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治愈】幽冥有间小店 (5) 队伍里边有坏人啊

孟婆说完一口气饮下了大半杯啤酒。剩下的小半杯酒,冰镇、微苦,白色的泡沫在杯底翻滚,一如那些日夜挣扎在奔流翻滚不休的黄泉里,回头无岸,求渡无船的可怜人儿。

苦海尚且无涯,黄泉谁人能摆渡?苦命的人见多了,在长的情又如何,又有几个熬得过轮回?说到底左右不过是一碗饮或未饮的孟婆汤罢了。

在场的那个又不是见惯了生死?难为不过是平安一个人罢了。说到底,生与死永远都是一个第一经历人才会避不开的话题。孟婆慈爱的看着平安,有些事,是责任,也是命运,躲不过,逃不开。

“这个小家伙,终究还是连个孩子都算不上啊。”的确平安的年龄和孟婆相比起来,也许只是她漫长岁月打的一个盹的功夫。“现在老身能做的,也只是在你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让你晚点面对残酷。多了老身怕是也不行了。”

未继承小店前,平安也喜欢上网和水友扯淡,说什么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虽说是人心是隔着层肚皮,实际上都人不是爹生娘养的?以后见多了,或许平安也会适应吧。

不过现在,平安咬了一口包子,他只知道这个鱼香肉丝馅儿的包子吃起来真的好苦。

李大爷端着瓶盖,小口的抿着酒。“平安还是太小了。生离死别这么点小事,始终还是参不透啊。”

“拉倒吧,你要是把生死参透了,那怎么还不去轮回?”牛头幽怨的看着马面——准确的说是看着身旁马面嘴里的笼屉。正被它嚼的咯嘣、咯嘣作响。

小镇顶上的阳光洒满了有间小店。店外头依旧是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的人群,马面举起钢叉,一脸满足的从牙缝里,挑出来几块竹笼的残片。

“你们真是没有同情心啊?!”平安说道。

“幽冥,只讲轮回,不渡因果。”牛头马面回答的很肯定,这是天理,没什么值得讨价还价的地方。

平安像是在叹息,又像是在遗憾:“是啊,幽冥,只讲轮回,不渡因果。就是可惜了,我之前还特意藏了一笼包子,谁知道今天的包子吃起来这么苦。你说要是扔了,又有点可惜。”

“你不要试图贿赂幽冥执法,生死轮回自有天意安排。今天我们兄弟两个要是放了她,是要被罚两千鞭的!两千鞭啊,哪怕是我们两个人皮糙肉厚的,挨起来也是很疼的。你懂吗!这是原则,不是一笼包子就能贿赂的。”

“所以我给你两笼啊!”平安的嗓音很柔,轻飘飘的就像是羽毛飘落到了牛头的耳朵里。牛头抖了抖耳朵和马面对视了一眼“这不是包不包子的问题,实在是——”

平安把手放桌子下,冲着牛头摆了摆,用眼神示意道:四个不能再多了。牛头给马面打了个眼色。“成交?”“成交!”

说实话要不是平安的包子自带仙灵之气,自己又怎么会这么贪吃呢?幽冥里能吸收到仙灵之气的机会来之不易。平日里是需要引渡足一万亡魂才勉强换来一口的呼吸。一万的亡魂才换来一口,还不如平安早起蒸的一笼包子。换做是你,你怎么选?

只不过平安的性格,嗯,牛头挤出一丝微笑,聪明如我这么久了又怎么可能没有熟悉呢?说实在的四笼包子已经是他能给出的最大极限。两千鞭的伤害,恰好一笼包子能治愈,剩下的那一笼,不论怎么吃都不亏。

牛头搓了搓手,重新变得正直起来。满脸真诚道:“平安哥,这一笼包子我可不要吃鱼香肉丝馅儿的。”

平安也懒得理他,随口应付答道“到时候想要吃什么馅儿,你自个儿定。”

牛头硕大的眼珠子一亮,摸索着亮闪闪的牛角尖试探的说:“我想尝尝麻辣牛肉馅儿的。成不?”

平安、孟婆、李大爷等“······”

幽冥就像是围城,城外的人总是想进来,进来的鬼又想要出去。待久了,真会玩儿。

平安虽然嘴巴上也说着苦,但是顺手从笼屉里拿出一个包子咬了一口。

相逢就是缘,小店外头熙熙攘攘的过客,自己不愿意渡也渡不过来,能进小店的,或许都未必能如愿。更何况,那些执念太深,不愿轮回的?

自从来到这里以后,平安的神经每天都是高度紧绷,昏暗、生死、留念、不甘,这是个黑暗混杂着猩红的冰冷世界。不过,平安抬头看了看小镇上头的太阳。阳光所及之处,是一片温暖舒适。平安原本紧锁的眉头不由地开始舒展,脸上原本紧绷的肌肉一点点的松弛下来。管他呢,起码这里有间小店很宁静祥和。不是吗?

这时候,张师傅径直向女学生走去。一边走一边还不忘把头扭成九十度对冲着平安说“真是个幸运的小姑娘,那咱们抓紧点时间,说不定跑完活儿了回来喝可乐还是冰的。咱们走吧。”

平安才懒得去搭理他,真TM的是个戏精,走个路都要耍一下头。就你行行了吧。

女学生疑惑的转头瞅瞅牛头,看看马面,最后才把目光不信的投向平安。眼睛里带着一丝的希翼和胆怯“小、小二哥?回,我还能回去吗?”

张师傅此时已经走到门口,探着头向外张望道,“当然行了,你小二哥都说话了。我去取车,你抓紧时间再多看两眼,下次想见说不定就得几十年后了。等我取了车过来咱们就走。”

张师傅的就车停在丁字路口的最前段,小镇的入口处。平安等人坐在小店里,就觉得张师傅话音才落,就看见外头一辆破烂的夏利,一个帅气的甩尾。嗯,平安突然有点不想上车了。

这车也太TM的烂了吧?之见一辆只剩下一个车灯,车身斑驳破旧的夏利停靠在了小店前。

······

平安知道的回人间的路就有两条,一条是由东到西,需要批了鬼门关的通关文牒。另外一条,就在小店的后面。小店的后面是一望无际的湖泽。河流平缓,湖泽伟岸。河上横跨着一座没有桥头的石桥。

平安转身去厨房准备食物。取了车的张师傅摇下窗户,正伸长着脖子滔滔不绝的回忆着自己生前,那时候被誉为中环十三郎的那段忘不了的光辉岁月。

“不是我跟你们吹,我年轻那会,那才叫一个快字。尤其是自创的独门秘籍,一脚油门一口酒。”牛头马面听了不由的对这个喜欢喝可乐的老司机肃然起敬。不为别的,就冲这一脚油门一口酒,还能活到五十岁——才因为肝硬化死在车里。

是的,张师傅不是死于车祸,而是死于肝硬化。

平安在厨房准备好了一会吸引湖泽怪鱼出来搭桥的鱼食,心道:这辈子,老奶奶都不服,我就服你。还中环十三郎?真TMD能吹,要不是我从孟婆那里听到,你是因为在中环堵车堵了十三个小时,滴水不沾最后因为渴的实在厉害,一口气灌了一瓶白酒才肝硬化而死的。我还真就的被你骗到了。

平安拿着食盒出来,看看小镇顶上的太阳。眼瞅着时间马上就要到正午了。张师傅还在车里比划着自己当年自称中环十三郎的那段光辉岁月。

因为张师傅的夏利是停在小店的外头,所以等到平安拿着好食盒出来的时候。张师傅的出租车周围已经被住在小镇上的“幽冥土著”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好几圈。时不时的还爆发出一声声“好”、“好”的吆喝。

平安就站在“土著”的身后,可惜身高有点不足,即使已经努力的踮起脚尖向里边张望,还是被“土著”围的是密密麻麻什么也看不到。只好拍了拍站在身前的壮汉:“小三哥,里边发生了什么事。”

壮汉转过身子。一本正经的纠正道,“按幽冥历算我今年才180岁,镇长一再强调说了,平安叔你不是人,所以辈分高。我们不能乱叫,不然的的话又要打我们的屁股。”

平安:······你才不是人!你全家都不是人。

平安在心里默默的计算了下,是不应该管你叫大叔,你比我爷爷的爷爷还要大十好几岁呢。现在你这么一抬辈分,赶明如果真的在幽冥遇见了我爷爷,怎么叫才好啊?

学生妹没有感觉到平安的怨念,从他背后怯怯的探出小脑袋,“小二哥哥,你不是说要抓紧时间嘛。我怕——”

平安转念一想对啊,他们和自己不同,你说一个大活人和死人计较什么劲?不过再不抓紧时间,就凭着张师傅那辆破车,一个来回,还真的不一定能赶上吃午饭了。

老话说得好,中午不睡,下午颓废。

“张叔,抓紧时间,咱们得快点回来吃中饭呢。”张师傅被围在车里,正快速的记录着小镇上居民的采购需求。嗯,人间的材料加入饭菜里,意外的很好吃,所以张师傅经常借着机会出去倒腾一些材料兼职干干黄牛。平安认可的点点头,都是为了活着,不容易啊,个屁。难怪自家小店最近一周的营业额直线下降,感情都是你造成的。亏你早上还质问我最近是不是营业额降低了。

真的是,不怕群众有坏人,就怕队伍有卧底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