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钟楼 碑林 大唐芙蓉园

方璟早早起床,步行去钟楼,街上行人步履匆匆,只有她东张西望。于是她也加快脚步,假装有正事要做。

路边有早餐摊,方璟买了一杯奶茶一个包子,坐到路边凳子上吃。无奈奶茶扎不开,又返回摊子要了一个包子一根吸管,去旁边垃圾桶丢垃圾。突然有人拍她胳膊,转过身,一个戴口罩的中年男子递过来一只黑色手机,说:“你手机掉了。”方璟霎时愣住,甚至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手机,傻呆呆拿过来看看确认是自己的,连忙道谢,还是很懵,中年男子指着正在离开早餐摊的环卫大爷说了些什么没有听清,大概是小心之类的话,方璟继续道谢。

手机几乎是最重要的财产了。方璟一直捂紧它,没想到还是险些丢失。不过她确定自己没有把手机放摊上。事后思索,也不知是环卫大爷拿走的,还是那个大叔拿走之后看手机没那么贵就又还给她了。除了惊险还有庆幸。

特意早晨去钟楼,没想到晨钟暮鼓早已断了。在平凹的书里还有的。跟门口保安攀谈,了解一些往事。敲钟的木棒是鱼形的,被死死的锁着,清晰可见大钟上的裂痕。钟楼里存放的展品与钟并无太大关系,字画,清代家具。

虽然它不响了,还是想晚上去鼓楼。走在大街上被影楼的拉进去推销拍写真。出来已经十二点多了。

走到碑林区,满街的字画和文房四宝,真是令人瞠目结舌。遇见一个卖字画的洛阳老爷爷,跟他聊了一会儿,他说自己的作品被中华名家字画收藏,拿出自己的收藏证书给方璟看。没有试图给方璟卖字。他说现在上学的话不用急着练字,以后工作了有时间可以练练。

一个商人模样的人在买画,摊主是一位穿着邋遢,操着北京腔的年轻男子,说自己是央美毕业的。是两幅神像画,颜色和谐比较淡跟普通的神像很不一样,但是细节神韵都有。买家走了以后,过来一个陕西大叔跟画家说他不该把神像放地上,这是不敬,卖的价格太低了,对方明显识货,应该卖更贵。画家用地道的陕西话回答他,两人说来说去,反反复复都是这两个话题说了半天。方璟听得烦了就走了。

碑林博物馆,很多,很多石碑,方璟不识货,不会鉴赏,在满屋冰冷的石头中间只觉得无聊而且很冷。有日本人带着儿子过来,所有的指示牌上都是中英日韩四国语言。真的不懂,石碑上字迹模糊,好不容易看到自己熟悉的诗,发现有些字自己也不认识。除了好看,找不出别的词。。

有个工作人员在拓碑,他把一块白布蒙在碑上,然后拿着沾了墨水的布团在布上拍,没过一会儿就拍好了一张,方璟问这个拓纸多少钱,他说这三张是完整的一张,大概五百。方璟不由自主的说,就拍这么几下就五百块啊。旁边的阿姨们都笑起来,笑她童言无忌,那个男的说,这里面的工序多着哩。

晚上去大唐芙蓉园。灯火点点,人很少,有些走廊没有一个人,去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镜面古式花纹,头顶昏黄灯光,好像鬼片。耳朵里塞着很大声的音乐,满园子疯跑,又害怕又兴奋。因为七点四十五芙蓉湖中有水幕电影,方璟就在那里等,寒风阵阵,吃了关东煮和biangbiang面,景区挨宰,挺好吃。七点半开始放起音乐喷泉,歌曲、灯光、喷泉,同起同伏,很慢的歌,柔柔的,紫、红、蓝灯光打在喷起的不同高度不同方向的水上,真美啊,风的吹拂更添美丽,不自觉流泪。没想到人造的景也可以如此动人。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原来这只是前戏。七点四十五开始了水幕电影,全息投影,讲一个龙龙、孙悟空、二郎神、白骨精的故事,方璟觉得没太大意思就走了。

有几位妇女在扎花灯,应该是为灯展准备的。高高的,花花绿绿,她们中有些头发已经白了,在这寒冷冬夜,暖黄的灯光下,头巾下的白发让人动容。

不懂花灯有甚好看,很多别人喜欢的东西自己不能理解,有些美是有隔膜的吧,也许是暂时无法理解。

出来不到八点,就跑去杰伦开的真爱范特西ktv,熟悉的歌在门口就能听见。很多很多杰伦的海报、照片。随便拍了几张给朋友发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