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之丹妮莉丝·坦格利安2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到达的第一座城市——魁尔斯

丹妮莉丝带领着奄奄一息的部众漫无目的地行进,意外到达了第一个城市——魁尔斯。魁尔斯以香料出口发家,拥有众多港口码头,且处于自由贸易城邦交通要道之上,财富实力雄厚,建筑金辉辉煌。实际掌权的十三巨子本不愿搭理高傲自负、出言不逊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最终却在拥有众多商船的商贾巨头札罗·赞旺·达梭斯对众神起血誓情况下不得不让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一行人进城。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第一次得以摆脱破破烂烂的蛮族衣服,穿上华美服饰的她显得那样楚楚动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札罗·赞旺·达梭斯很快向丹妮莉丝表示自己能为她出船出钱,协助她登上维斯特洛大陆的王座,前提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嫁给他,这个精明的商人甚至在丹妮莉丝面前夸下海口,自己房间里的巨大保险门背后是无穷无尽的财富,丹妮莉丝只要同意他的请求,一切问题都能够迎刃而解。不得不说,求胜心切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产生了内心的些许动摇,幸亏在乔拉·莫尔蒙的提醒下再三考虑,她还是拒绝了札罗·赞旺·达梭斯的要求。除了具有极强目的性的札罗·赞旺·达梭斯,更可怕的是魁尔斯城内的男巫。与维斯特洛大陆的大学士如派席尔、伊蒙·坦格利安相似,魁尔斯的男巫不仅拥有渊博的知识,还拥有摄人心魄的可怕魔法,只不过近年来他们的权威和法力已经渐渐消失,其最主要的外部特征是蓝嘴唇,众人议论他们是日夜饮用着夜影之水(又称龙葵)想要恢复法力从而使得嘴唇变蓝。男巫的代表人物叫做俳雅·菩厉,一个试图从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身上夺取三条小火龙的人,有了龙就会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说到底还是权力在暗中作祟。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孵化出来的三条龙还很小,平时训练时候也只能够吐出非常微弱的火焰,根本没办法抵抗偷盗者的卑劣行径。

魁尔斯的男巫,妄图夺取龙母三条小龙的徘雅·菩厉(蓝嘴唇)

在札罗·赞旺·达梭斯的暗中支持下,徘雅·菩厉杀死了其他十一位城中巨子,并通知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前往魁尔斯城中的不朽神殿来见她的龙。虽然知道没有多少胜算,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和乔拉·莫尔蒙还是毅然赴了约,在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眼中,三条龙是她仅有的希望,也是她的孩子,她不能够丢下它们不管。在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进入不朽神殿之时,她被迫喝下了夜影之水(龙葵),以便更好地与不朽之神交流,男巫也想借丹妮莉丝出现幻象而神志不清时将其杀害。于是,整部剧中最详细最真实的三个场景(幻象)出现在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面前。(权游剧集和原著有些出入,原著的预言更多更详细,权游剧集为了节省篇幅和经费进行了合理的缩减)第一个场景是支离破碎的君临城红堡,铁王座那么安静地放置在那里,对于铁王座的争斗维斯特洛大陆上的人们没有停止过,相互倾轧、手足相残,可这也正是丹妮莉丝心中最渴望的。突然大厅里下起了大雪,铁王座上也布满了雪花,一切虽然诡异至极,却充满着意味深长的寓意。第二个场景是丹妮莉丝通过吊起的吊门走出长城。绝境长城以北已经不太平,既然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可以复活传说中的瓦雷利亚龙,那么销声匿迹已久的极寒之地异鬼复活也是可以理解的,“凛冬将至”,这句北境史塔克家族的族语在不远的未来将得到印证,异鬼来袭,他们的目标是整个维斯特洛,如果人们还在权力的游戏中尔虞我诈,那最后将一起被异鬼吞噬,王朝也将不复存在。第三个场景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走进了一个非常眼熟的帐篷,内心忐忑的她走进帐篷,看到自己无比思念的丈夫卓戈·卡奥抱着他们的孩子雷戈,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多么希望这一切是真的,只有她们一家三口,不去理会那些宏图大志,不去理会那些残酷竞争。但她坚强的内心早已经认清楚自己所处的现实,人死不能复生。人活一辈子,最可怕的不是没有远大的梦想,而是认不清自己眼前的现实啊!如果认不清现实,终究是在浑浑噩噩地生活,又何谈追求梦想来改变现实呢?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想起了女巫弥丽对她说的话,毅然决然地走出帐篷,当然,一直嘶叫着的龙也充当了最佳助攻。妄图通过控制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来控制三条龙(男巫不直接杀丹妮莉丝是怕小龙离开她活不了)的男巫俳雅·菩厉眼见计划失败,便想拿出匕首结果了丹妮莉丝,危急时刻,一声“火焰”的瓦雷利亚语从丹妮莉丝嘴里响亮发出,男巫被三条火龙吐出的火焰活活烧死,不朽之殿也随之坍塌、灰飞烟灭。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成长得非常迅速,认清现实与幻想正是她内心逐渐变硬变坚强变现实的极好写照。安全脱身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带着三条小龙,在乔拉·莫尔蒙帮助之下当面前去质问札罗·旺达·达梭斯,却发现他和自己曾经的一个侍女鬼混在一起,迫于威势的札罗打开了自己家的保险门,丹妮莉丝却惊奇地发现门后空无一物,这不就是典型的商人妄图“空手套白狼”吗!愤怒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将札罗和侍女锁在保险门里面,并吩咐乔拉·莫尔蒙接管了札罗名下所有的商船,就这样,龙母完成了自己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魁尔斯就像是丹妮莉丝的历练场,教会她人心不可信的深刻道理。

漂亮的女翻译弥桑黛(演过《速度与激情》哦!)
无垢者司令官灰虫子(左,酷帅,可惜是个太监。后来与弥桑黛暧昧)

拥有一定资本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开始考虑军队士兵的问题。众所周知,维斯特洛大陆有七个王国,军队数量众多,想要踏平这些王国和家族并不是一件菜场买菜的小事情,而要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相互统一。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就算拥有三条龙,没有自己的军队,一切都是白搭。于是她计划前往第二座城市阿斯塔波购买军队,因为那里盛产一种战斗力强悍、坚决服从命令、且成员皆没有“小弟弟”的军队——无垢者。关于无垢者,大多认为是马丁老爷子根据古代希腊士兵所改写成的军队形象,他们幼年即被完全阉割,几乎每天都得接受高强度的军事训练,绝对服从主人命令,擅长使用短剑盾牌,衣着轻便,类似于轻步兵,而且因为阉割的原因,无垢者军队成员从来不会凌辱妇女或烧杀抢掠,这些优秀士兵特质使其在九大自由贸易城邦被作为商品大规模地广泛交易。阿斯塔波城盛产无垢者,且全城由善主统治,阶层差异十分明显。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与奴隶主克拉兹尼·莫·纳克罗兹初次接触谈判的时候,认识了奴隶主身边的女翻译弥桑黛,对于克拉兹尼展示的无垢者十分满意的丹妮莉丝提出要买下八千无垢者以及弥桑黛,交换筹码是一条龙。对此喜出望外的奴隶主并没有仔细思考,只是一个劲嘲讽丹妮莉丝这个小个子女人不知天高地厚,而且嘴上功夫厉害实际上却是个草包。情况恰恰相反,丹妮莉丝不仅仅听得懂奴隶主对她的言语侮辱,而且她买下弥桑黛正是为了刺探情报。龙是丹妮莉丝的宝贝,她怎么可能卖掉它们呢!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通过与弥桑黛的一番谈话,既确保了这个女翻译和无垢者的绝对忠诚与服从命令,也明白了阿斯塔波最突出的矛盾仍旧是奴隶与奴隶主的矛盾,只是这个矛盾没有人来挑破,也没有领头人来反抗奴隶主统治。胸有成竹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交易当天,在接过奴隶主给她的指挥棒(一段鞭子)之后,试着指挥了无垢者军队,结果是绝对服从。她接着又下达了杀死奴隶主的命令,惊慌失措的克拉兹尼被自己抓着的绳子绑着的龙(卓耿)吐出火焰烧死,原来这是一出交易的“黑吃黑”!杀死无垢者前主人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提出要解放无垢者奴隶,并允许他们自由离开,事实上,大多数从小便家破人亡的无垢者士兵又能回到哪里去呢?丹妮莉丝吃准了无垢者的性质,果不其然,绝大多数人还是宣誓效忠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随她征战四方,丹妮莉丝又命令他们杀死城中所有奴隶主,一时间阿斯塔波血流成河,之后丹妮莉丝又准许他们使用自己当奴隶之前的姓名,虽然奴隶主死得太过悲惨,但通过这些方式丹妮莉丝不单单获取了无垢者发自内心的支持,更收获了一支庞大的军队,毕竟自由对于奴隶来说,是最最珍贵的东西。再下一城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将女翻译弥桑黛和无垢者总司令官灰虫子收入麾下,加上之前特意从君临城来投奔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维斯特洛七大王国第一剑客巴利斯坦·赛尔弥(权游世界第一高手,被乔佛里·拜拉席恩以年老理由解除御林铁卫队长职务,出于未能保护好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的愧疚前来弃暗投明),还有从丹妮莉丝嫁给卓戈·卡奥时候就形影不离的乔拉·莫尔蒙爵士,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追随者中可谓人才济济、虎将辈出啊!从阿斯塔波收服无垢者的事件来看,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已经对玩弄权力手段的事情见怪不怪,甚至能够出奇招不费吹灰之力壮大自身实力,这就不仅仅需要勇气,而是更需要智慧了。因为解放了阿斯塔波的所有奴隶,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又增添了“奴隶解放者”这一名号,鉴于后面两座城市还要解放奴隶,这个名号更具体应该叫做“阿斯塔波奴隶解放者”。

次子团团长达里奥·纳哈里斯(第三季和第四季演员不同)

拥有无垢者军队和三条巨龙(龙慢慢长大了)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决心解放所有奴隶湾国家的奴隶,她率领着军队向第三座城市渊凯前进。渊凯不同于之前的魁尔斯和阿斯塔波,它坐落在奴隶湾东海岸,主要以出口奴隶的行业为经济支柱,最为出名的是性奴。渊凯的城市规模和人口都非常庞大,剧集中讲到其奴隶就有二十万人,城中有高塔、城墙、金字塔,城市徽记是鹰身女妖(女人的身体、蝙蝠的翅膀、老鹰的腿和蝎子的尾巴),整座城市由一群会讲瓦雷利亚语的贤主统治。在这里说明一点,不管是伟主、善主还是贤主,本质上都一样,就是奴隶主,只是奴隶主太难听,用其他称呼粉饰一下罢了。兵临城下,战前谈判必不可少。渊凯贤主带来黄金财宝,请求丹妮莉丝的军队绕道而行,只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丝毫不为所动,在她看来,解放奴隶比获取财富更重要,关键的是,她还需要兵源。悻悻而归的贤主们又派雇佣军次子团团长们前来威胁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谈判的三个人中有一人对丹妮莉丝出言轻佻,被丹妮莉丝下令一旦开战先杀此人。另一个团长达里奥·纳哈里斯则十分欣赏丹妮莉丝的野性与蛮劲,出于爱慕他杀了另外两位团长并将他们头颅送给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原著中渊凯城有两个雇佣兵兵团——暴鸦团和次子团,达里奥是暴鸦团团长,次子团是因为喝醉酒打了败仗,权游剧集中统一为次子团,使得人物主线更为清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长得漂亮也是很有用的,至少次子团肯定是没法进攻丹妮莉丝的军队了。随后,达里奥·纳哈里斯联合乔拉·莫尔蒙、灰虫子等人夜袭渊凯城,经过奋力拼杀解决了渊凯城守卫队,拿下渊凯城。至此,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营帐再收一员大将——达里奥·纳哈里斯。(第四季的演员没有第三季的帅、邪气,对于换演员这件事我颇有意见的!)看到这里,我们可以得知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几乎是一路顺风顺水,堪称人生赢家,原著作者马丁老爷子很喜欢这个角色,演员长得又美,甚至穿衣风格都是好评,有啥办法呢?渊凯城的奴隶得到了解放,次子团也归顺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龙母的实力再一次壮大!

解放弥林城奴隶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被众人欢迎追捧

奴隶城邦的一座座沦陷,令身在弥林城的伟主们坐立不安,丹妮莉丝势如破竹的进攻开始让奴隶主胆寒。实力强大的丹妮莉丝·塔格利安开始向第四座城市弥林进发。弥林与阿斯塔波、渊凯是姐妹城市,同样有着高塔、金字塔建筑,城市徽记同样是鹰身女妖,同样以奴隶贸易闻名,唯一不同是弥林城内有众多竞技场。对丹妮莉丝军队到来深感害怕的弥林伟主在她行军路上每隔一段路就立一个木桩,上面钉着一个奴隶,对此丹妮莉丝怒火中烧,后来弥林奴隶主也受到了一模一样的刑罚。丹妮莉丝的军队在弥林城下叫阵,弥林伟主派出一名士兵挑衅,被达里奥·纳哈里斯连人带马一起干掉,引得城墙上观战的弥林奴隶及奴隶主们一阵惊呼。丹妮莉丝在这里最厉害的一招就是用投石器往弥林城投掷物品,不是别的,正是她解放的众多奴隶之前身上所戴的镣铐。此举使得弥林城内的奴隶们内心开始思考自由的意义,而不是再当奴隶主的无脑奴才。夜色降临,正当奴隶们在聚集地热烈讨论今天所见所闻,谈论是否要奋起反抗奴隶主统治的时候,灰虫子带人悄悄混进他们中间。因为灰虫子作为无垢者,从小就是奴隶,他用自己获得自由的亲身经历说服了众多奴隶,并给他们带去刀剑等武器。于是,一场反抗弥林奴隶主的战役悄悄拉开了大幕,当晨光微熹的时候,奴隶们杀了奴隶主们一个措手不及,最终通过起义解放了弥林城。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下令,将还活着的奴隶主钉在木桩上接受风吹日晒,用来报复上回他们对丹妮莉丝的不友好警告,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本人则被众多奴隶尊为“母亲”(Mother),用来歌颂她解放奴隶的伟大事业。如果故事只是这样皆大欢喜,未免太过平淡了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想要解放奴隶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她没有想过,奴隶获得了解放,他们靠什么生存,起码的衣食住行怎么办,没有奴隶主的指挥,他们应该如何治理好这座城市呢?正当这些问题将要铺展开的时候,丹妮莉丝得到消息,渊凯的贤主们联合了雇佣兵军团重新获得了渊凯的奴隶统治权,还大肆进攻解放了奴隶的阿斯塔波城,这让故事发展有了转折。治理奴隶光靠“解放”的口号和“自由”的勇气是远远不够的,丹妮莉丝要学的治理之道还有很多!考虑到这点,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决定先留在弥林城内,学习治理城邦、处理奴隶与奴隶主关系的知识,由此又展开了新的故事画卷。作者马丁老爷子在写弥林城这一段时候,曾经用一种特殊体位“弥林结”来调侃自己身处的写作困境,龙母在弥林的这段时间的经历可谓是全剧集中最难分析的片段之一,对此我虽深表赞同,但还是得仔细分析一番,因为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成为女王不仅仅要因为她血液中的坦格利安龙血,更重要的是她必须从血与泪的经历中吸取教训,一步一步成功。

鹰身女妖之子(反抗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废除奴隶制的做法,武艺高强,组织严密)
巴利斯坦·赛尔弥(权游世界第一高手)
灰虫子身受重伤,巴利斯坦·赛尔弥被偷袭杀死
丹妮莉丝与大龙伊耿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向来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做法,将奴隶主钉在木桩上的做法虽然深得奴隶欢迎,但其他奴隶主就大为不满了。弥林城靠奴隶没法统治,旧的奴隶主作用还是巨大的,这时,弥林的一位奴隶主西茨达拉·佐·洛拉克在觐见丹妮莉丝时候提到了把奴隶主从木桩上放下来,以平息其他奴隶主的怒气,来巩固丹妮莉丝的统治。出于考虑,丹妮莉丝只答应他放下自己的父亲,这时候的丹妮莉丝每天都得见很多人,有平民、奴隶还有奴隶主,忙得焦头烂额,但是奴隶和奴隶主之间的冲突矛盾是她无法避免的。有观点认为,这是弥林从奴隶制转为封建制的阵痛,奴隶主不再支配奴隶,那奴隶要干什么呢,是将矛盾继续激化,还是寻找一个解决办法赢得和平呢,这正是丹妮莉丝最需要思考的问题。很多平民前来投诉,说丹妮莉丝的龙喷火烧死了自己的羊群甚至孩子,迫使丹妮莉丝狠心将两条龙关入地牢。(大龙卓耿下落不明)更糟糕的是,势力根深蒂固的奴隶主们正联合起来,渊凯等城的奴隶主们也正在扩充军备,来势汹汹。弥林城内出现了反对丹妮莉丝统治的势力——鹰身女妖之子。关于鹰身女妖之子的来历,剧中并没有明确的解释,大致认为是反对推行自由民而废除奴隶制的丹妮莉丝而联合起来的弥林旧贵族,他们集合了一大批杀手、暴徒,采用暗杀的方式反抗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弥林的统治,受害者的血会被用来画一个鹰身女妖的图案。观点众说纷纭,我认为其中较为可靠的还有一种说法,以铁金库为首的奴隶制城邦害怕丹妮莉丝在整个东部大陆推行自由民制度,他们利用金钱雇佣了一批亡命之徒,想要提前将丹妮莉丝的发展势头扼杀在弥林城内。对这股势力的出现,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以灰虫子为首的无垢者军队和鹰身女妖之子进行了多次遭遇战,无垢者损失惨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又得到消息,乔拉·莫尔蒙曾经是瓦里斯安插到自己身边的“奸细”,不想开杀戒的她选择驱逐乔拉·莫尔蒙。乔拉离开之际,鹰身女妖之子的攻势越来越猛烈,在一次伏击中,灰虫子几人被围攻,巴利斯坦·赛尔弥恰好路过,前去支援。经过奋力搏杀,敌方全部阵亡,无畏的巴利斯坦却魂归众神,被偷袭刺死,灰虫子也陷入昏迷(灰虫子因为这件事与弥桑黛感情迅速升温,正是弥桑黛在他昏迷之时悉心照顾他)。丹妮莉丝对巴利斯坦的死久久不能释怀,下令彻查鹰身女妖之事,并用龙火威胁奴隶主们说出真相,殊不知,一场更大的风暴正在酝酿之中。鹰身女妖之子队伍众多,善于伪装,拥有自己的鹰身女妖信仰,组织严密,武艺高强,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比无垢者更为强力的权游世界第一兵团,只不过站在了丹妮莉丝的对立面。从维斯特洛大陆逃来的提利昂·兰尼斯特无意间见到了龙母,他希望自己能为丹妮莉丝出谋划策,丹妮莉丝也对詹姆·兰尼斯特杀死自己父亲的事情表示谅解,因为他们都听过那个疯王伊里斯·坦格利安要用野火烧死君临城所有人的故事。治国才能高超如提利昂·兰尼斯特同样对弥林的鹰身女妖之子束手无策,但他在其他方面迅速建立起城市规范,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港口贸易,缓和了奴隶与奴隶主之间的矛盾,并建议丹妮莉丝听从西茨达拉·佐·洛拉克的建议,通过重新开放竞技场角斗表演来获取旧贵族的支持。与提利昂·兰尼斯特同行的乔拉·莫尔蒙在被驱逐之后想要回到龙母身边,但是遭到了无情的拒绝,痴情的乔拉只能选择在竞技场战斗来获得被丹妮莉丝重新信任的机会。竞技场的开幕决斗表演吸引了包括丹妮莉丝在内的众多贵族、军队。剧中场景是在他们观看决斗之时,众多观众席上潜伏的鹰身女妖之子想要杀死龙母,西茨达拉·佐·洛拉克被杀(很多人觉得他就是鹰身女妖之子的首领,被达里奥所杀),乔拉·莫尔蒙、达里奥·纳哈里斯、提利昂·兰尼斯特、灰虫子、弥桑黛等一行人率部众奋力拼杀,仍寡不敌众,千钧一发时刻,大龙伊耿从天而降,在受到长矛伤害之后载着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逃离了竞技场,丹妮莉丝死里逃生,惊险万分。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与女王之手提利昂·兰尼斯特(右)
大军出征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好燃好劲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被伊耿所救的丹妮莉丝在独自身处郊外时,遇到了之前的卡拉萨军队,也就是卓戈·卡奥曾经率领的多斯拉克人队伍。为首的多斯拉克人经过相互格斗残杀,已经换了一个新面孔,那些部众对一头金发的丹妮莉丝很感兴趣。在得知她曾经是卡丽熙之后,丹妮莉丝被当做多希卡林(死去首领卡奥的遗孀)送往多斯拉克人唯一的首都维斯·多斯拉克,不愿屈服的丹妮莉丝被宣布由卡奥们审判决定后果。乔拉·莫尔蒙和卓戈·卡奥偷摸着找到了这个地方,并在丹妮莉丝嘱咐下,杀死营帐外的守卫,并将门反锁。审判当天,丹妮莉丝痛诉了卡奥与血盟卫不遵守当初卓戈踏平维斯特洛大陆命令的行为,并在劝说未果之后推翻营帐中的火盆,因为门被反锁无法逃脱的卡奥们被大火活活烧死了,卡拉萨部众们围着冲天的火光渐渐聚集,燃烧的营帐中再一次走出赤身裸体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她带着睥睨一切的眼神,接受众人对她的崇拜和跪拜,真龙是不怕火的,我丹妮莉丝,注定称王!好一出“征兵”大戏啊!多斯拉克人又一次归在丹妮莉丝麾下,这一次,不再是因为卓戈·卡奥,而是因为龙母。收服多斯拉克大军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雄赳赳地返回弥林,不仅指挥火龙大败了由渊凯奴隶主率领来攻打弥林的海上舰队,更将这些船只、军队为自己所用,大大扩充了实力,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第一次真正拥有了足以抗衡维斯特洛大陆的实力。与提利昂·兰尼斯特一起的八爪蜘蛛瓦里斯更是远到多恩与老玫瑰等人联盟,丹妮莉丝的威名在整个东部大陆以及维斯特洛大陆已经引起了巨大的轰动,铁群岛的席恩·葛雷乔伊和雅拉·葛雷乔伊前来结盟,直接原因就是为了对抗杀死他们父亲巴隆·葛雷乔伊而夺取铁群岛王座的攸伦·葛雷乔伊,对这个联盟丹妮莉丝表示同意,显示出高超的外交技巧和水平。至此,谋士有女王之手提利昂·兰尼斯特、太监瓦里斯、翻译弥桑黛,大将有乔拉·莫尔蒙、灰虫子、达里奥·纳哈里斯(被留在弥林),军队有无垢者、多斯拉克人、次子团、三条火龙、奴隶组成的新军队,联盟有铁群岛雅拉·葛雷乔伊舰队等的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可谓坐拥权游世界超级豪华阵容,她率领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舰队,开始奔向她一直梦想的故乡——维斯特洛大陆,剑指铁王座。

霸气的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欢乐颂》系列的曲筱绡,和龙母演员有点像

关于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复杂生动的人物形象,很多观众都有自己的独到看法。有的说丹妮莉丝总是嘟起的嘴唇好像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豌豆射手啊!还有的追《欢乐颂》《欢乐颂2》的观众说丹妮莉丝长得和王子文(曲筱绡)好像啊!这些都是开开玩笑。事实上,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人物性格是经历了转变过程的,从对政治一无所知的小白到在权力斗争中游刃有余的女王,可以说她的一路成长既有高贵血统的原因,更有周围人的悉心帮助,还有一些运气成分。不管作者马丁是不是要将丹妮莉丝一路推向王座,可以肯定的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是权游世界迄今为止最具有女王气质的角色,她知人善用,不计前嫌,重用提利昂·兰尼斯特和乔拉·莫尔蒙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她的性格是决断力强,说一不二,这在很多时候都能够快刀斩乱麻,不会延误时机。其次,她也懂得运用人性的弱点,拥有一定的政治智慧,更多时候,瓦雷利亚三条龙给了她很大的自信。再次,她会演讲,会调动自己军队的积极性,对于未来目的性强,坚韧不拔,这种谜之自信并不是空穴来风的。最后,龙母长得很漂亮,又有脑子,关于她的成长经历观众可以注意到剧集画面几乎都是彩色的,这也增加了对她的好感。至于小编本人来说,对丹妮莉丝中间的自傲有过一点点反感,但是后来还是理解了,当自己的力量还不是十分壮大的时候,如果你没有自信自己能够能够取得成功,又怎么指望别人会相信你,追随你呢?《权力的游戏》第7季就要来了,你们还想看到霸气侧漏又萌萌哒的龙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吗?期待龙母带给我们更多的精彩!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第7季要你好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