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个理由不爱你

图片来自网络

-1-

“汪汪、汪汪......”

肖诺的左脚刚踏上楼梯的第一格,被安置在楼梯下方空间,用铁链拴着的一只德国牧羊犬就开始吠叫起来,尽管她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整个人抖了一抖,左手提着的饭盒溢出少许汤汁,那是她刚刚从饭店打包的一份面汤,准备给单知非当晚餐。

两个小时前,肖诺发微信问单知非回家了没,单知非一个小时后才回了她一句还在改bug。半个小时前,肖诺又发过去问他,他很快回她刚到家。当时肖诺正和朋友在吃夜宵,看到信息,眼睛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几秒,喊来服务员打包了一个盒饭一份面汤,向朋友告辞,便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单知非的家。

坐在车里的肖诺把头斜靠在车窗上,微眯着眼看着窗外的夜色朦胧,想到昨天单知非在商场说的那番话,一字一句似有穿心的魔力,将她的心捣了个粉碎。可又怎样,今天她还是忍不住关心他下班了没吃饭了没,喜欢他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像飞蛾扑火,早已燃尽了自尊。

当她拎着一袋东西准备敲门时,门却从里面先打开了。单知非身穿白色背心,脚着人字拖,手按住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想要开口时,肖诺却抢先一步,说:“也就这点你和我有默契。”

单知非继续擦着头发,像撇清关系似地说:“刚好听到门外有声音。”

肖诺没理他,径直往屋内走,这时才闻到了泡面的香味,瞥见了餐桌上的一盒泡面。她把袋子放在桌子上,边打开袋子边说:“我就知道你肯定没吃饭。总是随便用泡面应付怎么行。”

单知非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12点了,看着肖诺的背影说:“这么晚过来,你一个女孩子回去危险,以后太晚就不要过来了。 ”

“怕什么,大不了就在你这将就一晚,又不是没在你这睡过。”肖诺没有回头看他,自顾自地把盒饭打开。

“我可不是每次都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我还真巴不得你是一只禽兽呢,这样就有理由绑住你让你负责了。”肖诺这话一说出口,立刻后悔了。

昨天他们两个人才在商场吵过一架。

肖诺让单知非陪她去挑选参加公司晚会的礼服,在经过婚纱店时肖诺非拉着单知非进去试一试。

当她试穿了一套婚纱走出来,雀跃着想看到单知非吃惊的表情时,他却丝毫没有触动,反倒是店员一个劲地惊叹,还对单知非说:“你未婚妻穿上这套婚纱真美。”单知非想都没想,立刻说:“她不是我未婚妻,我没有女朋友。”

虽然以前也有类似的误会,肖诺都不以为意,但此情此景听单知非这么一说,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一路上一言未发,也没心情继续逛商场,就和单知非说回去吧。

单知非感到莫名其妙,问她为什么。肖诺说没心情。

单知非喃喃地说:“早知道我就回公司多改几个bug,浪费了一下午的时间,什么也没做成。”

“连陪朋友逛下街也不行吗?单知非,你不要仗着我喜欢你你就总可以随便欺负我,把我当做什么也不是。”肖诺突然站定,大声嚷嚷起来。

“我都说过我不会爱上你的,我们不可能,我就算将来随便找个人结婚,那个人也不会是你。”

语言有时真是一把利剑,肖诺好几次都觉得自己已经千疮百孔了。可一觉醒来,却又将之抛到九霄云外,都是一个“情”字在作祟。


-2-

单知非有时会对肖诺说:“当初我就不该去招惹你,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了。”肖诺哈哈大笑,把手一挥,说:“不不不,这是命中注定。”

很多人都说单知非追肖诺是想来场“大学黄昏恋”,因为当时单知非已经是个大四老油条了。

拍完毕业照那天,单知非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匆匆收拾一下前往实习单位,而是在学校逗留了几天,准备做最后几天的学生,去旁听几节自己喜欢的老师的课。后来这也成为了肖诺总是拿来取笑他的理由。“你一个大男生可真矫情。”

而单知非和肖诺也就是在这几天认识的。

毕业季有很多毕业班的学生想趁着最后的大学时光多拍几张漂亮的照片留作纪念,这是个不错的商业机会,肖诺是个摄影业余爱好者,于是就和几个同学合作帮毕业的师兄师姐拍照,收取一定的费用。

那天肖诺正帮一个师姐拍着,由于太投入,往后倒退的时候就撞上了单知非,单知非没怎么注意,竟一个踉跄两个人摔在了草地上。单知非的朋友李大头哈哈大笑着将他们两个人拉起来,还不忘调侃一句:“演偶像剧呢这是。”

肖诺尴尬极了,满脸涨得通红。

第二天,当肖诺从教室走出来时,单知非已经在走廊等着,四目相对,肖诺的脸又是发烫,还是李大头先开了口:“这和尚开荤了。”肖诺听得云里雾里,单知非的朋友才咧着嘴靠近肖诺笑嘻嘻地说:“我这哥们喜欢你。”在旁的单知非看了肖诺一眼却一言未发,肖诺觉得尴尬,说了一句:“别拿我开玩笑。”然后脚步匆匆就跑掉了。

而那时的单知非却没注意到肖诺转过头时嘴角上扬的微笑。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由李大头把各种各样的礼物送给肖诺。

肖诺看着桌子上堆着的各种礼物,想着要是单知非下次亲自对她告白,她就答应他。

但最后一次李大头来送礼物时,却对肖诺说:“这个是单知非给你的最后一个礼物了,他......他说算了,他觉得自己应该不喜欢你。”肖诺气得眼眶湿润,吼着李大头:“怎么就算了,他怎么一点耐心也没有!”李大头把礼物塞给她,说:“反正你又不喜欢他,你着什么急。”“我......我只是不想那么快答应而已,想考验下他是不是真心的。”“那不就得了,你的考验有效果了。”

单知非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没想到肖诺却堂堂正正地向他告白:“你之前不是说喜欢我吗?我答应了,我也喜欢你。”单知非惊愕,连忙对她说:“我想你误会了。我之前确实对你有好感,一时冲动,在李大头的怂恿下就向你表白了,但冷静下来想了想,我们不合适。”

当你不喜欢一个人时,你就会找到各种理由来拒绝,这点肖诺有经验,她也曾编过很多个不同的理由拒绝她的追求者们。所以听到单知非那么一说,她只是笑笑,说:“我懂,但我不会放弃的,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于是,单知非有了追求者——肖诺。

肖诺除了每天都会在微信上给单知非发各种各样的信息狂轰滥炸,刷存在感外,大三暑假那段时间,还专门到单知非工作附近找了份实习,一有空就去等单知非一起吃饭,尽管单知非拒绝了她很多次,她还是很“厚颜无耻”、雷打不动。

毕业后肖诺更是涉足了单知非生活的方方面面。

单知非喝醉了是她把他扛回家照顾。

单知非的爸爸做手术筹钱时肖诺二话不说往他卡里打了五万块钱,让他有钱了再还。

在每个单知非加班的夜晚,肖诺都会准备晚餐,她知道一忙起来他就会忘记吃饭。

甚至连单知非家的马桶坏了,还是肖诺发现后找人来修。

她记得住他的饮食习惯,知道他的生活习惯,了解有关他的一切,她想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女生比她更了解单知非吧,所以她坚信单知非在某一天一定会爱上她的。

有一次吃饭,单知非盯着肖诺看了很久,摇摇头,对她说:“你要是高考的时候有这种毅力,肯定能考个更好的大学。”

肖诺白了他一眼,说:“这怎么会一样,对待爱情嘛,就得脸皮厚点,努力争取,我可不想再错过了。”

“不想错过什么?”

“等你答应当我男朋友的时候我再和你说。”


-3-

而肖诺这一等,就从大三等到了现在,她等了单知非四年,期间还看着他谈了一次无疾而终的恋爱。

起初肖诺知道单知非谈恋爱的时候还气得闷在被子里大哭一场,她想不明白,她对他那么好,换做别的男生早就答应了,而单知非就像块石头,丝毫没有感情。

她大哭一场后就起来擦擦脸,又化了个精致的妆,径直去找单知非。

在单知非的出租屋楼下,她刚好看见单知非和他的那个女朋友手牵手正准备上楼,肖诺叫住了单知非,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把那个女生看了个遍,凑近单知非身边,小声地说:“原来你喜欢小鸟依人的啊。”单知非清清嗓子,把他的女朋友拉近,向她介绍说:“她是我一个师妹。”肖诺往后退了几步,毕恭毕敬地向那个女生点了个头,说:“嫂子好。”

肖诺自从见过了那个女生,就打从心底里认定他们两个人肯定会分手,她的迷之自信来自对单知非的了解,所以在单知非恋爱期间,肖诺强忍着想找单知非的冲动,干脆申请去出差,在单知非面前消失了一段时间。

等她出差回来,就得知单知非分手的消息。一下飞机,肖诺就去超市买了几听啤酒,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却借口安慰一个失恋的人。

单知非像猜透了肖诺的心思一样,开门后就直接对肖诺说:“想问什么问吧。”肖诺踩着欢快的脚步在单知非的屋内蹦跶了一圈,说:“行啊单知非,我们是越来越有默契了。你是不是知道我会来?”单知非直接无视她的问题,肖诺又继续说:“我就知道你们会分手,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

那天刚好停电,肖诺和单知非干脆就挪到阳台,边吹着风边喝啤酒,两个人都喝得有点醉,肖诺这次又继续问单知非同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就不能答应?你真的不喜欢我吗?别又给我说什么我们不合适之类的狗屁理由。”

单知非拿着啤酒,摇摇晃晃地走到栏杆边,风一吹整个人就又清醒了许多,转过头醉熏熏地对肖诺说:“因为你太像我很爱的一个女生。我如果和你在一起,就总会想到她,这对你也不公平。”

肖诺总以为单知非从来没谈过恋爱,当初李大头就是这么和肖诺说的,所以才会一见面就说单知非是“和尚开荤了。”

也许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单知非第一次说出了那件他深埋心底的往事。

单知非高中的时候交往了一个女生,沈夏文,那是他的初恋。尽管他们两个人家庭背景悬殊,但那个时候爱了就是爱了,他们也没想那么多,秘密地谈着恋爱享受爱恋的时光。高二上学期,沈夏文的日记被她妈妈发现,她妈妈执意要让她和他分手,沈夏文只好骗她妈妈说已经分手了,但却没和单知非说,继续和单知非谈着地下恋。后来她爸爸也知道了,就想要把她送到国外去读书,怕这样下去会毁了她的前途。

单知非说那时他根本什么也不知道,沈夏文什么也没和他说。

他们两个人初尝禁果,没想到只一次,沈夏文就怀孕了。她原本以为她怀孕了就可以不用到国外去,但后来还是被家里人安排堕胎送去了国外。

“我是后来才知道她怀孕的,她走得很匆忙,连个招呼也没打,她去国外后才给我寄了一封信,并且嘱咐我这段时间先不要联系,等她父母气消了她再联系我,让我等她。”

肖诺还是第一次看到单知非这个样子,他把啤酒堵住嘴,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嘴唇一直在颤。

“高二下学期,也不过半年的时间,就传来她去世的消息。我不敢相信,去找她的表哥,亲口听他证实了这个消息。在短短的时间内,我就失去了一个最爱的人和第一个孩子,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最后能考到我们学校还算是个奇迹。听起来好像很狗血,我真希望她还活着,总觉得是因为我才害死了她。”

单知非还说第一次见到肖诺,她跌在他身上时,瞬间让他想到了沈夏文,当他看到肖诺红着脸尴尬地站着,似乎看到了沈夏文的影子,所以他对肖诺的好感也是因为觉得她像沈夏文。

后来在李大头的怂恿下就冲动地表白,也听李大头的安排送礼物给她。冷静下来后,他才想清楚他对沈夏文的亏欠并不能从肖诺身上得到弥补,这样对肖诺也不公平。

而且肖诺总会让他想到沈夏文。


-4-

肖诺知道沈夏文是单知非的一块心病,尽管单知非说这对她不公平,但她却觉得和去世的人争公不公平根本没有意义,而且她确实爱单知非,她对单知非的喜欢是从高一就开始的了。

肖诺和单知非其实也算是高中校友,虽然肖诺在那个学校只读了半个学期就转学了。但在那半个学期的时间里,却让她喜欢上了高她一级的文学社社长单知非。

当年单知非写诗歌散文小说发表在文学社的期刊上,肖诺每次看期刊都会看到单知非的名字。

在一次诗朗诵中竟然和单知非同台,她才知道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男生不但长得清秀竟然还是个理科生。

可惜那时的肖诺还是个很不起眼的小女生,长相平平,成绩平平,根本就不敢去表白,连和别人分享她喜欢单知非这个秘密也不敢。

后来因为肖诺爸爸工作的调动,全家搬去了另一个省生活,肖诺就再也没有单知非的消息。但单知非就像她青春期一个美好的梦,她时不时就会想到他,甚至埋在了心里。以至于随着她慢慢成长,当她变得又高又好看身边不乏追求者时,她挑选的男朋友都和单知非有点相似,但谈了那么多次恋爱,每次还是无疾而终。有时她会想她这辈子应该没法和她最喜欢的人在一起吧。

可能是这样一种执念,让她竟然与单知非重逢,他除了少了份稚嫩,多了份冷漠,样子却没怎么变,和肖诺印象中的单知飞一般无二。

肖诺那时就已经羞红了脸。

所以肖诺愿意等,等单知非的心结打开,等他接受她。

在那样一个停电的夜晚,他们两个人就这样背对背靠着,喝啤酒喝得醉醺醺,然后絮絮叨叨将各自心里的秘密说给风听,说给云听,说给满天的星星听,说给这个城市善未入眠的人听,说给对方听。

第二天他们从地上醒来时,单知非问肖诺的第一句话是:“我昨晚没乱说什么吧?”肖诺摇摇头,说:“你喝得烂醉,只会对着阳台大喊大叫,我问你的你却装醉不说。”单知非松了一口气,肖诺问他:“那你知道我昨天和你说什么了吗?”单知非敲敲脑袋,说:“我现在脑子像一锅粥一样,什么也想不起来。”

如今距离单知非那次无疾而终的恋爱已经过去两年了,这两年的时间里单知非也没再谈过恋爱,在他身边的只有肖诺。他有时会劝肖诺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找个好人家嫁了吧,还说要不给她介绍人相亲去,每次都会被肖诺恶狠狠地用眼神怼回去。

两个人出去逛街时,或是碰到对方认识的人,大部分都以为他们是情侣。每次单知非都会非常迅速地说明撇清两个人的关系,肖诺一开始还很生气伤心,但后来也就觉得没什么了,毕竟是事实,等哪天她真的做了他的女朋友,狠狠地报复回去就好了。


-5-

这次在商场的吵架,就像以往他们的每次吵架一样那么平常,可肖诺却觉得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心痛。

难道是她理解错了吗?

单知非说即使随便找个人结婚也不会是她,也许单知非那次说的不会和她在一起的理由也是在拒绝她的一个借口而已,像“我们不合适”一样的借口而已。

肖诺边想着边把面汤和盒饭用碗盆盛着,对单知非说:“好了,趁热吃吧。”说完她就拿起了包包,往门口走去。单知非叫住了她:“今天太晚了,你就在这睡吧,还是一样你睡床我睡沙发。”

“不了,我明天一大早还要去公司开会,回家睡比较方便。”

肖诺在下楼梯的时候突然想到以前她睡在单知非这里也有好几次了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却什么也没发生,当时她还总对单知非说好一个正人君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也对他不会乱来颇为欣赏,但现在想到昨天单知非在商场说的那番话,她突然怀疑是不是一直以来单知非没有把她当女人看待,要不他怎么会那样说。

难道这辈子我和单知非真的不可能吗?即使我这几年来死缠烂打,他也不会爱上我吗?

回到家躺在床上的肖诺还在考虑这个问题,直到凌晨三点才渐渐睡去。

在公司忙碌了一周后,肖诺打电话邀请单知非陪她去旅游,本来单知非想拒绝,不想好不容易才有的周末又是在外奔波。肖诺说她决定辞职给自己充电,看看能不能考上研究生,会离开这里,下次两个人一起出去指不定是什么时候,单知非这才答应一同前去。

周末的古镇游客络绎不绝,肖诺领着单知非走走停停了几个小时后在一家面馆停下来,单知非点了两碗招牌面。

一路走着,两个人也没怎么交流,直到坐下来休息,单知非这才问她:“你什么时候回去?”肖诺却反问他:“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下定决心辞职考研了?”“好,那么,你为什么下定决心辞职考研?”

而肖诺却和他讲起了一个故事。

“你知道吗?我姥姥的小妹,也是我姨姥姥就是在这家店遇见了她四十几年前的初恋,然后他们现在领证结婚在一起了。”

肖诺说她姨姥姥直到五年前才嫁人,初婚,嫁给了初恋。

四十几年前她喜欢他们村里的一个男孩,那年他们才20岁。男孩一家去城里投奔亲戚,临走前男孩让她姨姥姥等他,说他一定会回来娶她,她姨姥姥也深信不疑。但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男孩一家辗转去了国外生活,和她姨姥姥失去了联系,但她姨姥姥却坚信他不会食言肯定会回来娶她,她就等啊等,一等就等了快半个世纪。

“前年她说她想出去走走,我妈和几个阿姨就带着姥姥和姨姥姥来这里游玩,没想到在这家店遇见了那个她等了几十年的男孩。当年的男孩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男孩,当年的女孩也变成了行动不便的老女孩,但他们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我姨姥姥终身未嫁,对方娶过一个妻子但妻子在十年前就去世了。”

“他们和我们说他们想领证结婚,当我看到我姨姥姥紧紧牵着对方的手,对他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娶我的’。当时我就哭得泣不成声。”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决定我这辈子一定要和我最爱的人结婚。”

单知非听完后,说:“这样的爱情世间又有几个人能遇到呢?!”

“单知非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我以为只要我死缠烂打你有天也会喜欢我,我甚至总是深信不疑。但那天我试婚纱的时候,听到你那样说,我很难过,是从未有过的难过。虽然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喜欢你,怎么办呀,那就继续对你好同时又继续难过了。”

“可那天晚上我从你家离开,我反复问自己,你有没有可能会爱上我,哪怕是一丁点的机会。有那么点机会,就足以让我再盲目喜欢你了,即使总是被你嫌弃打击。”

“你知道的,爱上一个人只需一个理由,不爱却可以找出一个万个出来。我有点累了,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有甜蜜有难过,但我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看自己能不能不要喜欢你了。所以我想暂时远离与你有关的一切。”

“而且,”肖诺停顿了一会,用筷子拨开面条,挑起几叶香菜,说:“我以前和你说过很多次我不喜欢吃香菜,我对香菜过敏,可你好像总是忘了。可能你连我喜欢吃什么也还记不住吧。”

饭店里吵吵闹闹,单知非把面条缠了一圈又一圈,才对肖诺说:“你是个好女孩,我之前还总对你这样说。”

“那你希望我留下来吗?”

“你自己决定就好。”

后来肖诺离开那天,她坚持不让单知非去送,她对他说怕到时候舍不得走,而临到上飞机前,肖诺才收到单知非的一条短信,她激动地打开来看,期待单知非对她说点什么,可短信的内容却只有四个字:一路平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新认识两个朋友,一时好奇,打听了一下,第一位身高160,体重80斤,第二位身高165,体重100斤。 ...
    就是流氓阅读 111评论 0 2
  • 晚霞在繁忙的晚高峰里 缓缓的变换各种颜色 很是好看。 不管你是低着头看手机 还是匆匆一瞥的注目 它都不动声色的发出...
    罗拉耳朵阅读 196评论 1 2
  • 其实这一路走来……说起恋爱,最长的一段时间是五年。之所以这段感情能维系五年,是因为我离家出走,摆脱了妈妈的...
    卢祭月阅读 43评论 0 0
  • 如在温泉之中 发烫的肉体 如在冷风夜晚 潮湿的发根 如刮痧 脖颈快被 刮掉了
    光磊_e11c阅读 52评论 0 0
  • 这时候客厅的灯啪的一声被打开,强烈的灯光刺得他眯起眼睛,他还没来得及从江浦为身上爬起来,就听到一个颤颤悠悠的女声问...
    良仔lz阅读 5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