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致命游戏 序号28 绝望的东门

开场白: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人心是玩不起的游戏。

沉迷于幻想世界中的人永远不知道现实有多残酷,就像人生一年365天没有假期一样的现实。


东门彻彻底底绝望了,陷入在深渊中不可自救,赎罪。他抬头疯狂大笑着,他受不了这样的考验了,真的受不了了!

疯狂大笑后又是一脸正经模样,对着摄像头开口恳求RK: “RK求求你杀了我吧,好让我解脱这个阴暗世界。求求你,杀了我吧!”

绝望的东门真的不想活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了,此刻的他只想一死,解脱离开。

可等待了许久东门没有听到RK回应,也没有所动作,他再次说道: “我求求你了,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你真的想死?”RK声音冷冷传来,让东门更加坚定了死亡的决心。

“对,赶紧杀了我吧!”东门一脸绝望感,看得大家都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对东门开口说话。

“好,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有人求于自己杀了他,RK当然不会拒绝,更不会劝说。

东门听到RK可以成全自己,他露出了开心的笑,最后一次恳求: “我的罪行大家都知道了,所以RK你也别放出来了!”

“好,我答应你。”RK一向说到做到,就像答应景邺不将他罪行公布出来答应东门。

临死之际,东门看着习惯了沉默不语的大家。露出微笑冷冷说了句: “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就留下那么句话就被一枪击中太阳穴穿入脑袋而亡。

突如其来“砰”的一枪声吓得琵琶捂住耳朵大声失控尖叫,不敢看被一枪爆头倒地的东门。注意到琵琶举动的一尘立马走去把琵琶抱住给她安慰。

其他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了一跳,不过并没有像琵琶一样尖叫。看着趴在地上的东门,原本情绪激动的青鸟瞬间变得一脸惊讶,完全没了生气感觉。

走到东门尸体前跪下,不断摇头,眼眶变得红红的: “东门你怎么这么傻?你不是说想反抗活着的吗?为什么又要求死?”

青鸟后悔几分钟前因为情绪激动而怒骂他了,如果他不顶嘴东门就不会让他情绪激动崩溃了!就不会有现在这一幕了。

“对不起,东门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吵架的,对不起...”他伸出巴掌开始抽打自己的脸,觉得东门就是自己害死的。

“对不起,东门对不起...”青鸟一边道歉一边不停抽打着自己。

看得大家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所谓。練心上前阻止青鸟抽打自己,紧紧抱着他。安慰道: “青鸟这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看到这样的青鸟,練心很是心疼,连忙安慰: “这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

青鸟此时像个小孩子一样紧紧抱着練心,完全不管形象开始崩溃大哭,想要把全部情绪哭出来。

这是練心第一次见到青鸟哭的样子,以前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他从来都不会哭的。只是偶尔生闷气,这么哭的话代表青鸟坚强的心再也承受不了现在的处境情况。

还有把多年委屈不爽也跟着一并哭了出来,練心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任由青鸟痛哭。就这样紧紧抱着他给他温暖安慰还有力量。

其他人则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安慰。就这样静静看着,沉默着。

不知过了多久,青鸟从哭泣中停止了下来。擦干脸上泪水,什么也没说就头也不回往自己房间走去。練心则在后面跟着他走去房间。

“咱们把东门抬回他的房间。”青鸟練心走后,疯子看着东门尸体幽幽开口,脸上表情很是复杂。

“对,至少要让他舒服离开,”猫哥同意疯子的话,来到东门尸体前跟疯子俩人把他抬到三楼房间里,放到床上摆成睡觉时的样子。

一尘见东门被抬走了!然后就放开了琵琶,微笑着对她说: “好了,现在没事了!琵琶你不用怕,有我在呢!”

琵琶从惊醒过度中回过神来,脸色苍白对一尘道谢: “一尘谢谢你。”

这时刹那也走了过来对琵琶开口说: “别忘了,还有我呢,琵琶放心我跟一尘会保护好你的。”

琵琶被一尘刹那举动弄得心里暖暖的,像很久很久跟家人聚在一起的感觉,露出了开心的笑: “谢谢一尘刹那。”

“还有我,还有我。”一秒也凑了上来,嬉皮笑脸对她们三个开口: “有我在,我会保护好你们的,放心吧!”

四人相视而笑,客厅里笑声不断。把刚才东门的事情忘记的一干二净,仿佛从来就没有发生出现过一个叫东门的人一样。

东门死了,那接下来序号就是轮到青鸟了!从早上客厅哭再到房间内,青鸟已经整整哭了半天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无论门外的練心怎么叫劝他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现在晚上又轮到自己选择一个人来杀,青鸟的心更加崩溃了。本来就认为东门是自己害死的,现在又让他亲生杀人怎么会不崩溃呢!

坐在沙发地上的青鸟一动不动盯着桌子上的手枪,没错!RK给他的武器是一把枪,是一把小口径手的枪。

起初青鸟看到时候非常惊讶害怕,但看久了就像看见人死在眼前一样变得麻木了,觉得这把枪跟一把普通的刀没什么区别。

江南、司马、泡泡。都被刹那一秒一尘杀了,青鸟不知道他们是抱着什么样的情绪去选择去动手的。

现在他的心很混乱,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怎么选择,眼看十二点时间要到了。青鸟干脆随便选择一个下手,拿起枪就离开房间。

打开门,发现他随便选择想动手杀死的那个人现在正坐在上看着青鸟。而那个人就是—猫哥,他看到青鸟开门进来,面带微笑看着。

青鸟愣在了门口,他没想到猫哥还没有睡觉,正在沙发坐着。惊讶开口: “你...还没睡啊!”

都已经死了三个人了,他怎么还敢睡觉呢!除非是不想活了。猫哥没有回答青鸟,而是面带微笑看着他。

他知道,一定会有人来选择自己的,所以在房间里等着。只是...猫哥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要是别人选择来杀我的话怎么敢安心睡觉呢!”猫哥依旧面带微笑看着青鸟,“你说是吗?青鸟。”

青鸟皮笑肉不笑,语气没有任何感情道: “对,猫哥说的没错!”

就这么两句话,让俩人瞬间变得无比陌生,表明上客客气气似兄弟情深,内心里却暗潮汹涌、各自算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