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一不小心,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最近,见了一个儿时的朋友,阿喜。十几年没见,相遇时两个人都激动地跳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的天真烂漫。

大家的容颜自是成熟了很多,恍惚间已是大人了。互相交待过近况后,她说她很羡慕我,能这么勇敢的辞职,一切从头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

她说,她也想。但是,一定会有个但是。她有太多无奈。这跟我记忆中的阿喜一点都不像。

阿喜曾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偶像。

在我们这群碎娃娃当中,她是最勇敢,最有主见的那个。玩什么游戏,跟谁做朋友,由她决定。我们干了坏事被发现,她会主动站出来背黑锅,她说她才不怕父母和老师呢,大不了被训一顿,又不会怎么样。凡是她坚持的事情,谁也没办法改变她,小小年纪的她过的潇洒极了,简直是个自由的勇士。

我那会老崇拜她了。

后来,我们各自在不同的学校上学,保持书信往来。她屡屡鼓励我,好好学习,不要一辈子待在这个小县城了,她要我和她一起去大城市见世面。

所以,那时我们有个共同的目标,大城市。

后来经历高考,我如愿去了北京,她却因分数所限,去了个二线城市。

起初,我俩依然互相鼓励,规划了好多要一起实现的梦想。也许是因为距离,也许是,因为大学里大家都有了新的生活,渐渐的,渐渐的,来往就少了。

现如今,阿喜在我们那个小县城的政府部门上班,有房有车,也有了老公,有了孩子,享受着普通人的幸福和安逸。

大城市,自然成了一个过去的梦想。

我笑着说:在哪里,以哪种方式生活都不重要,你自己过得开心最重要。

阿喜也笑着说:我都不知道现在是开心还是不开心。以前的我,最讨厌现在这样的生活,感觉人生一眼望到头,一点惊喜都没有。可我就是这么一步步的到了现在,感觉过的久了也就习惯了,习惯了这种让自己讨厌的样子。

几个小时后,我们拥抱、道别,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轨道上,继续行走。

我倒是有些伤感,那个儿时的偶像俨然消逝不见了。

然后,我又突然意识到,所谓的大城市,只不过是一个符号而已,代表着我们要追寻的梦想,意味着我们有东西可追寻。

所以,阿喜的遗憾,根本不在于是否在大城市生活,而是她不再追梦了,或者她没梦可追了。我崇拜的阿喜是那个闪着梦想光环的勇敢少年,如今光环早已不见。

阿喜不再是我的阿喜。

我们都经历过做梦的年纪,我们都曾勇敢的追过梦。也许,那个梦想现在还清晰可见。

去环游世界,踏遍千山万水;当个摄影家,拍出最美的照片;开个小店,一花,一书,一世界。

然而,大部分人的梦想,只是一个美丽的幻想而已。当人们脱口而出,想要干什么时,真的只是说说而已,并不会真的行动起来。

足够美好的,不能唾手可得的才叫梦想吧。谁也不会把喝一瓶啤酒,吃一碗臊子面,当成梦想的。因为不容易实现才显得珍贵。

可大多数人把这个不容易,活生生的演变成——不可能。然而,谁的梦想不遥远呢?

可如果梦想就是,此生我们真正想要的。她却迟迟未能实现,或者根本不可能实现,

那我们一天天的都在忙活什么呢?

很多人在成年后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少年的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忙着上班,忙着赚钱,忙着带娃,忙着一切尘世的油盐酱醋。

肚子上的脂肪越来越厚,拼搏的勇气却越来越少,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梦想的痕迹却越来越淡。

那个意气奋发的少年,终究变成了个大腹便便的俗人。还把一切都归咎为生活所迫,怪罪于万恶的现实。

生活却说: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彻底改变你,是你自己改变了自己,还顺道把我也改变了而已。

以前的改变是你自己,以后能改变的还是你自己。你还记得曾经的梦想吗?它们都已经实现了吗?

谁说梦想非得是伟大的,

不要变成你最讨厌的样子,

就挺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