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时光都在书里(第015记)

突然就有了这样的感觉,猝不及防的,就被自己的这种甜蜜的想法给幸福迷糊了。

当我,要给英国作家伍尔夫的《海浪》和来自新加坡的新生代作家张悦然的《水仙已乘鲤鱼去》撰写一篇淘书记的时候,就有了一种,要给心爱的女孩子写情书的感情酝酿。

她说,“你要写的,要我看到是真实的我,不是对不管哪一个,你喜欢的女孩子都适用的才好”。

也就是说,对这两本书,确实倾慕过很久了;那么,到底是什么时间、什么情况下,看中了她们的哪一点,使自己常常记起、抛撇不下、一当遇到就喜不自胜的呢?

先是,在少年懵懂的不经意间,在备战高考的《英语学习》里,看到过一篇弗吉尼亚·伍尔夫有关“水塘、午后”的精美语段,为景物描写那里边的静谧、温馨、清新舒爽的氛围所蛊惑,随即有了要一睹伍尔夫文字丰彩的想望。

然而,不是每一种努力,都会有对等的结果存在着一样,一次次寻找语段出处的希望都告破灭。

时光流逝,连自己保存的英汉对照原件文本,也让父亲当废品给处理了;倒是不得不震惊的接受到一个现实是:弗吉尼亚·伍尔夫还是精神错乱了,走进了自己幻美的池塘里,求得了永生。

遍找而不得,就到她的《普通读者》里去寻觅,翻译家刘炳善老师就忽悠说:“将散文和诗糅合在一起的、飘逸飞动、委婉多姿的散文诗笔法,它最适合描绘人物的浮想联翩、千变万化的精神状态——这就是我们在弗吉尼亚·伍尔夫小说里常见的意识流手法”。

又听伍尔夫的同时代人福斯特在旁边敲着边鼓说:“(《海浪》)略少一笔,则将失去它所具有的诗意;略增一笔,则它将跌入艺术宫殿的深渊,变得索然无味和故作风雅。”

就这样,好像冥冥之中有设好的局一样,一步步的逗引我走到了《海浪》【曹元勇译】的面前。所以,2015年9月7日的下午,又来到了位于工农路与汉冶路口的地摊儿处,老板总是奇货可居的狮子大开口要价,260页的薄书,后来以6元钱成交。

“还犹豫什么呢,拿回去再说啦!”拿回家,就束之高阁,时至今日,为了写写淘书记,还只是阅读到第20页,竟摸不着感觉。《海浪》的好,还是留到最合适的时间用最合适的心情去品赏吧。

拿到伍尔夫的《海浪》,还意犹未尽,又马不停蹄,跑到了府衙西边的财神庙,(写在书籍的扉页上,时间是15:00),看上了这本张悦然的《水仙已乘鲤鱼去》。

喜欢张悦然的文字,也不是说,就认准了她的那部书,才下手去淘。还是纯粹被忽悠的鬼迷三道的才上钩的。

“爱和人的关系也许就像鞭子和被抽起来的陀螺,它令它动了,它却也令它疼了,别去看它在哪里疼,我们要闭上眼睛, 只静静听那飕飕的风声,那是鞭子和陀螺在一起唱歌 。”

不记得这是从张悦然的什么小说里出现过的经典语句了,只是在《水仙已乘鲤鱼去》里,又看到有“爱一个人,就是被抽起来的陀螺”的说法。没来由就爱上这部小说来。

在脑海中,就搜寻有关张悦然的记忆:什么她耽于幻想的禀赋,她有忧伤的气质;什么她的文字有着青春的浪漫和神秘。

连莫言也说,作品好不好,不在于作者的创作,是不是读者经历过的或者是读者想要际遇到的生活。(张悦然的作品),就是用自己的姿态、自己的方式打动了人的。

能打动人心的就是好文学,是不是呢?

读张悦然的小说,会觉得她是个什么事都放在心里的人,很女人也能刻薄到恶毒的人。

在书中的第15页,就看到了有这样的文字:“女孩总是会记住对自己好的人,一点点的好,些许的恩惠,都会记得”。

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你在倾诉衷肠,张悦然式的小女儿语,任你是铁石心肠,也不自觉会软了、化了的情愫。

这你已经看到了,好像有人逼着自己写情书的样子,舞弄淘书记到这里,就在2015年7月26 日,拿起《水仙已乘鲤鱼去》,开了阅读的头;到7月30日的22:31,我在书的封底,记下了这样一段话:“结束的好!在妇产医院里,璟和曼这一对恩怨母女,淘尽风沙始到金,相逢一笑泯恩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现在的我是个准大四,有着所有人的迷茫 我常常在想,30岁的我一定嘲笑现在的自己 啊黄,你这时候不要想那么多啊,你看...
    抹黄阅读 110评论 0 1
  • 秋分解析 我国古籍《春秋繁露·阴阳出入上下篇》中说:“秋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秋分之“分”为“半”...
    五月成长笔记阅读 408评论 0 1
  • 很多人都有写点什么的想法,确迟迟没有动笔,围观别人蜕变,自己仍在原地踏步。我也是围观者,看着别人精彩,自己在一边或...
    赵启辰阅读 318评论 2 2
  • ① 最近,见了一个儿时的朋友,阿喜。十几年没见,相遇时两个人都激动地跳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的天真烂漫。 大家的...
    小Oly英语启蒙阅读 674评论 3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