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有人说,部队是一座围城,有的人将思念留在了围城之外,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才会咀嚼相思,有的人将心扎在了围城之内,便不得不承受这里面的种种束缚了。                                                                                                            ---题记

番茄小姐是个兵,椿树先生也是个兵,就像所有恋爱中的小姑娘一样,番茄小姐将遇见椿树先生视为最幸运的事情。

番茄小姐,女,专业单身户十九年。在遇见椿树先生之前,或者说,在从传说中“一毛一样”的众多男兵中发现椿树先生之前,番茄小姐坚定的认为自己有着一颗沧桑的、爱无能的老女人心。明明是二十岁恣意妄为的年龄,却总喜欢以一种长者的姿态看着身边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小姑娘小伙子们谈情说爱,然后莫名的觉得好玩,或者是端坐在一堆情侣之间看着他们浓情蜜意,然后在被人家瞟了无数眼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成了一颗几万伏的电灯泡,再或者是被朋友秀了无数遍之后还一脸无辜地没有意识到朋友的虐狗本意,被戏虐为不懂情调的老妇人……宁愿窝在宿舍里码字也不愿意出去逛街玩耍,宁愿看着称上蹭蹭上涨的数字不断刷新记录也不愿意饿着肚子减肥,无聊的时候扯着嗓子学唱歌,尽管难为了一宿舍的姐妹,心情不好的时候躺在床上瞪着熄灯后的天花板思考人生,尽管每次都以想象天花板上掉下来一个怪兽把自己吓死告终,高兴的时候不顾形象的蹦跶叫喊,天天喊着要做淑女却从来没有改过满口脏话的习惯……没错,这就是真实的番茄小姐,一个又懒又丑唱歌难听还喜欢偶尔矫情的胖姑娘。

相比而言,椿树先生就显得活泼可爱的多了。白白嫩嫩的皮肤,就是那种一看就想让人上去掐一掐的白嫩,眼睛不大不小好看的要命,一张脸虽然说不上英俊但是也算清秀,若生为女儿身,恐怕会是个标致美人吧,番茄小姐常常这样想。具体长什么样,似乎了连番茄小姐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只是觉得他站在那里,就已经非常美好。他会在带队的时候喊着好听的口号,会在上课的时候认真的做着笔记,会在训练的时候挺直腰杆,会在闲暇时间可爱的像个孩子,一切都简简单单却被他演绎地绘声绘色。

军校的生活简单平凡,教室、操场、宿舍三点之间构成一个不太严整的三角形,所有的男生女生都在这个三角里规规矩矩的上课、训练、吃饭、睡觉,不过,还是会有一些年轻的心在这个三角之下蠢蠢欲动,这里的单调成全了那些不单调的邂逅。宿舍楼下有着两条喜欢晒太阳睡懒觉的狗—小懒和老懒,站在队列中的番茄小姐总喜欢偷偷寻找他们的身影,然后被他们直挺挺亮着肚皮睡觉的样子逗乐。记不清是哪天的下午了,解散后的番茄小姐正准备走过去逗逗睡觉的老懒,椿树先生一身迷彩,路过狗的时候突然跺了跺脚,熟睡的老懒就这么被吓醒然后跑开了。椿树先生转身跟身边的人哈哈笑了。“哎,看在他那么好看的份上就放过他吧。哎呀,我怎么这么没有原则,他怎么能欺负老懒呢,不行不行。咦,这人怎么不见了。”就这样,别扭的番茄小姐在别扭中错过了与椿树先生第一次相识的机会。之后的日子里,番茄小姐意识到了“世界这么小”这句话说的一点没错,似乎总能在不经意间看到他,跑道上做面瘫状跑步的他,队伍旁喊着一二一的他,教室里端坐着认真听讲的他,还有超市里纯良无害的笑着的他……慢慢地,番茄小姐知道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关于他性格开朗,人缘超棒,关于他为人体贴,却又是个眼里的班长,关于他喜欢篮球,喜欢很多很多自己叫不上名字的球星,关于他学习认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番茄小姐不是制服控,却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穿着军装的男孩子。

看过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在演绎着不同的爱情故事,或是轰轰烈烈,或是平平淡淡,真正走下去的却并不多。为此,番茄小姐向来不相信爱情,不相信缘分,什么一见钟情,什么一眼误终身,在现实面前,统统都是扯淡。只是这次,番茄小姐懵了,如果把这个解释为鬼迷心窍的话,她更情愿归结为缘分天注定。在电台里,番茄小姐认识了很多心系军营的姑娘,她知道这样的不易,也明白其中的艰辛。只是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天,她也会在这里遇见那么一个人,不符合她的所有要求却足以让她想起来就开心。兵姑娘也可以有自己的兵哥哥嘛,对吧。

“想为你做件事让你更快乐的事/好在你的心里埋下我的名字/求时间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把这种子酿成果实……”刘若英的歌声还是那么清浅动人,这军营是个热血激情的地方,却也是个滋养相思离愁的地方。有人说,部队是一座围城,有的人将思念留在了围城之外,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才会咀嚼相思,有的人将心扎在了围城之内,便不得不承受这里面的种种束缚了。番茄小姐在自己的暗恋中自得其乐,有的相遇,时间地点不对那就是不对,就像是码字的时候只有楷体小四是她的唯一正确一样,不对就是不对,但喜欢就是喜欢,那就画地为牢,自得其乐吧。如果不在这围城之内,我应该会勇敢的去表白吧,哈哈。每每这样一想,番茄小姐便会自顾自的笑起来。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温庭筠的诗句带着眼泪的味道,可是相思红豆熬成的不一定都是细密的伤口,也可以是这样香醇的陈酿。番茄小姐在这样的醇香中自得其乐,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扯着嗓子唱并不好听的歌,只是在看到一些歌词的时候会想起那个阳光的男孩子,军装笔挺,英姿飒爽。“想为你做件事让你更快乐的事/好在你的心里埋下我的名字/求时间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把这种子酿成果实……”番茄小姐深知彼此的身份,也深知这身军装带来的未知和不确定,所以,这样的遇见已是她的小确幸。在这个跑步是唯一娱乐项目的地方,她还是可以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在跑道上看到他挂着晶莹汗珠的脸,看到他被汗水打湿的体能服……

有多久没有像这样简单纯粹的喜欢过一个人了,似乎连番茄小姐都不知道了。记得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她很喜欢跟班里的一个男生做同桌,没有为什么,只是一想起一侧脸就能看到那个人是他就会莫名的开心。那个年纪的喜欢,应该是不作数的罢!番茄小姐是个执拗的人,喜欢就是喜欢,喜欢就要勇敢的走近,不是没有幻想过勇敢的争取,就像随机播放的歌曲不会让你知道下一首是怎样的旋律一样,命运永远不会通知你下一个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人是谁,番茄小姐期待的看着人生路口,乐此不疲的等待着那些新的面孔,终于等到的那个人光芒万丈,一点点驱走她生命中的所有不快。只是,这样的遇见发生在不正确的时间地方,她更愿意让时光把自己打造成更好的模样,然后在不远的未来,试着去争取自己的幸福,只是,椿树先生啊,你要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你要记得,你是一个姑娘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唯一的信仰。

番茄小姐是一个兵,椿树先生也是一个兵。尽管故事的主角只有番茄小姐一个人,但这样的孤独,虽败犹荣。番茄小姐只是我身边的一个普通姑娘,有着自己的梦想,有着自己的骄傲。椿树先生也只是我身边的一个普通男孩,喜欢军营,热爱生活。兵与兵的故事最简单也最复杂,祝愿番茄小姐终能寻到自己的幸福,也希望椿树先生可以慢慢走,等到那个执拗的姑娘鼓起勇气告诉他,嘿,喜欢你好久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