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不觉晓(五)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景回顾

第四章:

寒假是学生的天堂。

可是那一年的寒假,扭转了我对“亲情”一直以来的空想,让我从此被冠上“人情淡薄”四字瞽言。

那时候,刚嫁过来还一直把“我们永远不分家,其乐融融孝敬妈”挂在嘴边的婶婶,突然怂恿叔叔闹分离了。

我当时正和堂弟玩的不亦乐乎,突然因为一件小事起了争执。小孩子嘛,打打闹闹常有的事,可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我叔叔魁梧的身形就闪到我身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掐住我细小的脖子,我当时就感觉到脚下一阵悬空,呼吸困难。

我其实能想象自己当时的样子,毕竟古装剧看得多。

就这么一路被掐到自己的房间,我妈慌忙踢开门,一把推开他,才算结束。

我被吓住了,愣怔的坐在床上,很久,听到“哐啷”一声!

“分家!”叔叔掀了桌子,一挥手,扬长而去。

想要分家直接说嘛,那可是我妈辛辛苦苦做了一上午的年夜饭!

爷爷奶奶一语不发,算是默认。从此,大家就散了。

外公是军人,从小对妈妈教育苛刻,也就养成了老妈逆来顺受的好脾气,也就这几年,才脾气见长。在老妈说了许多如我要结束九年义务教育了,高中大学开始花钱了,旁人也不想供养别人家的孩子了等等一系列让我匪夷所思的话语后,我才恍然大悟,所谓的亲人,其实只有老爸老妈,因为其他人都是浮云。

一月休整,我怀揣着翻天覆地的情绪,回归学校,本以为这个我暂时的避风港,可以慰藉一下我受伤的心灵,全然不知,等待我的,是什么样的波涛汹涌。

班里又有转校生了,这所私立的初中,虽然才建立,可是师资方面着实没话说,否则这一批一批的转校生,是从哪里道听途说的呢?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说的一点也不假,想当年我一来就干到班级前三,不也是惹人非议,也会有被猜测是不是留级生等诸如此类的诽谤?

可是,更屌的来了。

权景,一个天生头发垂直柔顺的小脸美女,高冷霸气!为什么说她更屌呢?因为她还未进班,就已经是风云人物。倒不是说她有实质性的技压群芳之事,而是她老爸跟班主任邵老师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转来的原因不是别的,是我家闺女在原来的学校已经没有对手了。”

无敌了!一句话惹恼了全班有木有?班长听到后,脸上扯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似乎在说:“哼,小样,没对手?老子让你尝尝,什么叫对手。”

果不其然,权景进班的时候,惹来很大的骚动。我仔细观察了这个长发齐耳的女孩,她皮肤白皙,身形瘦弱,最主要的,是她有着我一直以来羡慕不来的“平胸”!看着她昂首挺胸也不用担心前面两坨肉上下晃动的自信样,我咬咬牙,低头望着自己早早就已经发育起来的大馒头,心中是难以言表的悲凉!

最后!为什么有女生可以把单眼皮驾驭的那么完美?

我第四次天啦撸!这样集万千优点于一身的女孩,吕小龙会不会心动?万一他喜欢上了她,我该怎么办?

好学生,老师都抢着爱啊,老陶自然是把她捧在手心,每节课不夸她几句,就像喝着小酒突然没了花生米一样,浑身难受。可老陶那个“鬼见愁”夸谁谁尴尬,我每次都能看到权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满脸“你给老娘闭嘴”之色。

老韩就不一样了。老韩是我们的英语老师,我对她印象最深的就是她那头乌黑亮丽的披肩发,当然,她也做过离子烫。

权景最令人发指的是她完美的美式发音,老韩那个爱呀,简直爱到骨子里了,以至于每节课只要有课文,权景必定是朗读的不二人选。

当然,对话类的要有个搭档。在“怕什么来什么”的缘分下,吕小龙终于被成功入选。

我至今还知道他们朗读的课文内容,是一个男孩假装生病不想上学,妈妈看出了端倪要带他去医院,末了男孩终于原形毕露,说自己已经好多了。

可是!中间有一句妈妈的话:“Oh, dear, what’s wrong?”

很暧昧是不是?

果不其然,全班哄堂大笑!老韩拿着教鞭敲敲讲台,示意大家安静,只有我,心跳突然慢了半拍。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出奇的准,在开学没多久,春璟再一次出动。

“小贝,你不要再执着了,我就实话跟你说吧,刚开学没多久,权景没有英语课本,是吕小龙帮她借的。”她的眼中带着惋惜,“他不敢亲自递给她,就拜托我了。”

我的嘴巴再一次张成了O型,而这一次,是真的受不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打击了。我红着眼眶,可就是不愿相信事实!

我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爱哭鬼,被老陶骂了会哭,考试不理想会哭,捕风捉影受打击会哭,甚至摔倒了擦伤了膝盖也会哭。

翻开初中的同学录,大家都会说,一定要坚强啊!想在想想,当时的我,是有多么不堪?

2003年上半年,SARS病毒开始在全球扩散,身为祖国未来的小花朵,不能长一朵被掐一朵是不?我们放了史上最长的假期!

可是我只能窝在家中看书。每天早中晚,老爸都会定时“擅离职守”,从医院全副武装后悄然溜回家,带着厚厚的口罩背着一个消毒器上上下下喷洒消毒水,好不欢乐。

在窝了一个月浑身上下都快长蘑菇后,我毅然决然的怂恿老爸,把我送回学校!

非典席卷了大街小巷,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就连学校也完全隔离了,仅剩下几个父母不在身边的学生被困在里面如同被限制了人生自由一般只能游走在食堂,寝室和教室。我这个时候回去,很明显,想见吕小龙。

没错,他父母不在身边,只能留在学校,一起的还有一鸣春瑾和海霞。

我的无理要求让老爸勃然大怒!老妈为了照顾家辞掉了化验室的工作,一心在家相夫教子,可我这个白眼狼却没有半分感激,竟然还想着逃离。

不出所料的我被狠狠的揍了一顿。

我用书落在学校寝室为借口,让老爸带着我去拿书,幻想着能在进出校门短短时间里,偶遇那张让我朝思暮想的面容。

然而除了宿管阿姨,我谁也没见到。

或许上天注定了,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终究所有的期望都会落空,否则为什么到今天为止,我都回忆不起他身上的味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