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音别墅杀人事件》07

96
大梦方觉
2017.03.23 09:20* 字数 3681

第七章:<不可名状>

“我推断凶手不止一个。”

关子宁顺着他的思路夸大道:“……你的意思是,有两个不同的凶手,在不同的时间犯案,而后一个凶手把冯英的尸体放到第一案发现场,企图将两个案子,合并成一个。”

“基本是这样。当然我的线索不足,想法不全面,也不成熟。”刘京还谦虚一下,他也知道讲出这个理论很不靠谱。

“那在你看来,哪两位的嫌疑比较大呢?”关子宁听完刘京的分析,点点头,没有告诉他,尸体没有被搬动过的迹象,客厅确定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只能说……我和温跃都不是凶手,他的房间在我隔壁,开门、关门的声音很大,除非他会穿墙术,不然进出的话我会一定能听到响声,但是这种情况,夜里并没有发生。

白天大概六点多,我听到他开门离开的声音,稍后不过十分钟上楼吵醒大家……他欠少作案时间。其余的人不敢打保票。”

关子宁听后赞叹道:“观察很细心……刚刚我和石青从他那出来,你也听到了。”

“是啊。”

“那我就有话直说了,女生们对温跃不是很友好,他又是第一发现者,是有很大嫌疑的。你这样为他做证,是要冒险的,说不定连你也会被怀疑。”

“我无所谓,清者自清。因为未来职业我也开始学着观察人,温跃这个人不会看人脸色,有点傻气,因为父母都农村人,所以他做事没有主见。听说他家里人要求今年假期一定带一个女朋友回家,他哪来的女朋友,所以比较心急,大概是这样才让女生比较反感。”刘京解释道。

关子宁不在意刘京为温跃辩护,用聊天一样的口气说:“刚才在他的房间,询问他有没有发现特别声音或事情时,他说晚上睡觉时,隐约听到你和赵月玲在吵架。”

“不,我们没有。”刘京一口否认,但想想又觉得这样太绝对了,于是补充道:“也许……当时他真的听到了什么声音,但肯定不是我和赵月玲。”

关子宁听到刘京的说法,没有深究下去,而且是选择继续引导。

“有个问题我没问过别人,发现尸体时,所有人都到了一楼案发现场时,你第一感觉谁的反应最可疑?”

刘京陷入沉思,将当时的场景回想了一遍,慎重的缓缓描述道:

“温越很慌乱,还想对冯英施救。贾丽云很冷静,直接打电话报警。杨丹都吓呆了满脸不敢相信。马晓赞很匆忙穿着睡衣就跑下楼。赵月玲在用英文骂脏话,她大概也想到凶手就在我们之中。而我……

我让所有人回房间穿好衣物再下楼,不要碰任何东西,到别墅外面等警察来。

温越跑去找别墅看守人,我还看过门窗都是从里面锁得好好的,看守耿大叔来看过后,又找来了派出所的民警,然后所有人一直等到鉴识人员到达。”

关子宁听完他的描述,好奇地看着他眼镜上的裂痕,问出一直困惑他的事:“问个私人的事,你为什么总是跟赵月玲发生冲突,要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

刘京一脸难为情的样子:“为什么,嗯……我在吸引她的注意,大概是……喜欢她吧。”

“啊哈,喜欢野蛮女友这个类型的你,内心也很强大嘛!”关子宁还撇了一眼石青,“三观不同怎么谈恋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她了,不过彼此在一起吵吵闹闹就是觉得特别开心。”刘京还以为是自己被调侃了,不好意思的解释。

“你是对的。人生很长,但生命太短促了……不要再顾忌那些小事了,开心就好。”

关子宁没有再问下去,扭过头和石青准备走出房间。

“年轻人,要加油啊,守住她可不容易!需要帮忙尽管说话!”

目前已经询问完所有嫌疑人,离开房间的时候,石青叮嘱廖小泉继续看守二楼。下楼时石青走在后头,忍不住问前面的关子宁:

“你与这个刘京是认识的吗?感觉你对他态度很不一样。”石青难得主动向关子宁打听事儿。

“这个啊……不认识,但我认识他堂哥——刘禹,刘队去年结婚,我们在酒席上认识的,那是个人品极佳考虑周全的人,办案细致破案率很高。

他老婆可是个大美人儿,转调当网警了,从前也是当刑警的。

刘京现在学的是学法律,算得上是警界家属,态度上亲切一些,有哪里不对?”

关子宁已经到了一楼转过身,看向石青。

“我以为,你会一直深挖下去,刨根问底。”石青疑惑地问。

“哪有时间,要饿死了。”关子宁敷衍的回应,饥饿感一直被食物的香气引诱着。

一楼客厅,孟一和康海都不在,关子宁直接拐进厨房里。

………………场景切换线………………

邢燕擦干净灶具,正要准备倒垃圾,但一想到别墅出了命案,警察都在屋子里查案,房子里的东西是不是不能随便扔?

正在进退两难时,见关子宁和石青过来了,赶忙上前问到:

“大兄弟啊,可巧我正犯难呢,你们就下来了。这垃圾是不是不能扔啊?”

“我查看一下,没问题可以扔掉。

还有邢大姐,我和同伴一早过来,现在都饿了,什么时候吃中午饭啊。时间要来得及,我们也在这里蹭一顿伙食!”

“成啊!你们饿啦,早上的粥还有剩,我去盛,先垫垫。午饭我现在开始做着,咱们中午吃大米饭土豆焖排骨,拌个凉菜,再来一盆鸡蛋汤怎么样?”邢燕打开碗厨,去拿碗。

“多谢,楼上廖小泉也在,麻烦你也送一碗过去。”

一想到这桩案子发生的时间真不巧,人手少,连个换班站岗的人都没有,所有的事都要自己亲力亲为,关子宁油然生出一种因果报应的感觉。

“行的,你们坐。先给你们盛上,再去给小廖。你们一大早就从市里来,也真不容易,路上正是堵车的时候吧?”邢燕开始盛粥。

关子宁和石青坐到餐桌上,石青就着垃圾筒,翻看里面的东西,有零食的包装、牛奶盒、花生瓜子壳、残羹菜叶,都是正常的生活垃圾,没有异常的事物。

“邢大姐,你在厨房开始做早饭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些垃圾了吗?”关子宁理清思绪,继续针对昨晚的案件开始问话,那些垃圾他碰都没碰。

“可不是吗!肯定是昨夜楼上那些年轻人吃的呗!我记得,做好晚饭后就直接下班走了,厨房肯定也是他们收适的。

哦!对了,刚才做饭太着急,没顾上提,我发现喝水的杯子少了两个。”

一听少了两个杯子,关子宁和石青对视一眼,石青不动声色。

关子宁问道:“是什么样的杯子?”

“还能是啥样的,就是一般的、透明的玻璃杯子呗!这老房子啊,就是要时常有人住,有了人气儿房子才不显老旧。大学里来搞研究的文化人,人数从来就不多,餐具、碗、筷、水杯是都是照25套准备的,刚才一瞧那桌上摆着的,少两个!也不知道是不是楼上哪个学生拿去用了?你们在房子里走动,麻烦给四处看看,是不是落在哪儿了。”

关子宁看厨柜一角上,有五排五列的玻璃怀,居然空出了两个位置!

那确实跟案发现场茶几下遗留的证物玻璃杯,是一套的。

“这样啊,好,一会儿叫大家来吃中午饭,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吗?”关子宁笑道。

邢燕说行,然后上楼给廖小泉送粥去了。

关子宁回忆了一下,刚才在二楼他们进过所有人的房间……没有水杯。至少明面上没有。

廖小泉也说起过,赵月玲曾走出过房间,说想要喝水。看来这个丫头一定是知道什么的……

关子宁喝着粥,顺便观赏厨房的装潢,橱具还很新,窗户宽敞把整个厨房照的很敞亮,上面挂着几盆吊兰和常春藤,窗台上摆着君子兰和石莲当装饰。

祸在炉灶上,灶台用的是天然气,碗、盘,筷子放在下面橱柜里,微波炉和水壶搁置在一角上。

电冰箱是双开门的,打开后里东西也很全,蔬菜,肉,蛋,牛奶,饮料,水果。

一台座机电话按在厨房墙上,这也是关子宁看见的别墅唯一的一部电话。

关子宁喝完粥时,石青也几乎同时放下了碗,墙壁上挂钟显示现在是十点三十分。

离开厨房,就是别墅客厅,关子宁这回打算详细勘察一遍案发现场,石青游走在周围,欣赏墙上悬挂着复杂的几何图形,和根本让人看不懂的名家草书。

关子宁则顺便去玄关的卫生间上个厕所,在厕所搜索一番,很遗憾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发现。出来后又打开了玄关的鞋柜,里面是几双红色夏款拖鞋,跟冯英脚上穿的是同一款。

关子宁回到客厅从鉴识工具箱上拿过专业人士的犯罪现场初步勘查表,来到冯英陈尸的标记处,找寻对他有用的痕迹鉴定线索。

记录上标明:

死者B:沙发上发现女性毛发;地毯上有指甲抠过抓痕(等待验尸核实);茶几下的杯子有轻微裂痕,杯中剩余液体和指纹(等待化验中);

关子宁进入案情假想中:

【冯英从厨房拿出一盒牛奶,倒入杯中,用微波加热后一边喝一边走出来……将空杯放于茶几上,坐靠在沙发上……感到不适,挣扎的想站起来……却失败了,从沙发里滑落在地上……当时茶几距离她很近,所以放在上面的杯子也碰倒,摔在地毯上……冯英想叫人却发不出声音来,痛苦使她的指甲抠住地毯,她的行为使杯子滚进茶几底下……】

死者A:现场遗留的一只鞋确认与A所穿的是同一双,鞋底子有少量泥土;茶几上有明显鞋印与泥土残留(等待化验中);A所坐独立沙发靠背上有黑色磨刮痕迹;

关子宁想起那根疑似凶器的黑色电源线,在关子宁的假想中:

【王军阳坐在沙发上,被人从背后套住脖子……线收得越来越紧,王军阳无法将线从脖子上松开,又抓不到凶手……他用尽力量挣扎踢蹬,试图让沙发倾倒,但凶手支撑住沙发的平衡……几秒过后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

“我注意到……”

关子宁的思路被打断,石青异样的看着他说道。

“什么?”

“我注意到,你跟我穿的是同一款的靴子。”石青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偶然。

“噢,是吗?还真巧!”关子宁低头看鞋,他与石青脚上穿的,同样是黑色军靴,对于这点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现在说出来一点儿不觉得稀奇,奇怪的是石青为什么单独提这事儿?

“不,我的意思是……你站着别动!”

石青是个行动派,先命令关子宁站好,然后从鉴识工具箱里找出一把非常锋利的切割刀,朝关子宁迎面走来……


天意的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