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致命游戏 序号29 两人的死亡

开场白:

嘘!别说话,就让我们安安静静地看着接下来的这一幕,随便带你去看看人性与人心。


猫哥面带微笑,青鸟皮笑肉不笑。互相各自沉默,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过了半分钟后,突然...俩人一致动作从把手放后背一模一样的小径口手枪拿出,相互指着对方的额头眉心前。

毫不犹豫扣动板机向对方开枪,“砰”的一声两个人都中枪而倒身亡,RK给了猫哥跟青鸟同样的手枪,不同样的人生却同样的命运。

在一场选择中两个人全部结束了对方的生命,结束了他们之间危险的人性。

两声枪杀,传到了诺华德城堡每个角落,传到了每个人的房间与每个人的耳朵里。震惊着大家的耳膜,刺激着他们的心脏。

練心趴坐在房间门口紧紧捂着嘴巴,不让别人听到自己的哭声,泪水像哄水一样滴滴答答往脸颊处流。

听到两枪声那一刻起,練心知道声音是从一楼来传来的,而一楼只有猫哥青鸟还有自己住。她知道青鸟选择了猫哥,也知道那两声枪声代表着两个人都已经死了。

她现在想立刻马上开门奔向青鸟,但游戏规则晚上十二点不能出去。加上不敢去看那会让她彻底崩溃的一幕画面,練心全身无力趴在门口大哭。

青鸟的死让練心伤心崩溃,她最爱的青鸟没了,她的一切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剩下了!只剩下无尽的痛苦绝望给練心。

她不想去接受这个事实,但又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在原地哭了整整一晚上。

第17天到了,28人只剩下了: 琵琶、一秒、妖怪、練心、疯子、一尘、刹那7个人,仅仅的7个人。

昨天晚上的枪声他们一早起来就去查看是谁,发现猫哥门口是开着的,而里面没有人。

一秒知道是尸体被处理掉了,然后特意去敲青鸟房间想叫他,但并没有任何回应。一秒皱眉,把门打开发现青鸟并不在房间里。

又去敲練心房间,看是不是在練心那里: “練心,开门,練心...”可同样的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一秒皱眉更厉害了,问大家: “这是怎么回事?”

疯子摇头、琵琶耸耸肩、刹那一脸懵逼、一尘表示不知道。而妖怪则在猫哥房间检查着,懒得理会一秒。

过了半分钟,妖怪从猫哥房间出来。庸懒靠在墙上,“猫哥跟青鸟都已经死了,被处理掉了!而練心失去爱人当然会伤心。”他庸懒开口,回答着一秒: “RK给他们的武器都是小径手枪,都对对方开了枪而死亡。”

妖怪没想到处理尸体的人竟然会不露痕迹,看来被RK的训练非常严格且一丝不苟。他倒是低估RK团队实力了。

“你怎么知道的?”刹那没想到妖怪竟然会知道那么多。

妖怪白了刹那一眼,抛下一句: “这是做为杀手最基本的侦查能力。”后就去三楼回自己房间去了。

“練心,練心...你开门好吗?”一尘轻轻拍打練心房门,语气满是担心。

听到有人叫自己,練心从梦中醒来,然后打开房门。看到一尘刹那琵琶,一秒疯子正站在自己门口满脸关切看着自己。

一尘看到練心眼睛红肿,脸似乎瘦了一圈的样子,能感觉到她心情非常非常低落。一尘把練心抱入怀里,试图安慰: “練心没事,有我们在呢!”

“嗯,对。还有我们在呢!”琵琶也抱了上去,给練心温暖跟力量。然后就是刹那也跟着一起抱上去,四个女生相拥一起互相给予彼此安慰温暖。

而两人疯子跟一秒则相视而看,满脸无奈。只能在边上看着四个女人抱在一起,傻傻看着。

以往早午晚餐都是練心准备的,但今天青鸟的死给了練心巨大打击。没有任何心情思绪去做别的,想别的,只顾着伤心难过。

所以今天就是琵琶为大家做饭,7个人围在一张长长的饭桌前各自吃着早餐。只有練心坐在椅子上呆呆的,不吃也不动,像个傀儡一样。

琵琶见練心这副模样很是心疼: “練心你吃点东西吧,不管怎么样都得吃点啊!不然身体怎么受得了。”暖心替練心夹菜放到盘子里。

可練心依旧呆呆的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比之前晚了整整两个小时的电子屏幕亮了,上面显示着猫哥跟青鸟的罪行:

1996年5月9日16:50分,北京市一所中学学校一男学生被他人投毒水里导致身亡,凶手至今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事谁干的。

凶手: 三脚猫学功夫

死因: 蓄意谋杀罪

                                            ——执行人: 青小鸟

1998年9月9日4:46分,深圳发生了一起9.9密室案,男女主被发现死在自家地下密室中。案件极其诡异,查不出谁是凶手。

也看不出到底是不是他杀还是自杀,这起诡异案件至今未破,成了世界奇案之一。

凶手: 青小鸟

死因: 蓄意谋杀罪

                                ——执行人: 三脚猫学功夫

两张死亡名单摆放眼前,就像两张判决书一样空降而来。大概是看多了还有无所谓了,他们都只是淡淡瞟了一眼,然后淡定吃着早餐。

練心没有看电子屏幕,依旧像傀儡一样呆呆坐着,看向前方,像个傻子又似个疯子。坐了好一会儿就像个傀儡一样站起身,脚步僵硬走回自己房间。

“砰”地非常大声把门给关了,吓得正在吃早餐的其他人一大跳,纷纷侧目往練心方向看去。

“練心不会有事吧?”刹那看到練心神不在脑,心不在焉的样子突然猛地特别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傻事。

妖怪一边吃早餐一边冷冷开口道: “放心,她会没事的。”

一秒突然想到什么似得打惊: “话说今天晚上就该轮到練心选择了,她...”一秒话说都一半就不说了,怕練心选择的就是自己。

而一秒话也让大家陷入沉思,也开始害怕自己会被練心选择杀了。虽然他们手上都有RK给的武器,可以反击,但还是会害怕。

死亡是人类最恐惧的,更是最向往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