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艺术

昨儿在楼下散步,大家看着我肚子(已满34周),婆婆小声说“终于愿意回来休息了”,隔壁老婶加一句“这么大肚子还开车上下班,拼什么劲,早该回来休息了”。我听着着实不舒服,我愿意每天顶着肚子去上班似得,他们透露着一层关心,但是这话的语气与逻辑,简直让人觉得,一副你不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我只能内心宽慰自己,我开心,不关你们谁谁的事儿,你们这些人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一边用樊登推荐的“钝感力”,鼓励自己多一些钝感,去除别人的语言“暴力”,一边在反省自己同别人的沟通方式,不含奚落,就事论事去沟通,本着讲问题解决,关心送到位,让彼此都舒服。

有些人着实是神经大条,言语伤害到人,还觉着自己性格是这样,让周遭的人避而不谈,丢失不少机会,特别是在职场,自觉工作辛苦,劳心劳苦,亏在了沟通的技能,这方面给自己的职场减分了不少。

我跟婆婆相处,本着能不说话就不说,因为但凡我说话,对方的分贝高于常人,好似吵架,我不敢招架,而且妇女之间经常说别人的不是,婆婆经常这样称呼我嫂子的单位叫“那一头”,我心里不舒服感油然而生,“那一头”让我感觉些许不尊重,毫无避免,我明白婆婆也会这样称呼我,我带一个组员出差,在周末一起用餐,工厂找组员确认问题,她一副不耐烦,给我感觉也是减分项,我要是周末找她,多少也是这样的心态,我是不敢委以重任的。

最近反复听余世维的职场八大瓶颈,其中说到“会的技能越多,越不容易被淘汰”“要讲究方法让自己学习更多”~其中沟通方式就比较重要,直截了当让人教你,人的防备心,是提升到优先级别,若换一种方式,说去帮助别人,同时学习到新技能,何乐而不为?现在我给组员任何新机会,反复教授新技能,有些组员还觉着自己硬生生增加了事情,繁琐的很,心态上已扭曲,更谈不上自发去了解,摸索,只停留在听与做,而且是无意识去完成,即浪费了气力,心里还满满不痛快。

长远看,都是自己意识不够到位罢,朽木也。我一直在反省自己是否也在这种弊端,提升自己的整体处理意识,承接更多挑战,让自己更加强大与优秀,替代性不那么容易,我也愿意去分享,鼓励他人,只是有时反而被不领情,我也只能作罢。

有时候不是我愿意供给帮助,接受者就同步愿意接纳挑战,每个人都意识不同,要是实在不想再提升自我,也不勉强为一路人,沟通是一门艺术,需要保护自己,又需要让别人明白矛盾点不出发于自己,而是事件本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