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星座恋爱研修课(16)前男友

【连载】星座命运感情故事《星座恋爱研修课》目录

天气渐暖,楼下的梨树、桃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花,清晨的空气中混杂着花香和小笼包的香气,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种香气很平常。但对于林小然来说.....

“阿嚏——”

每年花开满街的时候,就是灾难的开始。

“小然,你去买个口罩吧。”

“不用了,刚好今天鼻子不通,打几个...阿嚏——就通了。”

夏慕无奈,只好贡献出自己包里的所有面巾纸。

“诶,那个是不是李思思啊?”

夏慕顺着她的手指往前看,一个梳着中长卷发,穿着风衣长裙和高跟鞋的女人背对着她们站在那里,身前是一个穿着呢子大衣的男人。两人在说些什么,男人伸手想要拉她,却被李思思不耐的甩开。

“那个好像是她前男友,上次在单位楼下有见过,这人可真不要脸,人家都说得很明白了,他还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

林小然说完又想到自己的事,瞬间闭口不谈了,在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后,那点小伤感也跟着烟消云散。

夏慕看着男人越说越激动,隐隐有要动手的倾向,不假思索的大步走上前,挽住李思思的胳膊。

“思思,这么巧啊,秦峥在后面停车呢,马上过来了,这位是?”

面前的男人看到又过来两个人,握成拳的手不自然背到身后,在看向夏慕时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你......”

“你要是还有脸,就别再来找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好,好,你给我等着。”

看到男人离开,夏慕抽出挽着她的手,“下次最好不要单独见他了,危险。”

李思思慢慢将袖子上的褶皱抚平。

“多谢,不过我自己的事自己会解决。”

“他真的会动手。”

“那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她有些不耐烦,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了。

林小然气呼呼的拉着夏慕要去理论,却被她反手拉住。

“算了,她自己都不在乎,我们何必生气,只是她男朋友真的不太对劲。”

其实李思思也不太对劲,如果换做是她,被纠缠这么多次,早就报警了,夏慕摇摇头,闲事莫管。

到办公室后,林小然的喷嚏打个不停,她干脆将纸卷成团,塞住鼻子,用嘴呼吸。

“用嘴呼吸会变成龅牙哦。”

耿月突然出现在身后,吓了她一跳,手里拿着的纸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出老远,在木质地板上拉出一条雪白的轨迹。

“月姐,不带你这么吓人的。”

被塞住鼻子后说话都是怪怪的,但是跟狂打喷嚏比起来,其他的都不算什么了。

“老王找你,想商量下新版块的排版和配图,快去吧。”

“哦哦,好的。”

耿月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拿着文件转身回了工位。

林小然将地上的纸卷捡起来,胡乱堆在桌子上,拎着笔和本去了老王的办公室。

门是虚掩着的,她轻轻敲了敲,就推开走了进去。

“主编,月姐说你找我。”

老王皱皱眉,这谁啊?说话跟唐老鸭似的。他抬头,只看到一个眼睛红红,鼻头红红的,兔子?

额,不是兔子,是林小然。

“你这是做什么?”

他比了比鼻子那里,难道是激发灵感的新装置?

“这个啊,我花粉过敏,一直在打喷嚏,所以干脆塞住...阿嚏!”

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湿润纸卷,屋子里一时陷入寂静。

林小然颤抖着捡起纸卷,扔到桌子旁的垃圾桶里,防止再次发生尴尬,顺手把另一只鼻孔里的纸卷也拽了下来,扔进去。

“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讨论排版问题了。”

老王拿着文件往后挪了挪,神情严肃。

“突然想起来我有点事,不然,我们还是视频讨论吧。”

视频讨论?他们在一个办公室,视频讨论个鬼啊!林小然心里腹诽,脸上却半点不显,乖巧的从外面将门带上,然后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老王手一抖,字签歪了。他瞟了眼垃圾桶,眼前又浮现刚刚那只“兔子”眼睛红红的样子,皱着眉拨通耿月的电话。

“让人将办公室的花都搬走,对,一个不留。”

耿月一脸茫然,这花不是他让搬来的吗,怎么突然又要挪走?她抬头看到鼻头红红,一边打喷嚏一边向这边走来的林小然,想要上前逗逗她。

“小然,你离花远一点。”

辛嘉垚将工位旁边的花盆移开,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花粉过敏可不能碰这个。”

花粉过敏?耿月看了眼身旁开得正盛的百合花,又看了眼笑得讨喜的林小然,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倒是没有再上前,只看着她回到工位的背影若有所思。

“你还要不要脸?少跟我提当年,当年怎么回事儿你心里清楚!也别提你爸妈,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最后一次警告你,别再找我了,不然我真的会报警。”

命运喜欢猝不及防的将人推向尴尬的境地,然后在你纠结不已的时候,按下早已设置好的选项。正如此刻,夏慕刚迈进洗手间,就听到李思思压低声音的质问。

而在她纠结后退还是前进的时候,门开了。

李思思眼眶有些红,看到站在水池边的夏慕,尴尬的撩撩头发,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

“他现在在困境中,你这样说会激怒他,让他忘记底线,忘记法律。”

原本还有些尴尬的李思思脸色一变,“你是专门来跟我说这个的?”

准确的说,她是来洗手的,仅此而已。不过夏慕没有反驳,转身看向她的眼睛。

“你不害怕?”

李思思怒极反笑,“怕?我怕极了,我怕他家庭和睦儿孙满堂,怕他事事顺心长命百岁。他这样把真心践踏到尘埃里的人,就应该不得好死。”

夏慕本就不善言辞,被李思思尖锐的字句逼的步步后退,“你该报警的。”

“报警?我也是懂法律的好吗,他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害我的事,警察是不会管的,或者他真的来杀我?我也刚好可以把他弄进监狱。”

“你疯了。”

“没错,被现实一巴掌扇醒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若不是因为我的固执,我爸妈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现在他的报应来了,我不知道有多开心。”

看着她通红的双眼,夏慕不再多说,转身走开。

李思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将手中早已捏皱的烟扔掉,从烟盒里又抽出一根,颤抖着点燃。就像在噩梦中惊醒的每一个深夜那样,用尼古丁来平复情绪。

她看着指间缭绕的淡淡烟雾,神情淡漠。

让她死么?那就试试看吧。(未完待续)

下一章 【星座】星座恋爱研修课(17)闹剧一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