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5月19日深夜,华中师范大学广东校友群里出现了一个帖子,“华中师范大学赴广东参会人员名单”: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党委书记何××……。

何××,这个名字我再熟悉不过了。当年,我在华师读本科的时候,何××就是我的辅导员。17年没见面了,17年没有联系了!难道真的是她?她当书记了?

带着这个悬念,我参加了华中师范大学广东校友分会在佛山顺德举办的2016换届大会。我要会会何老师,我要亲眼看看何老师。

5月21日早上7时,我从广州海珠区出发,乘地铁到广州南站。组委会提前几天通知,南站有专车接送,直达顺德中欧国际会议中心。

8时20分,我到达广州南站地铁F出口,笑容可掬的师弟师妹们早就在此等候,他们统一着红色上衣,手上举着指示牌子,牌子上印着“华中师范大学广东校友大会接待点”。在他们的指引下,我上了大巴车。车上的校友们互不认识,但都一见如故,聊的非常开心。

车子行走了五十分钟,到达会议中心。偌大的会议中心,座落在青山绿水间,环境优雅,气势宏伟。


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宽阔的台阶上雨水缓缓流淌,把台阶荡涤得干干净净,我拾级而上,乘电梯到了三层。三层电梯口,身着红色衣服的志愿者们看到我,热情迎了上来,引导我签到,领取纪念品。

我如沐春风,信步走入会场。可容纳一千多人的会场来了好多校友。主席台铺上了地毯,发言席摆上了鲜花,巨幅“华中师范大学校友总会广东分会2016年校友大会”非常醒目,场面非常壮观。

举目望去,人头攒动。有白发苍苍的老年校友,有志得意满的中年校友,也有刚从学校毕业的意气风发的年轻校友。校友相见,分外激动,不分年级,不分年龄,大家都是华师的一分子,都是一家人,其乐融融。

何老师来了么?我在人群中寻找她。

那个皮肤白皙,戴一付金丝眼镜,温文尔雅,每时每刻保持淡定从容神情的何老师。

1995年,我考入华中师范大学。9月1日开学那天,在华师图书馆前,接待我的就是何老师!何老师比我年长几岁,她是华师87级中文系的本科生,成绩非常优异,毕业之后直接留校担任辅导员。我是她带的第二届学生。

开学第二周,何老师找到我,对我说:“你的普通话带有浓重的南方口音,很不标准,你要抓紧时间练啊!要不普通话考级你就麻烦了!”确实,我这个南方人普通话很差。此后我跟着同学学,跟着老师学,学他们的发音,鹦鹉学舌般地从头学起。这是何老师单独找我谈的第一次话。

1997年3月一天晚上8时,何来师突然来到我宿舍,我当时在摆弄一个收音机,看到我在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何老师严肃地对我说,“你不去上晚自习?”“下午踢了球,回到宿舍有点晚了,就不去了!”“马上就要进行英语四级考试了,你有把握吗?”“这个嘛!我,我。”我的英语基础不好,学起来非常吃力,我真的没有把握。“今年6月四级你过不了,你明年还得接着考。”何老师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要害。“是,是,我现在就去上自习。”果不其然,英语四级考试,我只考了61分,好险。如果没有何老师的督促,我恐怕要考两次,甚至三次。

临毕业之前,我联系了上海一所中学,该单位需要我试讲,为此我千里迢迢跑到上海去。试讲效果还不错,上完课以后,该学校校长马上提出要和我签约,我求之不得,一个人在协议书上签了字。然后把协议书给了他,还没等他在协议书上签约,我就返回武汉。

回到武汉以后,我向何老师汇报情况,何老师也很高兴,对我表示祝贺。同学们知道了我和上海的某个中学签了约,也都为我这个未来的上海人感到高兴。

可是好景不长,一个星期以后,我打电话过去,了解协议书的情况。不料,该学校校长说,他已经录用了另外一个毕业生。

“到底什么回事,我不是签了么。”我问他。“是的,你是签了,但是我没有签!”听了这话,我差点晕倒。我回想起来,我当时因为有急事,自己签了字以后,把协议书交给校长,然后匆匆忙忙赶回学校。不料,该校校长没有签。之后,他把协议书原封不动地给我寄了回来。

何老师听到我这个情况,立即与该校长联系,但是该校长态度蛮横,不予以理会。我去上海工作泡汤了,为此,我消沉了好长时间。何老师及时地给我重办了一份协议书,并鼓励我勇于面对这次挫折,把握住下个就业机会。

随着毕业日期监近,绝大部分同学们都找到了满意的工作,而我还没有着落,我为此东奔西跑,象热锅上的蚂蚁。

何老师为我千方百计牵线搭桥,联系了湖北省林业厅、广西柳州经济干部学校等单位,但我都没有与用人单位达成协议。

在离校的前两周,何老师联系上了海军南海舰队的一个部队,把我推荐给了该单位的领导。一面试,该单位领导非常满意,就直接和我签约了,解决了我工作这个大事,同时又圆了我从军的梦想。毕业之后,我直接到部队任职,一直到去年才转业到地方工作。如果当时没有何老师的力荐,我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子。

“师兄你好!”迎面走来一个师弟,他向我打招呼,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中。“师弟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我俩握手寒喧。他是2006级中文系的校友,也在广州工作,前段时间我们参加一个聚会互相认识了。

上午10时,主持人提醒大家,“请大家各就各位,会议马上开始!”过了两分钟,主持人话音再次响起,“让我们以热烈掌声欢迎华中师范大学马×书记和母校领导的到来!”全场起立,掌声雷动,马×书记一行从右侧步入会场,在第一排就座。

马×书记,历史学博士,这位学而优则仕的学者型领导,先后任华中师范大学常务副校长、校长、党委书记,学术成果丰硕,领导有方,受到广大校友的爱戴。

醒师舞动,隆重的开幕仪式开始了。


何老师呢?她在哪儿?我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把第一排的领导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没错,左四位子上一位女士,留着长发,着一身红裙,她前面的座位牌赫然印着“何××”三个字,难道是她?

在我的记忆里,何老师脸有点圆,可她脸有点瘦削;何老师戴着眼镜,可她不戴眼镜;何老师皮肤白皙,可她的皮肤白里透红;何老师扎着头发,可她留着披肩长发;何老师温婉可人,可她眉宇透着女强人的干练气质。

是何老师吗?印象中的何老师与当前的何老师不太吻合,不是吧?不是,那又是谁呢?难道华师有两个何××老师。

此刻舞师的小伙子正在兴头上,做出几个高难度动作,现场欢呼雀跃,鼓声震天。

但我无暇顾及,还是问个明白吧!

我径直走上前去,“领导你好,我是95级中文系的学生阿翔!”“你说什么?大声点!”“我是95级中文系的学生阿翔!”“哦,我是95级中文系的辅导员!”“何老师,真是你啊!”

是她,就是她,何老师,我的辅导员!

时刻17年,我又一次见到了我的何老师!瞬间,我无语凝噎,华师学习生活的场景历历在目,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脑海中回放。我魂牵梦绕的华师,挥之不去的华师情结,在这一刻汇聚,我百感交集。

但是现场的情况,又容不得我长时间逗留,我只好对何老师说:“等会,我再找您!”“好的,等会见!”

我回到位子上,在华师95中文的微信群发布了一条消息,“何老师到达佛山会议现场!”

“上相片!上相片!”同学们很快就有了回应。有好多同学毕业以后与何老师未曾谋面,迫不及待地看何老师的模样。

“稍等!”我给同学们回复。

舞师表演完毕,全体起立奏国歌,接着,第一届广东校友分会会长吴××讲话并作工作报告、第一届广东校友分会副秘书长刘××作财务工作报告、第一届广东校友分会副秘书长李××汇报相关章程修改意见、华中师范大学副校长、校友(总)会常务副会长黄××宣读新一届广东校友分会组织机构成员名单、新当选的广东校友分会会长潘×讲话。

会议议程依次进行,但我心神不定。瞅个间隙,又走上前去,对何老师说:“老师,我给你拍张相片!”何老师摆了个“POSE”,端庄得体,落落大方。我用手机给何老师拍了两张相片,加了她的微信。然后把相片传到华师95中文微信群。

微信群一片哗然,阿华和阿丽说:“还是辣么年轻!”阿霞说:“同感!”阿军说:“我的亲姐姐啊!”

我在微信上给何老师留言,“何老师,你珠三角的95级学生请你去广州玩!你看今晚上可以么?或者明天?”

不久,何老师给我回复,“我今天下午就回武汉去了,这一次与校领导一起来参加广东校友会换届大会,统一行动,虽然非常想见大家,也只好先回去,假期我再安排时间来广东。”

没想到何老师行程安排的这么紧。“你给领导请个假,明天再回去?”“这样不好!现在正在开展‘两学一做’教育!”也是啊,何老师是一名处级干部,怎么能够随便请假呢。

会议继续进行,外省校友会代表致贺词、校友(总)会秘书长王××与广东校友分会会长互赠礼品、地方校友会与广东校友会互赠礼品、表彰广东校友分会优秀校友和活动积极分子以及学子之家、鸣谢本次大会赞助企业和捐款校友、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校友(总)会名誉会长马×讲话。

中午12时,会议结束,大家走出会场,来到大楼前的台阶上合影留念。

我抓住间隙,与何老师合拍了两张照片,然后上传到微信群,引起了强烈反响。阿昊说:“阿翔凸显了老师的年轻!”阿婷说:“何老师还是那么年轻,逆生长了!”阿娟说:“何老师比当年还要漂亮!”阿平说:“何老师比我记忆中的还年轻,更漂亮了!”

更漂亮了,这话一点都不假。岁月是一把杀猪刀,把我尔等的容颜修得坑坑洼洼;岁月又是一把美容刀,把何老师修得如出水芙蓉。

合影之后,大家来到餐厅,开始用餐。席间,我向何老师敬酒,何老师开怀畅饮,一饮而尽。

相聚甚欢,师生难得一见。我简要地向何老师汇报毕业之后的历程和珠三角其他同学的情况,得知我们这些学生如今都发展的不错,何老师会心地笑了。

下午2时,何老师与马书记一行前往广州南站,搭上回武汉的高铁。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何老师,何日君再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我平凡的生活中,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温馨,那么的值得感动。虽然几经波折,但是牵着你们的手,带着你们的期望,...
    诗绥阅读 63评论 0 0
  • 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陪妈妈睡觉了,想必已经很久很久……当我合上书页走进房间,轻轻推开房门时,妈妈已经睡着...
    云水禅心_阅读 296评论 0 2
  • 最近装修,由于有时工作忙,经常拜托妈妈去帮忙。前天,趁着休息,还和妈妈一起打扫了卫生。满天飞扬的尘土,角角落落的清...
    亦诗诗阅读 108评论 0 2
  • 母亲节还有几天,我要先发文字,以为纪念。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刘凤悦律师阅读 134评论 3 1
  • 养宠物在历史上已经有很长时间的历史,不过以前的宠物大多具有很强的功能性,比如养马就是为了长途跋涉的作为重要的交通工...
    丸子思密达阅读 3,32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