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两散

婆婆得了癌症,住院押金不够,我就想起闺蜜借我的100000元,于是,在电话里,我委婉地提出,没想到她把我一顿数落,我一气之下拉黑了她。

我和文静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小时候甚至睡一个被窝,结婚以后,我们也一直保持着联系,偶尔还互相走动一下。

一年半前,文静给我发微信:“亲爱的,别出去了,下午去你家串门。”

“好嘞,早点过来,正好他出差,我们好好聊聊,新家地址一会我给你发过去。”吃过午饭,我早早洗好水果,沏上茶等着她。

她来之后打量着屋子:“春春,你日子过得滋润呀!房子这么大,装修也没少花钱吧?”

“一般吧!儿子大了,还有孩子奶奶年龄也大了,打算把她接过来一起住,好早晚有个照应,这不,就换了个大点的房子。”

“你是混的风生水起喽,我就不行了,日子越过越倒退了。”

“你可比我强多了,老公那么能干。”

“别说他了,还不是让他闹的,被他愁死了。”文静突然眼泪要掉下来了。

原来,她老公的公司遇到了麻烦,合作方携款跑路,公司现在濒临倒闭的边缘。

“春,想来想去,只有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想跟你借100000元钱,只要过了这个坎,我一辈子会念你的好,另外,要利息也行。”文静可怜巴巴的样子让人心疼,我知道,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是不会跟我开口的。

可是,我跟老公都是靠工资吃饭的人,一年前,又刚换了房子,手里没多少存款,可好朋友遇到难处,又无法做到坐视不管。

我在心里算了一下,我俩的工资除去还房贷和日常开支,手里再紧紧,给她这些钱对我的生活应该没多大影响。

“好啦,别哭了,钱没了,咱再挣,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注意就行了,你把卡号给我,明天我给你打过去。”

“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钱我用两个月,最多半年,资金周转过来我就还你。”文静千恩万谢地走了。

她走后,我才想起,光顾着姐妹情深,都忘了跟老公商量了。

于是,我就给老公打电话过去说了一下,老公过了好一会才说:“你呀!怎么不事先跟我商量商量,以你老公看人的火眼金睛,你这个闺蜜是个不能深交的人……”

他还想往下说,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好啦,不就是没跟你商量吗,用的着这么诋毁她吗?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还不了解她,挂了吧!”我挂断电话还余怒未消。

不过老公说得不假,在看人这方面他确实比我高,我心特别软,三句好话我就找不到北,他识人的眼光很准,陌生人跟他说话不超过五分钟,他大概就能知道那人什么性格。

老公回来后也没再说什么,我也就把这事抛在了脑后,时间一晃,过去了两年。

昨天,我偶尔翻朋友圈,才看到,文静三天前刚买了一个包,花了一万多。还配了一段文字“不太满意,过几天再去看看有没有新款。”

再往下拉,我突然发现,文静原来天天发朋友圈,今天买了个首饰,昨天买个包,前天又吃大餐,不然就来个豪华三日游。

我的天,她才是过得滋润啊!羡慕之余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十万块钱,那可是我们的血汗钱呀!两年了,咋还不还我呢?

于是,我就拨通了文静的电话:“文静最近忙不?过来聚聚。”

“哎呀,春呀!今天没时间,我跟李总老婆约好了一起去做护理,改天吧。”她竟不提借钱的事,难道忘了?

“好,那改天聚,不过我还有点事,我婆婆病了,需要大笔钱做手术,如果你手里宽裕,就把我那十万块钱给我。”我小心翼翼地要着我的钱,怕引起她的误会。

“你怎么混到这种地步了,不就十万吗,也值得要,也是,你们这种靠工资过日子的,攒点钱要靠在牙缝里面省,不跟你计较了,把卡号发我,马上打给你。”

我拿着手机的手颤抖着好不容易把卡号发了过去。

到账消息过来后,我立刻把她拉黑,删除了所有联系方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