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在第一眼看到七年七个远方,众筹6777去远方时,我很感兴趣,但是我并不觉得自己能筹齐6777元。抱着试试看,反正报名又不要钱的心态上了这趟“黑车”。

开始众筹的这些天,我并没有收到很多众筹。因为我没付出,也不大敢在自己的圈子里公开这件事。看着其他的朋友陆续完成众筹,我开始了一些动作,尝试用我的一些价值和别人交换。我在刘多维发起的得到第一单身社群——【找到】进行了一次题为“追求心动女生的误区”的分享。我觉得是实实在在的刚需。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能作为交换的价值。(另一方面看这句话,我觉得自己没什么价值。)

另一方面:我依然不相信自己能完成该项目,除了发两次朋友圈之外,两个群之外,没有其他动作。觉得自己不值得别人支持、付出。

对身边的朋友,我羞于启齿。我所参加的活动我都不会告诉他们,那对他们来说都像是传销组织。我觉得他们会说我装逼,嘲笑。反之,在我内心我也不想与他们为伍,他们是不思进取,贪图享乐,挥霍光阴,迟早被淘汰的一类人。另一方面,我似乎想通过参加这些他们闻所未闻的活动、课程,来反击他们的嘲笑。因为伴随着他们的嘲笑,我在心里都会暗暗鄙视他们。

然而我在众筹时只注意到别人没有义务支持我,我能提供什么价值让别人心甘情愿为我的梦想买单。但对家人给出的支持却熟视无睹。甚至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对家人的支持感到理所应当。

他们关心我,以他们最擅长的方式。他们以“打是亲,骂是爱”为育儿信条,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因为这是他们能接触到的最好教育理念。也见证过很多朋友“严加管教”出了很多成绩好的孩子。他们也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希望子女以后能生活的更好,不用重蹈自己人生的轨迹。

他们逢年过节的吵架,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陈年往事也吵架,让我内心十分自卑和痛苦,不敢让朋友到家里做客,不愿意向他人提及自己的父母。我认为他们没给我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随着思想的成熟,我也渐渐开始理解他们自身的成长环境和家庭教育影响了他们的性格,但在看不到的内心角落,我依然有些怨责,向他们索取,却忽视了父母作为独立个体也需要处理他们夫妻间的矛盾

因为众筹,我才真正发现我依然在误会她。我认为她的担心是对我的约束。她以爱为名阻拦我的脚步,即便我的脚步是虚假的,是自我安慰的。

当时的困境只有自己体会的到,心有余悸,就好比当年涨水,你掉水里,我那年做了一件让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错事,还好没造成后果,要不能死都不够。你年轻好奇,是可以理解,但是一旦选择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就人生苦短,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人理解和同情,好多登山队员也经历山崩,雪崩,造成人家骨肉分离,后勤部队安慰了几多?

我能感受你的担心和恐惧,面对雪崩,山崩这些自然灾害我们没有抵抗力,但是当年涨水,如果我会游泳就不用担心,所以有些伤害是可以通过学习不同的技能避免的。就像习武防身。大漠也是一样,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技术手段避免。所以,我更希望得到你的支持和鼓励,让我更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当年我落水的情节让她心有余悸,而对我来说不以为意。从我的回答可以看出我依然以实际行动忽视着她的担心,索要对我的支持。唉,自私的人呀~

可爱的人呀。

一个人的成就大不过他的梦想,一个人的梦想大不过他的所见所闻。本来我已经快打消了众筹的念头,顺便收获一个自己的价值在哪里的迷思。但她在我将要放弃的时候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励,是啊,其实她一直都在支持我,鼓励我,只是被遮住了双眼,我没有发现。

通过众筹,他人收获资金,收获去敦煌获得成长的机会,虽然我可能没有这个机会,但是我也收获了成长,收获了对自身的重新认识,还收获了这句话: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