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Empire 論君王 • 罣礙 X 猜忌 | 齊文昱老師英文觀止•筆記 002

•  ... ...

好了,

第一句話他講出了這樣一個事實,

就是說 :

那些可以

面對自己的江山社稷,

垂拱而治的人,其實並不快樂。

他們一種痛痛的隱憂在於,

四海之內,

他已經                       (。・・。)

不再需要雄心,

不再需要欲望,也不再需要未來。

( 這是第一個句子。)


那麼,我們再往下面看。


◆   (。・・。)


• 002 

And this 

is one reason also of that effect 

which 

the Scripture speaketh of, 

‘that the king’s heart is inscrutable.’ 




| 培根的文章

  邏輯非常嚴謹一環扣一環



那麼,

因為

前面他講過這個君王阿,


他不需要那麼多欲望,而往四處看,

每個地方好像都有風險,都有驚惶,


所以你會發現,他就變得很不快樂呀,對吧。

必然會鬱鬱寡歡,然後滿臉陰鬱。

這是可以想到的。


所以他說,

由於上面的事實,

必然會導致另外一個結果,

        effect 

( 不就是結果嘛。)


什麼結果呢?

也就是

the Scripture 上面所講到的一句話。


so what is the Scripture? 


這個

大寫字母 Scripture 是什麼東西呀?

就是聖經呀。



也就是聖經當中講過的一句話。

這句話在聖經箴言篇裡面,

有興趣可以去看。


這句話是這樣說

叫,

‘that the king’s heart is inscrutable.’


有一個詞,叫

inscrutable

這個字什麼含意?

有一個詞根,叫

s-c-r-u

scru means careful


比如我們講仔細地閱讀文字,對不對。

然後

我們去一個一個字地

去精讀,去細讀。

叫,

scrutinize


( 也就有這個詞根在裡面了。)


所以呢,


inscrutable


means 

something so difficult, so impossible

You can never read it.


所以 inscrutable 它的含意是表示

        沒法兒讀懂的,
        沒法兒理解的。

                                      這個意思



所以聖經上,培根

源引的這句話說,

‘that the king’s heart is inscrutable.’


是指

王者之心,

永遠難以測量,永遠難以揣奪。


這個意思。


而這個聖經這句話呢,

前 面

培根然後給出了 原 因,是 

因 為 

他  

沒有 desire 

但,卻有 many things to fear




來源 : 齊文昱老師




再往下面,


• For multitude of jealousies

  and lack of some predominant desire 

  that should 

  marshal and put in order all the rest, 

  maketh any man’s heart 

  hard to find or sound.


其實他說不光是王者如此。


生活當中的每個人

哪怕販夫走卒

也如出一轍

只要你生活當中沒有上進進取的動力

同時四處又有很多罣礙

又有很多憂患

那麼你必然

然後六神無主  日漸憔悴



我們看這個句子阿,

第二句話他說


For multitude of jealousies, 


問各位一個單詞

什麼叫 multitude ?

這個字以前講過不止一次。

multitude

means a huge number of something

表示大量,對不對。

大量,叫 multitude 。

這個字見過好多遍了。


那麼,再往下這個字,叫

jealousies

我們現在呢,

一看到它,

會想起忌妒這個詞,對吧。

其實在這兒呢,
用得是一個比較早的含意。



來源 : 齊文昱老師



你發現,在我們的課件上面阿,

凡是那些就是

過去的用法跟現在不太一樣,

或者某個含意現在不怎麼用了,

我都會用橘黃色的字給你做標注。

而現在依然在用那些含意

都是淺黃色的字。

你可以關注一下。



那麼這個 

jealousies


in old manner it means suspicion

在比較古老的辭典當中,辭書上你查一下,

你發現這個詞還有一個含意,叫什麼?

叫,

            猜疑

或者叫                          ◆

                          疑忌




你發現

周圍有大量的事物,大量的人,

大量的事,讓你去

猜疑 


and lack of some predominant desire


同時呢

你又 缺乏 那些

predominant desire

缺乏  那些

能佔據你  身 • 心

的         雄心 和 願望

predominant desire


那麼,人如果有了雄心和願望,

有了 desire 會怎麼樣呢?


他說



人 生 當 中 

有  desire   太 重 要 了。




這個願望可以去

marshal and put in order all the rest,



我問各位一個短語吧,

看一下我用紅色字做的標注阿。


來源 : 齊文昱老師




內心中的這種  願望,

當然也可以說  野心。


其實差別不那麼大。


那麼,總能幫你去

marshal and put in order all the rest


all the rest

means all the rest things in your life


all the rest

是你生命中其他的部分呀,
生命中其它的光陰,
其它的時日,其它的歲月。


前面一個短語呢,是

marshal and put in order 


so what is marshal?

marshal 

做動詞,我們也用過,

而且在培根,論學那一篇當中,

事實上是用過這個詞的。


marshal 

means put together and 

arrange something in a nice way


什麼含意呢?

就是

把一些東西,

然後進行歸總,進行管理。

put together and arrange in order 

or arrange in a nice way


他說

你人生當中

如果有了


一個特別明確的目標



你每天為了這個目標在努力

你發現除了這個目標之外

其它的事情

你不用太多關注

自然會變得井井有條



昱先生:能懂這句話嗎?



Whenever you have a goal 

clear in your heart and in your soul,

then your every day routine

must be in apple-pie order.


而相反

一個人如果內心當中沒有目標


All of your days may possibly 

end up in a terrible mess.

那麼

生活往往就一團凌亂,對不對。


所以他說

你有了這個雄心,這個目標之後

這個目標能夠去

marshal and put in order all the rest,

生活的其餘部分。


再往下面,



他說,

如果有了太多的這個,這個,這個,


猜 • 忌


但同時呢,又缺乏一個目標,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會怎麼樣?



maketh any man’s heart 

hard to find or sound.


就會讓每個人內心

然後

變得

撲朔迷離   別人難以解讀。



這個意思。

言外之意,

他說


不光是君王之心深不可測,

生活中任何一個人,

只要你沒有目標,

同時有太多猜疑,

你的內心一定是猶疑不定,

別人也難以解讀出

你心裡面的真正的聲音的。


這是第一句和第二句話。
聽明白了嗎?
明白之後,敲一。

往後面看好嗎?







在這兒呢,

我們來做一個展開。

做一個 Exploration


這個展開是什麼樣的呢?

你發現

培根的文字阿,

事實上有他非常巧妙的地方。


他的文字阿,

我 (昱先生)

覺得 大樸無華,是一個整體的特點。


就是有那種像大理石一樣的莊嚴感。


就是他的句子讀出來,

你會隱隱聽到一種金石之聲。


這是其他任何一個名家 

所無法去比擬的。

這個就是  Francis Bacon


那麼他的文章中如果說那麼


大象無形

而且

大樸無華,


有沒有一些特別精采的

或者精緻的一些語言技巧的東西呢?


我往往會說一個人如果手筆大

就不會太在乎那些小的技巧了,

其實也不盡然。


培根呢,

在文章當中事實上

有很多,很多,技巧含量很高的

這樣的文字寫法。

只不過,不是那麼容易被發現。


比如,在什麼地方呢?

比如

培根特別擅於用不對稱的排比。


這個 不對稱的排比 呢,

英文叫法是這樣的,

Asymmetry in Parallelism


我們知道

排比一般是對稱的,對不對?


比如

A and B 

這樣一個結構。


我們會說

up and down

high and low

...

它都是對稱的。


但是培根呢,他可以用不對稱。

各位再看一下剛剛這句話。


來源 : 齊文昱老師


他說 

如果你有了

內心中一個篤定的一個願望的話,


這個願望能幫你去幹嘛?

大家看一下,

倒數第二行


marshal 

and 

put in order all the rest,


幫你去安排,此外,

你生活中的其他事務,

並且呢,

讓這些其他事務呢,

變得井井有條,


marshal and put in order


你發現 這個

and 

我用紅色的,很大的字

做了很大的標注,

它是兩重排比的一個 支點


但是這兩邊呢,

我分別用黃色和綠色做標注,

你發現兩邊的長度並不一樣。

大家發現了嗎?


這個就是

一種所謂藝術創作上不對稱的排比。


叫,

marshal 

and put in order all the rest,


而,

以前我們講過

如果每個地方都對稱,對吧。

兩邊嚴格地長度都一樣,

那麼這個時候呢,

這個句子就會顯得太工整,

太機械。


那麼,

這個地方就是一種不對稱的排比。


那麼,

我們能不能去模仿和借鑒它呢?

是可以的。


就是你要發現,像這個寫法阿,


marshal 是一個動詞,

然後 

put in order 讓什麼井然有序,對吧,

是一個動詞的短語,或者動詞詞組。


但是,兩個呢,

都可以引出同樣的賓語,

叫,

                      all the rest,


所以呢,

把這個共同的賓語放在後面,

前面兩個動詞,

一邊是短的 marshal 

一邊是長一些的,

叫, put in order 


那麼,自然就構成了

這樣的一種不對稱的排比了。


我們來做一個翻譯練習。


莊子的一句話。

天地與我並存,萬物與我為一。


來源 : 齊文昱老師



感覺有氣勢吧?

天地與我並存,萬物與我為一。


我們一起 

設計 

一下怎麼翻譯。


那麼在翻的時候,

你發現,

剛剛那句話阿,

人家培根那個句子,

賓語

是一樣的,都是 all the rest 。


你發現莊子這句話當中呢,

它的賓語也是一樣的。

哪一個字是賓語,能找到嗎?


天地與 我 並存,

萬物與 我 為一。


對。

很多人發現了,是

我。


換句話說呢,

像這句話前面還可以加一個介詞,

叫,

with me


因為有個 與我,對吧。

with me

這個是賓語。


那麼,主語是誰呢?


主語應該是 

天,

地,

萬物,

這些東西。

天,還有地,還有萬物,對吧。


那麼再往下,

我們能放在中間,

然後,來做這個

不對稱的排比結構的這個動詞。


動詞詞組是什麼?


一個是 共存,一個是 為一


你需要把

共存 和 為一,找到動詞,

用 and 連結起來。


而且做為這個專項鍊習呢,

能不能保證一邊長,一邊短,

來構成這樣一種,恩,

寫作美學上的這樣一種不對稱的美。


能不能懂?


給大家分享一個

我 (昱先生) 的翻譯版本。

看一下,



來源 : 齊文昱老師



你發現

這當中的主語是什麼呢?


The heaven and the earth

as well as all the beings in between,


天,地,

還有天地間所有的東西。

不就對應了

天地萬物,這四個字嘛。


The heaven and the earth

as well as all the beings in between,

• 這是主語


那麼,

再往下呢,

它這個共同的賓語,

包括前面一個介詞是 with me


動詞呢,我們提出兩個,

一個是並存,叫,coexist


那麼再往下一個詞組,

就是 

融為一體呀,叫,

mingle into congeniality 


所以連在一塊兒,

你發現就會出現

這樣一種效果了。



來源 : 齊文昱老師



coexist 

and 

mingle into congeniality 

with me.


正好也是一邊短,一邊長。


這樣一個嚴格,模仿出來的,

這樣的一種不對稱排比結構。


能聽明白嗎?


有時間,你自己也去試,

試過幾次之後,

然後這個技法也就屬於你了。


而且我想說一點呢,

就是

英文觀止這個課呢,

事實上到底大家應該去學些什麼?

我覺得其中一個非常落地的一個作用

是指導我們的寫作,

因為你發現每節課

我在課上都跟大家去分享一些

我所寫的一些句子,包括翻譯的句子。


...

...



你比如說,像這句話我在翻的時候,


天地與我並存,萬物與我為一。


主語是天地和萬物。


我為什麼不說,

The heaven, the earth, and 

all the beings in between,


為什麼不這樣說?


而我要說

The heaven and the earth

as well as all the beings in between,


因為在咱們讀書當中呀,

我發現這是一種非常巧妙的

把三樣東西聯合在一起

的一個寫作結構。


前面先用一個

and ,然後再用一個

as well as 


誰用過呢?

我們來看一個句子。


有這麼一句話,


It is a surprising and memorable, 

as well as

valuable experience,

to be lost in the woods any time.



他說


我住的房子周圍有一片神奇的樹林,

有些時候呢

我會去林間散步

走著走著,再也看不見來時的路,

但迷路了,並不恐慌,

你發現

這種經歷於我而言,

既是驚喜又是難忘的記憶,

同時更是一生當中

值得我去好好把握和珍藏。




對吧,

梭羅這個句子,在瓦爾登湖裡面,


surprising and memorable, 

as well as valuable 


多完美的連結結構阿。


所以你把這些東西呢,

一點一點學過來,

這樣,我們的寫作

就一點一點地完美起來了。

是這樣一個過程。


那麼,這句話看明白之後,

如果你聽懂了,

這個不對稱的排比,

敲一,

我們就看後面的句子了,好不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