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魅影》——卡洛塔夫人(WendyFerguson饰)的傲慢与偏见

(之前一个选修课的作业,我写了非常喜欢的歌剧魅影,前前后后看了五遍,非常动人,下文是当时不成熟的一些想法。)

昏暗的拍卖现场,一件件古老的物品被拍卖着,年老的拉乌尔,在那个猴子的音乐盒出现的时候,胸口起伏大了一些,他最终拍下了这件物品,用充满怀念的眼神看向它,抚摸它。

而后已修复的旧灯,一片灯火通明后,重现了当年辉煌华丽的剧院。

我还记得英语课本里曾经就学过这篇课文,毋庸置疑的是课本的展现与音乐剧的生动是相差甚远的,在当时看课文的时候,除了主角三个,我并没有关注到其他的角色,在看了歌剧魅影25周年纪念演出后,克莉丝汀的美貌,OG的深情偏执,歌声里灵魂的碰撞和让人心碎的闪烁泪光,无一不美。

主角三个之间的情感为人所津津乐道,大家都谈论得太多了,但我只想谈谈给我带来深刻印象的卡洛塔夫人。

她触动我的一开始是她的声音,后来才是她有趣的演绎,她华丽的造型,胖胖的身材。

饰演卡洛塔夫人的Wendy Ferguson 有一把华丽优雅的声音,就像是在黄昏里听到书店放着的老歌,走在回家的路上,嘴里的巧克力如丝绸般的质感缠绵在我的舌尖上,这是我记忆中放学后最惬意的时光。

音乐是一种回忆。phantom就代表着自己曾经的一种passion,一种对于音乐剧的痴迷。(来自豆瓣影评—戴面具的熊)

当她小唱一段think of me的时候,我只能用流行语来说,叫开口跪,既缠绵又深情。

开场的第一幕卡洛塔夫人的性格也有一定的展现,在皮安吉唱错单词,卡洛塔夫人略显不耐烦却依然敬业,再一次蹲下举起手。

无疑,作为配角,卡洛塔夫人是傲娇的,没有耐心的,任性的但同时她又是十分有实力的。

连任了十九季的首席女高音,私以为有能力的人都是有点脾气的,为什么要求人做的足够好却没有骄傲的想法呢?为什么知道了自己被代替不能有委屈的表现呢?

私以为克莉丝汀不够卡洛塔夫人有火候。但克莉丝汀的美占了很大便宜,她何尝不是拉乌尔和OG的音乐天使呢。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卡洛塔夫人毫不掩饰她的傲慢。

在音乐剧里最喜欢的部分是卡洛塔夫人拿到OG的信气势汹汹的走入一直到哑仆的那部分。

在卡洛塔夫人这个入场之前我都觉得是平平淡淡的,直到卡洛塔夫人气势汹汹的入场,一声“克莉丝汀”才真正点燃了冲突,进入高潮,Wendy Ferguson夫人的表演极具张力,她从一开始的不甘生气到隐隐的嫉妒,再到OG来信时隐隐的惶恐和思考,到不能接受OG要求时候的愤怒,不敢置信,再到两位剧院管理员的笑意奉承,变成了傲娇的,不屑的骄傲表情,听到赞扬后自得的表情与动作,一切她都做得很流畅很有可爱有意思。于是她开始想象,沉浸在自己的建立的辉煌景象中无法自拔,她唱响舞台,她得意的挺胸抬头,OG宣战了,她害怕的神情转瞬即逝,接而挑眉表示不屑,再次歌唱的更加响亮。

在这场对峙里,卡洛塔夫人就像舞台上的女王,领着舞台上的众生与OG交锋,暂时占上风。

在这场里,各色演员的声音交错发出,而后又合在一起,不解,不甘,气急败坏,宣战,共同抵制,靠着美妙的音乐声传达了所有的情绪,可能因为卡洛塔夫人的声音实在特别,我只完全专注于她的演绎,莎士比亚说: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Wendy Ferguson夫人饰演的卡洛塔夫人用她的嗓音将这场战火燃到最大,她要证明自己在剧院里面的地位,最后显现出她得意的脸。

这是在是与接下来在演出的时候,发出“呱,呱”这种声音形成强大的反差,她害怕的小表情让我笑出声,倒让我没那么关注OG的话语了。

她毫不掩饰对克莉丝汀的偏见。

在这场冲突里,有着卡洛塔夫人对克莉丝汀的诋毁,她不愿意接受克莉丝汀也可以做好主角这个角色,于是她说这是拉乌尔为了自己的情人做出的把戏,不愿承认克莉丝汀有那样的实力。即使是在哑仆的表演中卡洛塔夫人也不掩饰她对克莉丝汀的嫌弃之情。

这是属于卡洛塔夫人的傲慢与偏见,但这个度却把握得很好,不至于让人生厌,以她的声音唱腔和独特“个性”在一群演员中脱颖而出,她对事情不满的表达直接,真实。傲,她有那个资本。

卡洛塔夫人出现在音乐剧中的意义,是推动剧情的发展,顺便衬托一下女主角的美貌动人与其他品质,是以“辉煌过的”“被替代的”的主角出现的,所以她必须没有克莉丝汀所具有的一定的特性,比如说身材,比如说柔弱,惹人怜爱的。

但Wendy Ferguson夫人饰演的卡洛塔夫人热烈激情得似火红玫瑰,珠圆玉润的富贵的美丽,她是强势的维护着属于她的骄傲。在我看来是一点都不输克莉丝汀的。

剧院一代代的流传着故事与传说,经典的角色的剪影在幕布下流转穿梭,把永恒的音乐注入灵魂,让动人的故事触人心弦。

Remember then, every so often.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