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干货分享丨不会杀人的冰淇淋,不是好冰淇淋

文丨焱公子

写作的冲动,很多时候,源于一丝情绪、一个触点。

触点,是一个极有意思的词。你既可以将之理解为一时的灵光闪现,也可以视为创作冲动最初的起点。

当然,也可以简单粗暴地,说它就是一个临时起意的脑洞。

例如我的搭档水青衣同学,极其热爱冰淇淋。她某一天,有了一个这样的脑洞素材《不会杀人的冰淇淋,不是好冰淇淋》。

这无疑算是一个好脑洞。有时候,一个好脑洞,就足够我们洋洋洒洒、运笔如神,完成一篇或许完整,甚至好看的故事。

但,这足够么?并不。

其一,单有这么一个脑洞,故事极易跑偏,写着写着就会找不着北,最终虎头蛇尾或是干脆不了了之;

其二,即便勉强写完,因为信马由缰,整篇故事往往主旨缺失,结构散乱,并不能真正算作一篇合格的故事。

那么,如何让临时起意成功安营扎寨?如何把一个脑洞扩展为一个有温度的好故事?

2017年9月9日,我和水青衣在简书大学堂,进行了一场名为《如何把一个脑洞扩展为一个有温度的好故事》的免费写作经验分享。

现将分享的内容以文字形式呈现,与诸君互通有无、交流共进。望听过了或没听过的小伙伴,多批评指正。


一、什么是温度?

什么是温度?水之寒,火之热,就是温度。温温吞吞,当然也是温度的一种,但写文的人都知道,文似看山不喜平。如何能让故事“不平”,无外乎是刻画情节的迂回曲折、人物的情绪起伏。所以,一篇文章的“有温度”,简单来说,即情节不是一马平川的“恒温”,而是要达到连绵山峦的“不平”;人物不是一成不变、单线条、平面的,而是可触又可碰、立体而丰富。那么,什么样的故事,我们称之为有温度的好故事?

二、什么是有温度的好故事?

有温度的好故事,一定不会是固化在一个刻度,它应当越来越热,或越来越寒,又或者冷热交替。一篇到底,那些“有温度”的文字,会牵扯着读者,一直绵延,形成力量,撞击甚至冲溃内心,让内心升腾起明亮灼热的太阳,又或是凛冽清冷的月亮。

再细致一点来说,一篇有温度的好故事,会包含哪些因素?以我这些年写作的经验,我将其大致地分成了如下方面:首先,跳不脱小说三要素——人物形象、情节、环境。其次,文章立意为先,所以加上主旨。最后,是最有利于人物形象塑造和主题表达的秘密武器——细节。

虽然文章的细节是情节最小的单位,隶属于情节,但因为它的重要,所以,我任性地给了它一个特殊的地位,将它一起列上来。由于时间与容量的关系,今天的分享,我将选择其中三个方面人物形象(人设),主旨,情节,通过实例,叙述如何让一个简单脑洞逐步扩展为有温度的好故事。


三、如何让脑洞扩展为有温度的好故事

这个部分,我将以本人的两个作品为例,阐述如何让脑洞扩展为一个有温度的好故事这样一个过程。其中人设、主旨部分,以蛊婆系列单篇故事为例;情节部分,以短篇小说《死于三十五岁》为例。

3.1有温度的人设

我们先从人设讲起,此处选择拙作蛊婆系列主角铁青衣为例。

在我的最初构想里,这个角色只是我长篇小说《七世诅咒》第二卷里的一个配角,叫做铁婆婆(当时还不叫铁青衣)。

创作这个人物时,我还没有来到简书。那时刚刚完成一部十七万字的作品,发表在今日头条和我个人公众号,反响一般。我意识到在自媒体写长篇,确实并不讨巧,当时就在想,能否开个脑洞,写一个看起来或许会更受欢迎的,单篇系列故事。

在这种背景下,选出了铁婆婆这个人。

结合上图,来看具体设定。

首先是人物身份——蛊师。蛊,传说当中的毒虫之王,把各种毒虫放在封闭的器皿中,不给吃的,让它们互相咬食,最后活下来的,称之为蛊。能操控之的,就是蛊师。

外貌,贴合看脸时代,一定要是大美女,这个自然不用多说。既然已经是个美女,叫铁婆婆天然不合适,于是铁青衣正式得名。

另外,在先前看过的幻想、猎奇类作品中,描述蛊相关题材的并不少,我希望一开始便能有所区别,于是设定她除了蛊术高明,还不会中毒,能与逝者对话——甚至,这还不够,我需要她,再独特一点。

蛊师铁青衣——本身就是一只蛊。因为是只蛊,她寿命或许比一般人长得多,而且,不会老。

基于以上特点,结合她的生长环境,性格便很容易推演:我相信人性本善,因而她一定单纯,善良,然而由于独特的命运及不会老的宿命,也同时会令她活得越长,越清冷通透。

这样够吗?

当然不够。

我只是设定了一个貌似奇特、标识鲜明的人,在她的身上,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至此都还不知道呢。

而要让这个有关铁青衣的故事真正有温度起来,我还要找到有温度的主旨,及围绕它而精心设计的情节。

3.2有温度的主旨

一个好故事,无论题材如何,所谓有温度,主旨一定是直指人性的光明与阴暗,能够引人共鸣或反思。

铁青衣是个虚构的人物,她身处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但我仍希望通过她的眼,看尽人性的光明,与阴暗。

铁青衣的人设,是个蛊术高明,身怀异能,内心善良,又不会老的大美人。

对于普通人而言,很正常的反应,或许会是——

别有所图。

那些能够亲近又得知她能力的人,一定会尝试想从她身上获得点什么。比如在《情蛊》、《蛊引》这两篇里的官家大小姐沈玉,最初她从铁青衣这儿获得了所谓情蛊,用以拴住她的情郎,后来发现铁青衣多年不老,又想从她这儿获得“驻颜之术”,一再索取,求而不得之际,不思感念先前恩情,反而心生怨恨,甚至欲图加害,这是人性的贪念所致。

又比如《蛊毒》里的嫂子,自己生不出男娃,就下毒害死了亲兄弟家的两个儿子,嫁祸给铁青衣。幸得铁青衣可与逝者对话(人设),最终揭破了嫂子的阴谋。

因为铁青衣的特殊性,她更有可能被普通人所畏惧、所妖魔化,甚至群起攻之,毕竟,人们天然对未知及可能危及自己安危的事物心生恐惧。我在《人蛊》、《蛊婆》这两篇作品里,均作了这样的刻画。

除此之外,以讹传讹更是生活中司空见惯的戏码,明明没多大点儿事,结果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越传偏离事实越远。在拙作《七世诅咒》第二卷里,我刻画过一个说书人赵大嘴,在他的嘴里,铁青衣是个奇特的蛊师,怎么奇特呢,她呀,蛊术高明,美貌如花。关键呀,她不会老!她为什么不会老啊,她是妖怪啊,她吃人心!……

为什么这么说?作为说书人来讲,或许只是为了更具戏剧性,说起来好听,观众更愿意花钱啊,也或许,他也是听别人说的,更或许,他跟铁青衣有过节……谁知道呢。

当然,上述都是阴暗面,人性没有那么绝对,光明,我相信一定还是存在的。

比如,无论如何总是爱她的,那样一些人。

在《不老咒》里,少爷田慕白和他的养子田铁生便是这样两个人,他们后续都相继知道了铁青衣的真实身份,但都不约而同装作不知一样的继续爱着她。而铁青衣也同样装作不知,陪伴田慕白度过了他短暂的一生。

我想,真实的世界里,一定也有这样的爱情。

还有,就是那些被唤醒的未泯善良,在《异类》这一篇里,小混混郑百生去铁婆婆家偷东西,无意撞破了铁青衣真面目,中了她的蛊。村长领着全村人来验证,果然发现郑百生所言非虚。铁青衣执意离开,老村长百般挽留未果,对村民说,铁姑娘对全村有过大恩,我们虽不知她是人是妖,自此只能当她从未出现过,也绝不许再向外村人提起,这或许是咱们唯一能对她做的了。

我想,这就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最大的善良。

最后,或许还能有一种升华的情感,我把其叫做——被感召。

上例中的混混郑百生自从中了铁青衣的蛊后,自此改邪归正,踏实做人,若干年后成为了新任村长,为村里做了不少好事,同时多年来一直在寻找铁青衣下落,试图报恩,这便是被感召后的浪子回头。

在我的长篇小说《七世诅咒》里,给铁青衣设置了一个叫姆让的徒弟,姆让也是个蛊师,跟随铁青衣多年,见证了师父的伟大和孤苦,因此在年老时主动提出,与铁青衣互换身份,由她来做铁青衣,让铁青衣换个身份(田青儿),这样在姆让死后,铁青衣便可拥有新的人生。后来在七世主角团误会铁青衣,以为她是幕后黑手时,的确是姆让几次站出来,替她扛下了所有的事。

……

当然,以上只是我构想的几个方向,还不全面,沿着类似思路,我相信还可以发散出更多的可能性,触碰出更多有温度的故事。

3.3有温度的情节

上述以我的蛊婆单篇系列作品为例,讲述了如何展开有温度的人设和主旨,下面将以我的短篇小说《死于三十五岁》为例,讲讲有温度的情节又该如何设置。

《死于三十五》是一篇关于中年危机题材的作品。这篇小说是目前我个人在简书点击最高的一篇,也有多个公众号大V申请转载。好多读者留言评论,说这个故事很真实,很接地气。其中有骂男主的,也有骂他妻子的,引发了相对广泛的探讨,这说明这个故事,本身有其值得挖掘和解读的点。

我们说情节有温度,指的是一波三折,环环相扣,引领读者从头看到尾。要做到这个,精心的下料自然很关键,但更为关键的,其实是咱们首先得有一个核心触点——也可将之称为立意点。有了这个点,咱们所有的情节、矛盾、细节,才是有的放矢,张弛有度,统统围绕着这个点有序展开,从而做到结构合理,浑然一体。

《死于三十五岁》的立意点非常清楚,是自我实现与家庭责任之间的博弈。我的所有设置,均是围绕此展开。

看情节设置前,方便没看过这篇作品的简友,咱们先简单说说人设。

因为这是一个纠结和取舍的主题,主角一定不会是非常坚毅干练的性格,这不匹配。所以男主在我心目中第一个蹦出的形象,是《我的前半生》里的陈俊生。

公司中层,职场精英,性格软弱寡决。但他又跟陈俊生不一样,他的妻子显然不能是罗子君,他有更大的家庭压力要面对,因此我设置他有两个孩子,妻子有更高的薪水,更强悍独断的个性。一直以来,生活的节奏都是妻子在把控。

基于立意和人设,我可以开始构架主事件或者主情节了。

男主一开始身处天台,在想自己要不要跳下去,此时,他已经深深陷入了两难境地——他感觉生活处处不如意,但跳与不跳,又似乎没有区别,因此他最终抽完烟回去了。

紧接着便是职场受挫,被上级刻意刁难;回到家,接着被妻子怀疑,质疑他对家里不上心,在外面有小三;唯一的一场公司聚会情节,女大学生的表白其实是某种错觉的希望,但很快破碎;旋即又立即进入家庭更深的质疑对抗,他的懦弱性格,令他根本不敢去承受可能的后果。

最终,他又回到了天台——注意到没?开始天台,结束天台,这是我刻意设置的闭环。严希文兜兜转转一圈之后,发现自己根本走不出去,一切都是徒劳,最终,只有走了那么一条路。

在本文中,几对矛盾十分清楚,与妻子的家庭矛盾是主要矛盾,其他几对次要矛盾——与上级、与女大学生、与母亲,也始终在紧扣主旨而设。

包括所有细节也如此。

被上级刁难后,严希文想辞职,结果在自己的工位看到孩子照片,最终放弃了念头。这说明他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他也爱自己的孩子,这使得他痛苦不堪。

开车到家楼下,停了车却不下来,就坐着抽烟,之后才爬楼梯慢慢地上。因为他清楚,进家之前,他是他自己,而回家后,他是父亲、丈夫、女婿,唯独不再是他自己。

及至后文,母亲的电话,成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可笑的与老天置气,疯狂地吞蜡纸,最终幻想自己跳下去后会有奇妙际遇,这一系列的设置,皆是去匹配严希文的心魔,也即我最开始便设置好的立意点——自我实现与家庭责任之间的博弈。

大家现在可能已经注意到,《死于三十五岁》所用的思维,已经和前面的蛊婆系列不同了。蛊婆系列,先有的是纯脑洞,是人设,而后者,是更清晰明确的方向,可以用来谋篇布局的基石。所以咱们所谓的脑洞,如果能够在一开始便把它延展开,匹配到更鲜明的主旨和立意,那么对于整体故事布局和剧情走向,一定能够更加胸有成竹,闲庭信步。


焱公子

写有灵魂的故事,过有温度的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