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者照耀瞬间,贤者光辉永恒丨记我眼里的阿尔塞纳·温格

最近我在重读《三国演义》,司马仲达和诸葛孔明自古以来就有不同的支持者,一人封侯登天笑傲苍生天下一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结果为重还是回味过程只因个人所处的理解角度。最近阿森纳也是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作为一个阿森纳的死忠心情也复杂,恰逢在这个时候,温格刷新了英超教练执教的场数记录,蓦然回首,他与阿森纳原来已经相伴了二十载有余。

这个时代如此浮躁嘈杂,已经越来越难以容纳信仰,漫长,痛苦的等待,而世界足坛也越来越难以给予忠诚,坚守的地方。亚历克斯·弗格森和阿尔塞纳·温格,是英超仅有的能够在一支球队执教二十年的主帅。弗格森已经退休,温格便是仅存的明珠了。

阿尔塞纳·温格

我不希望卖弄情怀去突显温格的伟大,但是如果你明白阿森纳这二十年来的历程,至少这个人你会充满敬意。

年轻的球迷可能只对阿森纳没有钱买人,年年都打脸充胖子的最已阵,圣诞节后掉链子,只能争取欧冠资格(第四)等梗耳熟能详,就连枪迷(甚至阿森纳名宿)自己都已经因为失望慢慢开始自嘲,殊不知这些年来,阿森纳所承受的,不仅仅是成绩的压力,还有金钱上的压榨,这就是让阿森纳近十年最难跨越的一个非调侃梗:七存息,必须每年偿还银行的利息保证阿森纳避免破产,从而一蹶不振。而这最终的一切压力,承受着便是这个现在已经满头白发的老人:阿尔塞纳·温格。

阿森纳曾经的光辉之路,是温格一手照亮的

“巅峰时期诞生虚伪的拥护者,在黄昏时见证忠实的信徒。”这句话用在现在的阿森纳球迷上,是最好的两类归总。在温格前十年的枪手执教生涯里,无疑是辉煌的,我相信任何一个老球迷都能清楚明白,当年能和弗格森曼联平起平坐的阿森纳,是拥有怎样的战斗力,而那一批人在足坛的历史地位,也是能够让绝大多数球迷认同的。后十年为何如此艰难落魄,以至于年年卖队长?温格不能说没有责任,但是更大的原因无非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为了阿森纳的新主场:酋长球场。这是一笔复杂的账,我曾经也一知半解,但是在我看过了一篇深度介绍文章《阿森纳的还贷之路》之后,便越发能够理解温格的不易。在金元足球还未盛行的年代,健康的收支平衡是每一支球队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因为缺钱或者过度透支未来而陷入深渊的并非无前车之鉴:例如利兹联,例如瓦伦西亚,一支打进过欧冠四强的青年禁卫军,一支曾经西甲叱咤风云的蝙蝠军团,都因为后续资金的匮乏,在高投入获得了成绩之后迅速坠落。阿森纳在财政艰难的时候,已经无法获得有分量的冠军,所拿的足总杯冠军还被球迷戏称为“保温杯”(确保温格不下课),但却创造了连续十六年打入欧冠淘汰赛的成绩,并且连续二十年在英超保持前四名,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教练的本质是一份工作,你能体会到自己在一个公司压力巨大的岗位,连续二十年保证自己的工作水平都保持在同行的前几位吗?并且在无比艰难的时候不选择离开选择坚守吗?难以想象。

我更佩服的是,温格并没有因为困难,而选择去保守,为了成绩改变足球的美丽本质(说到这里我想起一位在豪门把大巴摆出精的当过翻译的教练),阿森纳一直是华丽足球的代名词,现在很多年轻人都认为巴萨的传控流非常优雅,但只有老球迷才能明白当年阿森纳行云流水带来的震撼,让我们这些真正也喜欢踢球的人看到:原来足球是可以这样踢的。没有因为困难放弃追求,这比丑陋的赢得比赛更难能可贵,这代表这理想从未放弃,或许会被很多人认为固执,而世界更多时候带来的精彩,就是因为这些固执的人,温格用这些看似无力的一锤锤,砸出了美丽的艺术之花,而不是仅靠堆砌巨石垒起来的密集阵。

敢在老特拉福德球场被裁判罚上看台后如此自嘲和接受对手球迷“鼓励”的,温格算是最有资格的一个

温格在阿森纳资金充裕的年代,带队能力不输现任足坛任意一位教练。

诸葛孔明让人更多敬佩的,不是《出师表》的肺腑之言,而是一心一意辅助刘备,有三擒孟获,七出祁山,赤壁之战等赫赫战功。就像温格的阿森纳永远高举进攻,永不屈服的枪手精神。敢和巅峰巴萨打对攻并且赢下比赛的,有且只有温格带领的阿森纳,能够在首回合落后AC米兰四球回到主场上半场就连扳三球的也只有温格带领的阿森纳,这是阿森纳深得大多数球迷喜欢的原因:站着死,死在冲锋的路上,而不是龟缩偷取胜利的果实。这和大多数人的身份地位是符合的,精英永远是少数人,但是普通人可以选择奋斗,努力,依照自己心中正确的方向,去打造一片天地。站着死,是背负了巨大财政压力的阿森纳,而可以把钱用在球员转会上的阿森纳——呈现的结果是那支49场不败的英超王者之师。而这一切的缔造者,都是这位绅士儒雅的教授:阿尔塞纳·温格。

如今,金元足球已经不是一股冲击势力,而是逐渐成为了足坛一种不可逆转的潮流,就连被很多球迷嘲笑的土豪队曼城,温格现在也是充满了羡慕和敬意:当他们只有石油的时候,并不可怕,而当他们同时拥有了石油和思想,那么便是一股可怕的力量。在未来,资本的持续冲击,让足球变成了更激烈的军备竞赛,曾经循序渐进的足球发展模式会被慢慢吞噬,这便是老一派教练在没有资金支持的时候,无法对抗现代足球的核心所在,才会有了被同样是靠金元足球起家的,首席代表为前切尔西教练穆里尼奥的嘲笑和讽刺。而伴随金元足球而来的,还有一大批冠军粉球迷,他们组成了一股力量,在嘲笑过去的一位强者。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人在十岁时学习一门外语,比四十岁时学习一门外语要容易,因为一个人的思维若已经定型,要改变非常艰难,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来为什么温格是一个固执的人,不是他不愿意跟上这个时代,而是他自己的改变,已经相当的有限了。

在温格资金充裕的年代,他可以打造出自己的王牌之师,曾经的阿森纳枪王之王:亨利,也是温格花了大价钱带来培养并进入了阿森纳最高荣誉殿堂的球员(更多球员不一一例举,实在是大多)。当大环境改变,客观条件达不到要求的时候,衰退便无法避免。我们无法阻止时代的进步,但是我们可以对历史保持尊重,我们可以反思历史错误但是不能抹杀历史经验,这也是善良的人的人性光辉选择,风水轮流转,在得势时不饶人,便要承担落魄时被扫地出门的恶果(例如执教不是二十年,而是大概三年,拿到一些冠军后还经常要捉队内内鬼)。

2003-2004赛季,阿森纳处在巅峰

从长远的角度考虑, 通过俱乐部本身的经营能力拥有一座现代的球场,比常年处于冠军的队列更有发展计划性。

这是一个伪命题,理论上没有人喜欢自己喜欢的球队成绩不好,但是实际上没有冠军但是是一家俱乐部死忠的球迷大有人在。我很庆幸通过温格知道:俱乐部除了追求成绩,还能追求除开足球之外的东西,比如一座现代化的球场,把一家俱乐部通过公司的发展模式发展壮大。更大的一个伪命题是:阿森纳近十年没有登上英超联赛的顶峰,但是不代表任何一支登上的英超顶峰的球队能够忽视阿森纳,更真实的情况是阿森纳在这二十年来从来没有跌出过英超前五,也就是说温格通过自己的能力,让阿森纳在所有艰难的情况下,都能挺住守在最后的底线。英超从最初的二人转,再到三足鼎立,再到BIG4,再到如今的六强,对手在不断进步的同时阿森纳并没有被对手甩下太多,话至此,会不会想起《头文字D》里的藤原拓海座驾AE86?一辆老式车能够和新款跑车抗衡,我相信有且只有是技术弥补了硬件上的差距。

温格自己也在公开场合表达过:希望自己在离开阿森纳时,能够留给继任者一套有竞争力的阵容,和一个成熟的俱乐部模式以及健康的财政状况。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这样一位教练,教练本质上是一个打工者,哪怕薪水再高也是一位打工者,能够如此在岗位上超纲复杂,除了深爱这家俱乐部,我找不到其他任何解释。

阿森纳比欧洲其他大多数顶级俱乐部完成球场更新,图为阿森纳酋长球场

我不是人迷我是球迷,我希望阿森纳能够做出改变,我同样希望阿森纳以更快的速度完成更新换代,但是一个功勋有资格决定自己什么时候离开。

为什么我会理智地保持对功勋的崇拜?因为没有温格,便没有现在的阿森纳。饮水思源是我们的传统的美德,在功成名就的同时对曾经的将领卸磨杀驴,是一个不厚道的做法。我实在不知道为何在法律都不外乎人情的情况下,仅仅是因为成绩的压力便对一位曾经的领路人口无遮拦喷。竞争对手的嘲笑无可厚非,只是为了各自的球队利益进行竞争,偶尔有一些过分的言论也可以理解(例如穆里尼奥等),但是我们自己的球迷,不应该太过火。

尤记得本赛季之初时阿森纳表现糟糕,一位英国的阿森纳死忠在枪迷自己的电台采访时,把温格喷的一无是处并且句句在理在点,但是他有一点我们大多数球迷都没有做到:他会每场到场举横幅让温格下课。意思是他不管球队如何都会继续支持阿森纳,不是为了喷温格而喷。这样的球迷有资格对球队不满,但是我们大多数伪阿森球迷并没有做什么去实际支持自己的球队(我本人是阿森纳官方会员,也购买过阿森纳相关球迷物品,有资金上支持过球队)。

时间才是一切的见证者,时间也是一切的试金石,从意气风发到白发苍苍,我相信只有钱和成绩,没有爱和感情,是不能支撑将近四分之一世纪的光阴。

初来阿森纳时的踌躇满志
历经动荡后的矢志不渝

关于阿尔塞纳·温格,我是如此总结的:

一.因为足球上的美丽,我记住了你。

二.因为曾经的王者巅峰,我崇拜过你。

三.因为落魄时的坚守,我敬重于你。

四.当某日你要离开,我永远祝福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