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文:安身周年日记 13 安身的第六十-六十八天

晓熹盼兮/文

目录 | 上一章

安身的第六十天【1/7】

也不知主人最近是和我厮混熟了,感觉厌倦了,还是有了新方向新乐趣怎的,白天老是把我单独关在家里。那我也要适当表达下自己的情绪不满啦。于是我趁他们不在,乱咬东西以示抗议。自以为是!以为把我关在书房里就能保太平吗?哼!我可是一只智商上线的狗狗。

主人事先备好的咬胶、绳球,我已经不那么感兴趣了。才玩了几下,我就把它们抛弃在旁。一会儿把收纳纸箱里的垃圾袋卷拖出来咬破,过一会儿又趴到桌边把DVD纸外壳叼下来撕啃……只可惜通往储藏室的门,我一时用嘴还拱不开。不过,我可嗅得到里面藏的是香喷喷的狗粮,嘿嘿。嗯,继续找东西咬来发泄我还未使完的精力。

主人每次一回来,保准第一时间发现我的“杰作”。爸爸也因为我乱咬物品,用擀面杖打了两次嘴和屁股,但收效甚微。不对,应该说是完全无效。因为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我,下次一定故伎重演。没法整日看着我的主人想出了新办法,也是原始的笨办法——选择把我绑起来。

特别残忍,对不对?你是我的知己!爸爸想用塑料绳,姐姐怕绳扎太紧会勒伤了我的腿脚;红绸绳太短没啥韧性,我才扭动嘴,它就掉地上了;最后,主人们还是决定让当护士长的奶奶,下班时捎两卷医用绷带回来。大家商量后,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在家里无人时一劳永逸。

待爸爸真要绑我时,一时心软,竟然绑不住我,老是被我挣脱。倒是文文弱弱的姐姐,能下狠心,看来,最毒妇人心哪!

今天早上,姐姐趁爸爸先出门,把我捆了个严严实实。绷带缠完后腿缠前腿,还打死结。最后缠了密密麻麻,封住了我的嘴,居然把两卷绷带都用完了,我去!她抱不动我,就缓缓把我拖进书房关起来。她心想,既然四肢绑紧,嘴巴又没法咬,还能呼吸,这样总不会再有问题了吧。走时,她一点也不顾我哀求的眼神和呜呜的叫声,真够绝情的。

主人回家一看,房内的东西今天倒是完好无损。你以为我还被绑着躺倒在地?错!我文文就是本事厉害!姐姐发现这嘴和腿上的绑带居然都被我一一褪下。想难倒我?你还得练些个年。主人则完全猜不透我是怎么脱身的,觉得我可以去参加捆绑逃生魔术,哈哈。

姐姐建议还是关我笼子,爸爸一方面想这两个月来都没舍得关我,另一方面考虑笼子的售价也不便宜,只好先绑为上策。可怜我呀!什么时候才能解脱捏?


安身的第六十三天【1/10】

今天农历十五,天上一轮满月。虽然天寒地冻,好在天气干燥,还不算太冷。而我白天总要经历受绑难受一小会儿,然后才能自我松绑,所以更乐得到各个私家车底去玩找猫游戏,乐此不疲。在一处大草坪上蹲着解决完此生大事,轻松畅快。昂着头,我对着月亮的方向嗥叫起来。感叹世事无常啊,我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又在哪儿呢?姐姐又拿出手机,我侧脸看看她,要记录几次?

回家后,姐姐边播视频边问爸爸,今天满月,难道我是要变身成狼吗?而在野外嗥叫的场景,让她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短片,她记得里面的主角是一头雪白的母狼,名叫白芳。

姐姐抚着我的头,蹲下来喃喃说道,就算我是只狼,她也会喜欢的。我不是狼,不对,我不管什么狼不狼的,我是你忠诚的好狗狗呀。我吐着舌头哈哈笑,所散发的热气,在寒天里格外显眼。

安身的第六十八天【1/15】

自从我乱咬东西被打仍不见效,爸爸想法儿四处拜托人找笼子。今天找到个合适的铁丝笼子,空间不大但装我正好,价钱也便宜,是原来遗失了公萨摩耶的理发店小哥卖给他的。他的狗走失有段时间,估摸回不来了,觉得空着笼子也睹物伤神,就卖给爸爸了。姐姐也是很奇葩,居然很想看我挣扎进笼子的样子。她就趁爸爸在和小哥谈话之际,用牵引绳把我带到笼子前,打开笼门,想把我塞进去试试空间大小。结果令她诧异的一幕出现了:我乖乖自己走进了笼子!

不要大惊小怪好嘛。进笼子只是一种自然反应而已。我对这个小房子好奇,进来瞧瞧,不必当真!姐姐马上唤爸爸过来看。大家也净在瞎猜,认为我来这里前,可能一直都被原主人关笼子,而现在的主人却放养我,散漫了才不停恶作剧。

别看我刚才自觉进了笼子,我不喜欢笼子的好嘛!进去就觉得束手束脚了,哪有家里自由舒服呀!我横冲直撞地想出来,姐姐说,有那么容易?进去了就出不来啦!天哪!我上贼船啦!谁来救救我!汪!汪!

提问十四:为什么你被绑得那么严实,还能把它们褪下来?

文文答:不要忘记,绷带是有韧性,可我也是活物。只要有脑子,一切都有办法解决。我的身体韧性可强啦,可以比拟杂技团员的柔术。主人虽然觉得给我绑很紧了,但他们并不想伤害我,这就给了我挣脱的余地。所以只要我一呼一吸,那绷带自然就松啦,四肢也可以松开。用前爪挠挠嘴,也就不费吹灰之力喽!

汪汪!14| 安身的第八十二-八十四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