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窗外

字数 2134阅读 43

    车间广播播报着:“广元是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城市,自古以来,也孕育了很多的名人……”随着播报声的响起,窗外的风景更加清晰美丽,对我也愈加依恋了,迟迟留在我的双眸里。就在人们踮脚或是低着头弯下腰去整理东西的时候,“呜……”一阵长鸣跳入耳朵,好不活泼,火车大哥犹如嘘了一口气,长叹一声,终于可以歇息了!霎时,坐在窗边的我,眼睛的视线由手机转向了车外,多么熟悉的场景啊,尽管一些地方由于改造发生了变化,有些地方还围起了灰色的铁皮隔断,空间变得有些紧密。渐渐的,随着车鸣声一阵长叹后,车子也跟着慢慢的固定了下来。

    人潮开始攒动,窗外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人们,拖着行李箱过提着手提袋,“哐当哐当”的声音此起彼伏。我也待车厢人散去后,起身走了出去,加入了斑斓的人海里。顿然膨胀的热气儿把我整个人给罩住了,感觉自己像个包子。便加快步伐走得更迅疾了,尽管车途使人有些疲惫,那一刻骄阳似火的热情已经激起了全身慵懒的将要沉睡的感觉器官,细胞又充盈了起来,并且把滚大的汗珠全都呼唤了出来,任凭桥上的风再怎么也吹不走它。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过了桥,抄了近路,穿过一条巷子,十字路口街道两旁的树绿得鲜亮,绿树配阳光,影子来做伴,珊珊可爱,已然是初夏的热流注满了大街小巷的模样。它流在花朵间,开得红艳;流在菠萝里,甜的爽口;流在冰淇淋上,凉入心扉;流在特色小吃,百吃不厌……我也来到店里,点了一份广元蒸面,一来好应和着夏日的感觉,二来呢,也填补下思念之味啊。不过想起家中还有母亲说好的回家吃饭呢,那就索性打包回家,分享当菜吃咯。

    我沿着低矮的商铺房子,来到了北门汽车站,这里大车小车塞满了车场,他们也爱和影子作伴,在车旁或是墙边背阳处的过道上停歇,生怕踩着脚下那会发出金光的地方。尽管如此,总有人会在那发出金光的地方走着,或是上车,或是四处张望找伙伴,或是师傅手机拿着票,纯正的川北口味儿吆喝着说:“朝天,朝天!羊木,羊木!曾家山,曾家山!沙河,沙河!”我也顺声势上了车。

    来到车上,因为中途要下车,不得不放弃车窗外,我找了个挨着过道处的空位儿坐下。车里格外的闷,让人催促着车子车子快快行驶吧。就在我坐下后,迎面来了一位身穿白色T恤,化了淡妆,面部泛着汗渍的透亮,眼皮有些浮肿,乌黑的头发扎了个马尾辫像黑色瀑布落在后颈处。由于车身偏矮,她也半弯着腰,手牵着小女儿伸得微斜向上的小手,缓缓的“踏踏”的来到我面前,扫了下旁边的空位儿,示意问我:“旁边有人吗?”我答到:“没有。”也挪了挪我的行李使脚边的过道宽敞点。这时我看到了她后面的小姑娘,一看便是她的女儿,眉间眼稍都有七分相似,棕色的头发短而少,红色的橡胶圈扎了两个小揪揪,她的肤色有些黑,脸蛋儿中央的圈圈红晕若隐若现,身着粉红色短袖的她左手牵着妈妈右手,妈妈从过道旁走过时,小姑娘的头转向了车门外站着的一位老人,那位老人,眼神忧郁,双眸聚焦在小姑娘身上,老人满是纵纹的左手扶住车门,右手微微向前举起,肘部与臂膀交接初适度弯曲,一眼看去,手腕处最高,五指自然下垂,然后向前一扇,在收回,往复了几次。并用轻柔的声音说:“快坐下吧。”而后奶奶站在那里。等她们坐下后,小女儿的坐在妈妈的怀里,她说:“快走吧,妈,太阳热。回去给你电话。”老人几秒的功夫就转身离开了。

    正当我以为就这样轻松正常的告别后,应该就结束了。可是不到喝口水的功夫,老人出现在了她们座位旁的车窗外,站在车前,这时抬起的两个手掌贴在了窗前,看着小女儿。车窗有些模糊,午间后的太阳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还高高悬挂着,照的老人背后一片金光,窗边的容颜却暗了,那面容像是一张布满了灰尘,许久没有好好保管的油画,黑黄的面容,与阳光的色彩交相辉映,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说着什么。这时年轻妈妈,挪开环抱住女儿的一只手,打开窗户,使窗缝变得大些。这时奶奶轻柔的声音又回来了,她点点头说到:“要乖哈,奶奶输完液就回去,和你在‘扯经’(扯经:方言是拌嘴吵架,此处是说两人间的嬉戏打闹,闲聊)哈!”小姑娘的鼻塞堵住了,用一个孩子固有的嗲气回答道:“嗯……”然后开始抽噎,看不见她转向面容的我,听得出她哭了,哭的那样小心翼翼,又是那样坚强勇敢。这时妈妈又道:“嗯,妈,回去吧,太阳大,回去给您打电话。”老人点点头又对小姑娘说:“最乖了哈,奶奶很快就回来了,要听妈妈话哦,不“聒孽”(写的方言谐音,意思不吵架不动手不哭泣。)哦。”听着奶奶说话的小姑娘抽噎声愈发控制不住了,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这时年轻妈妈的眼湿润了,用手抹了抹泪水,然后用正常的口吻说着:“嗯,妈,晓得了,你去输液嘛,别中暑了。”我看出了妈妈的心思,她是怕女儿看到自己和她一样也“不坚强”的哭了,不舍说再见。

    车要开了,老人也就不在视线内了,“轰轰轰”,车开起来了,风呼呼的蹦了进来,这位妈妈推动着窗户使缝隙变得小一些,怀里女儿抽泣的声音渐渐停了,眯着双眼,在女人的轻拍下睡着了。一路上,她时而看看女儿后,就静静的望着窗外。

    窗外的江水奔腾而去,仿佛人总是在不断的再见与相遇中往来,就像闪过的窗外景一样,此景远去,迎接你的是新景。人的情感不皆是在时间的洪流里不断的涤荡吗?断了时间的弦奏不出动人的音乐,就像此时耳机里的歌声那样:“她提着一个装满行李的箱子,走过那么多地方,她面带微笑的走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