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语》之明石姬:如果可以选,宁为燕雀不为凰!

麻雀飞上枝头仍然是麻雀

源氏公子的每一个女人几乎都是特别的,而作为源氏公子众多女人中的一个,明石姬看似与世无争,无疑是最特别的。

她是明石浦地方官的独生女,她精通古筝,她有秀美的容颜,她与源氏公子的相遇是她父亲的刻意安排。

有人说她是《源氏物语》中,最大的人生赢家。

她虽然只是一个乡下女子,可是却遇到了高贵无比的源氏公子。

源氏公子子嗣单薄,她却为他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儿,明石小女公子。

漂亮的明石小女公子后来入宫,成了权压后宫的明石皇后。

明石皇后宠冠六宫,生下众多子女,她的儿子必然是下一任皇帝。

如此看来,一生顺遂,富贵荣宠,尽握手心,可不就是十足的麻雀变凤凰吗?她不当人生最大的赢家还有谁当得起?

可是。

如果这枝头的光芒需要以灼烧的烈火为代价,这泼天的富贵与荣耀却是以一生的孤独、骨肉分离为筹码的话。

这样的富贵,她还要吗?

明石姬的父亲明石道人早年厌倦官场而远离京城,来到了海边的小地方明石浦隐居。

可是对于他这个独生女明石姬他却是寄予厚望,他拒绝一切上门求亲,“宁愿把女儿扔进海里淹死也不愿意将女儿埋没在寻常人家”。

仿佛是命定的姻缘,明石姬长大后,明石浦这个穷乡僻壤却迎来了一位贵不可及的人,源氏公子。

源氏公子因为与胧夜月偷情而被流放,落魄辗转,来到了明石浦。

明石道人知道机会来了,世间还有谁能配得上他才华出众、举世无双的女儿?

于是他开始把房子装饰得富丽堂皇,为女儿添置各种华丽的衣裳,去源氏公子的宅邸拜访,投其所好,与源氏公子共同探讨乐器管弦。

一来二去,精通古筝的明石姬自然要被引出来了。

源氏公子本就喜欢拈花惹草,风流不羁。此时又从繁华京都流放到这荒凉的海边,没有管弦舞乐可供消遣,也没有自己心爱的紫姬相陪,此时的明石姬于他而言,大概就如同沙漠中的一滴甘霖。

源氏公子寂寥已久的心顿时松动了,与紫姬临别时的誓言也早已抛诸脑后,开始一心谋求与明石姬见面。

而明石姬,她对源氏公子作何想法呢?

或许,这便是明石姬不同于其他女人的聪明之处。

她深知自己与源氏公子身份的差距,虽然她也仰慕源氏的风采,但是她清楚地知道,这样的男子,她高攀不起。

尽管父亲百般劝说,她终究不愿意给源氏公子一句回应。如果明石姬可以自己做决定,我想,源氏的生命中绝不会有明石姬这个女人的名字。

可是,她终究是做不得主的,男权时代,她只是一个小女子。

海上明月缓缓升起,山间迷雾渐渐笼罩。明石姬终究遵从父亲的意愿,投入源氏公子的怀抱。

尽管明石姬抗拒,可是她的心里是清楚的,这时候的她是最快乐的。

源氏公子的俊美无俦的外貌、高雅的气质还有不俗的艺术造诣都令她为之倾心,明石姬如同所有遇见源氏的女子一样,难以抵挡他的魅力,深深坠入爱河。

她也许不知道,她一生的快乐就在这短短数月便用尽了,此后她的生命里,是无尽的寂寞、苦难和泪水。

很快,与源氏公子的缠绵终有期限,京城终于派人来接走了源氏公子。

明石姬守着她年迈的父母,还有肚子里刚刚孕育的孩子,独守明石浦那一片荒凉呼啸的海风和冷雨。

没有源氏公子相伴的日子里,明石姬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看海上日升月落,一个人看渔船摇曳风波。

一个人承受怀孕生子的苦难与折磨。

而此时,源氏公子京都的府邸门庭若市,姬妾美婢前呼后拥,山珍海味享之不尽。

几年后的一次寺庙祭司,她恰好与源氏公子同一天去,却只能自己带着孩子躲在角落,看他容光焕发,贵气逼人,受人顶礼膜拜。

明明两人恩爱欢乐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如今却仿佛隔了百年,隔了千里万里远。

明石姬满心的失落,却也恍然惊觉,自己的预料果然还是成真了么?到底是身份贵贱有别啊!

接下来的事情,远远不是难过那么简单了,这一次,她要面对的不仅是源氏公子的走远,还有与骨肉的分离。

漂亮可爱的明石女公子很快就被源氏接走,明石道人看着被抱走的外孙女儿,老泪纵横:“这是要了我的老命啊!”

何止是明石道人,明石姬也悲痛欲绝。尽管她跟着一同去了京城,却因为身份低微而被源氏剥夺了抚养权,明石小女公子被寄养在紫姬身边。

从此,明石小女公子的成长没有明石姬的身影,只有她的养母紫姬。

明石姬该如何呢?哭吗?闹吗?可是,有用吗?

源氏不会在乎她的,他虽然欣赏她的才能,但如他自己所言:“我与明石姬不过是逢场作戏。”

因为身份低微,她没有资格去养育自己的女儿。她只能笑着看自己的女儿唤别人一声母亲。

明石姬是个聪明的女子,到了此时,所有的梦都该醒了,其实,她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麻雀拼命飞上枝头的后果是什么?成了凤凰吗?没有那么简单,成为凤凰是要涅槃浴火的。

只有把自己狠狠撕裂、燃烧,烧成一片灼灼的火焰,烧成一点点的灰烬才得以重生。

麻雀飞上枝头,迎来的先是毁灭,而后才是涅槃重生!

所以,她只能和明石老尼姑(明石姬的母亲)独自居住遥远荒凉的宅邸,独自饮恨,暗自垂泪。

源氏若是想起她就去看一眼,若是想不起,一忘就是一两年。

她不怨不怒,不争不抢,只是安静地住在后院,安静地看樱花散落,红叶飘零,安静地等待女儿长大。

当明石女公子终于长大成人入宫为妃之时,明石姬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女儿。

只是此时明石女公子已经同她万分生疏,她心里更乐意去亲近她的养母紫姬,而明石姬于她而言大抵不过是挂个名的母亲吧。

这些明石姬都明白,她无法辩解,只能默默地站在女儿身后,为女儿绸缪策划,去弥补这些亏欠。

进宫之日,乘坐风光的仪仗陪同明石女公子的是紫姬,而明石姬因为身份低微,只能在几天之后,由一辆牛车悄悄接进宫里,悄无声息。

因为自觉身份低微,明石姬不愿拖女儿后腿,所以她总是尽心尽力为女儿布置筹划,让后宫的人都对女儿交口称赞,让冷泉帝对女儿恋恋不舍。

除了自己的女儿,她已经一无所有。

源氏对她除了应有的责任便什么都没有了,他的心给了紫姬,爹娘呢,也已经渐渐老去,她与父亲更是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

除了这个女儿,她什么也没有了。

但是,明石女公子与她永远隔着一层疏离,只因为,她的成长,她没能参与。

甚至在身份遭到后宫人的指摘时,明石女公子还怨恨,为什么自己的生母这样教她难堪呢?

即便是后来明石女公子生了很多孩子,大多数依然由紫姬照看,他们都围着紫姬一声声地呼唤:“外婆!外婆!”

表面上,明石姬似乎得到了所有,安享晚年、荣华富贵和权势地位。

可是,谁又能知道这些是不是真的是她所希望的?

其实,这一场人生的华丽之旅,从一开始明石姬就是拒绝的不是吗?

身不由己只能让她被动地去接受一切,被丈夫冷落,背井离乡,不能与父亲团聚,骨肉分隔,终究与女儿貌合神离。

所谓的“安享晚年”不过是守着一颗冰冷孤寂的心等死罢了。

如此,明石姬又算哪一家的赢家呢?

这场人生的赌局,她没有权力去开始便已经输得彻底。

输在她的不能为自己做主,输在她低微的出身,输在她跨越了不可能跨越的界限,她注定因此承受那些撕裂破碎般的疼痛。

世人都羡金玉满堂,我只愿梦回故乡!

世人都说织锦绮罗,我宁要素衣白裳!

世人都道荣华富贵,我但求恩爱不移!

世人羡我、慕我、仰我、赞我、效我,岂不知,苦我、伤我、孤我、痛我、离我,宁不是我!


结语

童话告诉你丑小鸭变成了天鹅,你却没明白,丑小鸭本来就是天鹅;

童话告诉你灰姑娘嫁给了王子,你却不明白,灰姑娘本身就是千金小姐;

麻雀飞上枝头变成了凤凰,你却不知道,原来的麻雀早已经被火烧死,枝头炫目耀眼的,本来就是一只凤凰。


其他系列作品


《源氏物语》之六条妃子:你是我的光


《源氏物语》之六条妃子续:错将卿作痴心人


《源氏物语》之小侍从:你牵挂的人,我替你守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