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替代性 —— | 齊文昱老師英文觀止筆記


.




008 Economy (1)

Henry David Thoreau



002

Their fingers,
from excessive toil,
are too clumsy
and tremble too much for that.


這個呢,
事實上,
是對第一句的一個加強。

Their fingers 他們的手指
from excessive toil

AJNA





toil,
連續地辛苦工作,叫,
toil

那麼,
他們的手指,
他們的雙手,本來很靈巧。

假想一下,
如果去彈撥豎琴,
可能會演奏出飄渺的仙樂。

但,事實不是這樣。

每天呢,
用手指
去做一些無盡無休的
煩勞的工作。


那麼,再往下。

are too clumsy
and tremble too much for that.

以至於呢,
在這樣的歲月輪迴當中,

原本
靈巧的手指,
慢慢地變得笨拙,

甚至呢,
隨著年記加增,
不知不覺,白髮蒼蒼,垂垂老矣,
手指開始顫抖,

就根本再也沒有可能,
去找尋和採擷那一份

生活,
能賞賜給他的甘美果實了。


Actually,
the laboring man
has not leisure
for a true integrity day by day;

he cannot afford to sustain
the manliest relations to men;

his labor
would be depreciated
in the market.


看一下,

這個也是任何一個年代下,

他在描寫
人世間的這樣的悲苦,阿。


所以呀,
我有一個感受,阿,
所有那些智者,
智慧的人呀,
他有一個重要的前提。

他,
一定有深深的參悟,
去了解
人世當中,所有的悲傷,和
人世當中,所有的困苦。

明白這些之後,
他才會有很多反思。

反思之後呢,
仰俯天地,他才更加清晰,
在這個時間下,
此時此刻,
他的生命該為這個世界,
帶來一些什麼。




Actually,
the laboring man
has not leisure for a true integrity
day by day; 


說這些
每天晨晨昏昏,
然後,
忙於工作的這樣的一些人,

他的生命當中,
每天呢,就是為了生計,
然後在輾轉奔波。


後面幾句話,
其實特別特別的震撼,

很多時候,
這個人,根本就沒有尊嚴可言。

那麼,
我 (昱先生),
為什麼會讀出尊嚴這個意思呢?


什麼是尊嚴?

尊嚴當中,
一個
非常重要的前提是


在任何情況下,
你能夠去捍衛自己的原則和底限。



這叫尊嚴。


integrity

尊嚴,原則,底限。


這句話,你能不能體會?


就是很多人呢,
忙於這些勞作,
忙於
             labor


忙於去養活自己,
無聲無形當中,
放棄了很多尊嚴,
放棄了很多原則。


對吧?


因為
你太渴求得到一樣東西嘛,
所以
沒有什麼不可以放棄,
沒有什麼不可以妥協嘛。



再往下,


he cannot afford
to sustain the manliest relations
to men;


第二句話,
又把第一句話又加深了。

就是說,

很多時候呢,
迫於衣食之際,
迫於去達到自己欲望的目標,
然後,
迫於去獲得自己的財富,

以至於呢,
讓自己說很多違心的話,
很多時候呢,
甚至,奴顏卑膝。

不可能,
或者真的承受不起,
或者說,沒有資格

cannot afford

讓自己真正
像一個男人一樣,
慷慨凜然地和別人去交往,

manly,
像大丈夫一樣,像男人一樣。


跟上句話相銜接,

這個不就是為了欲望和目標,
放棄了尊嚴,
放棄了原則嘛?

再往下,
雪上加霜,這個悲劇當中,
還有更為深重的一層,

his labor
would be depreciated
in the market.


他在辛苦地勞作,

比如說,

一個工匠,
然後,今天,可以做十件工具阿,
然後,明天又做了十五件,
然後,後天又怎麼樣。

阿,
不分白天黑夜努力地去工作,

以至於
腦子中什麼都不想,

但,放棄了尊嚴,
然後,沒有時間去思考,

放棄了很多原則,
為了把自己商品賣出去,
這些都不算。

還有一重更可悲的,
在當時的這樣的
社會變化和市場格局下,
他的勞動產品在市場上,
只能不斷地

depreciate


depreciate

means
diminishing in value
over a period of time

就是

慢慢地貶值了。





這個文章,
非常非常地犀利呀。

你真的很難相信,
這個是梭羅寫的。

梭羅以往給我們的印象,
閒雲野鶴阿,
看淡風雲的感覺。

這個文章不這樣。


那,
再往下,
他就思考一個問題了。


為什麼,
很多人製造的商品,在市場上會貶值?



有外部的原因,
然後呢,
也有內部的原因。


......


那麼內部原因呢,
其實,就跟


一個人,
做什麼的價值,有很大關係了。


這個呢,



做的東西,或生產的產品,
什麼時候是不朽的?



有一個
非常非常讓人抬頭仰望的詞,


叫,


irreplaceable


或,它的名詞,
叫,


irreplaceability


it means
it is so fabulous;
it is so unique that
nothing can replace it.


這個,叫,




不可替代性。






如果一樣產品是不可替代的,
那麼它可以千秋萬代地,
永遠在市場上存在下去。

那麼,人呢?




這個也是我們需要去思考的。














其實,
我是特別不喜歡去培訓老師。
但很多地方,
總愛請我去做一些教師培訓,阿。

這本身是一個偽命題。

教師是培訓出來的嗎?
你覺得。


所以

我總愛跟老師們講一句話,
就是說

一個老師到什麼時候,
就算成熟了?

就是


你要慢慢地
去打造,
然後去摸索,去經營,

你自己的不可替代性。


到了某一天,
就是說
阿,


同樣的文章,就是

你,講述的方法,就是
你,形成的場,和
你,解讀的方式,

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替代。


這個老師就真正成熟了。

那,
如果這樣的話呢,

你就永遠不會貶值。

對吧。

所以第二句,
文章剛剛一開篇
就講了
很多很多很多非常震撼的話,
應該這樣說,對吧。


- 昱先生




好。

第三句。


003

He has no time
to be anything but a machine.

How can he remember well
his ignorance

--- which his growth requires ---

who has so often
to use his knowledge?





He has no time
to be anything but a machine.

這個簡單吧。

為什麼貶值?
對吧。

機器做的東西都貶值。

而,你這樣呢,

沒有任何思考,
沒有任何靈魂,
沒有任何開闊視野的過程,

埋著頭,一天一天在工作,
然後,在掙錢,
結果,發現,

你能掙的錢,越來越少。


因為

You have no time to be anything,
but a machine.


太容易了吧。



再往下,


How can he remember well

his ignorance

--- which his growth requires ---

who has so often

to use his knowledge?



這句話,很多人沒看明白。


我前面說過一句話,

我說,



任何一個年代下,

人世間有一個很大的悲劇,



你不知道,自己的無知。



這句話還有人記得嗎?

那麼,
這句話呢,
跟我才那個鋪墊,相對襯。

是這樣說的,


How can he remember well
his ignorance


跟上文相銜接,


每天,頭也不抬的,
然後,忙於生計,
忙於去製造那些
並沒有什麼太多含金量的產品,

對吧。

忙於滿足你的所謂財富目標。








想 起
來,你自己的無知,這件事兒。



How can he remember well

         his ignorance







一個工匠,

比如說,昨天做了十件工具,
或者十個比如說,包,
或者是鞋子,
這樣的東西。那麼,

今天,
做了二十個,
後天,起早貪黑,
要做三十個,賣更多的錢。


他怎麼可能想得起來說,





下 我 的 工 作



然後,
專門去開闊一下眼界,
去學一些新東西了。


這個世間那麼大,
我不明白的東西太多了。



他,沒有時間去想。

他說,那個不靠譜。

對吧。

他說,我多做幾個包,
然後,
多賣一些錢。


這個是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


            How can he

remember well his ignorance







再往下,
下一句來了。

下一句是
非常非常犀利的,


--- which his growth requires ---


這個 which 指什麼?

這個 which 是指 ignorance

這句話充滿了諷刺。


他說,

這個年代下,
我們很多人事業的發展,

然後,
不斷地成長,
不就是需要你心無旁鶩,
埋頭做事嗎?

對吧。

任何一個工匠,
你不需要去想什麼
我要去讀書,
或者,
我要去更遠的地方,
然後,
去開闊視野。

你不需要想這些呀。

你就埋頭做那個香包,
比如說,
你就一件一件
然後,
這樣去縫,去做,(就) OK了。

對吧。

這樣,貌似,阿,
貌似,阿,
你的生意才可以越做越大。

對吧。

貌似,做一個工匠,
好像你的技藝才能越來越精良。


--- which his growth requires ---


一個浮躁的機械年代下,

這個時候,
個人,
或者是一個生意,
他的成長,是不需要太多新知的。

需要你做的一件事兒,
就是不斷地重複。



再往下,


who has so often

to use his knowledge?

哪裡用得上什麼新的知識呀?


就 (是) 這樣的一句話。

到這兒,
你發現,
梭羅真的是一個智者,
一個非常非常犀利的智者。


他呢,
在這兒呢,
無聲無形當中,

這句話本身是個問句吧,
問號結尾,
但是呢,

他回答了前面的一個問題。

哪一個問題呢?

他說,
這一個年代下,
我們變得非常非常地悲哀。

每個人,他的產品,
甚至於
包括
他這個人的價值,
在市場不斷貶值。

為什麼?

這句話給出了原因。


ignorance
      &
knowledge



忙於低頭

重複,低水平的自己,


而,
再也沒有


見解,和眼光,乃至格局,

去獲得全新的知識。



就這個意思。

到這兒為止,大家看明白了嗎?


如果前三句都看懂了,
請你敲一。


恩,
我還需要做一個補充阿,
還需要做一個補充,
挺關鍵的,

就是

          ignorance

這個       無知

呀,

大家要明白,


無知,是個相對的概念。

所有人,其實都   無知。


包括

那些非常非常有名望的,
那些所謂的,阿,成功人士,
或者,
某一個專家,
某一個學者,

他在另外的領域當中,
有可能是完全無知的。

所以,
其實,世間每個人都無知。


而,



悟 



第一步就是

你知道,你無知 。


走出那個狹小的界線,
走出那個狹小的天地,


然後,


去 想 想  你 的 生 命,




     其 他 可 能  ?


如果,你去做了這一步,

然後,

你的      天地,格局,

就和以前完全不一樣。



不做這一步,

你就像一個
當年十九世紀的工匠一樣,
在一個燈光昏黃的
這樣一個小房子裡面,

然後,
低下頭戴著老花鏡,
然後,
縫著那個香包,
然後,
從滿頭青絲,
然後,
縫到了鬢髮斑白。


這是講

ignorance & knowledge



下面,


004


We should feed and clothe him

gratuitously sometimes,

and recruit him with our cordials,

before we judge of him.


The finest qualities of our nature,

like the bloom on fruits,

can be preserved only

by the most delicate handling.




前面是

世間,所有人經歷的悲劇。



那麼,
再往下呢,

梭羅做為一個智者,
他,要去點評,去分析這一切了。

所以這句話,
事實上是一個過渡句阿。

這句話比較難,
而且難度係數還挺高的,我感覺。


......


如果,
每個人沒有衣食之憂,
可能境況,和他的眼光,
就完全不一樣了。

懂吧。


那麼,
在這樣的過渡的基調下,


梭羅,這樣說

We should feed and clothe him

讓他吃得很飽,
給他衣服穿,衣食無憂。



        gratuitously



問 原 因,沒有 原 因,
沒 有 緣 故。


這個意思。


假設這個時候,
出現一個聖賢,
然後,
要來點評世間的人心,

請你在點評人心之前,

讓所有的人,

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

言外之意是,

當一個人,
生計都沒有保證,是
談不上道德,
談不上尊嚴,談不上原則,
談不上未來的。

所以,
如果想去拆解人心的話,
請你先無條件的,然後,
去保證
他們的衣食無憂的生活。

feed and clothe him
gratuitously sometimes,


再往下,

and recruit him with our cordials,


先說一下,

cordial 是什麼意思。

是一種非常甜的,非常好喝的酒。
或者,類似酒的飲料。

中文,叫什麼?


cordial



recruit
him with our cordials,



  recruit

* supply an army with new men *

軍隊中,為什麼要招新兵呀?

當軍隊中出現了減員,
然後,出現了人員的缺失之後,
然後,把他填補上,

這叫,recruit

注意,
是出現缺失之後,把他填補上,
叫,
recruit


那麼,
再往下,
第二個含意就出現了。

比如,
一個人受傷了,
剛剛失戀,
每天覺得都是世界末日。

然後,你呢,
做為很好的朋友,對吧。
當然需要去看他,對吧。

你需要滿面春風的跟他說,
恭喜你,(當然這是開玩笑了)

那麼,
你要給他溫暖,對吧。

那麼,
這個時候,
也會用到 recruit 這個詞。

比如說,
你用一些非常非常溫存的話,
這樣來陪伴他,
然後,去讓他感受好一些。

就可以說,

You try to recruit him
with sweet and warm words.


recruit

當一樣東西
受到傷害,受到損失之後,
然後,給予補給,

叫,recruit


所以這句話在這兒就是,
首先,

你要無條件的
給他們衣服穿,
給他們東西吃,

然後,
再往下,

面對那些
非常渺小的生命,
一生中充滿了艱辛,痛苦,
這樣一些凡人,

你需要給他們慰藉。

你要用真正甘甜的醴酒,

慰藉
他們落寞而受傷的心靈。


recruit
him with our cordials,


這種用詞境界和水準,
在這兒
直逼 Samuel Johnson
一點兒不誇張。


再往下,


before we judge of him.

他在這兒
告訴我們說,

你別動不動就點評說
人心怎麼樣,人性怎麼樣,對吧。


一個人,
衣食都難以保證,是
談不上人心,道德和原則的。

我們給他衣食,

然後
在心靈上,給他慰藉。

這些條件都滿足之後,
我們再來談人性問題。



再往下,


The finest qualities of our nature,
like the bloom on fruits,
can be preserved
only by the most
delicate handling.


人心特別柔軟,
如果你要觸摸到人心呢,
你就要
用一種特別特別精巧,
特別特別細心,
特別審慎,這樣的姿勢。



精巧,細心,審慎,
小心翼翼,是哪一個詞呀?

delicate


他說,
人心是特別柔弱,

The finest qualities of our nature,


中間,

like the bloom on fruits,

那麼,

這個
bloom 什麼意思呢?

當年我也以為是花兒,

好在呢,
就是
我一邊看書,一邊思考。

......

bloom

a useful or healthy glow
on the appearance

健康,美艷,動人的光澤。

It is a healthy and shiny glow
on the surface or in the appearance.

中文如果
形容人,神采奕奕,
那個人臉上就有

bloom

臉上神采奕奕
You can see
the glow and bloom on her face.

那麼一樣道理呢,
這個剛剛採摘的水果,
比如說,像什麼桃阿,蘋果,
它都會有動人的光澤在上面的。

但是你放一段時間,
放一周之後你再看,
肯定沒有了,對吧。


所以說,
人的內心中特別的柔弱,對吧,
就(是)不敢輕易去觸碰,
就像那個

the bloom on fruits

就像新鮮水果上的光澤一樣。


# recruit
# bloom




昱先生譯文 :


不問出處,
必先使民倉廩實,衣食足,
饋以佳醴,慰以瓊漿,
而後能評其禮節榮辱。

審慎憐愛,
蓋人心至柔,如桃李灼灼之華。



然後,
我,(昱先生)
為什麼非要翻譯成這種語言呢?

一方面是希望你,
好好去愛我們的中文,
中文某種意義上,
是個特別博大的語言。

那麼,第二呢,
就是
我知道你可能有些字看不懂,對吧。
那麼我把這個中文講給你聽。

我在跟你講的時候,
你對剛剛的英文,
又是一遍加深了。


那麼,
梭羅在這兒呢,
然後,他在說,

你要談道德,
你要先讓人家吃飽穿暖。

這句話
跟中國一句話特別相似。

這個在《史記》當中,
有這麼一句話,


「倉廩實而知禮節,
   衣食足而知榮辱。」


經濟基礎是前提,
這不跟梭羅講的一樣嘛。

所以西方經典,
你讀得越多,
你發現,
中國那些古籍,
真的都不用翻譯,
我這句話,真的一點兒都不誇張,
都有非常非常相似的
對應的文本。


那麼,
我在翻的時候呢,
就非常靈活地把這個

倉廩實,衣食足,

然後,和

禮節榮辱,

揉在裡面不就好了嘛。


然後,
那個 cordial
是表示甜酒,對吧。

然後我專門強調一下,

饋以佳醴,
慰以瓊漿,

這個
事實上就暗指了
recruit
這個詞,對吧。

然後呢,

審慎憐愛,

就是最後那個
delicate handling
對吧。

人心至柔,
the finest qualities
of our nature

如桃李灼灼之華
這個他英文當中說阿,
水果表面的光澤,
中國人古代一般
不太喜歡描述水果,對吧。
覺得那樣好像是很貪吃,
很不高尚的樣子阿。
中國人更喜歡描繪花草。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就用這個呢,
來對應他的那個

the bloom on fruits




*                             
 注一,注二,注三
                              *




再往下,


005

Yet
we do not treat ourselves
nor one another
thus tenderly.

他說,

然而呢,可能因為
這個世界,
可能太匆忙,
可能節奏太快,

我們真的
沒有拿出


善待,
捧在掌心當中的
那個嬌艷的,盛開的花朵,
這樣的精心,和這樣的憐愛,

去善待我們自己,以及善待他人。



006

Some of you,
we all know, are poor,
find it hard to live,
are sometimes, as it were,
gasping for breath.


他講貧窮,

這句話可能很多人看完之後,
覺得他對讀者非常不禮貌,
很多人會有這種感覺。

他對讀者說,
(字面含意,阿)
你們中有很多人,
然後,
我知道,可能很貧窮,對吧。
發現很難活下去。

are sometimes, as it were,
gasping for breath.

然後,
每天呢,
只是苟活偷生而已。

讀者會不高興嗎?

我想跟你說
這樣幾個地方,

第一,
貧窮是相對的。

第二,
一個人活得開心不開心,
等於什麼?

等於
你的收入除以你的欲望。

收入 / 欲望

這個公式聽說過嗎?


所以,
什麼時候,
人會覺得自己特別悲慘?
覺得自己特別特別的貧窮,
離自己所要求財富目標差那麼遠?


可能是因為
你的收入除以你的欲望之後,
那個數太小。


這個除完之後的這個數值太小,
不一定是因為你的收入就真的多少,
往往是因為你的欲望太大。

懂吧。


那再往下,

find it hard to live

每天被這種重壓,重重地壓迫著,
覺得每天,所有的時光,都是昏暗的,
覺得生活沒有任何的希望,
覺得我哪一天才能財務自由呀?

find it hard to live

生活沒有指望。

每天努力地掙錢,掙錢,掙錢。
但是發現,
不管怎麼掙,
離自己內心中,野心的目標差的太遠。
而不管怎麼掙,好像
所謂的財務自由總是一個傳說,
即便這當中,
萬分之一,十萬分之一的人,
真的有一天財務自由了,
他開心了大約有十二個小時,
過後馬上心情又灰暗起來。

為什麼?

因為財務自由之後,
他又誕生了,
新的欲望,新的想法和新的設計。

所以,
在這樣的重壓下,
每個人呢,
每天,苟延殘喘,

你發現中文這個,
苟延殘喘
英文有現成的說法,叫,

gasping for breath

gasping for breath
means
catching your breath with open mouth

就是在重壓之下,都不行了,
張開嘴喘氣,
叫,
gasping for breath


I have no doubt
that some of you who read this book
are unable to pay for all the dinners
which you have actually eaten, or
for the coats and shoes
which are fast wearing or
are already worn out, and
have come to this page
to spend borrowed or stolen time,
robbing your creditors of an hour.


他說,
生活中阿,
可能真有那些
事實上比較貧困的人。

我們前面做了鋪墊,
貧困是個相對的概念。

他說,
可能有那些在衣食上面,
確實比較貧弱的那些人,
還在為了晚餐發愁,


再往下,

or for the coats and shoes
which are fast wearing
or are already worn out,

可能呢,穿的那個鞋,
已經在很快地 wearing
(由於經常地磨而變舊)
或者已經 worn out

鞋子已經,很快地變舊,
或者,已經破爛不堪了。

and have come to this page
to spend borrowed or stolen time,
robbing your creditors of an hour.

這些人每天忙於生計,
根本就在工作的重壓下,抬不起頭來。

所以呢,
他們難得
去打開這本書,
然後來讀,
我寫下這些文字。

梭羅跟他們互動,
梭羅就說,
我能想像,
他們讀這些字,
用的是什麼樣的時光呢?


borrowed or stolen time
(偷得浮生半日閒)

只有偶爾擠出那麼一點點時間,
忙裡偷閒,
就叫,
borrowed or stolen time


再往下,

robbing your creditors of an hour.

creditor,債主。
(你欠債的對象)


creditor
here is a person
who always
pushes you,
who always gives you pressure,
who always gives you
demanding schedule
around the clock day by day

creditor
這個債主,是什麼人?

就是
每天逼著你
去工作掙錢的人呀。對吧。


你終於從他的手中,
搶過來一個小時。

生活中
不一定每個人都背負了債務,對吧,
很多人是沒有債務的,
但你依然有一個 creditor

這個 creditor 是誰?

creditor
就是那個在推著你,
讓你不去思考,
然後,
讓你每天忙著工作,掙錢的人呀。

那麼,
文章最後會告訴我們,
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圖片來源 :

AJNA




注一 :

管晏列傳
貨殖列傳

注二 :


  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
「倉廩實、衣食足」是
「知禮節、知榮辱」的必要條件,
  而不是充份條件。

  也就是說「倉廩實、衣食足」
  只是個前提。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e9jg5nn.html

 
注三 :

南懷瑾先生講述
「新舊文化的企業家反思」第二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