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6

       没想到在学习禅绕画的过程中,再次回忆到父亲,那儿时的零星碎片又进入我的脑海,因我在压路机上,父亲受工伤,还有那艳丽的大丽花,经我的小手装饰着压路机的遮阳棚,玩的不亦乐乎,随父亲在工地现场上班,捉蝴蝶玩……多年后我发现儿时的快乐时光竟都和父亲有关。

        父亲去世的四个月后我出差,并住在当地,当晚便梦见父亲,在梦中我见到父亲坐在桌子对面很是吃惊,心想父亲不是去世了吗?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心在胸腔里狂跳,父亲仍旧那么清瘦,笑着看我,也不说话,如此真实,一点无梦境的虚幻,受惊吓的我也无话,只是证证的看着他老人家……醒后的我仍发呆坐在床上不动,想不通梦怎么那么真实。

        一直到回家告诉母亲,母亲说那是你爸看你出差牵挂你呢,心中一阵酸楚,想想父亲生前我总爱与他争执,无论什么都爱与他争执,现在想想我真是愚蠢之极,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懂得了父亲所说道理。

       正如小马哥说的,静下来,慢慢体会自已内心的变化,越是独处安静时越能听到灵魂深处的另一个自已,而在学习禅绕画的过程中又发现了全新的自我,手中的笔与心与大脑不断发现、不断出错,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正视自已的错误,也会有惊喜,多么美妙的禅绕世界,我不知自已能走多远,但眼下我是脚踏实地的,在招学员之前,应让自已更加充实完善,每一个线条,每一个花瓣,都是新发现,很是享受这种感觉,想必天堂的父亲看到现在的我也会安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