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遗症 14 再来滨城创未来

沈紫莹不同意嫁给刘晓宇,不想连累他。其他人怎么劝都无法说服紫莹。后来紫莹的外甥女妞妞,告诉她一些刘晓宇之前为紫莹做的事,说刘晓宇是真心真意爱她,不是同情她不是可怜她才帮她。

沈紫红结婚早,所以妞妞比紫莹小不了几岁。妞妞说,女人嫁人不就是要嫁一个爱自己的人吗?你想生下孩子,为孩子好,就应该嫁给他。难道你要嫁一个不爱你的人,结婚后天天打你,日日骂你的人?

妞妞那天刚好看了一部电影,讲的就是一个未婚怀孕的女子,被男友抛弃后自己一意孤行生下孩子的故事。那女子生下孩子的生活用四个字形容就是惨不忍睹。

沈紫莹听了妞妞的话,思前想后,为了孩子,为了以后自己的幸福,她答应和刘晓宇结婚。并且是真心实意想和他一起好好过日子。

他们过了几年夫有爱妻有情,父慈女乖的生活。后来刘芳母亲偶遇他们,见到他们幸福的样子,又得知佳旭的生日,怀疑刘晓宇当年脚踏两只船,和自己的女儿订婚了,又搞大了紫莹的肚子。

她觉得这也是一种出轨,那么,刘晓宇就要给她女儿刘芳补偿。当年那一点彩礼钱怎么能算补偿?湖城的规矩,男方退婚,女方收的彩礼不退。

其实当年,刘晓宇给刘芳的彩礼钱和三金等,加起来有四五万。但这对于刘芳母亲这种贪心之人,根本就不算钱。

她气得鼻子冒烟,屁眼里都有气,想着要怎样整刘晓宇,为女儿“报仇雪恨”,正好此时,她碰上了刘晓宇的一个远房亲戚张喀头。

张喀头本就是个游手好闲,不稼不穑,斗鸡走狗,不务正业的二流子,他和刘晓宇也有一些小过节,心里早就想整整他。而刘芳被刘晓宇退婚后又嫁给了张咯头的堂哥。

于是这两个臭气相投的人就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散布谣言说紫莹是破鞋,佳旭是私生女。说刘晓宇没用,穿别人穿过的破鞋等等。这让刘晓宇在人前抬不起头,内心苦闷不堪,痛苦不已。但他没有和紫莹吵,只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着外界一切的压力。

刘芳的母亲见这些流言蜚语影响不了刘晓宇夫妻,又和张喀头商量,要想其他办法。

正在这时,他们发现沈紫莹在平安饭店工作,和平安饭店的老板周景林有说有笑,关系甚好。于是又拿他们做文章,恶意中伤他们。还偷偷拍下他们在一起说笑的照片,故意让人拿给刘晓宇看,还添油加醋,煽风点火激怒刘晓宇。

刘晓宇心海起波澜,没有忍住,劝紫莹不要去上班,说再生一个孩子。刘晓宇想生一个自己真正的孩子。可紫莹又不愿马上和他生一个孩子,总是说再等几年,等佳旭大点再生。

她担心刘晓宇有了自己亲生的孩子,会对佳旭不好,所以,她不敢和刘晓宇生孩子。其实在她心里还没有真正接受刘晓宇是她丈夫。

紫莹固执地坚持要工作。于是,在某天,刘晓宇喝了酒后大闹平安饭店,殴打紫莹,幸好周景林出差回来救下了紫莹。

同时,刘佳旭在幼儿园也受到一个叫牛牛的小朋友的攻击。面对如此境地,沈紫莹没有流泪,心却在滴血,她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向刘晓宇提出离婚。刘晓宇冷静下来向紫莹道歉,说什么也不肯同意离婚。

沈紫莹要起诉离婚。刘晓宇威胁说杀她全家,然后自杀。

沈紫莹再也不敢说离婚的事。因为她知道刘晓宇说到就能做到的,就如当年他说了要娶她,就排除万难一定要娶她一样。据说,他小时候得过脑膜炎,留下了后遗症,有时会不受控制。

沈紫莹欲哭无泪,不知该怎么办?一个机会,她带女儿偷偷去了上海,可半年后,她们被刘晓宇找到。

刘晓宇先找到佳旭,逼紫莹回家。不然,他就一个人带佳旭回家。紫莹没办法,只好跟着他回湖城。

她们回来没几天,沈雪梅回家了。沈雪梅得知这一切,好好和她谈了一晚上的心,帮她解开心结,叫她不要再惦记罗天佑,该打开心房让刘晓宇走进来。

沈紫莹慢慢接受了刘晓宇,不久后,生了一个儿子,还买了一套房子。刘晓宇和周景林不打不相识,竟成了好兄弟。

可是,老天不让人好过,却在他们正幸福的时候,把刘晓宇带走了。唉!

沈雪梅的“福安”护老院越办越好,规模越来越大,好评如潮。滨城市政府也给予了大力的扶持。

2010 年春节刚过,回家过年的游子陆陆续续,离开亲人返城工作了。相聚短暂离别难,但离别是为了相聚的喜悦。人生就是这样分分合合,聚散相伴的,又有几人能真正主宰运命的聚散呢?

沈雪梅一身嫰黄的修身长裙,将她娇小玲珑的身材裹得更加凹凸有形。乌黑的长发,像黑色透亮的瀑布一样倾泻在脑后。她站在“福安”护老院院长办公室的窗前,凝神望着窗外。

窗外的马路两边是两排芒果树,正开着嫩绿浅黄的小花,灿烂的阳光洒在绿叶和小花上,像是给它们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衣,闪闪发光,却不耀眼。

沈雪梅微微抬头远望,正好看到对面庭院里的合欢树。她的心微微一颤。那合欢树的树形非常优美,像把 撑开 的绿伞站在那。她想着合欢树羽状的复叶,昼开夜合的神奇,还有夏日那粉红如绒毛状的花朵。那花朵不仅外形好看,还能吐露轻柔的芬芳。

她想起自己正式接手了护老院的管理工作,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压力山大,但她觉得这样累并快乐着。这快乐倒不是赚的钱比之前多了,而是,她看到了自己作为一个社会人的社会价值。不是一个一无用处的人!想想自己之前的几十年,也曾忙忙碌碌,但却一事无成,时间和精力都悄没声息地浪费掉了,总感觉自己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躯壳,灵魂无所依托。

她一直内心豪情万丈,蠢蠢欲动着,总觉得,一个人活着,不仅仅是吃饱穿好,不仅仅是要身体健康,还要有作为一个社会人存在的社会价值,为社会服务的精神。也许境界不是很高尚,但思想一定要健康。一定要说好话,存好心,做好人!但之前总是做了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现在好了,总算可以施展自己的抱负了,虽然细小,但总在前行。多好!

她想起荀子在《劝学》篇里说的话: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只要自己一心一意做事,一定能把事做好。她有这个信心。

“叮铃铃。”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沈雪梅转身走向办公桌,拿起电话,一看是沈紫莹的来电,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如窗外的阳光。

“嗨,紫莹。”

“雪梅,我左思右想了好久,决定还是听你的建议去滨城。两个孩子的学校你帮联系下,好吗?”沈紫莹在电话里冷静郑重地说。

“真的?太好了!我们又能在一起了。孩子上学的事没问题,一来就可以上学的。你什么时侯来?要不,我去接你们?”沈雪梅听到沈紫莹终于下定决心,心里甭提有多高兴。

去年一年,她和沈紫莹说了好多次,想她带着孩子来滨城发展,她给紫莹分析了很多现实的问题和未来发展的趋势。

但沈紫莹一直没有答应。终于在一年后,她下了决心来滨城。可能,她的心底还是有一种渴盼,盼望能再见一面罗天佑吧。

周景林听说紫莹要带着一对儿女去滨城,整个人都愣住了,失神了好久。但最终他浅笑着说:好。滨城是个好地方。与此同时,他心里也在筹划着一件事。

“不用了。我大哥会送我们去的。周景林也说送我们去,但我谢拒了。”

“你和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进展?”

“雪梅,怎么你也问这个问题。我和他真的就是普通的朋友。你别多想了。”沈紫莹在电话里叫道。很多人都以为她和周景林会走到一起。确实,周景林对她真的不错,如果说要再次成家的话,周景林真是一个不二的人选。只是,沈紫莹的心再也装不下其他男人。

“好好,我不多想。来了滨城再说。”

一周后,沈紫莹母子三人在沈国文的护送下,来到滨城。沈紫莹见到沈雪梅,再也不像以前来滨城见到她时样的疯癫,而是变得异常的沉稳文静,该笑时也谈笑自如,不该笑时,总是静默不语。

她的眼角添了不少的细纹,脸上有着常人难以察觉到的沧桑。两个孩子经过几年的时间,也慢慢从失去刘晓宇的悲伤中走了出来。姐弟俩来到滨城这个陌生繁华的城市,有着太多的好奇。

学校开学了。刘佳旭在滨城市的十八小上六年级,刘雨姗这时也上四年级了,正好可以陪着佳旭熟悉环境。刘志林上学前班。沈紫莹在沈雪梅的“福安”护老院上班,并入股十万。

沈雪梅鼓励沈紫莹在滨城二中的学区位置供一套房子,这时的滨城买房子带入护指标,这样两个孩子上中学都可以在滨城二中上。滨城二中,是滨城数一数二的学校,很多人想办法,不惜通过关系和钱财送自己的子女进二中读书。

一切都四平八稳有序地前进着,如三月小溪的流水,不急不躁,潺潺流动,平稳中有着欢快的音符。

谁又能想到明天会发生什么呢?谁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呢?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沈雪梅回到湖城的这几天一直忙着在沈紫莹这里,回到家也只是打个照面就走,没有过多和公婆,父母说话。 刘晓宇的丧事办完...
    海燕麦萌阅读 85评论 0 4
  • 沈雪梅回了滨城,忙着她的工作。 沈紫莹带着悲伤,为刘晓宇守灵七七四十九天。寒冷的冬天伴着悲伤的日子,慢慢过去了。死...
    海燕麦萌阅读 156评论 1 6
  • 晚上七点,湖城的深冬,异常寒冷,天空下着细雨,偶尔还有细小的雪花轻轻瓢落,掉到湿地上,瞬间和地上的雨水溶为一体。风...
    海燕麦萌阅读 68评论 0 5
  • 那天刘晓宇跑步回来,在卖饺子粑的摊子上,买了十个饺子粑,提在手上,小跑着回家。 跑到东湖边的时候,看到很多人围在湖...
    海燕麦萌阅读 93评论 2 3
  • 沈紫莹望了母亲一眼,再看了眼发怒的父亲,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两个哥哥来了,一家人在一起,再次说起了这件事。...
    海燕麦萌阅读 6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