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与桃

如一阵黑风呼啸而来。

樱枝凋枯,万树萧瑟。似哀怨,似悲鸣,缠绕于中,不肯散去。

月色如银,坠满樱花弥漫的庭院。他久久伫立,仍不见那舞姿柔媚,呵气若兰的女子。

今夜,本是与她成婚之夜。今夜,却奈何如此漫长。

“你为何不走?”一声娇喉,却吟出了几分嗔怒。

他巍然不动,面无波澜,双眼依旧凝视着那条必经之路:“她未来,我不走。”

女子信步而至,身姿绰约。每一步,都似红蝶曼舞,让人陶醉。

数不清多少人,在樱花树下流连忘返,只为观得那舞姿一曲,那美人回眸,错识了那女子误作是她。

可他,从未看错。

“你可知她是何身份?”女子眉目含娇,朱唇轻贴他的耳垂。唇齿间,芳香萦绕。

他侧身背对,声虽沉重,却似钟鸣:“人亦若何,妖亦若何。我爱的是她,便只识她。”

这月色清凉,这白地如霜,这声音,却如烟火绽放。

“我等皆是妖,你不畏惧?”女子身若灵蛇,手若揉荑,何等妖娆妩媚。

这人间的女子,有几人能貌如此,有几人能不食烟火?

“见她第一眼,我便知她非凡人。”他似有几分自喜,“凡人,又岂能让我魂牵梦萦,心生挂念呢。”

“哦?”女子的声音仿佛更加娇柔,身姿也更加妩媚了,“那你看小女子如何?”

柳叶清眉,琼鼻玉立,眸似秋水,唇若落樱,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谁人能六欲无动?

他双眼微闭,脑海里浮现她的笑颜,“吾名忠义,忠,便是忠心不二,义,便是一心一意。汝虽绝美,怎堪吾之深情。”

“你虽深情,能免生老病死之痛苦?能忍轮回转世之寂寞?”女子眉目黯然,却仍不失娇态,“你可知,她不老不死,她要等你多少年?”

他浓眉皱起,瞳中荡起涟漪。

这深情,迈得过鬼门关,走得过奈何桥吗?

他犹豫万分,这一走,便此生无见。

来生,他又岂敢奢求。

“走吧,来生,便又是一生。”女子转身,消散在樱花树里。

庭院依然空荡,那樱花路口亦然。

他眉宇舒展,魂魄淡了几分。

是时候走了。

“夫君!”

一声熟悉的轻唤,如冷风中的一支烛火,虽然柔弱,却在他心中微微一颤。

他古井般的清眸荡漾起来,“娘,娘子!”

“忠义大人,请允许我这样叫你。”她白皙的玉肤泛着红光,“生时,我无缘与你厮守。纵使你离去,我也会等你轮回。”

你若不来,樱花不开。

如若你来,便是我的如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