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遗症 11 情深似海终难忘

一边是心爱的男人,一边是亲爱的家人,鱼翅熊掌不能兼得,只能舍其一。

沈紫莹不能没有家,不能没有亲爱的父母家人,她哭着离开了滨城,离开了罗天佑。天佑,对不起!别恨我!也许我们缘份还不够。

沈紫莹走后,罗天佑郁郁寡欢了一阵子,也辞工离开了波光。

沈雪梅认识了老乡刘子林,一年后结了婚,在一个海边的小渔村租房子住。

她为以沈紫莹再也不会来滨城。

可是,突然在一天,沈紫莹出现在刚下班的沈雪梅面前。她长发披肩,红色风衣,牛仔裤,笑盈盈地出现在雪梅面前,着实把雪梅吓了一跳。

“你不是要结婚吗?怎么突然来滨城了?旅游结婚?你哪位呢?”

“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我慢慢说给你听。”沈紫莹抱着雪梅,咯咯笑个不停。

她们边走边聊天,回到了雪梅的住处。

原来沈紫莹上次离开滨城回家后,家里七大姑八大姨就经常来和她说媒,什么侄子啦外甥啦或是邻居啦,什么这也好那也好。沈紫莹跟几个男孩子见面后都没有结果,她的心里总是拿别人和罗天佑比,怎么比都还是觉得罗天佑好。终于有个叫黄建斌的男孩子和罗天佑长得很相像,谈吐举止都还不错,家庭条件也比较殷实。相处两个月后,沈紫莹同意和黄建斌订婚。

“本来想着和黄建斌结婚好好过日子,没想到……”

“怎么?他家没有那么好?还是他结过婚?”雪梅很好奇,忍不住打断沈紫莹的话。

“都不是!他有病,神经病!”沈紫莹一脸无奈又无辜的表情。原来他们在一次约会时,黄建斌突然癫痫病发作,差点出人命,幸好碰到好心人相救,才捡了一条命。沈紫莹吓得回到家就和父母说要退婚,不能和黄建斌结婚。

父母了解情况后,便请媒人去说退婚的事。

“真的退了?”

“嗯,彩礼什么都还给他了。我只想离他远远的。”

“他家没有为难你?”

“没,只是心里很失落。他家也知道他有病。只是,人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能骗过就骗过去。”

“也是!那你现在仍是孤家寡人一个?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帅哥?”雪梅坏笑说。

“不要不要,现在不想要介绍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摆手摇头。

“你为什么突然来滨城?事先都不和我说一声要来。”雪梅佯装不高兴。

“我哥的朋友李林立在这里开了家公司,正好需要人帮手,就让我过来了。”紫莹淡淡一笑。

“不止这么简单吧?应该还有一些原因。”雪梅眨着眼笑。

“还有?唉,在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其实你知道,天佑坐牢了,我想去看看他!”平淡中有着沉重。

雪梅知道,三年了,紫莹始终还是念念不忘罗天佑。她也听老乡讲过一些罗天佑的事,也感觉有点惋惜,甚至在心里想过,如果紫莹不回家,坚持和他在一起,他可能就不会走上这条路。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紫莹回家后,没多久罗天佑就辞工走了。因为他有一身好功夫,辞工没多久就当了一个大老板的贴身保镖,每天跟着那老板吃喝玩乐甚至打架,表面上过着很风光的生活。

雪梅听说有次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那老板和另一个人发生了冲突,吵着吵着,竟发展成群殴。罗天佑保护老板心切,竟把一个人给打得差点死了,自己也受伤了。正在他想逃时,警察来了,把他带到了警察局。这个地方,进去容易,出来难。好在那老板还算有人性,通过很多关系,最后罗天佑只被判了一年半的有期徒刑。现在已服刑半年多了。

“你去看他?你家里知道了会怎样?你们会旧情复燃吗?”雪梅很认真地问。现在罗天佑不光是穷,还是坐过牢的,有污点的人

“如果他出来后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们肯定会旧情复燃。这三年,我时刻都想着他,从来没有一天忘记过他。我都后悔三年前自己没有主见,离开了他。如果我坚持的话,我的父母也没办法,他们也会为了我们的幸福而放弃他们的坚持。”

雪梅静静地望着她,没想到她变得如此勇敢。

“他没有父亲,只有一个母亲,可能他母亲还不知他坐牢了。我现在只想关心他!给他一点温暖!”紫莹喃喃说道。

“好吧!去看看他也好,让他感到一点温暖。其他事,看缘份!我相信缘份!”

一个人,如果有爱支撑着,她会变得很勇敢也会变得很聪明。紫莹就是这样的,她经过多方打听,打听到了罗天佑被关押的地方和探视的时间,能带什么东西去。

三月,在北国应是乍暖还寒,柳枝冒新芽,柳絮满天飞的时候,而在滨城,早已是柳绿花红,蝴蝶蜻蜓满天飞舞嬉戏的精彩之际。公园里不用说,道路两边红的紫的黄的白的花儿在绿叶的衬托下,比赛似的争奇斗艳。

这天上午,沈紫莹一身浅色的牛仔打扮,里衬一件白色圆领的长袖T恤,背着一个大大的行李包下了大巴车。

离罗天佑所在监狱越近,沈紫莹心里就越紧张,双手抓得紧紧的,手心全是汗。她边走边看,四周没有什么房屋,荒芜一片,只有眼前有一片房区,有高有矮,有的只有一层,有的有四五层,全部用一个大院子包围着,围墙很高,顶端上面全部插上了密密麻麻的尖玻璃。

有一个又大又高的封闭铁门,看着这个铁门就有一种阴森的感觉。铁门左边有个小门,上面写着“登记处”。

她怯怯地走到登记处,有个穿着制服的中年男警察坐在铁窗子后面,表情很严肃。

“你好!我想见下罗天佑。”沈紫莹怯怯地紧张地望着那个警察。

沈紫莹按照登记册的要求填写,手都在发抖着。填好后,放下笔,紧张地等着。

罗天佑正一只手捏着鼻子,蹲在臭气熏天的厕所里洗厕所,听到广播里喊“罗天佑,有人看你来了!”他一愣!有人来看我?谁啊?我来这里半年了,也没人来看过我一次!他丢下手中洗厕所的刷子,洗了手,往接待处走去。

刚开始他走得很快,他想快点知道是谁来看他了,可是慢慢地他放慢了脚步,他有点怕,他害怕见到熟人!他慢慢地边走边搓着双手,快走到了铁窗前时,他往外面一看:只见一个穿着一身牛仔衣,扎着马尾辫的女子站在那里,清秀的脸上一对眼睛一闪闪地朝里面望着,有紧张有焦急。

这人好面熟!是谁呢?难道是她?他脑子里闪出一个人来。不对!不可能是她,她一直在家里的。他不相信地用他那粗糙的右手擦了擦眼睛,闭上眼再睁开看着外面那个女子。他一会儿搓着双手,一会儿又习惯性的用手抓下头,只是头上没有一根头发。

“您好!”他搓着双手对坐在那里的看管员说,“请问来看我的人在哪里?”

“诺,就是她!罗天佑来了。”看管员对外面的沈紫莹说。

罗天佑走近窗前望向沈紫莹,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睛也瞬间有了灵气。沈紫莹也走近窗子,双手抓着铁窗子:“天佑!你在里面还好吗?”沈紫莹眼睛红红的。

“你什么时候来滨城了,你不是在老家吗?”罗天佑确定是沈紫莹了,又惊又喜又惆怅。

“我上个月来的,在我哥的朋友那里上班。你在里面要好好呆着,争取早点出来。我等你!”沈紫莹鼓励罗天佑。

“嗯!”罗天佑忍不住伸出手去抓沈紫莹的手,却在半空中缩了回来。他的手已不是以前那双宽大温柔的手,现在又粗又糙,而且手掌上还有很多茧子,手背红肿着。他也不是以前的罗天佑,他现在在监狱里,是个犯人。他不敢正视沈紫莹。

“来,我给你带了点吃的东西。”沈紫莹把带来的东西提到窗台上,有苹果饼干,还有其他东西。

“谢谢!”罗天佑一样样地接过东西。

“我一直没有回过家,也不知我妈怎么样了。写过几封信回去,也不知我妈收到没有。”罗天佑黯然忧伤地说。

“你好好表现,等你出来了,我和你一起去看阿姨。”沈紫莹红着眼睛说。

沈紫莹看到罗天佑现在的样子,很想哭,见他剃着光头,双手粗糙红肿,脸上沧桑了很多,但也成熟了很多。如果我没回家,他肯定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沈紫莹的心隐隐地痛着。

“好了,探视时间差不多了。下次再来吧。”管理员发话了。

“我下个月再来看你。你在这里好好表现!”沈紫莹说。

“嗯!”

两个人很不情愿地分开了,罗天佑走回自己的宿舍,走几步回一次头,走几步回一次头。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沈雪梅回了滨城,忙着她的工作。 沈紫莹带着悲伤,为刘晓宇守灵七七四十九天。寒冷的冬天伴着悲伤的日子,慢慢过去了。死...
    海燕麦萌阅读 152评论 1 6
  • 沈雪梅回到湖城的这几天一直忙着在沈紫莹这里,回到家也只是打个照面就走,没有过多和公婆,父母说话。 刘晓宇的丧事办完...
    海燕麦萌阅读 84评论 0 4
  • 那天刘晓宇跑步回来,在卖饺子粑的摊子上,买了十个饺子粑,提在手上,小跑着回家。 跑到东湖边的时候,看到很多人围在湖...
    海燕麦萌阅读 93评论 2 3
  • 晚上七点,湖城的深冬,异常寒冷,天空下着细雨,偶尔还有细小的雪花轻轻瓢落,掉到湿地上,瞬间和地上的雨水溶为一体。风...
    海燕麦萌阅读 68评论 0 5
  • 今天主要学习了flex布局,学习笔记如下: 1.指定flex布局: display:flex(任意容器)...
    riku_lu阅读 1,709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