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

特别爱吃西瓜,尤其是夏天,每天都想买西瓜吃。

刚开始以为小时候家穷,没水果吃,一到夏天,母亲会用麦子换西瓜给我们吃,所以才爱上西瓜的。

可是后来感觉不对劲了,我吃起西瓜来,那个不吃完不罢休,肚皮撑破也要拼命往嘴里塞的劲,似乎对西瓜有种病态的吃相。

这几天开始反思,为什么会这样?我喜欢西瓜的味道,甜甜的。甜甜的,甜甜的~~~~ 我猛然想到新疆的西瓜昼夜温差大,是我吃过的最甜的西瓜。

新疆新疆~~~~记忆如决了堤的河倾泻而出。

初二那个夏假,我听到母亲为没钱用夜里那悲伤的哭声,决心退学。不管别人如何劝说,不管老师如何派我最好的同学朋友跑几里地到我家请我到学校,我就是不肯去,一心要出去打工挣钱。

后来和村里另一个伙伴跟着一个远房表姑去了新疆,白天去田里摘棉花,早晚再困再累都要帮着那个表姑织地毯,她不说休息,我们是不敢去休息的。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我俩骑着表姑家的破自行车,跑几十里外去一个农场摘棉花,验过秤后天已经黑了。我们却找不到自己的自行车了,家回不了了,把车弄丢了还怕表姑骂。心一狠,随便找了一个没锁的自行车趁着暮色一口气骑回了表姑家~~~~~

后来的日子就过得提心吊胆,只怕有警察上门抓我们。一至到一年后回老家后,还在梦里梦见新疆的警察跑河南来抓我们。

这段陈封的记忆里,唯一让我感到开心的就是吃西瓜。每天晚上织地毯到深夜,表姑会杀一个西瓜,我们吃两块睡觉。又甜又冰的西瓜,回来后再也吃不到了。

找到了原因,我对西瓜的贪恋一下子淡了好多。出去买水果时,我会有意识地不再刻意去买西瓜。我知道,并不是我特别爱吃西瓜,是因为我一直对那段记忆无法释怀。吃西瓜时,我也有了清醒的觉知,吃两块尝尝就好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