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看“木乃伊展”?

看木乃伊展,不止一个人知道我要看这个展时会说,木乃伊?那有啥好看的,人的尸体?!

看完展,我跟草瘦墩说,如果简单的用“死人尸体”来评价这个展,那真是大大亵渎了它的真实价值。

自从进入从这个展之后,我一次都没有把“尸体”同木乃伊关联起来过,我就像是看一个个艺术品一样在欣赏这些美,试图理解古埃及认为人有来世的信仰,试图从中共情到亲友对死者的美好祝愿,然后顺便跟家人讨论了一下生死观,草瘦墩说死了一定要烧成灰,然后不留骨灰,像周恩来一样撒了。我说我要捐献遗体,剩下的再烧成灰,草多多也说要捐了,我还特意强调一下,真有那一天,家人也要同意的,所以提前跟你们说一声哈,然后我们竟然就都无言了,可能这话题有点沉重。

但今天突然想要写下这些文字其实是因为看到了这段话:
朱光潜在《无言之美》中写道:

持实用的态度看事物,它们都只是实际生活的工具或障碍物,只能引起欲念或嫌恶。要见出事物本身的美,我们一定要从实用世界跳开。总而言之,美和实际人生必须有一个距离。要见到美,须把事物摆在适当的距离之外去看。

实用的世界有很多苦难,而能够慰藉我们的,唯有跳脱出来,做一些无用的事,这些无用的美才是让我们坚定地走下去的光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