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岛

撒旦作为堕天使,用来反对上帝。

“问题一:你的姓名?”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问题一:你的姓名?”

“啊,我想……我想是卡特……”

……

空气中充斥着新鲜的血腥味,天花板上的圆形吊灯不祥地噼啪闪烁,紧凑排列的每一张床铺上,都躺着一具尸体,它们身上只有一处刀口,都在颅骨上方,有人切开了它们,并取走了里面的大脑。

这里每天都会发生生物的非正常死亡和生物的非正常出生。所有这一切腐坏的根源,似乎都来自床架之间那几台的显示屏,那里除了显示半人马座流星雨的消息外,还忽明忽暗地投射出几个字:

天堂岛

杂种

这一片区域被热带植物所覆盖,树木分层生长,在高大的树下有灌木、灌木下有草丛,层层叠叠,地表的每一寸空间几乎都被利用了。当你拨开最后一片灌木,以为终于找到空地时,会发现这已经是海滩,波浪正一层层打在几丈远的岸边。

地面上几乎没有动物,地底下却大有文章。四十年后,再次登陆的科研人员们首先探测了岛的地下,看到一条长长的通道直通向一百米深的地下,末端连接着废弃的基地。

地下221米 天堂岛总部(NUCLEUS)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金属写字台和一把转椅,但四面墙壁上却贴满了正在运作的显示屏,操控板一百八十张,监视器二百六十张。他向后仰卧坐在扶手椅上,不断旋转的复眼把所有监控画面都包含进视野。他的复眼中有一百万个小眼,比含两万八千小眼的蜻蜓还多。由于每个小眼只能透过一条光线形成一个像点,他所使用的将是世界上最清晰的视野。

一个通讯画面突然弹出来,上面的音频线出现波动。

“A—23187报告,大脑融合度已达指标,是否继续进行植入程序?”

“好。”他没说别的,想看看机器人会不会欺骗他。

“不过长官,中途出了些小意外。”音频线平静了一段时间,再次波动起来。“有两个供体似乎被遗漏了,他们……不见了。”

“谁?”

“卡特菲斯和弗莱。”

“找回来,其中一个的大脑虽然小到不足以作为供体,但很可能是人工天使的原材料。”

“是,长官。”

“我可没说让你去,你被撤职了,由于这次失误,明白吗?52665—69—7将接替你的位置,修理限度早就过了,你也该回地表了,去干些砍树的轻松活吧。对了,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停。”

显示屏上的音频线平静下来,再也没有波动。

“还有,别再叫我长官了。”他两手垫在头后面,靠了下去,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地下184米 锅炉房(MITOCHONDRIA)

天堂岛基地的供热系由一个巨大的锅炉房和地热转换站组成。锅炉房内,除了正中间一个巨型锅炉(就是烧水的)外四周还围绕着密密麻麻的铁梯和铁平台,平台上不时有蛇一类的长条状生物爬过。

一架铁梯上正伏着两个穿黄色制服的身影,他们已经静静呆了两分钟,三个不明生物从他们面前路过,但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弗莱刚想跨出一步,立刻被卡特拉了回来。下一秒一个细瘦的影子就从他们面前走了过去。

一个细长的条状身体,末端连着一个人类头骨那么大的眼球,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好了,快走。”卡特说。

他之所以叫卡特,完全是因为他的制服上挂着一个红色塑料牌,上面写着“catfish”,那读起来就像是卡特菲斯,而弗莱的牌子上写的“fly”,也是他发现的,只不过弗莱的牌子是绿色的。自从他们从满是尸体的车间跑出来后,弗莱就没说过一句话。

看着距离自己十米的地面,不免有点发慌,他正准备踩着铁梯下去,而弗莱迅速翻过铁梯的栏杆,纵身一跃,抓住下一个栏杆,像一只猿猴一样荡了下去。有时他会从眼球的身后擦过,眼球却毫无感觉,它们的视野和感官仅限于正前方的一段距离。

好吧,你下去倒快。卡特想。“别乱动,在那里等我。”

弗莱并没有听见,反而去旋动防洪门的转盘。

“嘿!等等我,你不知道门后面有什么!”

卡特飞奔下去,到达门口。他的感觉器官捕捉到空气中强烈的危机感,他想阻止弗莱,但大门已经缓缓打开了。卡特紧张地盯着越来越大的门缝,等大门完全打开,里面却并没有什么东西冲出来。

可危机感越来越强了!

弗莱回头看卡特,表情突然僵住了。卡特猛然回头,惊恐地发现正有一个眼球站在自己身后,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下一秒,无数条触手从眼球背后伸出,瞬间刺向前面的卡特。

卡特完全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只手推到旁边,弗莱冲上去一把掐住了眼球下方细长的身体。它像条蛇一样不断抽动,他双手用力将它掐断。条状躯体无力地垂下来,随即一个圆滚滚的眼球在地上打滚。

地下300米 会议室(DICTYOSOME)

狭小的空间里摆着一张铁皮桌子,四名西装革履的人围坐在桌边,他知道,其他三个人只不过是虚拟投影,他们的真身分别在距离此地5380公里的百幕大群岛、7920公里的珠峰某处以及距离一万两千多公里的复活节岛。

紧急传送过来的闭路图像,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声后,画面定格在一个男孩面无表情的脸上,奇特的是,他的眼睛是红棕色的。

“喂,陈森,这是怎么回事?”

“吓我一跳,别开玩笑了。”

他看出来背景是锅炉房,立刻意识到他们已经接近基地的技术核心,那个程序不能被任何人干扰。他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用来掩盖心里的不安。“没关系,机械队长会逮到他们。”他想着,慢慢起身。

“让大家受惊了,那只不过是巡逻哨兵发现的两名逃走的实验品,并不会对‘程序’造成任何威胁。正相反,这给了我一个机会来展示天堂岛的技术‘个体融合’。”

“我没看错的话,视野只有前方一片区域,难道是你们所谓可以音速攻击的眼球哨兵?”约翰·马丁斯问道。

“没错,但你们忽略了他,人形苍蝇杂种。”他将图片放大,一只棕红色的眼睛占据了整个屏幕。“这名杂种生物含有苍蝇的特性,他的大脑很小,小到没有控制情绪的能力,他能做到的仅仅是对外界刺激做出简单的反应,比如说逃命。

“但我们知道,计算速度与大脑尺寸成反比,因此,他拥有异常敏捷的行动速度以至于杀死巡逻型眼球哨兵。”

他说完环顾四周,看着三个人的反应:达旺假装俯首沉思、约翰·马丁斯很不服气、安·沙格基斯拉向他投来无法理解的目光。

“当然,让苍蝇长出无用的人类器官只是一次微不足道的尝试。那么各位有什么要分享的吗?请西座兄弟先发言。”

重组

地下150米 运输管道(VESICLE)

卡特费力地把五个闸门全部关死,听见管道里传来的声音渐渐稀疏,终于松了口气,回头看见了弗莱,他一直站在后面看自己操作。

“走过管道区,我们可以很快到达电梯口,然后就可以出去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最初的记忆是一个白色的机器人在问他名字。目睹了残忍的大屠杀场面后,他似乎才明白自己得逃跑。

“不过速度要快,”他说,“监测员很快会发现水压异常,然后强行打开阀门,我们就会被淹死在管道里……喂,弗莱,你在听吗?”

弗莱依然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红棕色眼睛看起来空洞无神。

“好吧,我们走。”

地下300米 会议室(DICTYOSOME)

约翰·马丁斯拍拍手,桌面上方出现一个全息投影,所有人都望着那个长着两条“胳膊”的树干。

“老约翰,这是什么玩意?”达旺笑起来。

“埃尔克斯,高级藤蔓变种,2013年在百幕大群岛投放实验,是我方自主研发的首个生物炮台。”

“再怎么说这个固定性超强的炮台也不会有追击功能吧?”他问,其实他已经对“埃尔克斯”了解透彻了,现在正有一株幼体保存在电梯口之前的能量转换站。

“陈,不要忘了它是植物。”约翰·马丁斯盯着他,“发达的根系充盈着地底世界,只要有泥土,随时随地都可以伸出它的分枝。”他双手滑动屏幕,随即出现了一幅恐怖的画面:楼房已经歪斜倒塌,粗大的藤蔓缘墙而上,有些还从窗口伸出来,仔细看,有些藤蔓末端还缠绕着一具躯体。“它们甚至可以打穿水泥,在那次实验中,模拟城市的毁坏程度达百分之八十五,无人生还。”

“那么火焰呢?”

“和所有植物一样,都怕火,但摧毁天堂岛的地下基地我想不成问题。”

他的笑容僵在脸上,缓缓起身。

(会议中止)

地下150米 运输管道(VESICLE)

他们在管道上层向前爬行,隔着身下的铁丝网望去,下面还有很大的空间,但为了防止突然放出的水将他们淹没,卡特决定从上层匍匐前进。

“弗莱,你知道这个地方是做什么的吗?”他不等回答继续说,“还记得我们相遇的那个大房间吗?就是睁开眼看到满是尸体的大房间,我们是不小心被漏掉的。那些人……大概是这里的管理者吧,在收集大脑。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操控板上的信息读起来很奇怪,说的是一些非常邪恶的东西。我很想知道,人造天使和撒旦是什么。”

弗莱在他身后默默地跟着,一句话也不说,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在听。

“那里写着‘天堂岛’,下面的地图非常复杂,我们似乎身处地下几百米的地方,必须找到电梯才能上去。嘿,听着,虽然我没有什么记忆,但我觉得我并不属于这里,你也是。”他回头看弗莱,弗莱看到他停下,自己也停下了,抬头看着他。“所以我要离开这,还要带着你一起,听到了吗?”卡特不由自主地把右手放在他的左手上。

弗莱看着他,一言不发。

地下300米 会议室(DICTYOSOME)

“那么请北座兄弟发言。”

达旺为难地看着他:“那不可能,陈森,你知道我们在一次实验意外中人员大减,只是粗略完成了对米固的改造。”米固就是他们对雪人的称呼,雪人在一次事故中失控,几乎将珠峰顶基地中的实验人员屠戮殆尽,无奈之下达旺只好将雪人送往了天堂岛。

他把头转向最后一个人,安·沙格基斯拉。

“东座兄弟如何?除了二战时放入大西洋的Ningen外近八十年没有研究成果了吧?”他笑道,“那么我先为大家展示一项移动武器的研究成果。”他撇了一眼约翰·马丁斯,左手敲击电子屏幕,屏幕立刻推出一张照片:一只丑陋的四足兽,身上缠着绷带,裸露的皮肤还冒着火。

死亡骆驼!”约翰·马丁斯喊道,其他两人也点头表示知道。

“我看过关于他的报道,”安·沙格基斯拉说,“他能引起爆炸,给西海区造成了很大动荡。”

他点点头说:“天堂岛创造的移动型大火力生物武器,于2008年投放入西海区进行实验,但出现一些意外,它有了自己的意识,以至于我们根本没法回收它。”

“那就说明它现在还在外面游荡?”

“是的。”一想到有个和自己同名的家伙砸自己的场子(我打我自己),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拜托,陈,大老远把我们找来就是为了展示你的失败品?”约翰·马丁斯问。

大大的微笑又回到他脸上:“下面就是我要向各位要解释的‘程序’,天堂岛的核心工程:‘人造天使·撒旦计划’。”

地下150米 运输管道(VESICLE)

啪嗒啪嗒……

“等等!”卡特做了个回推的手势,弗莱停下来。

啪嗒啪嗒……

“那是什么?脚步声吗?”卡特紧张起来,他好像看见几百米远的地方,一队什么东西正浩浩荡荡走过来,但是太暗了,看不清。

弗莱把头扭到一边,卡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立刻吓得汗毛倒竖:一个队士兵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从前方的拐口走出来,诡异的是,他们都没有头!只有两腿机械得前后交错,这让他本能地想到机房里那些被取走大脑的尸体。卡特盯着下方走过的无头士兵,大气也不敢出,虽然它们没有头,但卡特还是觉得队伍中间有一个士兵抬头看了他一眼。直到整个队伍消失在下水道的尽头,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放干管道里的水后,它们从另一头也走进管道里了,他开始庆幸自己选择了走上方,否则被它们抓到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应该有人在控制它们。”卡特想,“我们在锅炉房暴露位置后,所有的警卫都出动了。”

突然,他听见了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几乎敢确定一会下面会飘过来几具无头的躯体,而胳膊仍在胡乱挥荡,仿佛努力让不存在的头浮出水面。

“他们果然发现我们了,快走,已经开始放水了。”

弗莱依然傻傻地愣在那里,噪音让他听不见卡特的呼喊。

“快走!你想被淹死吗?”他拉起弗莱的手,开始往前爬。

地下250米  “炼铁厂”(LYSOSOME)

他提早结束了会议,返回总部的途中,顺便来检查一下“炼铁厂”的运作情况。所谓“炼铁厂”不过是废弃物处理厂,只有一个巨型熔炉,上面有一条用来悬挂物体的锁链。需要被处理掉的废弃试验品就会被送往这里,投入发光的熔炉。

此时,锁链上吊着一个娇小的女孩。他看到了她胸前的绿色塑料牌:“quet”已经开始熔化了。

“凯尔德,人形海鸥杂种。”他想,“可惜,我们不需要你了,天空不是我们所能驾驭的。”

随着锁链的伸出,女孩距离熔炉越来越近,她不断扭动身体,口中发出闷哼声,向他投去求助的目光。但他无动于衷,只是静静地看着。被烧得通红的锁链再从熔炉里抽出,上面已经空无一物。

他转身离开了,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所有人,都只不过是在原有的生物上改造基因,唯有他,已经不止是改造生物,而是创造生物。他把自然界原有的生物进行重组,创造了新的生物。他不禁笑出了声,这还不够!我要创造不属于自然界的东西。“人造天使”才是最终目的!

人类的名字真是低俗,他想,我应该叫做……上帝!

融合

地下130米 车间之一(ENDOPLASMIC RETICULUM)

还要穿过一个房间才能到达电梯口,从电子地图来看,这个房间甚至要比刚才经过的锅炉房还要大一倍。卡特正准备转动闸门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他感觉那扇门后面有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它看起来十分高大,而且不是一个,是一团……

弗莱见卡特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前,便上前去转动闸门。

“不要动,那里面有个奇怪的东西……喂!你在干什么!”

大门缓缓打开,卡特本能地拉住弗莱后退一步,紧接着,他看见了里面的景象,以及那个奇怪的生物,如果它是生物的话。

一团巨大的淡蓝色透明物体,大概有三层楼那么高,卡特发现它实质上是由大量薄壁细胞稀疏排列而成的。没有固定的形态,表层像是呼吸似的一起一伏,无时无刻不在改变它的形状。上方的运输管道送下来的,正是一个个新鲜的大脑!

卡特抬头看见了一块透明的显示屏,上面的蓝色字体亮得刺眼:

人工天使·撒旦计划

“它似乎还没准备好,我们绕着走应该可以避开它……”

突然,一块显示屏在半空中生成,四个男人的影像出现了。

“先生们,我很荣幸为你们介绍天堂岛的核心科技:人工天使。它的实质其实是拥有绝对全能性的愈伤组织,拥有世界上已知生物全部的遗传信息,甚至可以进行连续的再分化……”

卡特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看着融合大脑,突然出现了幻觉,那透明的薄壁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滚动,动物、植物、真菌细菌都包含在里面了。他甚至觉得,那里面有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群落。

“……那么我们来看看它的能力吧。”

融合大脑的前端忽然伸出两个又尖又细的凸起,一个指向卡特,一个指向弗莱。

地下221米 天堂岛总部(NUCLEUS)

他靠在扶手椅上,看着满墙壁的监控画面,所有视角都对准了一号车间内的融合大脑。他看到它逮住了其中一个,但另一个进入了电梯口前的能量转换站。

没关系,他想,在地下十米截住他。

地下130米 能量转换站(CHLOROPLAST)

卡特的视野变得极其昏暗,他过了两秒才意识到自己趴在金属地板上,一片什么叶子盖在他头上。他只记得刚刚一只巨大的怪物(螳螂或者是猎豹)突然发起攻击,弗莱把他推出大厅,然后迅速转身冲向它。

“回来!弗莱!你打不过它的!”他记得自己在大喊,随即看到一团透明的液体从弗莱的身体里喷涌而出,他知道那是他的血。他的身体被刺穿了,融合大脑把他从突起上甩下来,径直朝卡特发起攻击。

大门已经关死了,他听见融合大脑的躯体贴在金属门板上的噼啪声,随即安静下来,它走了。

他靠在门板上,左手激动地捂住嘴巴,脑海中满是弗莱最后一刻望向他的表情:又惊又怕,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他的面部表情。然后就是飞溅的透明液体,他觉得它们正渐渐地变成红色。

“对不起,兄弟,我会回来救你的。”

他努力回想着地图,到了摆满植物的走廊应该离电梯不远了。突然,有东西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他吃了一惊,向下望去,竟然是一株植物,而这株植物竟然长出来一条人类的手臂!

那条绿色的手臂死死钳住卡特的脚腕,卡特只好弯腰把它掐断了。

噗呲!

绿色的液体四处喷溅,仿佛有什么东西哀嚎一声,然后变成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他向前望去,发现走廊上所有的植物没有一株形态正常,它们的形状都很像人类的器官。仔细看,浓密的树叶间会伸出两三条手臂,有的枝干上还附着眼睛凸起,仿佛一个个浮雕,无数片树叶上可以清晰地看出人类的面孔,可怕的是,那些嘴巴还在周期性地一张一合!

救我!救我!嘿,这里好黑啊!氧气不够了,好难受,我感觉我快死了……救救我救救我!

卡特感到一阵恶心,强忍着想吐出来的感觉往前走。突然,有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一颗藤蔓。他紧张起来,感觉这株植物与众不同,似乎……有意识。

他加快了脚步,小心不让那些手臂接触自己。终于到达走廊尽头时,回头看,发现藤蔓好像在对他说话……

复制

地下10米 秘密空间(CENTROSOME)

极速上升的电梯忽然停住,屏幕显示电梯停在距离地面十米的地方。卡特能听见下面传来的吼叫,他想那是融合大脑的某种形态发出的声音,他甚至能想象出那个透明的团状物伸出无数条触手沿着电梯井往上爬。

电梯门缓缓打开,卡特正要迈出电梯,却撞进一个白大褂的人怀里。

“鲶鱼人杂种卡特菲斯,你被捕了。”

地下110米 车间之二(RIBOSOME)

全身上下没有什么感觉,弗莱孤零零地躺在实验台上,旁边还站着一个黑色的机器人——52665—69—7。

“长官并没有告诉我是否要将你处理掉。”它说,“我只能自行做决定了。”

实验台前的显示屏上出现动物的三维图像,一会变成鲸鱼,一会变成苍蝇,一会变成人。

“别担心,老弟,马上就好。”

地下10米 秘密空间(CENTROSOME)

这个房间很小,整整齐齐排列了两列十六座金属冰棺,蓝色的灯光让这里显得异常寒冷。

卡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正是天堂岛的主人,创造生命的恶魔,是天堂岛最最腐坏的核心。

“我知道你,”他努力回想自己从显示屏中获取的信息,“你是……陈森。”

“其实,我更喜欢你叫我……”他顿了顿,“上帝。”

“呃……”卡特并不知道上帝是什么意思,他紧张地问道:“请问,上帝先生,可不可以把弗莱还给我?”

“他已经死了。”

“你杀了他,我想是你杀了他,”他说,“你有办法让他活过来吗?”

“没有。”

“那你就不该杀他。”他说,“他是我的朋友,不是你的。”

“事实上,他和你根本不属于一个物种,为什么会叫做朋友?”

“他救了我两次命,我发誓要带他出去的。”

他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进而狂笑起来,让卡特听起来非常邪恶。

“哈哈,你的命还需要被救吗?”

“什么……”

他拍拍手,排列整齐的十六座冰棺一起滑开,里面的景象像一道闪电般击透卡特的大脑皮层。一股股寒气逸出,消散后,卡特看清楚了冰棺内有十六个被冰冻的自己!

“明白了吗?”他俯下身贴在他耳边说,“你的命,要多少有多少。”

卡特感觉头晕目眩,仿佛身体被不止一个灵魂支配,他突然想到,在自己躺在实验台上被白色机器人问起姓名之前,有多少个自己已经鬼使神差地给“人造天使·撒旦计划”贡献了大脑?

“你……你是上帝,你创造生命,又亲手毁灭他们……”卡特的声音开始颤抖,思绪中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碰撞(生命生命),他一字一顿地说:“我、要、杀、了、你!”

还没来得及露出微笑,他就感觉到了金属地板发出咔啦咔啦的声音,冰棺一个个破碎,里面的培养物倒了出来。

“怎么回事?”

他冲到墙壁边输入指令打开一块金属板,发现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指令灯,倒是一条粗大的藤蔓挡在缺口处!

“约翰!你个老混蛋干了什么!”

约翰·马丁斯幸灾乐祸的脸出现在悬浮窗上:“你不该偷我的埃尔克斯,更不该把它放在那么显眼的地方,我发现一个秘密:你的鲶鱼人杂种好像能和埃尔克斯沟通。”

“该死!给我把它停下!”他试着攻击卡特,但每次都会被突然冒出的藤蔓弹开。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单是埃尔克斯自己失控就已经够难处理了,何况现在还有人操控它。”

金属板被收紧的藤蔓压裂,基地连着九十米长的电梯一起向下坠去。他被藤蔓抛了出去,加速坠向地下。

突然,一只金属手臂抓住了他的衣领,让他悬在半空中,他看到了白色的金属手臂立刻知道地表上的什么人抓住了他。他迅速按开通讯器:“A-23187!天杀的!快拉我上去!”

“对不起长官,我不是故意的,我应该在砍树,而不是在救你,相信我,长官,我只是前面的程序忘记删除了,我现在就删除。”

“别!不不不!别这么干,求你了。”

金属手臂突然松开,一个黑影伴随着一阵惨叫坠向深渊。

末章

地表 枫树林

伴随着一阵阵周期性的咔咔声,卡特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即使是深夜,他也能看清它的表层泛着银光。一个白色的机器人正一下下用斧子砍着一棵枫树。

“嘿,我认得你,”他说,“你是A-23187,最开始你问过我的名字,还记得吗?”

机器人扭头看了看他,又继续砍树。

“对不起,我没空理你。我得砍树,没有长官命令不准停。”

“好吧,”他叹了口气,“我想你也没有资格离开这里。”

他离开机器人向海边走去,身后传来渐渐减弱的咔咔声。

地表 海岸

冲上岸的波浪一下下拍击着岸边的庞然巨物,那是一条遍体鳞伤的鲸鱼。它还没死,但已经奄奄一息了。

“真可怜,你从哪里来的?”卡特走近去抚摸它,当他看到鲸鱼的眼睛时,竟然发现里面流露出人类的神情。借助月光,他发现它的眼睛是红棕色的!

“天哪,弗莱!”泪水夺眶而出,“对不起,我没能救你……”

“……上帝……”鲸鱼虚弱地发出几个音节。

“他完了……”

鲸鱼慢慢闭上眼睛,它死了。它并不知道也许不久后藤蔓就会统治这里。

卡特也没有注意到,海面上,一团半透明的物体正在远离小岛。

半人马座

半人马座流星雨在地球也可以观测到,谁能想到,上亿地球人抬头仰望星空时,一个被人遗忘的小岛上,一个孤独的男孩靠着一具庞大的身躯,也看到了划过天际的流星。他仰着头,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什么。

撒旦作为堕天使用来反对上帝。

我想,我就是撒旦。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人说过,天堂岛是这个宇宙中最漂亮的地方,但是我敢跟你打赌,说这话的人,他的飞船肯定没有坠毁在天堂岛上。 是的,我...
    34567hg阅读 410评论 1 7
  • 布彻先生是这么说的,“向上的大门是敞开的!每一只表现最好的猪都有机会获得天堂岛的船票!只要你老老实实增肥,每月增重...
    涵八阅读 192评论 2 11
  • 她们所到的这个岛屿,有着秀美的热带风光。岛屿四周环绕着七彩海水。这里四季温暖如春,物产丰富。当地的人们常常无所事事...
    April南柯先生阅读 130评论 0 0
  • 千年木鸟换新颜 材质频添面目鲜 万里苍穹拼技艺 驱车寻梦赞非凡
    蓝色汪星人阅读 85评论 1 8
  • MBA也许能够给你一次更好的机遇。 宁波学威 30到40岁是职业瓶颈高发期。外人的眼里他们是成稳、大气、经验...
    文老师MOON阅读 4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