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说的永远不是永远

常宁和许洛是在车站认识的,没错,就是车站。彼时常宁和母上刚刚吵过架,因为工作的事。常妈妈想让常宁回家找份工作,安定下来。可常宁执意留在洛市,倒不是洛市有多好,自然也不是因为洛市有她喜欢的人。只是常宁觉得,女孩子嘛,总归要一个人出去碰碰壁,闯一闯,才对得起自己的这身傲骨。

和常妈妈大吵一架之后,常宁赌气的收拾了行李,头也不回的回了洛市。关上门的那刻,还可以听到常妈妈歇斯底里的怒吼:“你个不孝女,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虽然心里觉得自己的确有点对不起妈妈。可是常宁还是走了。

到达洛市的时候,常宁提着她笨重的行李箱走向公交车站。其实,她是想打车的,可是想到常妈妈和她说,她若是执意留在洛市,那她就不会再给常宁生活费。常宁刚刚大学毕业,实习的时候拿到不少的工资,加上大学期间她自己也做了一些有的没的临时工作,积蓄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可是,洛市的房租真的很昂贵,凭她现在的工资,还要承担生活的花销,的确需要省着点。一番思量之后,常宁选择了公交车。

大概是真的不适宜出门,公交车站在地下室。好死不死,今天车站的电梯坏了,只能选择走楼梯。常宁的行李箱塞得可是满满的,刚刚上车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勉强提上来了,如今,还要走楼梯。常宁暗暗在心里骂了无数遍,然后,费劲的双手提起了箱子,准备和这个楼梯拼个你死我活。可是,真的很重,常宁刚刚走了两个台阶,就停了下来。内心简直崩溃,肠子都悔青了,为何要带这么多东西。就在她准备再次提起箱子的时候,突然一双修长的手出现在她的眼前,一下子就提起常宁的箱子,常宁一愣,那双手的主人却是自然地提着那个箱子往下走。常宁回过神来,赶紧跟上。到楼梯底下的时候,常宁才看清这双手的主人的长相。很清秀的男生,一看就是那种很多人喜欢的那种。

常宁花痴了一下,赶忙道谢,那个男生却是冷漠的点了一下头,将另一边的耳机塞进耳朵里,走了。常宁心里暗自腹诽,长得是不错,心地也挺好,就是太高冷。只可远观。

一番周折之后,常宁总算是回到了她在洛市租的房子。一周没住了,房间了落满了灰尘,她快速地收拾了一下,下楼买了一点生活用品。在家里的一周真的是很享受,她都感觉好久没有自己倒腾这些了。等电梯的时候,常宁又遇见了那个男生,她礼貌的朝他笑了笑,可是那个男生却是仍旧一脸面无表情。常宁有些尴尬了,暗自觉得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说不定人家早就不记得她了。

两人就沉默的等着电梯,常宁突然觉得,今天的电梯好慢。进电梯的时候,男生总算开口说话了,是那种好听清越的嗓音:“你去几楼?”常宁说了楼层,道了谢,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总算到了自己的那层楼,常宁简直是落荒而逃。真的是太压抑了,虽然只是一面之缘,可是,刚刚帮过她,还住同一栋楼,打不打招呼,都是一件要真思熟虑的事。烧脑呀。常宁在心里默默得想着,以后还是当做没见过吧。人家根本就不愿意搭理她,她这是上赶子给自己找尴尬。这样想了之后,常宁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虽然在同一栋楼,可那天之后,常宁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生了。她也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本来也是,这个世界上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要是每个人都记得的话,估计那也是吃饱撑得慌。

然而,常宁如何也料不到,再次见到那个男生会是在那般狼狈的情况下。

那天常宁下班后和往常一样回家,却在楼下花园里被张亦晨拦了下来。张亦晨是陈一诺的女朋友,不,现在应该说是未婚妻,而陈一诺呢,又是常宁的前男友。和大多数狗血的爱情故事一样,张亦晨插足了他和陈一诺的爱情,陈一诺也在标榜自己对张亦晨才是真爱后,果断和常宁分了手。本来嘛,缘来则合。缘灭则散,纠缠不休的戏码,着实丢人现眼,常宁也平静的接受了。谁知道,一个月前,陈一诺突然找到常宁,坦言要复合。常宁那个心里呀,简直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也是够贱的,玩腻了别人,回过头才发现自己最眷恋还是原来那个,然后就想破镜重圆。大哥,咱能不要这么不要脸吗?

对待感情,常宁是极其有原则的,几乎是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谁知道这哥们儿三天两头约她,堵她。张亦晨坐不住了,这不,这下直接杀上门来了。

还未等常宁开口,张亦晨一巴掌就招呼了上来,还骂骂咧咧的说常宁不要脸,狐狸精,勾搭别人未婚夫什么的。

原是打算好好和张亦晨谈谈的,可这仗势,还有的谈吗?常宁也不是什么好惹得主,一巴掌就回了过去。

“张亦晨,别太过分了。别忘了谁才是小三。还有,不是你认为好的别人也一样稀罕。自己没本事留住男人的心,还敢责怪别人,你也是极品。劳烦你回去告诉陈一诺,别再来烦本姑娘。姑娘我呢,没那个闲心情陪他重温旧梦。”霸气的反击,撂下了这番话,常宁打算走了。谁知道张亦晨竟是不死心,伸手又要打常宁。这时,那个男生突然出现了,抓住了张亦晨的手,这一巴掌才没落在常宁脸上。突如其来的变故,张亦晨愣住了,可那个男生却只是放下了她的手,转过头,眉头微皱,对常宁说:

“媳妇儿,你今天是演哪一出?这么精彩。”话一出,常宁也蒙了,呆了几秒,迅速回过神来。”

“没事,没事。这不是最近生活太无聊了,给自己找找乐子。”

“媳妇儿,你找乐子也就算了。咱能走点心,保护好自己吗?瞧这脸,啧啧,破相了我可不要你了。走,赶紧回家,我给你敷敷。”男生说着,就牵起常宁的手往楼里去。

张亦晨不可置信的看着二人就这样从她眼前走了过去,气急败坏的冲那男生喊道:“帅哥,你可不要被她骗了。她水性杨花,脚踏两只船,劝你还是早点甩了她。”

那个男生似是没有听见,依旧牵着常宁的手,不紧不慢的走着。

到了电梯口,常宁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看似高冷,傲慢的男生,调起侃,撒起谎,竟也是一点也不含糊。待她止住笑,大大方方的冲男生伸出了手,

“常宁,经常的常,安宁的宁。谢谢你三番两次救我于水火之中。”

“许洛。”又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常宁有些语塞,收起了漫不经心的姿态。安静地等着电梯。

“等下一定要记得敷下脸。”常宁出电梯的时候,许洛突然开口提醒。她回过头,朝他灿烂地笑了一下。好吧,顶着这有些红肿地脸,笑成这样,的确有些狰狞。可常宁似是不以为意,笑完就走了。

看着常宁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门外,许洛笑了。他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姑娘,有些没脸没皮的洒脱,可是让人觉得很舒服。有意思,许洛在心里想着。

不懂是不是有意为之。此后常宁总是时不时地遇见许洛。许洛也不再是那样冷冰冰的样子。偶尔也会主动和常宁打招呼。常宁也为了表达自己的谢意,请许洛去家里吃了一次饭。只是一次之后,许洛就变成了常客。打破两人平静的生活轨道的,大概是陈一诺的出现。张亦晨来过半个月之后,陈一诺出现了,和常宁在楼下拉扯了半天,许洛又及时的的出现了,把常宁从陈一诺的魔爪下救了下来。

事后,常宁为了报答许洛的再一次拔刀相助,请许洛去外面吃了一顿。饭后,两个人一起回家。许洛却突然在常宁走出电梯的时候开口叫住了她。

“常宁,做我女朋友吧。”

“许洛,许先生,你媳妇儿都叫了这么多次,还那么顺口,你觉得现在这个问题有问的必要吗?”常宁半开玩笑的说到。

许洛:“......”

两人就这样正式在一起了。许洛是一个很称职的男朋友。别看他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对常宁那可是没得说。常宁经常乱吃零食,不爱吃饭,他便想方设法变着法儿给常宁做好吃的,不让她吃那些有的没的;常宁偶尔会提出无理取闹的要求,他也会拼了命的满足她;就连常宁上下班,他有空都自己亲自接送。简直是一个二十四孝好男友。常宁有时都怀疑,那个冷冰冰的许洛是不是冒牌的。同时,常宁真的见识到了许洛那炉火纯青的说话艺术了。常常在两人闹矛盾,或者拌嘴的时候,常宁都是被说得哑口无言的那个。

半个月后,许洛带常宁见了他的朋友们。饭局上,常宁听见许洛的哥们儿调侃许洛,“许洛,想不到你这口味变得这么快,我们还以为你就喜欢彦晴......”

“别说了。”不等那人说完,许洛就出声制止了。那人看了一眼常宁,迅速转移了话题。

那是常宁第一次听到“彦晴”这个名字。当时的她并不放在心上。她觉得,许洛这样的男子,该是很多人喜欢的,又是这个年龄,感情史自然不会是空白的。她自己不也有一段前尘过往嘛。都是过去式了,无须在意。然而,那时的她,真的没有想到,就是她这么不以为然的过往,带给她和许洛那般大的冲击。

正式见到彦晴,是她和许洛在一起一年后。那天,许洛要加班,让常宁自己打车回家。常宁买了菜,就回了家。彦晴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彦晴是那种很温婉的姑娘,一头长发微卷,一条简约的长裙,搭配一双细高跟,化着淡淡的妆,一看就是那种男生们很喜欢的类型。常宁这下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天许洛的朋友们见到她时会那般惊讶了。她和彦晴简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常宁是那种很典型的女汉子,平常上班都是衣着干练,一股浓重的职场女强人的味道。偶尔也会走走淑女的路线,但也是极少的。更多的还是那种随性的打扮,有的时候还有点不修边幅。

和彦晴去了离小区不远的咖啡厅。不等常宁开口,彦晴就自顾自讲起了她和许洛的过往。

也没什么好新奇的。许洛和彦晴是大学的时候认识的,然后彦晴追的许洛,没有意外的,两人在一起了。许洛也算对彦晴贴心的很,男朋友该做的,他都为彦晴做了。两人的感情也没有多大的波澜。他们都以为会这样一直在一起。直到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彦晴突然决定要出国,她想让许洛和他一起去,许洛拒绝了。彦晴以分手威胁许洛,谁知许洛竟是一下子就答应了。一气之下的彦晴就走了。两人的感情,就这样结束了。

常宁安静听完,轻声开口,“彦小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些。我想我对你和许洛之间的过往也没什么兴趣。你看着也不像是找我怀念青春的样子。咱们就不要这么多弯弯绕绕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常小姐爽快。我今天来找你其实是想请你把许洛还给我。我爱他,我知道,他肯定也是爱我的。不然一周前我回来的时候,他也不会去接我。”温温柔柔的腔调,纯良无害的模样,又是泫然欲泣的姿态,倒还真的是惹人心疼。这般看来,常宁倒是像是一个阻碍别人幸福的罪人了。

“彦小姐,这番话你不该和我说。你想复合也该去找许洛,而不是我。我还有事,先走了。服务员,买单。”冷静的说完这些话,付了钱,常宁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去的路上,常宁脑子里乱哄哄的,眼前都是彦晴那张脸,和之前见许洛朋友时,在包间门口听到的那番话。

“许洛,你真的放下了吗?”

良久的沉默。那人却是又开口。

“我知道,那时你和彦晴分手,你虽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你还是爱她的。不然,也不会消沉那么久。如今,找了这么一个性情完全和彦晴不一样的,是为了忘记彦晴,还是,怕自己想起彦晴?”

“东子,别说了。宁宁和彦晴不一样。如果说,彦晴是我的青春,那么,宁宁就是我的未来和以后。我既然和她在一起了,就是全心全意。彦晴已经和我无关了。什么要用宁宁来忘记彦晴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

听到这番话,常宁不感动是假。其实,常宁心里很清楚,许洛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只是,她没有料到,许洛会这样定义她的存在。那时她暗自在心里做了决断,不管发生什么,一定无条件的信任他。可是,当一切又重新摆在她面前,她竟是如此的慌乱。

心不在焉的回到家,许洛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做饭。听见常宁进门的声音,提高了嗓音,“宁宁,去哪儿了?不是应该早就回来了么?”

“有点事,出去了一趟。倒是你,怎么这么早?不是说加班吗?”

“忙完就先回来了。还不是担心你这个小懒虫又偷懒不好好吃饭。”温柔低沉的嗓音,常宁有些恍惚,一种莫名的担忧涌上了心头,她竟然害怕,害怕许洛会离开她。思及此,她从许洛背后抱住了他。

“怎么了?这样就感动了。小傻瓜。”

明明不该怀疑,也不该不安的。可是常宁就是心里慌到不行,没由来的。一顿饭吃的有些沉默。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许洛察觉到常宁有些不对劲,伸手将常宁揽进怀里,问道:“宁宁,发生了什么事吗?”

常宁很想问关于彦晴的事,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闷闷的问许洛:“许洛,我们会这样一直在一起吗?”

“小傻瓜,当然啦。不然,你还想和谁在一起?我告诉你,我可不允许你始乱终弃。”调笑的语气,常宁的眼眶却湿了。

那晚之后,常宁就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许洛不是那种脚踏两只船的人。再者,他也是真的很爱常宁,这点是无法假装的。

只是常宁越想要平静,生活就越给她波澜。许洛开始越来越晚回家,有时甚至彻夜不归。常宁也时不时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照片,时间有时甚至是半夜。起先,她只当做彦晴是在挑拨她和许洛,只是,渐渐地,她真的无法再欺骗自己了。

那日许洛回来,一脸疲惫。常宁却在他衬衣的领子上看见了口红印子,再也无法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她有些歇斯底里的冲许洛发了火。许洛见状,安抚了一下常宁,和常宁解释了一下。

原来,彦晴这次回来是因为他父亲的生意出了问题,将面临很严重的官司。她一个女孩子,要面对公司里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商人,还要一面为她父亲的官司奔走。几经周折,她真的有些撑不下去了,找到他帮忙。其他都不说,她一个女孩子想他求助,又是这样的情况下,他真的不忍心拒绝。至于这个口红印子,他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请常宁相信他。

不是不知道许洛是那种面冷心善的典型,否则,他也不会和自己有交集。只是,他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彦晴,仅仅是出于人道主义,但彦晴却未必是这么想的。常宁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只是,真的有些过界了。她勉强按下心下的火气,说:

“许洛,我知道这个时候你帮她无可厚非。但是,你也要把握好自己的度。有的事情,你不可能一直帮她的。我希望,你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也为我想想。”

说完,径自回了房间。

虽然明白且理解许洛,常宁心里还是有气的。好几天没有理许洛。

常宁原以为等这件事过去之后,一切就又可以步入正轨。谁知道,有个更大的挑战还在等着她。

那天,常宁在公司上班,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接起来,是邻居李婶的电话,说是常妈妈在家里突然晕倒,现在在医院,让常宁赶紧回来一趟。常宁听毕,挂了电话,匆忙请了假。回家收拾东西,准备回欢市。

谁知刚打开门,就看见彦晴坐在客厅,许洛在厨房倒腾着什么。本来就因为长妈妈的事,常宁的心情已经够糟了,回来还看到这幅场景,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的冲许洛道:

“许洛,你真行。”

“宁宁,出什么事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许洛看见常宁,接了腔。

“怎么,我的家我还不能回了?是坏你们的好事,是吗?”气急的常宁有些口不择言,讽刺的话就这样出了口。

许洛刚要解释什么,常宁又开口;“我倒忘了,这不是我的家。这是你许洛的家。不过,许洛,你真的让我恶心。”

常宁恶狠狠地说到,彦晴看见这副架势,走过来就要去拉常宁的手,却被常宁一把推开,好死不死的就这样撞在玄关的鞋柜上。

见此变故,许洛疾步过来,扶起了彦晴,看见彦晴额头的伤,一句没轻没重的话就出了口:“宁宁,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说完,不等常宁回答,就带着彦晴出了门。

常宁一个人呆在了原地,喃喃道,是呀,我本来不是这样的。她一开始知道彦晴这个角色的存在的时候,就不应该自欺欺人,也不该轻易就相信许洛的那番话,那样就不会越陷越深。如果当时,她可以像当初面对陈一诺的背叛那样,在彦晴重新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的时候就洒脱放手,今天,都不会这样痛。只是,哪来那么多的如果。一切,不过都是咎由自取。

如今,眼下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妈妈才是最重要的。想到妈妈,常宁胡乱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东西,就上了回欢市的车。一路上,她的眼流都没停止过,压抑着自己的声音,默默地流着泪。因为担心妈妈,也因为许洛。

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常宁常妈妈有脑溢血的先兆,最近这几天很关键,要好好照料着。听到这个消息,常宁觉得天都要塌了。她是常妈妈一个人带大的,她也只有妈妈这一个亲人了。妈妈现在得了这个病,她如何能接受。她一个人蹲在医院的走廊,抱着自己哭的撕心裂肺。

许洛的电话也在他们吵过架两个小时之后不停地打了进来,常宁却是看见就挂断。等她止住了哭,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接了许洛的电话,什么都没多问,也不等许洛说什么,就对着许洛说:“许洛,就这样吧。分手吧。”说完,不等许洛反应,就挂断了电话,关了机。她实在无心在这样三个人纠缠下去了。她真的不堪重负了。

自从彦晴回来后,就无时无刻不出现在她和许洛的生活里,起先她还可以安慰自己,没事,许洛是爱她的。彦晴也是挺可怜的,可是时间久了,真的是这样的吗?她不是不相信许洛,只是有的事情真的无法优柔寡断。既然许洛无法做出选择,那她就来替他做。

常妈妈醒来的时候,常宁正趴在她的床边小憩。她安静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自从常宁上大学以后,她都没有机会这么认真看着她。如今,她老了,常宁也长大了。只是常宁还没有找到归宿,这是她做不放心的。若是她走了,留她一个人,她该如何自处。想到在这儿,她不禁红了眼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常宁悠悠转醒。看见常妈妈醒了,常宁高兴到不能自已。

帮常妈妈洗漱完,陪她吃过早饭。母女二人闲聊了起来。

“宁宁,你和许洛最近怎么样了?”常妈妈很喜欢许洛。某次假期她带许洛回来,常妈妈简直比疼她还照顾许洛。之后每次打电话,或是常宁回来,她总会不停地提起许洛。许洛对常妈妈亦非常有心,闲时的电话打的比常宁还勤,每次常宁回来看常妈妈,他有空,也一定会一起。不得不说,这点许洛做的真的让她这个当女儿的都有点自愧不如了。

“很好呀。”常宁不敢这个时候和常妈妈说她和许洛已经分手的事,只能先瞒着她。

“宁宁,许洛是个不错的孩子,和他在一起。妈妈如果不在了,只有他可以陪你了。你脾气倔,要多收敛点,不要无理取闹。知道吗?”常妈妈语重心长道。

“妈,不要乱说。再说了,谁才是你亲生的,怎么就尽数落我了。”常宁撒着娇。

“傻孩子,我自然也是为了你好。”边说边笑着宠溺的摸了摸常宁的头。

很温暖的场景,岁月静好的样子。只是,想起许洛,突然常宁的心传来异常的痛感。她愣了一下,心慌到不行。和常妈妈说了声去洗手间,就出了病房门。

刚走出病房,她就拿出手机,拨了许洛的电话,不知为何,他就是想给许洛打电话,听听他的声音,即使她之前已经和许洛说了分手。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她心里的不安越发的不安起来。许久之后,他不得不回去了,常妈妈一个人在病房里,她是真的不放心。

常妈妈在常宁回去后的第三天去世。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常宁看着常妈妈被送进急救室,又看着她盖着白布被推出来,哭得声嘶力竭。

她一个人给常妈妈办了葬礼。晚上,她坐在长妈妈的房间,翻着那些旧照片,再次放声大哭。当她看到那张去年年底许洛来家里的时候,三个人拍的照片,每个人的笑容都那么灿烂,更是越发崩溃。明明才过去几个月而已,为何,如今竟是物是人非。常妈妈走了,许洛更是毫无留恋的就答应了分手。从今以后,她就真的是一个人了。思及此,泪水更加汹涌。

许洛在常妈妈去世的前一天下午给常宁发了一条短信,没错,就是短信。告知常宁同意分手。而且他打算出国了。她对不起她,希望她以后可以得到真正的幸福。常宁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心底一片荒芜,突然觉得自己早上打的电话就像是一记耳光,狠狠扇在她的脸上,生疼。然而,事已至此,她只能坦然接受。

其实,常宁有些恨许洛。因为常妈妈去世的那天早上,突然说想和许洛说说话,常宁不得已,只得拨通许洛的电话。谁知,又是无人接听。她无奈之下,发了短信给许洛,解释了原因,希望他可以帮她瞒着常妈妈。以为许洛看到这个,会回电话,至少短信也可以,可是,发出去了信息,还是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信。她只好骗常妈妈说许洛在开会。甚至在常妈妈去世的前一个小时,她还在念叨着许洛。因为他,常妈妈离开前最后一个要求,常宁都没能满足她。常宁想,妈妈,该是走的很不安心的吧。

想着常妈妈,想着她和许洛的过往,常宁突然觉得,许洛终究还是更爱彦晴的。彦晴有事请他帮忙,他可以不计前嫌,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甚至不考虑她的感受。那时,她以为是许洛心肠软。如今看来,倒是讽刺至极。他不是心肠软,而是面对的那个人是彦晴,是他放不下的人。换成她,他就可以断的如此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甚至在她如此恳求的境地下,都不予任何回应,当真是绝情至极。或许,她和许洛,一开始就是错的。否则,不会这般伤筋动骨的痛。

从现在开始,一切一笔勾销。感谢你给我最温暖的关怀,也感谢你曾经的真心相待,更感谢你的决绝,否则,我想,我不会这般轻易就放了手。她一边想着,安静的烧毁那张照片,就像把过往一同销毁殆尽。

一周后,常宁回了洛市,辞了职。之后便去她和许洛一起住过的房子收拾自己的东西。她特意选了一个许洛不可能在的时间过去,她太害怕碰见许洛了,她害怕自己见到许洛后,会舍不得,会求他别走。然而,打开房子的门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真的想多了。许洛的东西,已经剩下极少了,看来,是真的决心要和她断的干净呢。多讽刺,爱的时候以为可以一辈子,结果分开了,却是避之如洪水猛兽。

常宁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将钥匙留在玄关上,关上门,走了。

回欢市的车开动的时候,常宁觉得这些日子就像是一场大梦。常妈妈当时那般反对她来洛市,她偏要来。如今,常妈妈走了,她却要回去了。命运果然爱捉弄人。

如果,当时她听了常妈妈的话,不来洛市,会不会就不会碰见许洛。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种种。可是,哪有那么多如果。她不后悔遇见,爱上,许洛,真的。只是,有些遗憾罢了。

明明说好的,不要再想起他,可是常宁还是会突然的就想起许洛,心痛到不行。然而,从今天开始,许洛就真的和她无关了。

再见,洛市;再见,许洛;再也不见。


常宁所不知道的是,许洛在她回家的第二天,常妈妈去世的前一天就离开了,永远的离开了。

那天他送彦晴去了医院,就立刻回去找常宁。谁知道,常宁已经不在了。他以为常宁只是出差了,便想等她回来好好谈,就决定先给常宁打电话,谁知道常宁不接电话,接了还是说分手。他真的慌了,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常宁是因为常妈妈生病,回欢市了。

毫不犹豫就开车去车站。然而就在去车站的路上,他的车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大货车。车速过快的他,根本就无法避及,就那样正面撞在了一起。

送去医院的时候,他已经陷入了昏迷。谁知道在进手术室的时候,他突然醒了,一口一口吐着鲜血,却还是抓着东子的手,断断续续的说:“不要......不要告诉......告诉宁宁。如果,如果我走了,你就和她说,我......我同意分......手。并且,决定出国了。”说完这番话,他就被推进手术室。然后,再也没有醒过来。

常宁收到的那条短信是东子发的,兄弟临走前的最后一个愿望,他不得不帮他实现。他将所有的事都办的那般不留痕迹,又正逢常妈妈去世,常宁根本无暇顾及那么多,自然不疑有他。

她更想不到的事,那日彦晴去她和许洛的家,只是许洛想和彦晴彻底了断。彦晴的那些小把戏,许洛不是不知道。只是正逢她有难,他看她孤独无助,才不去拆穿。可如今,一切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说清楚了,他不想再因为彦晴的事和常宁闹不愉快。他甚至已经买好戒指,准备和常宁求婚,然后带她回去见父母了。可是不管许洛如何说,彦晴就是不放手。无奈之下,他就邀请彦晴去他们家看看,想让彦晴看到,他是真的不爱她了,他的心里只有常宁,他们的家是任何人都无法拆散的。却不曾料到,常宁突然回去了,才有了后来的那一幕。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再没有机会给那个看似坚强,其实内心极度柔软的姑娘幸福了。既然如此,放手是他唯一能做的。他太了解常宁了,若是她知道这一切之后,她定然是无法安稳,幸福,快乐的过以后的生活了。她看似洒脱,决绝,其实内心比谁都念旧。他不愿这个姑娘此后孤苦一生,带着对他怀念。他宁愿她以为他变心了。她这样的姑娘,该有一个爱她,宠她,怜惜她的人,陪在她身边。

“宁宁,我爱你,比你想象得更加爱你。”手术灯亮起的那一刻,他喃喃道。

恍惚间,他似乎又看见那个姑娘,略微红肿的左脸,没心没肺的冲他笑着说道:“常宁,经常的常,安宁的宁......”


作者是一个很爱码字,却又码字很慢的怪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特别爱吃西瓜,尤其是夏天,每天都想买西瓜吃。 刚开始以为小时候家穷,没水果吃,一到夏天,母亲会用麦子换西瓜给我们吃...
    韩悦沐阅读 68评论 0 1
  • 方璟早早起床,步行去钟楼,街上行人步履匆匆,只有她东张西望。于是她也加快脚步,假装有正事要做。 路边有早餐摊,方璟...
    你好我是望也阅读 38评论 0 2
  • 前一篇文写到了三个孩子,今天周一给他们分别上课,记一下流水账。 早上上课的然然,今天一来我们工作室,就哭,哭的惨绝...
    老圃有余阅读 101评论 0 2
  • 2007年,夕阳还是一个不出名的酒吧驻唱小歌手。 07年的夕阳名气不大,心气儿还挺高,他总觉得他总有一天会成为一名...
    小荷如花阅读 502评论 7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