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的画面也许才是人生

后天就是年三十了,如果不是特殊工作性质,我也将也会和其他外乡人一样,关门大吉,回老家过年了。毕竟忙碌了一年,没有不想歇歇的。

今天值班,中午去市场走了一圈,原来车水马龙的场面变成门可罗雀。只有少数门店稀稀拉拉的半掩着一扇门。虽然有点冷清,然而街上灯笼高挂,一片红海一样,即使行人稀疏也掩不住过年的喜悦。

晚上来医院值班,因为疫情防控需要,不能在住院部接诊急诊患者,接到第一个急诊患者就诊电话是晚上八点多,也是这个时候该发生的事情 ,晚饭时间过去,鱼刺卡喉也是集中高发时间点了。

我匆匆从住院部赶到门诊,一路上灯光朦胧,虽然外面下着雨,医院里依然少不了人影,甚至还没有减少的迹象。

连廊一根柱子边,灯光昏暗,在背光一侧,一个矮小身影似乎被夜色吞噬。原来是医院清洁工大叔,医院保洁任务是外包的,保洁员和医院人员来往不多,我只是从他的衣着来判断。

五十多岁,一米五左右的大叔,黑暗里看不清他的容貌,但可以确定是消瘦的,应该还是黝黑脸色和满嘴胡子吧。他在双手捧着一大块蛋糕模样,津津有味的狼吞虎咽,我路过虽然匆忙,似乎还可以听到他吞咽的声音。应该肚子很饿了,这么晚还在上班,下雨的冷夜天。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已经路过了他,还是回头望着他,似乎想说什么,又似乎想做什么。然而,我最终没有,毕竟我要去看急诊,稍微晚点就可能惹来麻烦,于是我匆忙进了电梯。

来诊患者是一个怀疑咽部异物者,已经一周病情了,只是有点不适,今天空闲了挂个急诊来看看。

看完这个咽部异物患者,不知道为什么,思绪里竟然把连廊里的大叔和这个咽部异物患者联系起来。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我又是什么呢?

角落里大叔的辛酸,也许才是人生的点滴。生命都是如此举步维艰,但我们始终还是深深的眷恋着尘世,因为这里有我们父母亲情,有妻儿温情,还有懂我们的朋友的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