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1

“呵呵呵!呵呵!呵呵!”看到你,许多画面在脑海里倏然划过。那些画面,迸射出一道道炫彩夺目的光亮,如同昨日,没有任何改变。那些未曾改变的一切是光亮的源泉,是快乐的源泉。

“你傻笑什么?”你问我。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不能自控,你来了,我很开心,很快乐。

“傻瓜。”你说。

一切都未曾改变,你从未离开,时光也从未溜走。我们的世界,那个属于我们的世界,亦还存在?至少这一刻,是真实存在的。既然确定是你,我们来做一个深刻的交谈好不好?

你点点头,不说不笑。

我不放心,小心翼翼地说:“希望这个话题,没有惹你伤心生气。你知道的,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不开心。你一直点头什么意思,说句话会死呀?”说完后不禁失笑,一切都还在。

现在是2018年10月11日星期四下午15点36分。距离我们分别已经整整十四个年头了。你别惊讶,是真的。和叔叔阿姨团聚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你知道吗?中元节那天叔叔和阿姨都从哈尔滨赶回来。阿姨很羸弱,骨瘦如柴,值得欣慰的是她精神很好。也可能是回来太开心的缘故。叔叔的身体虽然很健康,但毕竟也有那么大岁数了,还要照顾阿姨,日夜劳累,这次回来看到岁月在他身上刻下明显的印痕,呈现老态。

因为我女儿要开学,再加上去山东之前就有半年时间没有见过他们,很想念他们。在山东呆两个月回来后,他们日以夜继的工作换来几天得以团圆的日子。

阿姨的身体虽然很差,但和以前一样,无论言谈举止或者着装都精致到极致。这次她穿一套浅银色群衣套装,一双黑色高跟鞋,一条象牙白色手工绣花丝巾,她飘逸,干练。我走近她,才看到衣服右上方别着一枚钻石胸针,在光线下多彩耀目。她不说,我也知道,那枚胸针是我设计你出的设计图。当年,设计那枚胸针的时候,怀着怎样的心情,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为了能得到他们的认可,我逼迫自己去做超出能力范围的事。我日读唐宋,夜念设计专业,星期天节假日全部取消,和玉梅姐去接受专业礼仪培训。

你怕我太辛苦,总是说不喜欢就不要勉强自己去学,又不会因为你不会这些凡俗礼节就少爱你半分。可是,你不知道,我很骄傲,也很自卑。如果我不刻苦学习,不把儿时挥霍的时光弥补回来,怎对得起你?你不要忘了,你是全班第一,全校第一,全市第一。如果我不努力,怎能与你并肩同行。因为我爱你,才不会像爱攀岩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因为我爱你,才不会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纯的歌曲;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上,叶,相触在云里。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红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我要给予的爱情。

你说过爱情像一棵大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般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这些强烈观念的灌输下,我怎能在阿姨威严下,躲在你的宠溺中无所作为。

既然下定决心要和你渡过终身,就要对所有的狂风巨浪坦然处之。那时候,年少无知,我们并没有理解到他们对我们的一片的苦心。我把她的严厉理解成排挤,把叔叔的忠言当作逆耳。

这就是接下来我们要谈的问题。你点点头,神色凝重,哀愁明显压在你的眉端。

看到这样的你,我好想哭,好心酸。好多年,多少年呀,我忽然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只能在梦与梦的夹缝中偶然相逢?本来要执手相牵的我们,没想到就这样在无边无际的时间的荒野里,遇见了,也只能淡淡微笑,轻轻问一句,别来无恙。纵然彼此心里早已波涛汹涌沉浮不定,却只能两两相望,泪凝于睫。千言无语,欲诉还休。一句天命难违,隔开红尘万丈,茫茫无依。你究竟是我的缘,还是我的劫?问你,无语!

我想我们应该给他们很郑重的道歉,如果这几年你一直出现在我身边,陪着我。就是我不细说,你也懂得我想表达什么。当年,为了逼迫二老接受我,你不惜用商业手段去打压他们。你没说,我没问过。我知道你有你的无奈,你的坚持。

在我面前,你俨然一副严师的形象,对我要求严格,尤其在学习方面。让我无言以对。

我无端辍学伤了你的心,你关我禁闭,饿其体肤。大道理讲了一箩筐,也没有打消我辍学的决心,最后以一声温柔且无奈的叹息结束这场战争。你毕竟很聪明,很快一条辉煌而又平坦的路线,在你那智商120的脑子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呈现出来。我不明不白就答应了你规划好的所有路线。

为了咱俩的事情,他们也是操碎了心。以前,你总觉得父母对你不够关心,不够爱你。他们生下你,把你交给养你的阿姨后就对你不闻不问。其实,你真的理解错了。他们没有不管你,反而因为不能时常陪在你身边而自责的夜不能寐。

你知道吗,哈尔滨现在已经下起了大雪?但是,叔叔没有因为大雪冰封,休息过一天。公司里面的员工都有节假日,唯独他们日夜不休的工作。你敢说,他们是自私的父母吗?敢说他们是为了自己吗?

你带着我去见父母的时候,我的条件并没有达到他们要求的标准。你认为他们迂腐、专制、霸道。用最戳心的话去伤害他们,逼迫他们接受我。利用他们对你疏于照顾的愧疚之心,逼迫他们不得不接受我。当时,我只看到一个优秀的男孩勇于为我撑起一片天。虽然他们点头应允让我十分开心,但也仅此而已。不懂我的心,当时为何那样刺痛。这些年,经历了数次的生死离别,我自己也有了一双女儿之后,才明白当时的心痛,是因为你的言辞尖锐,激烈。以道德绑架式逼迫一对他们做出一个违心的决定。所以,我想我们应该给这对可怜的老人道歉。不,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这是我们两个人的错。我们应该以另种更温和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毕竟,爱情是伟大单纯而美好的东西,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杂质。我没有说是你的错,你为了我们的感情作出的每一分努力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要说错,也是咱俩的错。我们太忠于自己,太想把所有的事情理想化,一旦自私,理想情绪出现,它就会使我们的思想局限,做事轻率,不顾后果。我们没有权利,把我们的爱情甜果凌驾在老人的痛苦之上。这件事,我们是不是做得不够周全?我想你肯定认同。

我还记得第一次和阿姨去参加宴会。当时很紧张,什么也不懂。她边教我边往前走,我提心吊胆跟在后面。快进到大厅的时候,她注意到我没有戴耳钉,当机立断取下自己的那对钻石耳钉,递给我示意我快速戴上。我怔怔地看她半天,她看我呆呆傻傻的无奈叹息一下,帮我戴上去。后来,我才知道,那对耳钉是他们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叔叔设计送她的礼物。平时阿姨舍不得戴,也因着我第一次陪她参加宴会,她就十分注重那次宴会。我相信,那场宴会对她和我一样,都有着某种不同的意义。宴会上,出现一点小小的不愉快,事情是这样的,宴会上有一位特爱八卦的女人,可能知道一点阿姨不喜欢我。为了现好,凑到阿姨面前故意迎合式说了句:“怪不得你看不上她,我看她也配不上你家公子。”

我猛然一惊,今天的这场羞辱是必不可免了。没有想到,阿姨很不客气地对那个女人声色俱厉地说:“管好自家的事就行,我们家的事轮不到你来这指手画脚说三道四。还有,这是我家未来的儿媳妇,你贬低她,也是在贬低我。”阿姨递给我一杯酒,大声呵斥:“玉琼,你愣在那做什么,就因为你礼数不周,才害得咱家人颜面尽失!”

阿姨的举动让我既感动不已,同时也给我坚定的信心,我很优秀,比任何人都优秀,我必须优秀。因为我是她的家人。我接过酒杯,不亢不卑站在那个低我半头的富贵女人面前,用标准的礼仪对她敬酒:“阿姨,对不起,我初出茅庐不懂礼仪,哪些招呼不周的地方,还希望阿姨你‘大人’大量不与我这小孩计较。毕竟,我还‘年轻’,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我一饮而尽,不等她开口,又大声吟道:“女人啊

华丽的金钻 耀眼的珠光

为你赢得了女皇般虚妄的想象

岂知你的周遭

只剩下势利的毒、傲慢的香 撩人也杀人的芬香

女人啊

当你再度向财富致敬向名利欢呼

向权力高举臂膀

请不必询问那只曾经歌咏的画眉

它已经不知飞向何方

因为它的嗓音已经干枯嘶哑

为了真实、尊严和洁净灵魂的灭亡

而干枯嘶哑。”

当我赢得了掌声的时候,我的思维却停留在阿姨那句“咱家人”的话里,沉浸其中不可自拔。开心的恨不得立刻给你打个电话,亦或者大哭一场也行。总之,我开心到了极点。同时,以前对阿姨的那些指责,让我产生了愧疚。她保护我,怕我受伤,因为爱你,所以爱我。

她的大度,她的格局都不是我这种泛泛之辈能看得懂,同时我在她身上发现一种爱屋及乌的光芒在闪耀,当时,我们都无法体会。这件事你也知道,回去后我就告诉了你。你什么也没说,只是微笑,再微笑,揉揉我的头。我敢说,你很认同我的观点。不但认同,你和我一样感同身受母爱维护的温暖。

那天深夜,你站在窗前,默默注视着远方。天际处星光闪烁,微风送来阵阵花香。我站在你背后半天,你都没有察觉。直到我在背后轻轻抱着你的时候,你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我。虽然你很快收拾好你那颗零落的心,我还是看见了你闪闪泪光,盈盈玉坠。我想你在忏悔,后悔伤了恩重如山的父母。

对于婚姻,父母多少都会阻拦。因为他们历尽沧桑,遍尝人间冷暖,知道这世间,除了爱情还有很多东西要去担当。所以,他们出于护犊情深,渴望给孩子最温暖的巢床,给孩子最辉煌的未来。父母对孩子的爱,永远只求付出不求回报。当初不明白,希望现在明白一切还得及。我将深爱我的母亲,同时我会深爱你的父母,不止为你,因为他们如同爱你一样在爱我。他们将毕生所有对你的爱,全部倾注在我身上。这些我不说,你知道。

如果哪天我女儿结婚恋爱的时候,想必我也会做出和阿姨同样的选择。我会看男方家庭如何,人品如何,然后再考虑他能不能给我女儿应得的爱与尊重。你知道我说的家庭与金钱无关,我想看他生活在怎样的家庭里,是否有责任感,有担当。人品最可贵,当他们共患难的时候,他会不会抛下我女儿,任她风雨凄凄,无靠无依。他能不能对我女儿倾注全部的爱。在他家里我女儿能不能得到他的尊重,在婆媳之间关系中,他能不能做好那架桥梁?现在回想起来,难道这不是当初阿姨的选择吗?这也是我父母的择婿标准。可怜天下父母。当我为人妻,为人母的时候,才深深明白这些道理。

对叔叔阿姨现在只有爱,没有恨更没有怨。对他们的爱,与你无关。是他们的爱赢得我的心,在我心里我愿意做他们的女儿,他们当得起,受得起我这份微不足道的爱。与他们的付出相比,我这些爱又算得了什么。

那天叔叔阿姨和朋友们,把你的消息告诉我的那一刻,我的世界瞬间崩塌了。再没有什么比你离开,不辞而别的离开能带给我更大的毁灭性的伤害。那天晚上,一直不敢相信你就这样离开了我,瞪着眼睛看着房顶直到天亮。接下来的无数个日夜,每天如此。每当看到他们和养育你的阿姨,我紧紧咬住下唇,怕自己会哭出来。我坐在那儿,倔强地与他们长长久久对视。我要他们把你还给我,我要他们对你的不管不顾付出代价。阿姨心疼怜悯的抱我入怀,总想让我哭。我不肯哭,知道哭了,就承认了你已经先我一步走进我们曾经发誓要一起去的彼岸。我不承认你言而无信,不承认自己不够魅力,拼尽全力竟换不回一场倾城之恋。

云齐看出我内心那些极其卑鄙的阴谋,在婚房,在西沉的斜阳下,一巴掌挥在我脸上,逼迫我接受这个事实。他对天起誓,如果你还能回来,他不得好死。那一个耳光打碎了我的所有梦想与伪装,望着四周茫茫然注视半天,没有听到你斥责他的声音,没有在他身上擂一拳外加警告的声音。我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真的。你已离开,再不会回来。仅仅一瞬我内心瞬时崩溃,我没有哭,也记不得其笑。面前是云齐那副生不如死的躯壳,我想他和我一样痛不堪言。我麻木的走出婚房,走进前方一片黑暗。无尽头的走着——走着——无止无境,不知该何去何从。脑海里是一幕幕别后重逢的画面,如果你现在出现,我会一巴掌打在云齐脸上,告诉他你必须承受千刀万剐之刑,才能解我心头之恨。可是,没有!你没有再给我这个权利。

深夜,我将自己沉浸在苍茫的雾霭之中,毫无方向的狂奔。云齐任由我做出那些疯狂的举动。他就那样眼睁睁看着,我疯,我狂,我傻。直到东方朝阳渐渐升起,他带我回家了。我也接受了你离开的这个事实。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生相依,死相随。既然是我把你弄丢了,无论天涯海角我都去找寻你,上天入地也要追随你。

白天,我就去药店买安眠药,那时候药店规定不能买整瓶,一次只能买十粒。好,积少成多,一家挨着一家买。每家十粒,一趟下来也买不少。但我怕药量不够,把买来的药放在你书桌的第二个抽屉里,用你送我的礼品盒装起来,每放进一把药,我都会轻声唤,等着我,很快我们就能再相见。请你放慢脚步,请你在深夜时分,给我通讯,告诉我你所在的位置,只要我能得到一点你的消息,就算飞蛾扑火亦无怨无悔。

我请求云齐带我去寺庙,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轻转过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那一天,我跪在佛前,像个孩子般无助地悲声恸哭。压抑在我心里紧密缠绕的思念,希望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告诉你。

神啊!请你看我,给我勇气,给我信心,给我盼望和蔼,给我坚强忍耐的心——你带走了我的爱人,我的生命再没有什么意义,请你将我的命一并收回!你如此仁慈,让我们在生与死的夹缝里相聚一次——神啊!我最懂他,忍耐对他必是太苦,求你让我随他而去,补偿他在人世间未尽的爱情——相思有多苦,忍耐有多难,你虽然是高高在上万人敬仰的神佛,也请你不要看轻我们的煎熬,我不向你再解释,只求你给我一条明路,让我对他一路追随,世世相依。哪怕我们只有一箪食,一瓢水,在陋巷,我们亦无怨无悔。这个请求我替他答应,我们愿意苦难千世,换取生死相依。神啊!请你答应我的请求。好,你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

回头看是云齐那双关怀备至无奈的凝视,对他微微一笑。他惊骇到不能成言,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再笑过。随即,他脸上浮出欣慰的笑意,如火海中的苦金莲花。

  回去之后的当天晚上,我抱着阿姨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告诉她没有我的日子,要好好保重自己。阿姨对我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措手不及。疯疯癫癫的小魔女做出怎样奇怪的举动,在疼爱我的亲人眼中都不足为奇。我们互道了晚安。上楼的时候,我端了杯水,阿姨看到也不足为奇。一直有晚上喝水的习惯,以前一直都是你在做这些,现在只好我自己动手。

  窗外的夜,寂静而神秘,在一轮明月的照耀下,将这拿走你生命的世界爱抚的更是温柔。

  关上窗户,将这一窗美丽关在窗外。拉上淡粉色窗帘,打开那盏水晶吊灯,望着床头上方那张一米二长八十宽的俩人的合影。照片有光影,是一个如同天使般焕发着说不出有多美的两张金童玉女的脸——一对金童玉女的脸。

  我盯住那张照片,吃了一惊,内心就如同你表白时生出的那种激荡,澎湃出一片汪洋大海。对于不谐世事的小女孩来说,那是一场骇然的影片,惊险刺激飘进女孩的心。那一霎间,透过一张照片,看见了什么叫做美的真谛。

  完全忘记了在哪里,只是盯住那张照片看,看了又看,看了又看,看到那张属于自己的脸,已经消失了踪迹。

我抓起药一口吞下,每粒药都是希望,是另一个新生。忘了在哪本书上看到一句话;死亡不是一切结束,而是在另个世界新生。当时,还取笑说这句话的人不是神经病就是自大狂,就好像他自己去过似的。今天我特别赞同这句话,因为我也要在另个世界和我爱的人重生。

眼镜蛇是小王子的好朋友,可以送他回到他的玫瑰的身边。我却拥有一个驯养我的小狐狸。其实,我也是蛮幸福的,那只我心爱的狐狸驯养了我,从此我有了爱人和知音。虽然没有眼睛蛇那样的朋友,但是这些安眠药如同眼镜蛇一样,可以送我到天涯海角,去寻找驯养我的小狐狸。

我穿上你最喜欢的那件白色连衣长裙,梳理一下直直腰际的披肩发。仿佛又听到你的声音,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扔下梳子追着你打,你个臭流氓,本性难改。

等待是快乐又缓慢的,起码我感觉是那样。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听到你一直在耳边呼唤我。窗外的月光,透过窗帘洒进来,书桌上那束耀眼的玫瑰花渐渐地遥远起来。

风,沙沙地吹过,抚慰了那一颗受伤又惊恐不安的心。我浑身疼痛难忍,五脏俱裂,沉醉在半梦半醒间。想睁开眼,却睁不开,想睡,却总有人在耳边高声大喊,我像个困极了却硬被叫醒的孩子,那般不甘又无奈。我进入一个漆黑没有光亮的隧道之中,你知道的我怕黑,迷茫无助之时,我实在过不去了。于是,我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终于,我离开那片无边无际的黑暗隧道,看到一丝光亮。我睁开眼睛,寻觅你的身影。眼前却是你父母和阿姨,云齐、玉梅姐、李闯哥、明勋哥、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一双双关切的眼眸凝视着我。看到我睁开眼的时候,他们喜极而泣。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痛苦。我知道,他们把我救回来了。我还没有走到奈何桥,他们就把我从哪个世界拉了回来。他们都是刽子手。我恨他们。

你妈妈握住我的手,激动不已。“谢天谢地,终于抢救回来了。”

我冷冷地盯着他们,用一种仇视的目光来回巡视这个世界。“为什么救我?谁让你们救我的?我恨你们。我狠你们。”

我想所有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我,他们都不可置信互望,阿姨扑到我身边痛哭失声。你母亲泪眼连连,我的整个灵魂被冰冻三尺,敲打不如。声嘶力竭,拼尽全力,用一种吞噬的目光,可以毁灭世界的语气吼出来:“谁让你们救我,我恨你们!恨你们。为什么死得不是你们,李闯,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他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残忍的对待他?你们都去死吧,我恨你们。”我奋力拔掉针头,摔在地上,随手拿起手边能拿的东西,冲着人群砸过去。“你们都给我走,我恨你们,谁让你们救我。李闯,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我恨你。为什么死得不是你。为什么死得不是你们?”我奋力起身,紧接着外面走来几位医生,强行给我打针。我用狠毒的目光仇视他们,仇视世界。李闯我恨你,我恨你们所有人。

  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病房里陆陆续续来了好多人,各种不同身份的人。心理医生如同水流,一波又一波。终于二十天后我出院了。

  我得了严重的精神病,疯疯癫癫迷迷糊糊,谁也不认识。心里时常空茫茫一片,有时候会盯着一个地方,一坐就是一天。每当李闯哥和朋友们过去的时候,我就开始哭闹。你父母搁下所有的工作,和阿姨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陪护。我还出现自虐倾向,我在你房间里放了一把刀,只要他们不注意,我就会走进那个房间,拿出那把刀割手腕。不巧的是,只要我刚进去,就能被他们发现。我开始绝食,拒绝他们给我吃任何食物物。

  最后,你父母和阿姨终于忍受不住。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让我活下去。不为别人,为了你也好,为了未尽的责任也罢。哪怕做个活死人也行,总之,不能再这样自虐。

  那时你父母和阿姨都比现在年轻,但,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望着几位老人一片赤诚的守护和爱护。我的眼泪潺潺流下,他们是你最爱的人呀!我怎忍心如此折磨他们?我混账,我该死。怎忘记了你教导我的百善孝为先,我竟然让这些不惑之年的老人,在我面前下跪,苦苦哀求,

  我从床上下来,跪在他们面前。痛哭失声,他们紧紧抱着我,我们相互依偎,相互取暖。毕竟,我们最爱的人不在了。都想找一个感情寄托。

我从未见过你妈妈落泪,那阵子是我见她哭得最多的时候。我祈求他们原谅我对他们作出的伤害,祈求他们继续爱我,我也将用毕生的爱来回报他们。祈求他们给我活下去的勇气,祈求他们永远不要忘记你,祈求你在那边的世界里,永远没有痛苦。

我终于在阳光下越变越鲜明起来。流去的种种,化为一群一群蝴蝶,虽然早已明白了,世上的生命,大半朝生暮死,而蝴蝶也是朝生暮死的东西,可是依然为着它的色彩目眩神秘,觉着生命所有的神秘与极美已在蜕变中彰显了全部的答案。而许多彩色的蝶,正在心雨湖飞来飞去,飞去又飞来。就这样,我一年又一年地活了下来,只为了再生时蝴蝶的颜色。

我想这对所有父母来说,都是一种刻骨且难言的痛苦。在我跌进深渊的时候,是他们不顾自身不惜一切代价救出了我。以前,总觉得老天对我太不公平,给我一场惊世骇俗的倾城之恋,却以悲剧收场。现在回想那些走过的路,遇到的人,一丝甜蜜和些微的怅然交错地流过全身,而今我仍然很爱他们,比以前更爱,甚至于上帝要一命抵一命,我依然义无反顾舍我护他们而生。这些爱,与你无关,与一切无关。这是我们以后的人生,是没有你的世界,有他们的人生。

对于二老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亏欠他们太多太多,我想如果有机会,让我们并肩站在他们面前,郑重其事地道歉。真心诚意告诉他们,爱他们,又误解他们,是我们今生都无法弥补的错。

父母对于子女的爱,隐忍,包容,长久且又情深。以前,我们都不懂,如今懂得这平凡的生活中,不就是因为拥有那份爱,才可以使我们更加宁静平和吗?

  看到你点头同意,我很开心。我知道,那个深夜,你站在窗前沉思的时候,已经为自己过激的言辞后悔不已。我也知道,这些年,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

  叔叔阿姨站在我面前,我前跨一步,微笑着伸出双手,就这一步,十几年的光阴飞逝,心中如电如幻如梦,流去的岁月了无痕迹,而我跌进了时光隧道里,又变回了那个孩子——无法无天。

  他们擦亮了我的眼睛,打开了我的道路,在我已经自愿淹没的少年时代拉了我一把的恩人,今生今世,一切有形的都无以回报,恩重如山,我怎样回报?

  现在我对你别无所求,我希望你可以护佑他们快乐安康。我知道,你能做得到。这是你欠我的债,过了今生,下辈子,你再还你今生欠下的债。

  如果死去会给留下的人带来痛苦,我宁可留到最后一个离去,让我爱的亲人,在幸福之中开心的离开。所有那些背负的痛苦,全部交给我,让我用我的爱与眼泪,给你们开辟一条通往天堂的幸福之路。

  话就到此吧,现在已经深更半夜。你也即将回去,结束这段庄周梦蝶般短暂的相聚。我悄悄告诉你,这件事,是属于我们的,是我们的红尘私语。如果有天,你有时间,可以随时来监督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爱你所爱,想你所想。惜你所惜,悟你所悟。人生圆满,大抵如此。走好,不送。

你的目光沉静,祥和,没有一丝哀伤。我报之以微笑。静静地凝视你存在过的方向,轻轻告诉自己,就算时光倒流,生命重演一次,我选择的仍是这条同样的道路。我今日担着如此重担,下辈子同样希望拥抱这样轰轰烈烈的人生。这是矛盾宇宙平衡的真理。

  你蓦然转身,对我微微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我的心充满柔情,为了这个,我已等待的太久,太久......

                                                              玉琼

                                  2018年10月14日星期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第一眼看到七年七个远方,众筹6777去远方时,我很感兴趣,但是我并不觉得自己能筹齐6777元。抱着试试看,反正报...
    玉林林林林阅读 103评论 0 0
  • 5月19日深夜,华中师范大学广东校友群里出现了一个帖子,“华中师范大学赴广东参会人员名单”: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
    兰桂腾芳阅读 1,016评论 0 0
  •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后来我猜,我妈一定是《西游记》看多了,想学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那一章的画圈法术。只不过孙悟空是...
    妙雨生花阅读 340评论 8 14
  • 陈子墨/文 (原创) 上个月,我妈打我电话,跟我说大爸爸(姑父)生病了,要动手术,你知道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
    子墨书坊阅读 252评论 0 2
  • 【图案&款式】 要穿正装,不要花哨,什么蝴蝶结、小花边、非毛料、非棉的质地都不行,衬衣必须是白色,正装要黑色,不要...
    伞伞阅读 2,814评论 1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