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墨·云

第一话:初始的流云

故事发生在一个幽静的小山庄中,那一年其实已经记得不太清楚的年月了,只是主人公还算是小的年纪,于是就让我们的故事开始吧,姑且就叫我们的主人公云子。

云子出生的地方在叫做伊甸,这里是一块小盆地,四面都被群山包围着,这里只有一条路连接着伊甸与外界的通路。几百年来这里的人们生活的宁静淡然,而伊甸也就保持着长久的独特的气息与神秘的格调。从那一年的春季开始,这上空就开始涌动着形似波涛状的流云了,悠远而漫长、幻象与须臾。

这是怎样的美丽与特别呢,整个春天它们都在苍穹中温情的张扬着舞动着流动着,像是一大团大团的棉花糖一般弄得云子这妮子心里痒痒的。云子喜欢绵绵白白的糖果,也只有过年的时节或者是和父亲进城的时候才会吃到那团团的甜物。云子真想把天空中的云朵摘下来放在身边随时舔舔,这妮子心中住了一个小小的吃货,其实这小小的时候本就该是只为糖果担忧的时刻呀。

然后这一天天的,云子就是喜欢躺在木板上望着天空中流动的云了。这云时常向她眼前涌来,那般轻盈灵动,和着人生中起伏不定的人的剪影。说也奇怪,云子似乎能看到这些云彩上不知是何年何月留下了许许多多人的脚印,有些人来了有些人又消失了,无影无踪了无痕迹,像是永远都等不到的样子…

流云是这苍穹的宠儿,这天空似乎是明白云子的心意的,每当云子看的迷了伸手向着天空的时候,这些云彩便会留下诱惑的影子消失在远方遥遥的不见了呢,它们永远是这个时空的过客,永远表演着间歇舞蹈的过客,永远轻飘却不知道去向的过客。

很多时候云子看得痴了,便不理会从她家门前路过的人的话,大家都说这个孩子是傻了,不搭理人却爱看着天上,这天有什么好看的。其实云子听到了他们的话,只是不愿意离开天空中的白云朵朵罢了,大人们哪里懂得小孩子的心思,他们只会对眼前的日子感兴趣,他们才不爱看天上的云呢。云子是有自己的一个世界的,她的世界是和大人们的世界相隔万重山水的,她喜欢这个只有云团流动的天地。

云子的灵魂已经远离了尘世到了云朵之中了,它们是这样的柔软细腻轻巧洁白,她喜欢就这样安安静静地任凭灵魂徜徉在云的国度中随风到达任何不知名的地方,她喜欢听着这里面的人来人往的喧闹,她喜欢坐在这上面看着周围的空间,她像是老朋友一般和周围的流云打着招呼,说着一句“好久不见”。这些云彩似乎也是认识云子的,流动而过的时候它们喜欢路过女孩的身边,回上一句“好久不见”。或许也只有懂它们的人才会明白天上的生命吧,尘寰中人多是些没有闲情逸致的人,他们只不过将它们当做可有可无的作物罢了,哪里能懂得这其中的奥秘呢。

这一年云子喜欢做两件事情:第一是喜欢躺在家门廊木板上看天,第二便是喜欢去森里中的湖水旁边了,这座湖还是云子的朋友安子带她去的。安子是云子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云子特别喜欢和安子一起玩,因为安子认识这群山中的许多花草的名字,她会教她认识那些名目种类繁多的野菜,她会和她在山间中寻找着只属于她们之间的快乐。那一天,安子神神秘秘的告诉云子说她有一个秘密,云子答应安子说这是今生她们之间的秘密,只属于她们俩的秘密,就像是那些她们的快乐一般。

现在来说说安子这姑娘,她可没有云子那样安逸的生活,安子一个小小的女孩子早早就承担起了家庭的重任了,她每天都要去找那些猪草回来饲养家畜。云子喜欢和她一起去,她会帮着寻找那些名目繁多的猪草,云子喜欢随手将大把大把的植物丢入安子身后背着的那个大大的箩筐的感觉,可是云子却并不清楚这里是装进了许多小女人的辛酸的。时而云子会觉得在流云的衬托之下,安子更显得苍白甚至透明,有那么一瞬间,安子就像是一张没有了颜色的纸人在风中飘荡,一不小心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云子伸手拉住安子,她怕,却又不知道在怕些什么。云子一直以为她和安子一直会是永远在一起的朋友,从生到死,这伊甸都是她们的家,也只有这里才是她们的家。也只有在湖水旁一起看着夕阳西下的时候,安子才会从一个饱经风霜的老妇人暂时回归到她应有的年龄。

第二话:孤独的云

安子出嫁了,这是发生在云子和父亲去城里这几天的事情,只有在回来的路上云子依稀看到了遗留在路上的彩色的花纸,那是专门用在婚礼上的物品。一路走来,云子在寻找着安子的痕迹,她拾起地面上残留下来的花纸,嗅着嗅着,那上面有安子的味道,女孩会留下这些点点残碎,安子是她的朋友,是随时出现在她生命中却又随时离开的朋友,现在或许以后的日子里面,关于安子的所有也就是有这点点破败了。云子说,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她将残纸装在一起放在秀好的小荷包中一直带在身边,这里有安子的气息,也有自己的气息。它是她也是自己。

或许这就是云子当初害怕的事情,听大人们说,安子出嫁的那一天伊甸雾气弥漫,朦朦胧胧的将这天地笼罩环绕,这一切看上去都不像是真实的,云子回来的这一天也是这样的天气,因而云子也并不相信安子嫁人的事情是真的了,所以,过了好久,云子还是会倚在窗前等着安子来喊她出去玩。只是过了很久云子依旧等不到安子,云子去找过安子的,安子的母亲交给云子一个安子亲手秀的荷包说是安子留给云子的。

云子想念安子的时候便会拿出来那个女红很好的荷包看着,有时候眼睛会不经意的潮湿,偶尔也会落下几滴泪来,她们不是永远都不会分离的好朋友吗?她们不是永远都会保守彼此秘密的朋友吗?或许从那一刻开始,云子便不再相信这世间中的永远,是的,永远是不存在的,永远只是用来自欺欺人的安慰罢了。

后来,云子也会怀疑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却又消失了的回想是否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出现的却摸不到痕迹,消失的却留下执念,彼此曾相遇彼此与一瞬的交汇,然后便消失在了亘古的永不相见的溪水,这人生中的所有是一场幻觉还是真的存在过,难道这一切也都是一场梦吗?云子醒来以后,会发现自己只是在看云的过程中睡觉了呢。

又是一个淡淡的旋转着雾水的一天,云子突然着了魔似的在唯一能走出伊甸的大道上疯狂的跑着,一只手拼命地向前,那样子似乎是想抓住什么…那会是什么呢?是安子吗?还是自己的梦呢?路的尽头,女孩停了下来,双手支撑着膝盖,大口喘着气,似乎有液体滴落…风中传来熟悉的气息,朦胧的世界中走来看不清的倩影,这一刻,云子看呆了。整个春色就在这样的一天中从云子的眼中滑过。或许,或许,所有和安子有关的一切都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梦而已吧,这位她生命中的这段插曲中的主人公也会变成一个长久存在着的谜而放在那里了吧。

这一年的夏季来的也是这般的毫不经意,自从安子消失不见以后,云子无聊的时候便会一个人去那片湖边坐坐,她依旧会躺在草坪上,看着天空中的云,直到远远地看着山野人家缓缓冒出的炊烟。

夏季中的某一天,云子依旧过来这里,等她来到湖边的时候,正好这里又起雾了,渐渐地原来清晰的视线模糊了起来,云子就坐在一棵树下,抱着双膝。时间呀就这样缓慢的路过,它将云子这进入梦境的孩子遗忘在了彼岸的世界,忘了带着她一起行走。这一刻,云子成了行走在时间逆流的人。

云子似乎听到有人声的喧杂,云子似乎感到有人从身边路过的姿态,云子睁开眼却看不到,她伸出手却摸不到,难道这一切也只是一个梦了?

雾气散尽,云子望着水面中云的倒影,云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抬头看着空中然后又回望水中,一脸的不知所措。天空中的云彩明明是纯白的,可是为什么倒影在中央湖心的云彩却是墨色的…

云子实在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或许是昨夜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吧,女孩三步并作两步离开了这里,离开之前女孩回头望了一眼,似乎她看到湖中有模糊的剪影。

云子好几天都没有再到湖边,她一遍一遍的追问自己到底是真实的还是…从回来的那一刻起,云子看天的时间增多了不少,就像是在那里经久不变的雕像迎接着风雨的洗礼。

还是那个夏季,云子听大人们说,有湖的那个森林是不能进去的,那是属于鬼的国度,千百年来,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恪守着祖先的令,以敬畏的态度与游走在世间的神明鬼怪和平的共处着。

鬼的国度?鬼是什么样子的呢?难道说那天听到的人声喧闹时遇到了鬼吗?时隔多日,云子再次踏入那片充满了神秘的国土。这次云子在林子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然后满怀敬意走了进去。

第三话:云子的流云

自从知道了那是鬼的世界之后,云子每次走进这里都会觉得有些微妙的变化,却又说不出确切的真实之感,要是有安子在身边就好了。安子,她又想起了那位故人。云子一个人的那段时间是多么想念安子,想念一个人的滋味有人说是酸的有人说是甜的,此种说法也只有自身亲自体验了才知道。怀念是一位冒着热气的茶水,抱着茶杯可以温暖指尖数分钟。可惜呀,身为人妇的安子再次出现在云子面前的时候,云子却不敢走上前去,空气中绽放着微妙的差异,吹起的风也凉了,云子不懂轮回出现的四季似人生般复杂,就像是她不懂得一叶知秋的简单是一样的。依旧是那张熟悉的脸却透露出无边的陌生与漫长的相隔。

这便是命是日子而非生活!天边的云彩越加单薄了,正如人心一般。

夏末时节,云子每次到湖边都会看到天空中那朵白色的云呈现在湖水中墨色的倒影,夏末的时候,云子喜欢游到湖中央那片墨色的倒影,湖水依旧清澈,一片墨色之中,云子能看清自己的身体,云子能看到周边嬉戏而过的鱼儿。云子感到似乎有人一直在扶着她、拥抱着她、保护着她,那感觉很温暖也很熟悉也很久远。她想看清他、她想触摸他、她想怀念他!

或许几百年以前,一些人早已经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回眸而望,姑且就将那当做世世代代之后的一声招呼吧。

云子喜欢在这里游水,夏季也就在这水中的时光中不经意的游走了。

秋天是带着金色而来的,秋天的阳光一向很好很暖。只是水温却不再适合游水了。云子还是喜欢到湖边玩,她是在怀念那个遥远的再也跟不上脚步的梦还是在怀念那个自己?雾气朦胧的时候,云子多会感到自己在看着自己远远的离开自己走向远方那个她不知道的地方,而留在原地的这个自己却始终是个影子…

那个秋季刚刚开始的时候了,云子远远的站在湖边看到一个有些不真实的剪影,那个剪影似乎在哪里见过,是多日以前回眸远望的那个吗?女孩就一直站在那里,像是一尊发着光的雕塑照亮了前世也照亮了今生,直到那个剪影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不过来?”

“你是谁?”

“我一直在等着你,云子”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侧影转过头来,一双墨色的眼睛看着云子,淡淡的微笑勾起数百年前的故事了。一直在等你,却从未相逢。一次走错的路口演绎出几百年的擦肩而过,佛说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无尽的等待是为了等待心心相印的那个人还是一直在等着那个再不年少的自己;是为了当年的一诺千金还是为了安慰自己的失误…多少年以后若是在有同样的故事,却不再是关于我们的了。故事中的主角死了,时间便随之被埋葬了。

云子并不害怕,云子有一种他不会伤害自己的先知。

“你好,陌生人”

“你好,云子”

“你叫什么?”

“墨”

那个秋季很短也很长,短的让人不知道它的到来与离开,长的让人充满了对于来年的期许。

墨告诉云子说自己是鬼的时候,云子并没有表现出来一般人那种惊慌失措的惊恐,云子说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不会伤害我,因为你似曾相识,就像是我的老友,今日就当做久别重逢!

这个秋季,云子很快乐。墨会带着她一起玩水,多了一个人的水温却如夏季的热烈,云子喜欢在水中撒着花的翻腾,她喜欢将水泼到墨的身上,看着水珠从墨的发尖上圆润的滴落,在空中翻滚然后坠入水中,这空气中就会想起一阵阵清脆的滴滴答答的声音,像极了夏季连绵不断的雨。只是看着这样的墨,云子会突然的流泪,可是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哭的时候还保持着微笑的神情。墨会拉她到树下休息,云子说她看到了墨心中哭泣的影子,那些水滴便是墨心中盛满的湖,她怕有一天墨会干枯凋谢…墨伸手捂住云子的眼眸,他说鬼是不会消失的,他说他会一直陪着云子成长。墨的手心中传来了又一阵湿热的温度,云子推开墨的手,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你真的不会离开我?真的!永远都不会吗?是的!你保证?我保证!

其实墨说了谎,他知道自己永远无法陪在女孩身边,他是鬼她是人,他终究会随着心结的化解而重新轮回。可是他不想看到女孩伤心的样子,有时候说谎并不代表一个人的品德,那种善意的谎言像是一种药效绵延的吗啡,效果显著却会让人上瘾,适量的吗啡会止痛而过量的吗啡却会致命。一个人永远不可能靠着吗啡度日,等到药效消失殆尽的那一天,异常残忍却无可奈何!

云子会和墨一起在这片神秘的森林中玩耍,云子喜欢被墨高高的抬起来去采摘树上的果子,他说那些果子都是前世相思过度的人转世的,只有被日后定会懂得什么是相思的人吃掉,它们才能得到解脱。云子说解脱之后呢?解脱以后,他们自然会重新转世,该过怎样的生活就去过怎样的生活。云子说,要是那个人不懂得什么是相思呢?那它们就要在等待一世。

这个秋天,墨会时常拉着云子的手在云朵中穿行,那云也像是顿时重生了一般,聚集过来团团围住云子。墨喜欢看着被云朵围在中央的姑娘,他说云子你真好看,他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的名字就叫云子,你一定是云托生的…

墨经常会穿着不同的服饰出现在云子的面前,给云子讲说一些鬼神的活动,听得云子心动不已,云子吵着要和墨去参加活动,墨说有机会一定会带她去参加的。我也能穿你们的衣服吗?当然,云子你穿上一定很好看!真的?真的!你发誓!我发誓…

云子是不会害怕为鬼身的墨,她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那是一种暖暖的淡淡的却犹如酝酿了千年的酒香那般使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秋末的时候,云子发现墨时常的不快乐,墨不再带她飞翔在云朵中了,墨也不会和她在玩水了,墨只会长时间的和她并肩而坐看着太阳从朝阳变成夕阳,落日的光洒在他们身上,云子看着他有一种瞬间消失的感觉,云子拉住墨的手,她怕下一秒他真的会不见了,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是当初的安子一般。墨长时间的凝视云子,那样子似乎想记住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甚至是哑然端坐的姿态。

云子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可是她不敢问,她始终相信当初墨给她的承诺,他会一辈子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有时候自欺欺人远比昭然要好很多。

第四话:远去的流云

这一年山庄第一次在白雪中的清晨醒来的那个晚上,云子做了个梦,梦中墨说他不会再出现了,他要离开了,因为他要的曾经已经得到了,他说他对不起她,他说他早就知道有一天终将会两不相见,却不忍女孩的期待终于是承诺了只能维持数月的约定,他不应该留给她太多的期待…那一夜他还说了好多的话,梦中墨还亲吻了云子的额头。消失之前,墨说云子我爱了你几百年了,你我都是人的时候,错过了一步就注定错过永恒,我期待会有下一个轮回,我会等到你。可是在那一世你我终究是有了和其他人终生的牵绊,下一次的遭遇依旧会遇到那些有着深深羁绊的人,一见钟情的路人不可能会有结局。那一世我注定是你的路人,你我擦肩而过的回眸是我生生世世记住你的最好印记。路人最好的轮回便是能够成为你身边的人,我世世代代的祈祷,有一世我是你的老师,有一世我是你的表哥,有一世…于是我最后执念成为鬼,在这座森林中等待着你,我很快乐,因为这一次我可以给你快乐,哪怕只有那么短短的几个月,但是我希望,这些快乐像是一盏微弱的灯,忽明忽暗却永远点亮着你的人生。我想让你记住我的时间会长一些,就算是我这几百年辛酸的一点点自私好了,我想我变得如此卑微就是因为我爱你!爱情会让一个人放下很多甚至是生命,如此就请允许我有那么一点点自私的行为吧!

云子就站在原地她伸着手,却一动不能动,除了眼睁睁的看着墨一步一步的离开自己,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云子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却得不到任何回复,云子的声音被风最终吹散在了天地之间,化成了尘埃一夜。直到最后连影子都看不到了,墨就这样终于离开了生养云子的世界。

醒来之后,云子发现枕边一片潮湿,原来她哭了且大雨滂沱。云子看着窗外飘着的纯白,她捂着自己的心口,那里很痛很痛,从此云子不再完整。

这一天,云子再次去了湖边,可是那个陪伴了她整个秋天的男子却毫无踪迹了,就连湖水中的那块墨色也不见了。云子看到湖的另一边有脚印的延伸,那是墨的足迹,一直延伸到了无限的尽头,云子走不到那里,云子只能站在这边静静的看着。原来这边是人鬼殊途,可是女孩从不在乎是人是鬼,她要的是那个她喜欢的墨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殊途同归。女孩大声的呼喊着墨的名字,回声震落了枝杈上的白雪,除了一望无际的白色以外,别无他物。女孩喜欢白色,那是纯洁的象征,但是长久的白却会让人崩溃。云子呆坐在湖边,原来那个梦是真的,墨真的是离开了,无影无踪。

云子徒然的呆在水边,有液体流过脸庞,流入口中,原来是咸的。

我还没有穿过节日的戏服,你还没有带我去参加过活动

你答应过我的,你保证过的

墨,你是个大骗子

墨,我讨厌你,你骗了我

可是,我还没有说过,我喜欢你

在不懂爱的年华中不要轻易的爱上一个人,那可能是你今生的挚爱。有些人会随着岁月的蹉跎,慢慢的消失了当年的那个影像,殊不知,那些当初早已经深入骨髓。多年以后,在自己早已经认为忘却的时候不经意间的一个瞬间那些碎片却残酷的拼成了当初的颜色,残酷的将自己细细凌迟。很多时候,在不能爱的时候却遇到了对的人,有些遗憾却有些淡然,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会最终释然,或许几天几年…或许一辈子…或许至死不渝!

云子是幸运的,一直有人爱着她自从他们之间第一次相见,甚至是连她都不知道她是被人深爱着的,只因为那一次回眸。云子很幸福,因为有人在今生教会了她什么是爱,什么是命。或许她还会遇到一个真爱她的人,云子应该感谢此生墨曾来过。

云子再也没有去看过那片湖,云子再也不花费太长的时间去看天上的云彩了。

云子长大了,云子在新婚那天的夜间离开了人间,这一天也是下了第一场冬雪的日子,这一天也是云子再次梦到那个侧影的日子,梦中云子说我来找你了,梦中云子对那个侧影大声说我喜欢你…

云子如同醉然的魂魄一样飘荡荡于这生者的领地,云子这时也能轻松的游荡在云丛之间,她不愿意忘记亦不愿意想起,他出现在那座幽静的湖中,他拈着一枚如云般重量的身躯最终消散在湖面的天空。云子回望过去,似乎不着边际,有时候女孩也会疑问自己,到底那是她的一场梦还是真实的一场遭遇。

孟婆婆不止一次要云子走过地府的那一遭,女孩只是感谢的笑了笑,或许那只是一场梦罢了。云子也宁可活在那场亦真亦幻的世界中,她在等待,那个说了一定会陪着她的墨,她在守护着那个小小的约定,并乐此不疲。

从此三途河边便多了一只飘荡不肯轮回的游魂,不知道多少年以后,亡神将这只游魂招到身边,感念其执着一场,赐她成为能够游天入地的鬼,为男身,曰“墨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