看泪崩了:

娇杏脱下一身的凤冠霞帔,换上了普通的灰蓝布衣,离开了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贾雨村。

背景音里唱着这两句台词:粗茶淡饭心自在,春风秋月送天年。


那个真性情的娇杏回来了,离开了荣华富贵、战战兢兢的是非地,她还是那个随心随性的小女子。

在那样一个女子只能依附丈夫的年代,这样不为权势所困,满心满眼只有人间的真善美,勇于活出自我,真的让人钦佩不已。


而贾雨村,损人害己,终归是为他人作了嫁衣。

二十几年的官场沉浮,从小庙里走出,又回到了小庙中。

在提笔为小庙提名“葫芦庙”之时,响起了这段背景音:宦海回头奈若何,题名谁解其中味。故人相对叹当初,人生得多失更多。

伴随着贾雨村彷徨无依的孤独背影,令人唏嘘不已。


这个世界并非黑白分明,很多时候有着不可言说的灰色地带。

有人借此为自己谋私利,赚得盆满钵满。

但命中所赐,皆有代价,很多时候,并非明码标价,却倾尽一生,也还不清。


世人都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

功名利禄熏人心,却不知是否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舞台上唱尽了回肠百转,人生沉浮。

台下观众泪目无措。

只是这眼泪,是哭台上的,还是哭台下的自己呢?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谁又能说得清呢?

兜兜转转,无愧于心,不愧于人,就是莫大的幸运了。



注:配图来自公号潮剧戏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